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亚洲大战 第195集 娶回朱佑榕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听着满朝文武的山呼“千岁”,自己口中说着“孤”、“寡人”、“平”……短短的一晚上酒宴,真的让向小强体会到了什么叫做“角色转变”,让他整个人都晕乎乎、飘飘然。

    这对他来说,是又一次份上的质变。向小强到大明后,经历了两次份的质变。第一次就是从平头百姓成了人民卫队司令,第二次就是现在,从普通的将领、臣子,一跃成为了亲王。之间的封伯爵、封侯爵,上校升少将、少将升中将,那都是量变,都没带给向小强多大的冲击感。

    现在好了,自己在大明帝国的尊贵地位,再无人能撼动了。

    还有让他颇为窃喜的是,之前自己在十四格格面前,份总是矮一头的。因为十四格格是公主,而自己只是侯爵,要不是自己娶了她,那严格来说自己要对十四格格称“臣”的。除了“女皇”外,“公主”是女贵族的最高一级,地位上是和男贵族中的“亲王”齐平的。现在好了,向小强自己成了亲王,那不但在“职位”上比她高,连在“爵位”上也不比她低了。

    24的亲王晚宴之后,距离26的大婚只有一天了。25,统帅部就开始放向小强的假,让他能在大婚前的最后一天参加筹备,和朱佑榕一起进行婚礼的彩排。也就在25号,向小强才真正抛掉了军务,和朱佑榕一起,共同体验了婚前的那种甜蜜的期盼感觉。

    在明帝国之前的皇帝大婚上,皇帝乘坐的都是十六抬大轿。但是这一次有了变动。因为大明现在正在和两大敌国交战,此外向小强也是国内外众多势力企图暗杀的对象,所以考虑到女皇夫妇的安全,大轿改成了马车。既然是马车,那就很方便进行防弹改装了。

    这辆婚车采用汉式的两轮马车,四周、顶面、底面都加装了几毫米厚的防弹钢板,外面仍然敷设雕花的木制车板,以及绫罗绸缎。 车窗也是装了防弹玻璃。这么一整改装下来,马车重量骤增。原来的这种汉式两轮马车,两匹马就能拉着飞奔的,但是现在采用八匹白马来拉,前后各四匹。一方面保持较强的机动,另一方面也更加气派。

    秋湫看到朱佑榕的这八匹马的时候,喜欢的口水都快流下来了。秋湫很喜欢马,她认得这八匹白马全都是世界名马中的顶级品种——阿拉伯马。阿拉伯马一直以惊人的美丽而著称。雪白的毛色,飘逸的鬃毛,流畅优美的体格曲线,如果再装上一对翅膀、插上一根尖角的话,那就和童话中的“天马”完全一样。

    朱佑榕也非常大方,看秋湫那么喜欢,当即答应送她一匹,让她婚礼过后来挑好了。秋湫高兴得快要疯掉了,立马对这个还没过门的“姐妹”好感飙升到了极致。朱佑榕的这几匹马,又是阿拉伯马中的极品,无论是品相还是市场价值,都不是向小强给秋湫买的那匹“大宛马”能比的。秋湫在这一刻,对朱佑榕几乎比对向小强还亲了。

    ……

    这个子终于来了。阳历1938年4月26,同时也是历卯寅年4月26,大明帝国怡福女皇朱佑榕,下嫁扶明王向小强。

    大婚仪式完全是传统的汉式皇家婚礼,整个南京城张灯结彩,鼓乐齐鸣,从紫城宝库里请出来了一北明时期铸造的青铜编钟,庞大无比,摆在午门前奏乐。几百人的明式宫廷乐队分列御道两旁,管弦丝竹,跟着编钟的主旋律应和。

    豪华的皇家车驾首先从扶明王府开出,顺着御道街,在万民夹送中,在全世界媒体闪烁的镁光灯中,缓缓开进了紫城的南大门——午门。 在宫内一整大典完毕之后,晚上七点整,车驾又从午门缓缓驶出,在两侧鼓乐、鞭炮、以及漫天焰火的围绕下,沿着御道街缓缓驶回了扶明王府。

    在晚上的盛大婚宴上,绝大部分的内阁大臣和高级将领、皇亲国戚,还有各国驻明使节、南京的社会名流,齐聚在向王府内。好在向王府也够大,两栋主楼全部用上,“承办”这个国家级的婚宴绰绰有余。

    按照中式的传统婚礼程序,朱佑榕并没有参加晚宴,仪式过后就在皇家司仪“送入洞房”的高喊声中,凤冠霞帔的被一群宫女簇拥着送进洞房去了。向小强作为新郎官,成为了宴席上的主角。

