正文 第11集 下套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凤舞文学网--->

    果然,来了,露面了!

    尼玛善“腾”地坐起来:

    “什么人打的,几个人,看清没有?”

    “电话里说不清楚,但能肯定只有一个人!”

    “那个兵在哪里?”

    “现在他们带他去吃饭喝汤了!”

    “什么?”

    “那个兵被扒得精光,说是扔在草堆里冻了好久,再不吃东西就不行了!”

    尼玛善心道,怎么这么麻烦,一个小当兵的……不过换谁被扒光衣服,大冷天的扔在草堆里冻上半天,不赶快去吃点乎的都会玩完。--凤-舞-文-学-网--

    他摆摆手,不耐烦地道:

    “好了好了,叫他们尽快把他带到这里来!”

    “嗻!”

    托津又去回电话了。

    “好,”尼玛善眯起眼睛,满意地自言自语,“很好,急着抢衣服穿,应该就是潜望镜上的那个人。很好,这个神秘人物总算露出行踪了。”

    那个小妮子死也不肯把他招出来,可见那是一条多么大的鱼。南明派遣重要人物搭载潜艇,乘着黑夜渗入我方,这种事从前也抓到过几次。可是按照常理来说,钻出潜艇后,应该尽快向岸上游去,尤其是这种大冷天……为什么他却抱着潜望镜大喊大叫呢?……难道是江水冰冷刺骨,引发抽筋溺水?很有可能!……抑或是装备缠在了潜望镜上,而潜艇里的人却不知,照旧下潜?也有可能!……总之,要等抓到那个人后,才能知道……

    “大人,”托津再次探出头来,“他们马上就过来。”

    “很好。”

    托津把秋湫提出来,往地板上一掼:

    “大人,她怎么办?”

    尼玛善瞥了一眼地上的秋湫,犹豫了一下:

    “嗯,先让她在这里,待会儿问话的时候,随时也要问她。”

    谁知刚瞥了一眼,尼玛善脸上肌便越来越硬,火气慢慢腾上来了。

    女孩蜷在地上哭泣,额角上撞出一块淤血,脸颊上指印红肿,上的海军外的钮扣全部崩掉,还几乎被撕掉半条袖子,里面的毛衣被拉出了好长的线。

    “干这种事总有这么大力气……”尼玛善压着火气,冷冷地盯着托津,“……谁让你把她弄成这样了?嗯?你知道她头上那块伤几天才能好吗?伤也罢了,干嘛把她的军装也撕烂了?现在怎么让那些外国记者拍照?要不这样好不好,我们给她穿旗袍,然后对人家说这就是我们俘获的南明艇长?”

    “这……”托津慌了,忙低下头,“大人,属下……属下……”

    “废物,算了,”尼玛善又瞥了一眼这个穿着精致的蓝黑色潜艇军服、肩章上两颗梅花一条杠,却伏在地上哭鼻子的年轻女孩,厌恶地嗤鼻道,“也该着他们明朝男人都死绝了,净弄些女孩子来打仗。--凤-舞-文-学-网--哼哼,就这样的也能弄到勋章?”

    “报告!”

    一个背枪的卫兵推开门:

    “尼大人,人来了。”

    卫兵往边上一站,又进来三个士兵。其中一个穿的里外三新,裹着崭新的军大衣,蹬着崭新的大皮靴,带着崭新的帽子,一手抓着一个大包子,一手端着一个气腾腾的军用大搪瓷缸,吃的满面红光,站在屋当中,犹在大嚼。

    全屋子的目光都集中到他上。

    边上一名士兵悄悄捅了捅他。

    “唔?唔唔……”

    他仿佛刚醒过味儿来,连忙把包子和瓷缸放下,“啪”地立正,嘴里还在用力嚼着,然后他死命将最后一口咽下,噎了半死,这才高声喊道:

    “大人!”

    尼玛善压下刚才心中的火气,打量着他,微微笑道:

    “新领的军服还合吗?”

    “回大人的话,”那个兵一膛傻笑着,一口山东腔,喷出不少残饭渣子,“合得要命!宪兵队的弟兄真够意思,俺找他们一说,他们一看俺这个样子,啥也没问,二话不说,马上带俺到仓库领了一新的穿上,然后又带俺到食堂喝了一大碗鸭子汤,吃了一大……”

    突然,他的目光盯在角落,和半伏在地上、惊魂未定的女孩对上,话音嘎然而止。

    尼玛善见状便点点头,示意一下门口卫兵和那两个宪兵:

    “好了,屋里不要留这么多人,你们下去吧。”

    “嗻!”

    屋里就剩下四个人,托津又坐到写字台后面,摊开纸笔,准备记录。

    “这个……”尼玛善坐回到沙发上,“你叫什么来着?”

    “回大人的话,”那个大兵一,啪地一个立正,“俺叫向小强!”

    “嗯,向小强啊,”尼玛善架起二郎腿,端起茶杯边吹边说,“说说吧,在哪里,怎么回事呀?”

    ……

    “嗯?怎么不说话?”

