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集 “粘杆处”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凤舞文学网--->

    “噗通!”

    一个踉跄,女孩被猛地推进二楼的一间办公室,摔倒在地。--凤-舞-文-学-网--

    屋里一片漆黑。地上好象是木地板,上着蜡,很滑。

    她惊魂未定地爬起来,摸到墙边,双臂放在前,防卫着。

    “啪”,灯被拉亮了。

    门口出现一个年轻军官,鹰钩鼻子,满脸横,狞笑着望着她。

    女孩吓的脸色惨白,慢慢地退到写字台的椅子后面,双手紧紧抓着椅子靠背。

    “你……你干什么……”

    那个鹰钩鼻子军官却没有进来,掏出一支烟点着了,靠在门口,一边抽,一边恶狠狠地盯着她浑上下看。

    女孩被看得全都是鸡皮疙瘩,一股冷气从脚底窜到头顶,又从头顶窜回脚底。

    这样僵持了好几分钟,走廊上传来一阵脚步声。鹰钩鼻子军官马上把半截烟扔到痰盂里,“啪”地一个立正,站地笔直。

    “来来,坐坐,勿要客气。”

    老少校夹着公文包,笑容和蔼地走进来,指指沙发,示意她坐。

    女孩一阵虚脱,两腿一软,顿时有种得救了的感觉。在船台上还觉得这个老头恶心得要命,现在却怎么看怎么亲切。

    鹰钩鼻子军官恭敬地跟在老少校后,接过公文包,又把他的军大衣和军帽挂在衣架上。

    “坐呀,勿要客气,呵呵,”老少校坐在沙发上,笑眯眯地一指对面的沙发,“到阿拉这里跟到家里一样。”

    女孩拖着酥软的双腿,挪到沙发前,慢慢坐下,后背已被冷汗湿透了。

    鹰钩鼻子军官端来两杯茶,又端了一盘瓜子放在茶几上。然后,退到老少校后,斜抱双臂,倚坐在写字台上。

    “来来,勿要客气。--凤-舞-文-学-网--”老少校把茶和瓜子推到她面前,地让着。

    女孩揉着摔痛的膝盖,悄悄打量着这间办公室。

    办公室不大,相当朴素。墙上刷着白石灰,下半截的灰绿色油漆已经有了斑斑驳驳的起皮。天花板上点着一支四十瓦的灯泡,暖黄暖黄的,显得很舒服。窗户都用黑色的厚窗帘遮得严严实实,好象是怕一丝光漏出去。角落烧着一只煤球炉,洋铁皮烟筒信道外面,屋里暖烘烘的。

    相当显眼的是,正中的墙上挂着一副玻璃镜框,是一个瘦削男子的油画像。他穿着笔的陆海军大元帅服,挂着勋章和绶带,扶着佩剑,戴着圆框眼镜,脑袋像萝卜头一样,大额头,高颧骨,表严肃。

    她认得那是宣统皇帝溥仪,当今清朝嘉德皇帝毓畴的爹。

    “看看,阿拉这间办公室怎么样啊?”老少校由着她打量了一圈,然后笑眯眯地问道。

    女孩没说话,眼睛却努力地往老少校的肩章上看去,想分辨上面是什么图案。

    她知道和明朝、本不同,清朝在亚洲大国中维新算很晚的,直到上世纪60年代才开始搞洋务,建立新军,上世纪末光绪帝戊戌变法,才算是从体制上开始正式维新。至于宣统帝溥仪二次维新,剪辫子、遣散太监、军队近代化,只不过是最近二十几年的事。清军也是仿照其它国家,在肩章上用杠加图案区来分军衔。明军肩章上是杠加铜梅花,清军肩章上是杠加铜星。但眼前这个老少校肩章上却既不是梅花也不是星,而是两条杠加一只小黑蜻蜓。

    看她没说话,老少校又笑道:

    “侬弗(不)讲阿拉也晓得,侬嫌阿拉这里老寒酸,呵呵,阿拉大清穷哦,比弗了侬明朝,‘苏湖熟,天下足’,钞票老足格。”

    女孩盯着那只小黑蜻蜓,心里掠过一个念头,眼珠转转,试探地说了一句:

    “难道,‘粘杆处’也会寒酸吗?”

