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亚洲大战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93集 吹毛求疵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上午十点左右,那智号重巡洋舰中三枚航空炸弹、两条航空鱼雷,侧翻沉没。明军损失十架鱼雷轰炸机、四架俯冲轰炸机。从发现那智号到把那智号炸沉,总共历时二十六分钟。

    100海里外的天枢号分舰队收到报告,各舰顿时一片欢腾。因为之前明军从没打过空对舰的战斗,毫无实战经验,心里也没底。整个明军除了向小强,谁都没这个概念,不知道会打出个什么结果来,不知道仅靠飞机到底能不能摧毁敌舰,也不知道即使摧毁敌舰,自会有多大损失。

    但是这种战绩、这种速度、这种交换比,都超出了舰队的预计。二十多分钟里,居然就彻底炸沉了一艘重巡洋舰,而且自只损失了14架单引擎小飞机。这可是大大的划算。要知道,即使是和苏军、军的正常空战,如果能击落对方50架战斗机、自己只损失30架的话,那都算大胜仗了。

    而要是传统海战想击沉对方一艘战舰的话,那自己的战舰怎么着也得打得重伤,官兵死伤一两百人,都是很正常的。尤其是和本海军这样的对手,“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已经是很好的结果了。

    天枢号航母一团欢腾的同时,又命令第二攻击波机群准备战斗,在第一攻击波返回之前全部起飞离舰,在空中编队待命。

    司务长已经把香槟拿出来了,用冰桶冰着,等到炸沉了古鹰号之后,就打开庆祝。

    密电也发回了南京。顿时,统帅部里也是一片欢腾。尤其是海军将领们,一个个合不拢嘴。开战以来,陆军两线作战,西线抵抗着苏军,东线仍是在关外打得有声有色。北面把军挡在了沈阳、锦州,南面66师一个团的残部牵制了军两个师团。但是海军却一直“龟缩”在港中,正德号分舰队在本海损兵折将,算是不胜不败,炮击函馆还算挽回了点面子。

    派出去的一个航母编队,本来就指望着能炸炸本货轮什么的,都没指望有多大战绩的。现在轻飘飘地就把本一艘主力重巡洋舰干沉了,让海总参很是惊喜。而且重要的是,代价很小,时间很短,而且可以想见接下来几个小时之内,另一艘重巡古鹰号也难免同样下场。

    海军将领们似乎都发现了一种打海战的新方法,这种方法效率高多了,损失小多了。

    熊鼎铭毕竟是海军最高统帅,他控制着心中的惊喜,脸上仍然是波澜不惊,只是看着海图,很淡定地说道:

    “嗯,就这一场战斗来看,应该说令人满意。不过……不知道击沉那智号这一役,是否有可复制。我们不能得意得太早,还是应该淡然处之,如履薄冰,谨小慎微,把眼睛睁的大大的,像平常那样指挥海军。军在那一海域还有古鹰号巡洋舰,还有比睿号战列舰。我们不能掉以轻心。这一役的胜利究竟是偶然的,还是必然的,就要看接下来的战斗了。”

    他说完,其他将领们仍是面带喜色,但都点头称是。

    但是,唯独向小强没有笑,盯着海图,脸孔仍然板得紧紧的,一本正经,甚至有点不悦。

    边的秋湫和秀秀也都高兴的合不拢嘴,笑颜如花。她们也都跟着向小强来这个“小参谋部”帮忙了。并且因为她们都是海军军官,现在不仅是向小强的行政帮手,而且也成了他的军事帮手了。这次战绩对于她们来说,也是从没见过的。两个小妮子也是和其他海军军官一样,喜形于色。

    但是秀秀马上就发现向小强脸色有异。

    她悄悄凑过去,小声笑道:

    “大人……怎么您不高兴么?”

    向小强仍是盯着海图,“嗯”了一声。

    秀秀以为他是故作低调,故意摆谱,学东晋谢安那样,前方大捷传来之后仍是很淡定,该干嘛干嘛。她觉得向小强装的有点过了,便低声笑道:

    “大人啊……大家都那么高兴,您板着个脸,嗯……是不是显得有点……”

    没想到,向小强把铅笔往海图桌上一拍,冷冷地说道:

    “十架鱼雷机,四架轰炸机,这代价也忒大了点。”

    周围都是一静,所有人都望向他,很是惊异。不知道他为什么说这种话。

    向小强接着冷冷说道:

    “打了一艘重巡洋舰,就是这种损失,那么再打一艘重巡、一艘战列,我们舰队的飞机大概就差不多了。还怎么在太平洋上打击本运输线!”

    此话一出,海军将领们都面面相觑,谁也不接茬。大家都不知道这个“向亲王”这是故作姿态呢,还是真的胃口太大。要说故作姿态吧,这作得也过了点。之前积极鼓吹“航母制胜论”的是他,现在航母打出漂亮战果了,不满意、挑刺的又是他。

    大家心里都没底,都望向熊鼎铭。

    熊鼎铭看了一圈众人,咳嗽一声,对向小强说道:

    “之——何出此言?难道在你的心中,我军的损失还太大了?”

    向小强听到一个“之”,有些觉察过来,大概是熊鼎铭觉得面子挂不住了,才拿出长辈和上级的口吻来,称自己的表字。平时都是很客气地叫自己“向大人”的。

    也对,他好歹也是整个海军的最高指挥官,军衔也是元帅。自己这个二十多岁的中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么说话,大概是有些不把他放在眼里了。熊鼎铭觉得脸上挂不住了。

    向小强呵呵一笑,颇为谦逊地说道:

    “熊大人,末将失言了。”

    熊鼎铭的表有些缓和了。周围的气氛也缓和下来。熊鼎铭微笑道:

    “呵呵,现在讨论的是作战,诸位不论军衔资历,正应当畅所言。对错姑且不论,只要说的是自己的真实看法,何来失言之有。……向大人有什么想法?”

    向小强也笑道:

    “实不相瞒,在末将的期望中,航空兵对敌舰进行空中打击,假如战场上没有敌机的话,那么这种损失还是大了一些。并不能说已经把航母的全部优势都发挥出来了。诚然,我们的航空兵并没有空袭军舰的实战经验。可是话说回来,敌军军舰的水兵,同样也没有应对机群空袭的经验。如果说付出了十几架飞机的代价,炸沉的是一艘战列舰,那还算正常的。可这只是一艘巡洋舰。舰上的火力远比不上战列舰,而且又是这一艘单舰,周围并没有其他军舰作为防空火力平台来支援。……呵呵,诸位大人可能觉得我太吹毛求疵了一点,当然,有人也可能认为我是故作姿态。不过……如果运气好的话,接下来的两三次战斗就会证明我的话。我们的损失会减少的。”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