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亚洲大战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132集 目标,飞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被改装成防空潜艇的两艘分别名叫“倚天号”和“青釭号”。艇名源自三国时期曹的两把宝剑:倚天剑和青釭剑。青釭剑据说后来落到了赵子龙手里,成为了赵子龙的佩剑。

    两艘防空潜艇结伴而行,绕过舟山岛南端,然后从普陀山和朱家尖之间的水道向东穿了过去。前方已经是一望无边的东海了,只有北边还时不时地看到一个个的小岛浮现——那是中街山列岛,是舟山群岛最靠东的一个子群岛。舟山群岛中,像这样的小群岛有很多,除了稍大的岛子有渔村外,大部分小岛都无人居住。很多这样的无人岛上,东海舰队都修筑了炮台,或者观测哨所,派驻少量陆战队驻守,每天的补给都要靠快艇运送。

    三个小时后,上午九点钟,北边大约8000米处,依稀看到了四姐妹岛。这是四个凑在一起的小岛,是中街山列岛最东边的一组小岛了。也可以说,是整个舟山群岛最深入东海的小岛了。驶过四姐妹岛,再向东边,都是一望无际的东海了。

    四姐妹岛的炮台守军看到了倚天号和青釭号。炮台闪烁起了信号灯:

    “保重!平安!”

    倚天号和青釭号一边拖着白浪向东行驶,一边回了信号灯:

    “多谢!”

    北方的炮台渐渐远去了,落在了后的西侧。渐渐的,四周再也看不到什么东西了,除了海水还是海水。当然,还有东南方天上刺眼的太阳。

    ……

    现在,已经彻底驶出舟山群岛的范围了,四周被大洋完全包围。两艘潜艇就像两只小蚂蚁,在大平原上一寸一寸地向前爬着,显得异常渺小。

    要是平时的潜艇出航,到了这时候,就该分道扬镳了,分别驶向各自的“狩猎范围”展开巡航,各自搜寻敌船。但是现在,倚天号和青釭号丝毫没有分开的意思,依然是结伴而行。鉴于这是防空潜艇第一次出航狩猎,意义重大,只许胜不许败。两艘潜艇结伴而行,可以成倍提高对空火力。因此在作战计划中,两艘潜艇从始至终,都必须紧紧相伴。

    指挥塔上,四架机枪位置同时也是四个观测位。四个机枪手同时也是观测手。除了这四名观测手之外,每艘潜艇的指挥塔上又添加了两名观测手,分别是六人。其中三人分别负责12点钟方向、9点钟方向、6点钟方向的观测,按照目前的航向,也就是正东、正北、正西三个方向。这三名观测手还要兼顾三个方向之间的方向,也就是东北、西北、西南。

    也就是说,北边的三人要负责六个方向的观测。

    但是另外三人负责的观测范围则少得多,就是东南、正南两个方向。观测东南方的同时是两个人。因为东南方正好是太阳的方向。而敌机但凡有经验的,总是喜欢利用太阳掩护,直到飞得很近了才俯冲下来攻击的。一句话,现在东南方向是高危方向。到了下午,就是西南方向了。

    东南、正南的两架望远镜镜头都是有深色镀膜的,可以直视太阳。当太阳角度改变时,或者潜艇转向时,两架镀膜望远镜也要变换位置,永远要对着太阳的方向。

    ……

    “目标——轰炸机群!!!”青釭号正南方向的通讯官、兼观测员突然尖声大叫起来,“距离——5000米!!!”

    旁边一个下级军官二话不说,冲着舱口高喊道:

    “紧急下潜!!!”

    随即,尖利的警铃响彻潜艇内外,指挥塔上的观测手们飞快地鱼贯钻进舱门,前后甲板的炮组也手脚麻利地解下安全带,钻进指挥塔侧舱门。

    青釭号前甲板已经被海水吞没了。通讯官是最后一个下去的。她下去,前先拿着信号旗冲倚天号挥动了两下,示意它紧急下潜,然后也钻进指挥塔,旋上水密门。这时候,海水已经没到指挥塔的顶端了。

    几百米外的倚天号也在紧急下潜,前甲板已经钻进海水里了。

    片刻后,两艘潜艇都完全钻进水下,海面上只留下一大片白色泡沫在翻腾。很快,连泡沫也不见了。整个海面恢复平静,好像两艘潜艇从未存在过一样。

    ……

    青釭号潜艇内部,红色警灯飞快闪动着,警铃大作,所有艇员都没命地往潜艇前部的鱼雷舱跑,整个潜艇里充斥着杂乱的脚步声、尖叫声、杯子盘子茶缸子摔在地板上的声音……乒乒乓乓、稀里哗啦。

    水手长缩在过道旁边,大喊着:

    “快!快!快!就跑快!不然没命了!快跑快跑!!!”

