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9集 鹰降喀纳斯湖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在外蒙古陶勒包湖的基地,秘密训练已经持续了一个星期了。 前四天就是训练滑翔机水上降落,尤其是夜间水上降落。到第五天,城堡蓝图就从法国借来了。于是后三天主要是突击队熟悉蓝图、强记城堡内部布局。可惜关押十四格格的别墅没有图纸。好在别墅也不大,上下三层,一共也没多少屋子,比城堡简单多了。

    根据胡炯的描述,十四格格显然体状况很差,估计在绝食。但是十四格格肯定听懂了胡炯“保重体”的暗示,那么起码还得给她两三天的时间恢复体力,另外由于增加了一处目标,突击队也需要有针对的训练一下,降落——分兵——同时作战——会合——撤离,这一过程都和之前的计划不一样了。

    这时候天山营地的主要策划者们,分成了两派意见,一派主张应该把行动推后十几天。因为现在已经是8月20历二十五,距离历十五的满月已经过去十天了。再加上留给十四格格恢复体力的两三天,那时的月亮已经是残月了,亮度太低。而夜间在水上降落,需要尽可能好的月光。这种亮度降落,存在一定风险,行动可能在降落的时候就宣告失败。既然这样,索推后十几天,等待下一个满月之夜再行动,可大大增高成功率。

    但是另一派主张应该冒风险。他们的理由很简单——没法拖那么久还不**。在这里设立一个训练基地,整天的十几架飞机轰轰的起飞、盘旋、降落……地面上,每天还有那么多汽车往这送给养……而且这里距离俄罗斯、苏军控制的北疆阿尔泰山都很近,想再保密十几天,太难了。一旦这里被敌军侦察到,或者外泄出去,那么苏联人只要不是弱智,立马就能猜到明军这是要干嘛。那广武和十四格格立刻就被转移到苏联腹地去了。

    ……

    向小强这时候可是充分体会到二战霸王行动前夕,盟军总指挥艾森豪威尔的两难处境了。向小强这还是简单的呢,只纠结月光一个问题。老艾那时候纠结的可多了:有的兵种要黑暗,有的兵种要月光,有的兵种要涨潮,有的兵种要落潮。而且天气不给力,一直刮风下雨,英吉利海峡白浪滔天,行动时间一再延迟,十几万大军集结在船上呕吐不止。艾森豪威尔在“冒着失败的风险立即进攻”和“冒着**的风险推迟进攻”之间,被折磨的几乎精神衰弱。

    不过艾森豪威尔那时候再怎么样,毕竟自己的老婆没有深陷其中。现在向小强的老婆生命安危还系于其中,向小强已经不光是精神衰弱了,都快要精神崩溃了。

    不管怎么说,突击队的意见也好、东厂的意见也好、人民卫队的意见也好,都只是建议,最后拍板的只能是向小强。向小强官最大,他自己的老婆也深陷其中,利益攸关,所以只能他决定。向小强做事一向果断,从不拖泥带水,但这次却痛苦的权衡了两天,反复看着各方报,还亲自飞去陶勒包湖观看训练况。总之是宛若失魂。

    前几天晚上的训练结果都让人很是纠结:在现有的月光下,12架滑翔机虽然都能降落到湖面上,但是由于能见度太低,没一架能把握好距离和力度的,都是冲起硕大的白浪,激起震耳聋的声音。如果岸边真有巡逻队的话,那是百分之一百的被发现。

    但是,真的不能再拖了。月亮一天比一天窄了,月光也一天比一天暗。再过两天,况会更糟。那就只能等到十几天后、月亮重新圆起来的时候才能干了。

    最后,8月23上午,向小强终于拍板:今晚行动。

    ……

    自从20号探望十四格格到今天,已经三天了。相信十四格格这几天都在好好吃饭,体力也恢复好了。她的体质本就不差,而且手也很好,早年在本的特务训练还没有丢。虽然不能和突击队员相比,但肯定不会成为累赘。这几天突击队每晚都像实战一样,准时登上飞机,起飞,飞一阵子然后开着滑翔机降落,然后在湖区渗透、对目标进攻,跟真实行动完全一样。只不过训练带的都是空包弹,而且飞到天上后,会跟队员们宣布:今天又是演习。