    向小强今晚兴致极高,还没喝呢就红光满面的,大红色婚礼汉袍,端着杯子挨桌敬酒。敬到哪一桌,哪一桌都是一片“恭喜王爷、贺喜王爷”之声。向小强也是一口一个“寡人”,昨天还嫌不习惯呢,现在已经说上瘾了。谁都看得出来,这位年轻王爷是打心眼里高兴。年纪轻轻的当上王爷,又娶了全国最尊贵、最高雅、最美丽、最有权、最有钱的女孩子……满堂宾客除了羡慕嫉妒恨之外,就只能仰叹老天爷太偏了。

    婚宴一直开到晚上九点多然后宾客们陆续告辞了。王府门前的豪华汽车一辆接一辆地,在记者的镁光灯中离开了。十点钟,婚礼正式结束。

    ……

    向小强由卫子衿陪同着,一步三摇地在宽大的廊上走着。脚下柔软的地毯没有一点声音,两侧墙壁上的壁灯散发着柔和的光。 向小强心里此刻是狂跳不已,口干舌燥,肾上腺素一个劲儿的从后背往上涌。一半是紧张,一半是冲动。这并不算长的走廊,他觉得似乎好几个钟头才走完,中间还偷偷掐了自己大腿两次。

    此刻,他太需要反复证明自己不是在梦中了。

    前方的卫子衿停下了,转过来,对着向小强轻轻一躬,说道:

    “王爷,到了。”

    向小强看着那扇富丽堂皇的紧闭的大门,又看了看恭敬施礼的卫子衿,心中那叫一个过瘾。这两年来,自己无数次试图占朱佑榕的便宜,想趁机推倒她,都是因为这个卫子衿,像这一扇大门一样,自己一直没能得逞。现在,卫子衿也好,这扇大门也好,还不是得主动为自己敞开,恭迎自己进去?

    果然,卫子衿轻轻推开了这扇卧房大门,然后又对自己躬轻声说道:

    “王爷……陛下在等您呢。您……您请吧。”

    向小强心中爽快之际,很有威严地“嗯”了一声,说道:

    “好了,寡人不需要服侍了。你退下吧。”

    “是。奴婢告退。”

    说着,卫子衿低着头,小步趋行,毕恭毕敬地退下了。

    ……

    向小强望着洞开的大门,深吸一口气,咳嗽了一声。

    “呀!”

    一声清脆的少女声音飞出来,然后从里面窜出一个曼妙的影,把向小强吓得一冷汗。但是他马上看清了,这个影是郑玉璁。

    向小强惊魂未定,刚在猜想为什么郑玉璁会从朱佑榕的洞房里窜出来。但马上想到:哦,原来是郑玉璁在洞房里陪伴新娘子表姐啊……嗯,这也在理之中。

    他后退一步,退回到走廊上,然后顺手一把,将郑玉璁捞进怀中。

    两人在走廊上、卧室里视线看不到的地方,抱在一起。

    向小强紧紧搂着郑玉璁,抱着她的脸,唇对唇使劲儿吻着,感受着她的温软躯,仿佛这样就能渲泄掉自己此刻的紧张。

    郑玉璁轻轻挣扎了两下,也就由他拥吻着。几秒钟后,她听到向小强狂跳的膛,便从他的“狼吻”中挣脱出来,极力压制着喘息的声音,用极细的声音小声道:

    “切,入个洞房还吓成这样……”

    向小强也压低声音,小声笑道:

    “也不看看里边的是谁……下次和你入,我肯定不紧张。”

    郑玉璁面红耳赤,但仍酸溜溜地说道:

    “我……我那么好的表姐,今天终于要被你……被你……霸占了。好,你得逞啦!怎么样,很开心吧?”

    向小强被她说中,正想着怎么回答呢。郑玉璁用力从他怀里挣开,脸红红的,往卧室门口努了努嘴,意思是现在不是时候,你得赶紧进去。要是我们在这耽搁久了,表姐怎么想?

    向小强何尝不想赶紧进去。他也正中下怀,赶紧点点头:

    “那啥……我就先陪你表姐去了……你别急,咱俩早晚的事,嘿嘿。”

    郑玉璁羞得面红耳赤,轻轻一跺脚,一溜烟的小跑了,脚步完全隐没在柔软的地毯上,毫无声息。

    ……

    向小强又深吸了一口气,默念了一声“芝麻开门”,然后转,抬起右脚,正是跨入卧室。

    “好了……”他闭着眼,心中说着,“我终于进了朱佑榕的洞房了……不对,是朱佑榕终于进了我的洞房了……”

    然后,他睁开眼,抑制着心中的极度兴奋,试图分辨着卧室里的形。

    这间卧房很大,非常大,是整个向府最大的一间。四角点着摇曳的烛光,一股若有若无的高雅檀香味道,在空气中幽幽的浮动。正中央一张很大的,周围垂着若干层幔帐,里面模糊幽暗,看不清。

    向小强浑几乎都酥了,像喝醉了一样,慢悠悠地往大靠近,心中一边默念着:

    “榕榕……你是我的了……”

    []

    只要输入-69ΖW.C-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