    尼玛善抬起头,看到向小强只是站在那里,脸涨得通红,盯着托津,显得很紧张,好象有什么话想说又不敢说。

    “怎么回事就怎么说,还有什么为难的吗?”尼玛善托起茶杯喝了一口,淡淡地说,“还要我屏退左右吗?”

    托津也靠在椅子上,手指不耐烦地敲着桌子。这不明摆着吗,这里的“左右”除了他托津还有谁?这个小兵要真是这个意思,那就是不知进退,存心想找抽了。

    “大……大人,小的……小的不敢,只是……”向小强缩着脑袋,子左晃右晃,又看了托津一眼,支支吾吾道,“只是……小的虽然被打昏,但很快就醒了,后来都是装昏的,然后什么都看到,什么都听到了……”

    “什么?”尼玛善和托津都探起子,一阵精神。

    “小的醒来以后,冷得要命,看到旁边那个人穿着小的的衣服,正在跟另……另一个人说话……”

    “另一个人?!”托津探起子,满脸紧张地盯着他。向小强立刻懦懦地不敢说了,不停向托津看去,越看越显得害怕。

    “嗯?”尼玛善顺着向小强的目光望向托津。他观察着托津的表,慢慢地放下茶杯,心中盘算起来。

    “那另一个人……另一个人……像是……好象是……”向小强躲避着托津的目光,求助地向尼玛善望去。

    尼玛善不断观察着两人,最后目光停留在托津上。另一个人难道是他?托津可是自己的心腹,又是满人,他私通明朝?不是说没有可能,但可能实在太小了。

    不过……尼玛善回想了一下托津今晚的行踪,发现他确实有一段时间不在自己边。就是自己带人到码头查验俘虏的时候,让托津在办公室这里准备来着。

    托津“凶神恶煞”地着问道:“干嘛吞吞吐吐的?你想说的是谁?”

    尼玛善看了他一眼,端杯子慢慢喝了口茶,不紧不慢地说:

    “算了,没看清楚的话就待会儿再说。你现在说说他们当时都说了什么吧。”

    “嗻,”向小强望着尼玛善,又偷瞥了一眼托津,“他说,老……老头子到码头那边去了,马上就能回来,他得赶快回去准备,这衣服虽然不合适,但只能先凑合,今晚躲着点,别让宪兵查到了就行,他会尽快给他办好证件,再到库里给他领一新军服……”

    尼玛善打断道:“这些话是谁对谁说的?”

    向小强偷看了一眼托津:“是他……是那第二个人……对抢俺衣服的人说的。”

    “是那个内应说的?”

    “是。”

    尼玛善冷汗慢慢地冒了出来。回想一下这个小兵从进屋到现在的表现,看托津的眼神,说的话,玩味着“老头子”、“到码头去了”、“回去准备”、“办好证件”这些字眼。手下人背地里叫不叫自己“老头子”不知道,但自己确实就是个“老头子”,也确实到码头去了,也确实让托津在办公楼准备了。

    特别是“尽快办好证件”这一句。整个浦口军营,有本事“尽快”弄出一军人证件的机关,除了“粘杆处”,还有哪里?

    再看托津一副紧张的样子,那个去接应明朝特务的,有七八成是他。尼玛善不希望真的是托津,托津毕竟是自己的心腹,他甚至希望这个小兵刚才说的根本就是撒谎。但是,人家一个小兵,为什么要撒这种谎?多年的特务生涯告诉自己,一厢愿地想问题很危险。作为一个老练的反间谍人员,即使嫌疑是自己的心腹,也应该不带感的来思考分析,就像分析陌生人的案件一样。再说,如果真是托津,那就太危险了。

    尼玛善还想确认一下。他慢慢地从盘中捏起一粒瓜子,放进嘴里嗑着,漫不经心地问道:

    “这个……向小强啊,你再说说,那两个人还说了什么?”

    向小强瞅了一眼角落的秋湫,小妮子抱膝坐在墙角里,额角上淤血紫红,脸上泪痕半干,正若有所思地盯着自己,一副什么都明白的样子。他赶忙避开秋湫的目光,低下头。

    向小强脑中浮现出女孩额角上的伤痕,咬咬牙,答道:

    “大人,那个抢俺衣服的人说,这次栽大了,连潜艇的人都被抓住了,让他能救就救,实在救不了就趁审讯的时候下黑手,把艇长给冷不丁弄死,别让她有机会开口说话。他还说,这次过来上没带多少,先给这个数,如果真办成了再给这个数。那个……那个接应的人说,老头不好糊弄,怕不好办,起码得给这个数。大人,当时俺躺在那里,黑灯瞎火的,实在看不清他们比画的是几个数……”

    行了,已经不需要什么了。尼玛善脸上不温不火地品着茶,心里已然腾起杀机。

    ps:要是您看得高兴,那我写得也高兴。嘿嘿,要是您点一下投推荐票支持一下,那就更高兴了。本剧现在就像个还未长成的小萝莉,急需您的营养长体啊……

    哈哈,下周一冲榜了,您一定支持啊!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