    但是今天,23的晚上,让突击队员们又像前几一样、扛着武器装备登上滑翔机时,不少人都发现,子弹匣上的包的白胶布不见了。机枪组也发现,机枪弹链的子弹头上,涂的颜色不一样了。于是,一种紧张、兴奋的绪开始在各架滑翔机内蔓延。队员们普遍猜测,今晚要实战了。

    当机群航向稳定后,每一架飞机和滑翔机的电台,都收到了两短一长、代表“胜利”的电波讯号。果然,接到事先约定的信号,每架滑翔机的副驾驶都离开座位,转对着突击队员们,或紧张、或平静地说道:

    “今晚行动了。”

    “不是演习了。”

    “今晚来真的了,弟兄们好好干。”

    好几架滑翔机内,都爆发了欢呼。但更多的是一种紧张和兴奋交织在一起的、难以言说的绪。

    ……

    四十分钟后,12架牵引机和12架滑翔机脱钩了,爬升调转机头返航。剩下的12架滑翔机在夜空中,继续无声地向喀纳斯湖飞行。

    又经过了半个钟头的滑行,机群进入降落空域了。领航的滑翔机带领机群向左侧转,把航向由西向南调了过来,让航向和狭长的喀纳斯湖平行,从北向南,按下机头,对着喀纳斯湖的北端降落下去。

    今晚的月亮真的是地地道道的残月了。但好在天气晴朗,这点残余的月光总算能全都被用上。这还要拜北疆的干燥少雨的气候所赐。从另一个方面看,月光暗淡,也更利于突击队行动的隐秘。虽然滑翔机降落的那一刻比较危险,但是一旦降落之后、开始向湖区南部渗透的时候,黑暗就成了突击队的盟友了。

    “做好准备,”滑翔机的驾驶员这时候大喊着,“降落了!!!”

    第一架滑翔机高速冲进湖里,掀起了十几米高的大浪,水声像瀑布一样。机在湖面上跳了一下,再次落下,往前滑着。舱内突击队员们虽说已经是多次训练过了,但此刻仍然被掀得东倒西歪,心也提到了嗓子眼里。——这时候是动静最大的时候,这时候如果不被发现,那接下来就不太会被发现了。

    紧接着,第二架滑翔机也冲下来了。紧接着是第三架、第四架……

    几分钟内,十二架滑翔机全都在湖面上降落了。有的已经停了下来,慢慢打着转,有的还在凭着惯往前滑。而湖面只有一千多米宽,这时候岸上但凡有一个苏军士兵,哪怕在睡大觉、只要睡得不是太死,都能被吵醒。只要他拿眼睛往湖面上一扫,就能看见月光下,湖面上横七竖八的漂着十几架大家伙。

    不过……看来岸边是没有巡逻兵。到现在还没有一点动静。

    每架滑翔机上的突击队员都先扔下来一个橡皮筏,橡皮筏扔到水里就开始自动充气,飞快膨胀开来。紧接着,他们把装备搬到上面,然后队员们也坐上去。最后一个上垡子的队员拔掉了滑翔机浮筒的塞子。这种浮筒是专门为这次任务安装的,为的是让滑翔机降落在水面后,还能保持漂浮。现在塞子拔掉,湖水快速涌入,滑翔机慢慢地往水里下沉。再过一会儿,这块湖面就会没有一点痕迹了,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处理好这一切,突击队员们坐在十二只橡皮筏里,尽量保持着无声,小心翼翼地往岸边划去。

    渗透开始了。

    (八 度吧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