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亚洲大战 第186集 海上决战(5)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手机阅读请访问http://..!!

    军舰队的主力舰只在短时间内频繁被鱼雷击中,让他们很快意识到了问题:潜艇!

    虽然对面的明军舰队在不停的放鱼雷,驱逐舰、巡洋舰甲板上的鱼雷台“嗵嗵嗵”打个不停,一条又一条巨大的鱼雷跃进水里冲过来,但是,军这边打过去的鱼雷同样多,甚至更多,但是明军只有一艘战列舰中了鱼雷。何况,面对敌舰队打鱼雷,都是成一个个扇形分布的,六枚一个扇形,几个扇形组成一道鱼雷弹幕,随距离不断扩散,能提高命中率。从对面几千米处打过来的鱼雷,间距早就很大了,怎么会生山城号这种几乎同时挨两颗鱼雷的况!这分明是从近距离的,距离近到很有把握,不打扇面也能击中。这根本就是潜艇!

    率先现问题的就是山城号上的军官兵。他们在大火和浓烟中钻进钻出,有的拖着水管灭火,有的从砸下的塔楼钢板下拖出伤员,还有好几人就抓着甲板栏杆,踮着脚尖,指着水里大声喊着:

    “潜艇!潜艇!看哪,潜艇!!!”

    果然,在远处一艘巡洋舰残骸的爆炸火光中,两根矮矮的管子前后并排着,一粗一细,在三十多米外的水面一闪而过,拖着一条小白浪。随即,隐入了黑暗中。

    那几个最先现的本水兵大喊着,挥舞着双臂,示意塔楼上的机关炮组往水里开火。但是周围到处都是爆炸和炮声,他们喊什么根本就听不见。就在此时,又一枚炮弹击中塔楼,直接在装甲上开了个大洞,大量的钢板、管线、弹片和滚的气浪一起,席卷半个甲板。山城号甲板上顿时又是一片新死尸。而其中有一个下级军官浑模糊,拖着半条残缺的小腿,坚持扒着舷梯,咬着牙往上爬。

    足足五分钟后,近处现潜艇潜望镜的报告,才传到山城号指挥室内。山城号立刻用信号灯通知了旗舰6奥号。

    明军潜艇有可能参与偷鸡摸狗,这也在军预料之内。6奥号立刻打信号灯命令附近的“驱逐战队”,进行反潜,同时命令各舰拉开距离,加大航,想凭着军舰的航优势,甩掉潜艇。

    ……

    本舰队的整体动向,立刻被明军舰队捕捉到眼里。长平号的指挥室里,司令马上知道这是他们现潜艇了。舰队司令立刻传令,命令己方的驱逐舰队和轻巡洋舰队集中火力,轰击军的驱逐舰,让他们没法反潜。

    军驱逐舰穿梭在巨舰之中,在四周密密麻麻的军舰引擎声、还有周围震耳聋的炮声中,用声纳艰难地搜寻着潜艇。这几乎是徒劳无功的。好不容易有一艘驱逐舰捕捉到潜艇的声音,立刻减缓度,开始兜圈子,想再用声纳确定一下具体位置。天上的空气随即就呼啸起来,4英寸和5英寸的驱逐舰主炮炮弹不断落下,军驱逐舰顿时陷入一片水柱包围之中。

    这还反什么潜。别说在这水柱林里什么也听不到,就算听到也绝对活不到炸沉潜艇的那一刻。这艘本驱逐舰别无选择,只有赶紧加,离开死亡之地。

    整支军大舰队正在加,这时候整体度已经升到16、17节了。高须四郎命令保持这个航。这个航既足够将水下的潜艇甩掉,又不至于太快,致使击平台不稳定,影响命中率。

    军舰队加后,明军舰队也跟着加,双方继续保持平行,相互炮击,只不过大家的命中率都下降了一些。

    ……

    紧接着,出乎本人预料的事生了。这样过了四十分钟左右,一股巨型水柱在山城号的左侧舷腾起。山城号中了第三枚鱼雷。紧接着,又是一股水柱在同一侧舷腾起,山城号又中了一枚鱼雷。

    整个明军舰队官兵都在各自的岗位上酣战,每艘军舰都在使劲儿观瞄自己的“特定对手”,再加上又是黑夜,到处都是火球和闪光,倒没有多少人现山城号咋回事。只有山城号的“特定对手”、它正对面的德永号,把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

    此时,德永号上的欢呼声已经震天响了,口哨声、在钢板上的跺脚声响彻全舰。同时,它又是一轮齐,四颗16英寸炮弹(四座双联装炮塔,每次齐只用炮塔的一侧火炮,下次齐再用另一侧的,因此每次齐只有一半主炮)猛砸过去。

