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亚洲大战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142集 长驱直入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明军分为两个集团军群,一个是北方集团军群,一个是东方集团军群。北方集团军群的进攻方向就是东西走向的黑龙江,东方集团军群的进攻方向是南北走向的乌苏里江。两条江在哈巴罗夫斯克交汇,哈巴罗夫斯克也就成了两个集团军群进攻正面的分界点。

    明军依然是那手练熟了的老打法——两翼突破、钳形攻势、中央合围。

    北方集团军群进攻正面、也就是突破点有两处,东边一处是从“彼得罗夫斯科耶”到“斯捷潘诺夫卡”,正面宽度大约为60公里。这一处很靠近哈巴罗夫斯克。西边一处是从“奥焦尔纳亚”到“基洛沃”,正面宽度大约为80公里。两处突破点中间距离约为260公里。

    这两处突破点中间的广大区域都是平原多山丘少,而再往西,就是山地多平原少,不利于大兵团推进了。明军计划从这一段战场的两端突破,形成一个钳形攻势,快速合围中间的苏军。

    东方集团军群的进攻正面也有两处,北边一处是从“索莫沃耶”到“舍列梅基沃耶”,正面宽度约为50公里。南边一处是从“兴凯湖”南端到“法捷耶夫卡”,正面宽度约为80公里。两处之间的距离约为400公里。

    相比较北方集团军群,南方集团军群两个突破口中间的距离大得多了。这边倒不太强调“钳形攻势”、“中央合围”,因为这边战场的苏军没有多少纵深,从乌苏里江往东两百多公里就是大海了。中间是一条狭长地带。只要明军北边掐断这一块和广大内陆的联系,南边掐断和海港海参崴的联系,那么中间的苏军就都是孤军了。乌苏里江和大海已经代替明军,封死了苏军的东西两面。明军只要从南北再封死,就算合围了。

    明军的渡江压力,主要集中在北方集团军群。因为这时候的黑龙江,最宽处有一千多米,窄的地方也有几百米,和去年强渡长江有得一拼。但是东方集团军群渡江的压力小得多了。乌苏里江无论水量还是宽度,都不能和黑龙江相比。乌苏里江起源于南边的兴凯湖,在北边的哈巴罗夫斯克和黑龙江交汇在一起。北边较宽的地方,不过才四五百米。而南面靠近兴凯湖源头的地方,最窄的地方只有一二十米。有的地方,甚至甚至坦克都能直接开过去。

    而兴凯湖的南边,就再没有界河了,双方就是陆地接壤了,都是农田。在这里,明军的坦克大军在一声令下,直接发动起来,从伪装的草垛里冲出来,拖着满的茅草就呼啸而去了。

    ……

    苏联这时候是“世界第一装甲大国”,但是苏军士兵们也从没见过如此排山倒海的坦克大军。刚才那一阵近乎于“变态”的炮击,已经让大多数苏军士兵都精神崩溃了。少数人还死死趴在田野里,端着步枪朝着迎面开来的坦克开枪,相当勇敢。但是大多数人,已经没命地掉头逃跑了。

    第一波冲锋的明军坦克师,都是参加过统一战争“D”冲锋的人民卫队老装甲师。坦克里的老兵们此时都血沸腾,重新体味到了当初坐在坦克里、一边冲锋一边扫前方逃窜清军的形……现在,他们还像以前一样,坐在拥挤幽暗的坦克里,置于轰鸣震动之中,脸贴在小小的观测窗上,瞄准前方的苏军士兵,一下一下地点

    啄木鸟机枪效率极高,而且这些人的手法极准。随着枪口火光一下一下地闪着,前方远处逃窜的苏军士兵一个一个地扑倒在地。那些苏军士兵大都衣冠不整,除了少数执勤的哨兵,大都是被刚才的炮击从被窝里炸出来的。他们有的没系皮带,有的只穿着白衬衫,有的光着膀子,有的连裤子都没穿……

    还有不少人赤手空拳地在前边跑,手里连一支枪也没有。那是少数军械库正在坚决照章办事,尽管炮弹和炸弹雨点般地落下,但是卫兵依然坚持没有上级指示,绝对不能发放武器。

    “无政府主义”这顶帽子太大了,谁都扛不住。在莫斯科,这条罪名已经让好多人脑袋搬家了。

    明军坦克大军轰鸣从苏联村庄旁开过,一边扫、开炮,坦克上的大喇叭一边用俄语高声喊着:

