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亚洲大战 第66集 从哨所上看到的东西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朱佑榕也觉得是该访问一下盟友,但是她却对俄国的冬天颇为打憷,想开再去00但是向小强撺掇她,说现在中亚三国刚刚独立,俄罗斯局势也刚刚安定,正是首次访问的最好时机要是等开的话,还得到几个月后再说,现在大雪之中访问,显得诚意

    朱佑榕听他这么一说,也觉得有道理再说,朱佑榕呆在南京没出门的时间也够久了,她己确实也很闷得慌了经向小强这么以撺掇,她心也痒痒起来,两人当下拍板,过完元旦就出发,先访问俄罗斯,再访问中亚三国

    外交部一番准备,联系、沟通、布置,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等三国也都喜出望外,表示切盼望女皇陛下和亲王下驾临俄罗斯表示,绝不会让严寒成为阻隔两国友谊的障碍,尽管放心,当地一定做好安排

    几国准备了十来天1939年的旧岁结束了,1940年的年到来了

    1940年1月5,女皇出访团的几架大飞机从南京机场起飞,首先降落在外蒙古的库伦机场,第二天飞往俄罗斯联邦共和国的首都:西伯利亚

    下了飞机,朱佑榕和向小强夫妇受到了盛大的欢迎总理克伦斯基率领全部政府要员、总司令邓尼金率领全部高级将领,亲自列队在跑道旁迎接寒暄之后,邓尼金请女皇和亲王检阅了仪仗队,军乐队演奏了两国国歌

    因为当地气温寒冷,当天为零下28度,所以这一切都安排的盛大而简短,没让女皇和亲王在露天待多长时间,一行人就登上车队了

    豪华大轿车里竟然是温暖如向小强本来已经冻得鼻头都木了,朱佑榕是冻得厉害,细嫩的面颊像被刀割一样疼此刻骤然被温暖所包围,两人都感到舒适至极这时候可没有车载空调,这是俄方费尽心思安装的车内暖气,专门设计的电炉丝,环绕在车内壁、车顶的原木和天鹅绒里面

    车队在西伯利亚城中缓缓行进,前后是整齐骑着摩托的俄军护卫队,街道两旁的建筑物上,到处悬挂着大明国旗,还有俄国国旗西伯利亚市的老百姓自发的夹道欢迎这季节没有鲜花,很多人就用彩纸屑代替鲜花,从路两边扔向车队当然,也有不少俄国人显得非常愤怒,挤在欢迎的人群中,高声咒骂着什么

    前座的俄方翻译这时候有些紧张,回头解释说,这些人要么是苏联政权的拥护者,要么是民族主义者

    朱佑榕微笑着颔首,然后和向小强两人对视了一下两人都明白,“苏联政权的拥护者”好理解,至于“民族主义者”,恐怕就是因为大明从俄国划走的大片土地了主要就是外兴安岭以南、贝加尔湖以东的那一大块虽然那是过去俄国从中国划走的,在大明看来应该还回来,但是将心比心,大明老百姓这么看容易,要求俄国老百姓也这么看,那就难了

    向小强注意到,现在俄罗斯的国旗和后世的俄罗斯国旗一模一样,都是白、蓝、红三色旗其实这三种颜色被称为“泛斯拉夫色”,是17世纪彼得大帝在位时,彼得亲自设计的只不过在沙俄时期,三色旗的左上角多了一个双头鹰图案,现在把双头鹰去掉罢了

    ……

    午宴后,下午是参观西伯利亚市,然后是晚宴向小强第一次尝到了来自里海的鱼子酱看来是没口福,只觉得又凉又腥,一口下去差点反胃吐了,强忍着才算没露出恶心的表向小强只吃了一勺,坚决没有再吃第二勺而朱佑榕倒是很上台面,优雅地品尝了三五勺,看不出她喜欢吃,也看不出她不喜欢吃,只看得出她很高贵,很得体

    就凭这一点,向小强服了这丫头了

    晚上在大剧院内安排了芭蕾舞剧《天鹅湖》,款待女皇和亲王,总理克伦斯基陪同观看之后,访问团下榻在大明使馆内休息第二天,双方在总理府内会谈,签署了一系列的经济合作、军事合作、文化交流的协定

