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集 第二号人物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十四格格真的开始绝食了。。c

    当天是16号,午饭和晚饭她都拒绝进食。然后17号一整天,早中晚依然粒米不进。开始的时候渴极了还喝水,渐渐的什么力气也没有,只是躺在上,连水也懒得喝了。

    刚来到头两天的时候,苏联女军医每天都会为她检查体的,现在自从她绝食,女军医也不来了,房间里就剩下十四格格自己了。十四格格也明白,苏联人也在做出一副“你的死活我们不在乎”的姿态。十四格格以经摆明了要绝食自杀了,如果苏联人还整天守在房间里、再为她检查体,那不是明摆着怕她死掉吗。

    到了第三天,18号,十四格格已经爬不起来了。她只感到浑轻飘飘的,耳朵里不停的在鸣叫,闭上眼后,眼前就是金星乱冒。也丝毫没有饿的感觉,但就是浑说不出的难受。前两天她还能闭上眼睛思考,到了今天,她的大脑已经无法集中精力思考了,神智处于一片飘散状态。

    在决定绝食的时候,十四格格曾经担心如果明军突击队正好来营救自己,而自己因为绝食没有体力,没法跟他们一块儿跑,可能行动失败。但是转念一想,这种风险固然有,但是他们未必知道自己在这里。眼下最重要的是用绝食来赢得筹码,跟苏联人谈条件,至少要让外界知道自己在这里,同时也要住到城堡里去。不然就算突击队来了,很可能只盯着城堡去杀广武了,而自己就错过了逃走的机会了。那恐怕永远也逃不出去了。

    ……

    18号晚上,看来苏联人坐不住了。

    先是女军医开门进来,坐在边给十四格格听心跳、量血压、量体温,后还站着一个高大的便衣苏联人。那肯定也是个内务人民委员部的特务。女军医越检查,神色越害怕,最后转脸,说了一句俄语,声音都打颤了。后边的那个大个子特务,脸色也一下变白了,也显得很紧张。

    两个人退出去,大概是去请示上级了,然后过了一会儿,三个女军医都进来了,七手八脚的给十四格格挂吊瓶、扎针,打一些估计是葡萄糖还是营养液的东西。

    但是十四格格一面子也不给,一下把针头拽掉了,小股鲜血从手背涌了出来,染红了被子。三个女军医吓坏了,赶紧按住她的两只手,给她用棉球止血。一个女军医又跑出去请示上级,片刻后那个大个子特务又进来看了。

    他沉着脸说了一句话。三个女军医相互看了看,拿出绷带,把十四格格的两只手都绑在护栏上,然后再给她打针。

    这一下十四格格挣脱不掉了。她也没有那个力气了。

    虽然吊针打上了,但是几个苏联人依然面面相觑,脸色越的难看。他们没想到事竟然搞到了这个样子:原来好好的大明公主、明国第二号报头,现在已经半死不活地被绑在上打吊瓶,什么审讯、威胁的,都谈不上了。苏联人害怕她死,现在已经表现得淋漓尽致。现在手里是没有一本钱了。这个最有价值的俘虏,已经不拿自己的生命当回事了。现在用死亡来威胁她,肯定没有作用了。严刑拷问,那就等于完全放弃了她巨大的政治价值,只盯着那报价值了。那可太浪费了。

    ……

    夜里,也不知是几钟,十四格格突然感到灯光刺眼,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现屋里的灯亮了,有个人坐在她的边,看着她。

    经过了几个小时的葡萄糖输液,十四格格现在感到好受了,恢复了体力,重要的是脑力也恢复了,可以集中精力思考了。她眯着眼睛,迷迷糊糊地打量着边的这个人。

    是个苏联人,四十岁左右,白净的圆脸,戴着一副圆眼睛,长得温文尔雅,透着一股卷气,就这么坐在边,带着人畜无害的微笑,望着她。只不过,那双和善的眼睛里,却透着一股极其锐利的光。圈内人一眼就能看出,那是多年老特务的特有目光。