    “勇敢的苏联士兵们,我们是你们的朋友,不是敌人……我们虽然国籍不同,但同样都是工人、农民!我们也是无产阶级……我们共同的敌人,是杀人如麻的暴君斯大林……放下武器吧,你们将会受到同志般的对待……”

    大喇叭不停的喊着,但是明军坦克仍然毫不客气地开炮,扫前面奔逃的苏军士兵。

    头顶上,几架几架地兀鹰俯冲轰炸机不断呼啸而过,扑向前方纵深战场,拉着凄厉的尖叫俯冲下去,投下三四颗炸弹,接连掀起几座黑烟柱……

    大喇叭依然喊着:

    “苏联士兵们,不要抵抗了,想想你们在对谁开枪!对工人!对农民!对你们的阶级兄弟开枪!你们忍心吗……”

    大群坦克轰鸣着,如同潮水一般,从苏联村庄旁开过。头上包着头巾的俄国老大妈、年轻妇女们尖叫着,脸上带着最恐怖的表,拼命地找地方躲藏。集体农庄的牲口栏很多都被炸开了,牛、马在田野里没命地跑着,很多被坦克直接撞死,然后从上面碾过去。

    坦克过去了,后面跟进的装甲运兵车跟上来了。坦克的任务只是向前推进,而步兵的任务,就包括清剿这些居民区了。几辆装甲这在村外一停,然后从两侧跳下十来个明军士兵,手提着冲锋枪、机枪、还有明晃晃地刺刀步枪,猫着腰从两侧包抄村子,开始逐条街逐条街地检查,搜索残余的苏军部队。

    房屋里的苏联老百姓有的恐怖,有的期盼。不过此时,每家每户都紧紧地关上门,男人拿着木棒,准备保卫自己的老婆孩子、女儿。

    几个明军猫着腰从街边小跑过去,这时候一栋茅屋楼上的小窗户开了,一个衣衫褴褛的白胡子俄国老头探出头来,小声喊道:

    “喂!小伙子们!小伙子们!跟我来,我带你们去抓农场领导!……你们要去哪里,我给你们带路!”

    几个明军吓了一跳,抬起头来,看那个老头比划比划的。不过这几个明军都听不懂他的话,摇了摇头,把手指放在唇上,示意他别出声,然后继续向前搜索了。

    这个老头也明白了,他们听不懂,不过这老头似乎并不害怕,脸上带着清晰的疤痕,两眼放出兴奋的光。这大概原来是个富农。

    当初苏俄的政策就是“依靠贫农、团结中农、消灭富农”,对富农一律赶尽杀绝,几乎不给活路。而别说富农,就是中农,也是被搞得凄惨之极,枪毙的枪毙,饿死的饿死,活下来的没有多少。多少农民,子本来过得好好的,就因为半辈子辛勤劳作、勤俭持家,手里积攒下了几块地、几头牲畜,十月革命后,就成了罪恶的人,被搞得家破人亡。他们都和布尔什维克有血海深仇,而明军在进攻前,也向前线部队交代了,打过去后,这类人是比较可以依靠信赖的对象。

    ……

    只是两个多小时的功夫,太阳刚刚升起来、朝阳洒满大地的时候,前线各处,明军就押着大群大群的、衣衫不整的苏军俘虏,往国境线这边集中了。

    这些俄国小伙子们蹲在地上,黑压压地蹲成一大片,脸都被硝烟和灰尘搞得黑兮兮的,就两个白眼珠和牙齿白晃晃的。他们的脸上有的麻木无表,有的表复杂:沮丧、惊愕、恐惧、屈辱、期待……

    旁边一辆长官车上,一个明军女兵拿着扩音器,用俄语大声说道:

    “同志们,现在你们自由了……你们的生命将得到保障,你们将能够吃饱饭,受伤的也能得到妥善照顾……你们不要误会,我们不是来侵略你们的,我们是来解放你们的……你们的家乡,我们也很快会去解放的……你们很快就能回家了……你们的父母兄弟,也都能分到土地和牲畜……今后都不会再饿肚子了……”

    不过,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天上的俯冲轰炸机仍在呼啸着掠过,两边的坦克、装甲车、汽车、挎斗摩托,也仍在潮水般地涌入苏联大地……远处,仍有不断的爆炸闷响传来……周围飘着一股浓重的硝烟味、焦糊味,还有血腥味……

    明军女兵继续宣布道:

    “现在,你们要把隐藏在你们之中的政治委员挑出来……不用担心,谁说出来都不是叛徒,相反,你这是在帮助你们大家……我们也会为你保密……政治委员太危险了,有可能煽动战俘**,需要单独看押……我刚才也说过了,如果**的话,你们都将被处死……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