    “哦?哦,哈哈哈哈……”

    老少校转脸和鹰钩鼻子军官对视一眼,都仰天大笑起来。

    “呵呵呵,好好,”老少校收住笑,怜地点着头,夸奖道,“啧啧,小姑娘尬灵巧哦。”

    果然是清廷最可怕的特务机关——“粘杆处”。

    浦口在后世是南京的一个区,但在这个时候,却成了清朝的一个大军镇。由于这里能够直接眺望明朝的首都——南京,军事位置无比重要,清朝在这里驻有重兵,修筑了工事、军营、机场、仓库、重炮阵地、机务段、船坞和码头,在这里的驻军比当地的居民还多好几倍。一到节假或周末,满大街都是当兵的,反倒没几个老百姓。

    在驻军司令部的围墙里,有一栋灰色的二层小楼。这栋小楼和司令部内的其它办公楼相比,可谓毫不起眼。但是从军官到小兵,对它都是敬而远之,能绕过则绕过。就是不得不从它前面经过时,也会低头噤声,加快脚步,好象它随时会张开大嘴,将自己吞噬了。

    这便是“粘杆处”在浦口的分支。

    据说这个“粘杆处”当年雍正帝创立的,原来只是一个专事粘蝉捉蜻蜒、钓鱼的服务组织。雍正胤禛还是皇子时,他的府邸内长有一些高大的树木,每逢盛夏都有鸣蝉聒噪,喜静的胤禛便命家丁杆捕蝉。康熙四十八年,胤禛从“多罗贝勒”被晋升为“和硕雍亲王”,其时康熙众多皇子间的角逐也到了白化的阶段。胤禛表面上与世无争,暗地里却制定纲领,加紧了争储的步伐。他打着“粘杆处”的幌子,招募江湖武功高手,训练家丁队伍,这支队伍的任务是四处刺探报,铲除异己。雍正登基后,粘杆处成立机关,正式开府办公。民间广为流传的“血滴子”,说的就是粘杆处里的杀手。

    雍正帝死后,乾隆帝为了对付南明活动频繁的厂卫,“粘杆处”不但没有裁撤,反而不断发展壮大。后来光绪帝变法,将人人谈虎色变的粘杆处换了一个人畜无害的名字:“皇室奏事署”。到了20世纪,皇室奏事署(粘杆处)已经和全俄肃反委员会(契卡,后来的克格勃)一起,被并称为在“全世界最恐怖的两大特务机构”。

    粘杆处的内部人事况一般外界一无所知,只知道里面全是旗人在做。

    ……

    这时,另一个年轻的军官喊报告进来,呈上一份文件和一个大信封,对老少校耳语了几句,又好奇地看了女孩几眼,退了出去。

    老少校向后示意一下,托津点点头,拿起那份文件,念道:

    “秋湫其人,生于大清宣统六年(1915年),即伪明德永十四年,南京人氏,乃伪明天地会南京总舵负责人秋老虎之女。彼因与其父不合,离家考入伪明宁波海军大学校修习潜艇指挥,于大清历嘉德元年(1934年)完满学业,领少尉衔,至伪海军长江舰队南京江心洲潜艇基地服役,先后见习于潜艇‘螳螂号’、‘黄雀号’,嘉德二年六月衔升中尉,任‘蚱蜢号”侦查潜艇指挥官……”

    老少校一边听一边将大信封里的东西倒出来,一件一件地慢慢玩赏。一枚刻着一串编号和“秋湫”二字的洋铁小牌,一支自来水笔,一块防水怀表,一串钥匙,一只指甲刀,一把小梳子,一对发卡,几只别针,几枚明朝硬币,一只浸湿的小钱包。翻开钱包,里边没有几块钱,倒是本该放侣照片的地方,却放了一张憨态可掬的米老鼠画片。老少校微微一笑,放下钱包,饶有兴趣地从这堆零碎中捏起一枚银质的梅花形勋章,把玩起来。

    秋湫一颤,低下头去,喃喃地道:

    “那是我的……我的勋章……请你放下!”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