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亚洲大战 第68集 最后的食人魔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接下来两天,大批俄军牵着狗,在方圆十几公里内细致搜索而对面山峰哨所的德军也现这边不对劲,好像在搜索什么人,他们也大概猜到了什么,于是,德军也在他们那边开始搜索两边都在抢,看谁先搜到

    朱佑榕和向强改变了计划,暂时不前往哈萨克斯坦,而是就近退回车里雅宾斯克,在那里等候消息当天,他们召开了闻布会,向全世界公布了这个消息,并且把斯大林尸体的照片公布了出来

    这几乎是不亚于苏联崩溃本的一个消息消息公布出来后,全俄罗斯的酒一夜之间全部脱销中亚和两疆地区信奉伊斯兰,不喝酒,要不然也得是酒水脱销

    两天之后,消息传来了,在距离尸体地点15公里的一个山坳里,现了苏军元帅布琼尼

    布琼尼是在一处半地下狩猎窝棚被现的被现的时候,这位昔的元帅已经骨瘦如柴,满脸厚厚的污垢,两腮深深地下去,脸上胡子蓬乱得像个刺猬,原先的两撇大胡子也看不出来了整个人呆滞地坐着,就像一头正在冬眠被打扰了的大狗熊两只眼珠子通红通红的,好像是野兽一样

    在窝棚的地上,到处都是骨头,啃得都很干净炉子上还炖着半锅汤,里面还有几块

    ……

    抓他的时候,俄军士兵就喝问他,这是什么,什么骨头布琼尼呆滞的像个树桩,嘴里含糊不清,一会儿说是野猪,一会儿说是鹿而俄军士兵要他把野猪和鹿的其他部分拿出来看,布琼尼就说都吃光了士兵问他,骨头、角、蹄子、皮毛在哪里,布琼尼也只是含糊地说:都吃光了

    显然,不需要再问什么了俄军士兵已经明白这是什么了不过需要弄清楚的是,这是谁的

    不过布琼尼被带到一个哨所里,吃过饭、洗过水澡之后,整个人好像清醒了不少,被冻住的思维又能活动了布琼尼抽上了看守给他的一根烟,好像都想开了,于是慢慢地把一切都说了

    从莫斯科逃出来的时候,一共是六个人,除了斯大林之外,其他五个都是斯大林最心腹的人,也是斯大林集团核心人物,历次大清洗、大饥荒的制造都参加了,这几个人都是估计不论明国德国都不会放过自己的,所以他们带着大笔的美金和珠宝,一起走上了逃亡之路,想先逃进亚洲的山区,在里面躲上一阵子,等搜索的风声慢慢平息了之后,再乔装改扮,偷越边境向南去黑海沿岸,想办法弄一条船逃往地中海,然后再看往亚洲跑还是往南美洲跑合适

    他们选定的潜藏区域,正好是明国和德国的势力范围交汇点,他们认为这种地方属于两边权力的真空地带,一旦一遍的风声紧了,可以方便的逃往另一边——事实证明,他们的计划确实很管用,他们在这里潜藏那么长时间,竟然没遇上一次搜索

    但是显然他们忽略了另一个方面——这种地方安全是安全,但根本弄不到食物在这些高层人物们原来的想象中,打猎也好、到附近的村子里去弄食物也好,不会这么困难但是实际上完全不是这么回事他们进入山区之后就遇上了12月的暴风雪周一片白茫茫,找不到路,找不到方向别说打猎,就是连有人迹的地方都找不到

    食物吃完了,恐怖的饥饿降临了在如此的严寒下,没有食物,根本撑不了两天最先倒下的是莫洛托夫别看他最胖,但是最撑不住于是,在极度饥饿之下,他们做出了可怕的选择:吃掉莫洛托夫

    这么一个人,让他们吃了几天但是很快又没有食物了于是,剩下的四个人开始抽签,抽中了谁,就吃谁就这样,先后又有两个人被吃掉了

    这时候只剩下了斯大林和布琼尼两人都饿的垂死了,都想把对方干掉,让自己再多活一阵到底布琼尼是哥萨克骑匪出大力不亏,找个机会从背后一刺刀,把他昔“无限忠于”的斯大林同志结果了

    就这样,布琼尼先后吃了四个人,活到了被现而布琼尼还多了个心眼,从来不把整具尸体拖到他的住处,而只是把尸体埋在远处的雪地里,吃的时候割一大块带回去这样即使自己被现,也不会“人赃俱获”,可以说这是自己打猎打到的动物可是他并没有想到,人家先现了斯大林的尸体

    听完了布琼尼这段恐怖的叙述,俄军士兵让他带着去找另外三个人的残骸布琼尼也没磨叽,带着一队俄军士兵回到那块山区,熟门熟路地先后指认了三处埋尸点而俄军也挖出了莫洛托夫等三人的残骸,带了回来

    “食人魔”的故事立刻也传遍了全世界这也成了继美国1846年被困在内化达山脉的拓荒者“唐纳家族”之后,最著名、最恐怖的人吃人事件

    ……

    向强和朱佑榕这时候还在车里雅宾斯克朱佑榕听了事经过,只觉得毛骨悚然,当天晚饭都没吃而向强不会放过这个极具历史意义的时刻,他去亲眼看了那几个人的骸骨

    关于如何处理这几个人的骸骨,以及如何处置布琼尼,成了当下俄国的一个难题克伦斯基派人来私下里征求朱佑榕和向强的意见向强知道,朱佑榕这时候不愿再去想这些恐怖的事了因此他没让来人见朱佑榕,而是自己做主了

    向强建议克伦斯基政府,还是按照处理列宁的老办法,把尸骨火化了,然后把骨灰撒进海里,这样最稳妥,能排除未来的很多变数在未来,俄国的政治和经济建设肯定会遇到很多问题在俄国这个**传统浓厚的地方,人们会很自然地渴望有一个强有力的人出来,用铁腕手段重振俄罗斯帝国的辉煌而那时候,斯大林主义也好、苏联曾经的“强大”也好,都会成为很多人感的寄托在把斯大林**主义完全清除出人们的头脑之前,这个人埋在任何地方,这个地方都有可能成为不少人“朝圣”的地方,甚至会成为斯大林幽灵“复活”的地方

    听了向强的分析,克伦斯基政府的人表示很有同感,这样做的确是最妥当的

    至于布琼尼,这个人无足轻重虽然他也是血债累累,在列宁时代的内战中,他率领红军骑兵屠杀焚烧了不少支持白军的村子,但是现在,这个曾经的凶悍哥萨克元帅,已经成了一个靠吃人苟活的“动物”了他和列宁、和斯大林都不一样,在世人眼中,这人就是一个废物点心,一个大狗熊,他活着不会有任何威胁,而且只会显得俄国政府文明人道

    因此,向强“建议”克伦斯基政府,判处布琼尼终,不得释放,就可以了

    克伦斯基的代表听着,又是深表同感,连连点头

    安排完了苏联帝国最后残余的命运之后,向强长处了一口气,感到自己在这块土地上的使命已经完结

    第二天,他带着朱佑榕从车里雅宾斯克启程,进入了哈萨克斯坦境内

    在中亚三国访问了一圈之后,女皇和亲王一行从土库曼斯坦直接坐飞机飞到了迪化,然后辗转飞回了南京n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