    片刻后,三座水柱紧挨着山城号前方腾起,紧接着第四颗炮弹在山城号前甲板爆炸了。山城号的二号炮塔终于被击穿,奇形怪状的钢板向外翻着,大团火焰喷涌而出。炮塔中的四枚药被引燃,火焰席卷半个前甲板。

    炮塔从来都是战舰装甲最厚的地方,再没有什么比炮塔被击穿更危险的了。炮塔里有药,而且下面就连着通向弹药库的升降通道。一旦弹药库被引燃,被称为“殉爆”的全舰大爆炸就会生,一两千人的战列舰能有一两个人幸存就不错了。

    但是山城号并没有殉爆。不是通向下层弹药库的防火门被关得很严,就是他们正在放水淹弹药库。很快,况清楚了。山城号在快地向左侧翻,同时舰艏在意很快的度往水里沉。这不仅仅是四枚鱼雷的进水造成的,显然他们还在放水淹弹药库。

    山城号高得不成比例的巍峨塔楼,此时成了它最致命的累赘。严重的头重脚轻,再加上四枚鱼雷造成的侧腹大量进水,已经让它摇摇坠了。此时往另一边注水平衡也赶不上了。翻覆随时都有可能生。

    这时候,山城号把所有的信号旗都挂出来了。这是“挂满旗”,是一艘军舰的最高礼节,相当于一个军人把大礼服穿戴整齐、把所有的勋章佩剑都戴上。

    对面的德永号舰长看着这一切,已经知道山城号打算干什么了。山城号的舰长打算殉舰。但即便如此,德永号舰长依然沉稳地命令继续击,把山城号打沉为止。

    山城号甲板上已经是一片火海了。片刻后,无数的军水兵争先恐后地往水里跳。显然,弃舰令已经下了。但仅仅就在五分钟后,山城号迅侧翻了,高大的塔楼重重拍在水面上,两座主炮炮塔从甲板上滑落下来,冲进海里。一眨眼的功夫,刚才的巍峨巨舰,现在只有滚圆的船底露在海面上了。

    “我们击沉了山城号!!!”

    德永号战舰上,还有相邻的两艘战舰上,欢呼声响彻天际。在两军战列舰主力交锋后的两小时内,先被击沉的竟然是军的山城号。

    ……

    高须四郎的旗舰6奥号,此刻就在山城号的前边,两艘战列舰的战位挨着。高须四郎几乎是瞪大了眼睛,目睹着山城号侧翻的。

    这次很明显,又是连续两枚鱼雷击中几乎同一个地方。居然还是潜艇!他不明白,连续四十分钟17节度的疾驰,居然还没把明军潜艇甩掉。以潜艇在水下最高6节的慢,无论如何不可能追上舰队的。

    没有别的解释,只能认为是瞎猫碰上死耗子,又碰到了明军另一股潜艇。

    高须继续下令,全舰队再次提高航,这次升到2o节。

    但是已经晚了。现在6奥号已经中了两枚鱼雷,已经灌进几百吨海水,旗舰自己都无法开到2o节的航了。还有最上号,在开始的巡洋舰“贴面大战”中被打得伤痕累累,再加上又中了一枚鱼雷,现在也成了拖后腿的“短板”。

    现在等于说,整支舰队被旗舰拖在这里了。

    高须四郎快权衡了一下,认为问题还不太严重。即使只能开到这个度,再次甩掉潜艇也绰绰有余了。

    差不多一个小时后,残酷的事实再次甩了他一个耳光。

    高须就看到前方依势号右侧舷腾起一座几层楼高的水柱。他还没反应过来,紧接着又是一座水柱。几秒钟后,又是一座水柱。

    高须四郎眼珠子直勾勾的,嘴巴半张着,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短短几秒钟内,依势号右侧连续中了三枚鱼雷!而且这次中鱼雷的方向是右侧!这可是背对着明军舰队的方向,除非明军的鱼雷会拐弯,否则根本不可能出现这种事!

    这还是潜艇干的!

    指挥室里的军参谋们也都目瞪口呆。他们实在难以想象会生这种事。很清楚了,要么是明军用潜艇布下了天罗地网、以至于在三小时内三次截住军舰队——当然这不太可能,要么就是有一艘或几艘高的潜艇,能以十几节的水下航,始终紧咬着军舰队!

    ……

    前方的依势号几乎在同一位置挨了三颗鱼雷,海水顿时喷涌灌入。当时依势号的舰就向右倾斜了,同时航慢了下来。

    随后,对面的明军战列舰延平号一轮齐,一排15英寸炮弹劈头盖脸地罩了过来。一瞬间,依势号上又是一枚炮弹爆炸,一座副炮被掀得几米高,重重砸进自己的甲板里。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