    师团在西伯利亚停留了两天后,坐上了火车,沿着西伯利亚大铁路继续向西,两天后,抵达了车里雅宾斯克女皇和亲王在车里雅宾斯克做了短暂的逗留,参观了这里的军事基地,看望了明军顾问团的官兵后,再次乘上火车,沿着向北的一条直线前往200公里外的叶卡捷琳堡

    叶卡捷琳堡是俄国的历史名城,是以叶卡捷琳娜女皇的名字命名的朱佑榕很沉迷于这座城市,接连几天参观了美丽的宫、城堡、教堂,还有大剧院,俄罗斯最好的歌剧团和芭蕾舞剧团也跟着来到了这里,为女皇和亲王表演朱佑榕很喜欢芭蕾舞剧,这次来俄国有机会看到最高水平的俄国芭蕾,简直看得如痴如醉但是旁边的向小强却觉得很闷,不过也只得陪着她看了,就当陶冶陶冶自己的,提高一下“素质”了

    他也很理解朱佑榕,他知道朱佑榕对俄罗斯这个国家很心仪,从小就为俄国的音乐、舞蹈、文学、绘画、雕塑、建筑等等而痴醉可是她从小到大,俄国都是苏联时代,根本没有可能前往现在总算是有了机会在朱佑榕的心目中,俄国最美的城市是圣彼得堡,也就是列宁格勒但是圣彼得堡在乌拉尔山以西,现在是在纳粹统治之下,无缘一访而乌拉尔山以东最美、最能代表俄国传统韵味的城市,就是叶卡捷琳堡了这也是朱佑榕专门要求绕道,来参观叶卡捷琳堡的原因

    ……

    在叶卡捷琳堡足足逗留了五天后,朱佑榕才恋恋不舍地告别了这座历史名城,登上火车向南返回车里雅宾斯克,然后沿着西伯利亚大铁路主干线继续向西,进行此行俄国阶段的最后一个环节——登上乌拉尔山哨所,参观工事、慰问将士

    叶卡捷琳堡和车里雅宾斯克一样,都是在乌拉尔山脚下,也是这个俄罗斯共和国的最西端乌拉尔山是欧亚分界线,也是现在的德俄分界线,军事意义极其重大现在沿着长长的山脉,两边都在修筑工事带在俄国的这边,由于这边紧邻叶卡捷琳堡、车里雅宾斯克两座重要城市,又是扼守西伯利亚大铁路穿山隘口的地方,所以这一段的工事最优先修筑现在已经有好几座哨所和炮台完工,进驻了俄军士兵和明军顾问

    火车沿着铁路渐渐向山上爬,两侧的山峦越来越陡峭,越来越难走,一会儿调牵引车,一会儿调除雪车的最后,火车停在山间的一段铁路上,前方不能再走了再往西,就是德军控制区了

    一行人从火车上下来,换乘汽车,沿着崎岖的盘山公路向上开,最后来到一个最高峰,进入一座混凝土的工事内

    进入这种军事工事内,主角显然就变成向小强了他兼男人和军人两重份,很自然地成为了将领们簇拥的中心俄军哨所指挥官和明军总顾问一左一右,陪同着向小强,讲解、演示,而朱佑榕则是另一种“分工”,充分施展亲和力,和明军顾问官兵们亲切交谈,嘘寒问暖,把这些远离祖国、驻守在异国他乡艰苦之地的官兵们感动得泪盈眶

    向小强站在观测窗前,眼睛贴着巨大的哨所式望远镜,饱览着广阔的乌拉尔山景色这座山峰是方圆几十公里内的最高峰,视野及其宽广下方大片的雪地、森林、缓坡、悬崖……尽收眼底

    突然,他发现了一处感兴趣的东西

    向小强扶着望远镜,略调了一下焦距,想看得清楚点

    在一千多米外的山坡下面,雪地上有几个黑点在动随着焦距对准,那几个黑点也清晰了起来几只狼而那几只狼在刨着雪,一边刨一边趴在那里吃,好像是逮到了什么猎物

    向小强继续看着,慢慢的,眉头皱了起来

    ——他看到,雪里露出了一只靴子

    本书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