    十四格格也挤出一丝微笑,努力张开干涩的嘴唇,沙哑地笑道:

    “贝……贝利亚……”

    贝利亚甚至没需要翻译,也听出了这是在说自己的名字,微笑着头。同时竖起食指,止住了后翻译往前凑。

    眼前这个人对十四格格来说,虽然没有叶诺夫那么熟悉,但是作为苏联秘密警察的第二号人物,他的况,十四格格知道得一清二楚。就像十四格格的况,贝利亚肯定也知道得一清二楚一样。拉甫连季&8226;巴甫洛维奇&8226;贝利亚,苏共中央人民委员。这人表面看是个白面生,但实则心狠手辣。

    此君二十年代在臭名昭著的“肃反委员会”任职,在列宁时代曾参与清洗过一大批党政干部。“全俄肃反委员会”可以算是“内务人民委员部”的前,也就是后来的“克格勃”。贝利亚后来担任格鲁吉亚党中央第一记、和外高加索边区党委第一记。在此期间,贝利亚在整个外高加索地区,也清洗了一大批党政干部、知识分子和民族主义者。当然,到目前为止,贝利亚的这“政绩”还远不能和叶诺夫相比。

    一直到上个月,有报说贝利亚到莫斯科述职,面见斯大林,斯大林委任他为“苏联第一副内务人民委员”,或者也叫“内务部第一副部长”。现在,面前的这位贝利亚,的的确确就是除了叶诺夫之外,苏联的第二号大特务头。

    ……

    贝利亚望着十四格格,微笑着说了一个词,接着示意翻译。

    后的翻译一愣,然后没敢犹豫,马上用汉语说道:

    “公主下。”

    听他们叫自己“公主下”,十四格格也颇为意外。考虑到对方的份,一个称呼不当,都是非常危险的。难道……这是经过斯大林授意的?

    贝利亚继续和善地微笑说道:

    “公主下,请你不要见怪,我和叶诺夫同志不一样,我不是来审问你的,我是来看望你的。请你不用担心。”

    十四格格听完翻译,依然是盯着他,不过没有说话,只是头。

    贝利亚微笑道:

    “你有什么需要,尽管和我说。”

    十四格格又了头,还是没说话,脑中猜测着他是什么意思。

    贝利亚往前坐了一下,温和地笑道:

    “公主下,你要知道,叶诺夫同志是被斯大林同志委派来审问你的,因此不得不对你严厉一。他有他的难处,希望下能理解。……不过我呢,呵呵……”

    十四格格慢慢眯着眼睛,盯着他,等他往下说。

    贝利亚微笑道:

    “我是斯大林同志派来,嗯……帮助你的。”

    十四格格听着翻译,猜测着他话里的意思,依然只是看着他,自己并不露出任何表,让他继续说。

    贝利亚从十四格格脸上看不到任何反应,便笑道:

    “嗯,公主下,你有什么要求吗?可以对我说,我尽量帮你。你看,这样对大家都没好处。……你要知道,斯大林同志可能给予你的,比你想象的要多。你的出路,也远比你自己想象的要宽。”

    十四格格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

    贝利亚马上也报以一个更和蔼的微笑,俯低子,侧过耳朵,表示仔细听着。

    十四格格干裂的嘴唇,努力笑道:

    “斯……斯大林同志……想要我吃饭?”

    贝利亚听完翻译,转过脸望着她,笑容可掬地头:

    “是啊。斯大林同志非常关心公主下的健康。他听说下的况后,批评了叶诺夫同志工作作风粗暴,不讲究方式方法,特地派我过来,作为叶诺夫同志的助手,‘协助’他的工作。这个……你明白吗?”

    十四格格看着贝利亚的眼神,慢慢猜测着其中的暗示含义。……根据斯大林一直以来的风格,难道……叶诺夫失宠了?他要完了?要贝利亚来“协助”他,其实是要整黑材料、借助十四格格之口把叶诺夫咬出来?给他扣一顶“间谍”、“叛徒”的帽子,然后逮捕?.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