    女孩子们娴熟地在狭窄的过道里冲刺。前面一个人滑倒了,后面的人双手一撑两边铺,像跳马一样异常矫健地从她头上跳过去。然后跌倒的那位也飞滚到一边爬起来,继续向前冲去……

    最前部的鱼雷舱里已经挤满了三四十个人,都趴在地上,互相依偎着,堆成了“人山”。后面还有人不断冲到,直接往“人山”上一扑,加入进来,溅起一片“哎哟”声。

    很快,所有非重要岗位的艇员全都挤在了鱼雷舱里。几十个人让潜艇前部的重量大增,大大加快了潜艇的下潜倾角,也加快了潜艇往深处钻的速度。

    水手长最后一个钻进来,扫视着几十个堆成*人山、脸色煞白的小姑娘们,把食指放在嘴上,瞪着眼睛,小声说道:

    “嘘……”

    同时指指上方。

    每个人都把嘴闭得紧紧的,谁也不吭声,几十个人挤在一起竟然是那么安静。大家都紧张地盯着上方,盯着上方的钢板和管线,摒住呼吸,一边祈祷一边等待着爆炸声。

    在潜艇中段的指挥舱里,几个军官都蹑手蹑脚地,各司其职,紧张地忙着自己的事。艇长扶着海图桌,抓着**的头发,拿起毛巾擦擦脸上的海水。下潜时候涌入的残余海水,依然顺着头顶的指挥塔舱口滴滴答答流下来。

    虽然这次是飞机,不是驱逐舰,不可能用声纳寻找潜艇,但是每个人仍然习惯地保持安静。在一片寂静中,轮机官轻声下着命令:

    “艇艏8度,艇艉6度。……好,稳住,慢慢来……”

    随着她的命令,海图桌对面的两个作员稳稳地纵着前后潜水翼,潜艇缓慢地调整着下前角度。角度表中的两根小水柱上下起伏着,深度表上的指针一点一点地移动着:45M……50M……55M……60M……

    每个人的心中都渐渐充满了疑惑:下潜这么长时间了,还没听到爆炸声。这可不太正常,难道敌机飞过了我们,在很远的地方投下了炸弹?

    隔壁舱房里的声纳兵戴着耳机,微闭双眼,慢慢转着方向手柄,仔细辨认着每个角度传来的声音。如果远处有微弱的爆炸声,那就对了。

    轮机长一直把潜艇下潜到80米左右的深度,艇长说道:

    “行了,先在这个深度。”

    轮机长随即吩咐作兵,调整首尾潜水翼,将潜艇慢慢“放平”。

    ……

    这支“潜艇分舰队”,青釭号是旗舰。青釭号的艇长也就是“舰队司令”。这时候,艇长命令通讯官和倚天号联络,双方保持共同航向、航速、深度。

    虽说潜艇一旦潜入水下,就基本和外界隔绝通讯了,但是现在两艘潜艇距离很近,完全可以用声波代替电波联系。这两艘潜艇都安装了特殊的水下发声系统,能像发电报一样,把声波发到海里去。利用海水为媒介,声波能传出相当远的距离。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

    “悠扬”的高频声波在周围的海水里扩散,把电码传播出去。要是有驱逐舰,潜艇是不能这么弄的。那只会帮助驱逐舰定位潜艇的位置。

    很快,青釭号就收到了几百米外倚天号的回音。“水下电报”根据声波,自动把信号打在纸带上,输送出来。

    通讯官撕下纸带看了一眼简短的讯号,说道:

    “艇长大人,倚天号明白,它将和我们保持同一航向、航速和深度。”

    艇长点点头:

    “很好。”

    ……

    一片安静中,每个人都在犯合计。……轰炸机群?这可不太常见!敌机巡航海面,总是一两架的,怎么会是一个机群?再说,这里就在舟山群岛的外侧,还是大明的制空权范围呢,本轰炸机怎么敢跑得这么近?难道是来偷袭大明军港的?就像天枢号分舰队偷袭本军港那样?

    轮机官盯着通讯官,终于开口了:

    “阿英,你真看见轰炸机群了?”

    通讯管阿英和艇长对视一眼,都神秘地一笑,没说话。

    轮机官忍不住,又问道:

    “大概有多少架啊?……别是把我军自己的机群当成敌机了吧?”

    艇长是个三十来岁的上尉。她看着两人,微笑道:

    “阿英做的没错。我宁可观测手错报一百次,也不愿有一次漏报。错报,我们不过是紧急下潜,漏报,那可就要命了。”

    然后,艇长转拿起广播话筒,对全艇说道:

    “好了小丫头们,都别害怕了。我是艇长,这次不过是演习,检测一下大家的手生疏了没。行了,都起来干活吧。”

    这一说完,全艇的女孩子们都长出了一口气,浑的大汗这才冒出来。指挥舱里的几个军官也都闭上眼睛,轻轻靠在舱壁上,脸上恢复了红晕。只有阿英笑嘻嘻的,洋洋得意。

    ……

    然后,艇长又命令潜艇继续下潜,全面检测潜艇改装之后的深潜能。这一步很重要,而且在港内、包括在舟山群岛内都没法测试。那里的水太浅,只有十几米,二三十米。现在,潜艇要面临一百米以上的深潜测试。

    一旦有任何问题,最好都在这时候暴露出来。哪怕是严重漏水,也来得及紧急出水,返回港去修。顶多是任务泡汤。如果真要到了面临敌人、需要深潜保命的时候再出问题,那可就完了。那时候不但会有深水炸弹的额外压力,而且只要出水,就等于被俘。

    青釭号向倚天号发出了进一步下潜指令,然后自也开始下潜了。

    100米……110米……120米……

    深度表上的指针慢慢从绿**域移到了黄**域,又从黄**域移到了橙**域。

    潜艇内开始不断回响起“吱……吱……嘎……嘎……”地钢板呻-吟声。耐压艇壳在四周巨大水压的挤压下,不断发出各种骇人的怪声音,仿佛马上就要断裂似的。有些管道接口处开始细细的喷水。轮机官赶紧过去用扳手拧紧。

    现在,深度指针慢慢地近红**域,接近了150米的深度——这是潜艇的设计危险深度。再往下潜,安全就没有保障了。

    艇内的钢板呻-吟声逐渐变成了巨响,“咣当咣当”的好不吓人。艇内的官兵们脸色又开始慢慢变白了。她们不知道艇长究竟想干嘛。

    “行了,”艇长微微一笑,抓抓头发上的海水,点头道,“就到这里。出水吧。”

    周围几个军官再次长出一口气,脸上又恢复了血色。

    轮机官忙着指挥作兵变动潜水翼,给水柜注入压缩空气排水,通讯官忙着给倚天号发“水下电报”,让它也出水……

    ……

    阳光灿烂的海面上,“哗啦啦”跃出一头灰色的钢铁巨兽,霎时间刺耳的柴油引擎声响彻海面。青釭号潜艇水淋淋地钻出海面,开始拖着白痕、劈波斩浪地前进。

    很快,又是一头“巨兽”从几百米外钻出来,跟着青釭号一起劈波斩浪。

    青釭号的指挥塔舱盖掀开了,几个观测手兼机枪首先钻出来,展开警戒观测。然后,三座机炮的炮组也钻出来,各就各位。

    就在这时,通讯官再次高声喊道:

    “目标——飞机!!!方位——105!!!距离——6000米!!!”

    一群女孩子吓了一大跳,心说:大姐你不会吧?!

    但是谁都不敢当儿戏,仍是紧张地把枪口和炮口都转向了东南105方位——也就是太阳的方向。

    ……

    太阳的耀斑下,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黑点。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那个小黑点老练地借助着强光掩护,朝着两艘潜艇靠近。

    通讯官飞速舞动着信号旗,北边的倚天号也明白了。

    现在,两艘防空潜艇都扬起了浑的枪炮,张开血盆大口,严阵以待。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