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9集 炮击硫磺船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书友QQ群:101707149

    (老猫晚上有事请,木法更新了。现在先提前更新吧~)

    ================================================================

    早晨六点钟,正德号带着李广号和两艘驱逐舰,驶抵了津轻海峡附近海面。

    远处的海平面上,隐约看得到起伏的群山。那就是本本土了。右边的一片山是本州岛,左边的一片山是北海道。中间依稀有一段没有山的地方,那就是津轻海峡的入口。

    正德号舰长命令驱逐舰斗木獬号留在此地,监视本海方向的舰动向。同时也侦听潜艇,防止有本潜艇偷偷摸进海峡,再给正德号一下子。

    然后,正德号带着李广号和另一艘驱逐舰心月狐号,大摇大摆地朝着津轻海峡开了过去。

    三艘明军战舰迎着东方初升的朝阳,劈波斩浪,大明军旗在桅杆上猎猎飘扬,重油锅炉的黑烟不时地从头顶上滚滚冒出。整支舰队虽然只剩下了这三艘,但依然威风凛凛,令人望而生畏。

    “前方——舰船目标!!”最前方的心月狐号驱逐舰的观测手端着望远镜,扯着嗓子高喊起来,“方位——o32!!距离——15ooo米!!”

    紧接着,另一个观测手也扯着嗓子喊起来:

    “舰船类别——不明!!国籍——不明!!”

    霎时间,战斗警报声响彻全舰。刚刚守在战斗岗位上吃完早饭的水兵们,这时候都跳起来,重新戴上钢盔、上防弹背心和救生衣,七手八脚地摇着各种口径火炮,都把炮管指向了前方。

    官兵们虽说经历了大半夜的殊死战斗,但是现在依然看不到疲倦,依然显得精神百倍。

    前方的海平面上,露出了一根桅杆,还有一股黑烟。现在只能说是一艘船,至于是什么船,还看不到。

    心月狐号立刻用信号灯向后方的正德号作了报告。正德号命令心月狐号,全前进,前往察看。心月狐号高音喇叭里尖叫两声,整体立刻噪声大作,舰尾翻腾起几倍的白浪,航很快提到了28节。

    一千多吨的钢铁战舰,此刻就像一艘快艇一样,在海面上大幅度起伏着,尖尖的舰艏一下扎进水里,又一下钻出来,两边带起滔滔白浪。甲板上的机关炮组、鱼雷组的水兵们,全被阵阵海浪盖过,但一个个仍然像铁塔一般,钉在甲板上纹丝不动,好像两脚生了根一样。

    很快,远处海平面上的船只露出来了。刚露出上半部的时候,驱逐舰的观测手就盯着望远镜大喊道:

    “目标——货轮!!!”

    随即,其他几个观测手也相继给出了同样的信号。

    心月狐号立刻用信号灯给了后面的正德号。

    现在,全舰队的人又都松了一口气。刚才报告海平面上现黑烟和桅杆的时候,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大家都以为是金刚号分舰队从外面堵过来了呢。真那样的话,那可就要面临又一场恶战了。而且是仅有的两艘主力舰只,拖着伤残躯体,寡不敌众,凶多吉少了。

    后方的正德号也加快度,向前赶来。而前方的心月狐号和对面的货轮距离越拉越近,片刻后,对方的国旗就看清了。

    “目标国籍——本!!!”

    这么一声大喊,心月狐号全舰官兵仿佛注入了一剂强心针,大家都兴奋起来。人人都摩拳擦掌,准备开宰了。

    后面的正德号一边拖着黑烟往前冲,一面用灯光朝后面的李广号信号:

    “随我展开攻击!”

    ……

    明军驱逐舰和本货船距离只有几千米了。而对方好像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一样,仍然直着头往前行驶,一点减或调头的意思都没有。

    心月狐号舰长站在舰桥上,手扶着栏杆,抓着望远镜仔细观察,心想,那个本船长估计也是懵了。他是吃海事饭的,肯定认得大明海军的军旗,但大概从未见过。因为明军海军从未来过这里。

    甚至那个本船长可能都还不知道两国已经交战了。军是几个小时前的深夜偷袭的大明,而那个时候,函馆这个民用港估计还是一片沉睡呢。

    心月狐号毫不减,依旧是带着滔滔白浪高前行,从本货轮的侧舷5oo米处驶了过去。两船擦肩而过。

    这是一艘大约5ooo吨级的货轮,舰艏刷着船名:新川丸。甲板上,几十名水手抓着栏杆,争先恐后地朝明军驱逐舰这边看,一边指手画脚,互相大声争论着什么。

    这些本水手只看见驱逐舰甲板上,戴着钢盔和防弹衣明军水兵们守在炮位边,冷冷地朝这边瞥着,脸上还带着嘲讽的笑。

    心月狐号的任务不是对付这艘货船,而是抓紧强进海峡,查看海峡内的况,然后快穿过海峡,抵达另一侧的太平洋入口,在那里望风,提防金刚号分舰队突然出现。

    ……

    而这时候,新川丸上的水手们又注意到了更加壮观的一幕——正德号战列舰浑披着火红的朝阳,迎面驶过来了。

    两船距离还有三千多米的时候,正德号的一号炮塔微微侧转,两根炮管缓缓抬起,突然喷出大团火焰。

    海面瞬间被冲击波推开了一片巨大的扇形波浪,新川丸上的人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呢,甚至还没来得及听到炮声,整船就陷入了惊天动地的大爆炸中。

    一枚15英寸炮弹打进了新川丸毫无装甲的船体内,剧烈爆炸,这艘五千吨级的货船半个甲板都被爆炸线掀掉了,甲板上的起重机、升降机也在滚滚浓烟中断裂,整个栽入大海中。

    浓烟和烈火不断从甲板大洞和船体裂缝中喷出来,火焰越来越猛,白色的浓烟不断喷涌而出,整个船体都开始歪斜了。

    新川丸上的水手死的大概没剩下几个人了。只有少数的几个人,浑带着火,挥动着四肢翻过栏杆,往海里跳。

    正德号根本懒得再开第二炮,甚至连度也没减,径直朝着海峡入口杀将过去了。

    后面的李广号赶了上来,也是没减,不过从新川丸旁边开过的时候,转动了一下四号后炮塔,两门主炮齐。又是两枚8英寸炮弹打进货轮体内爆炸,这一下可真的把新川丸给彻底解体了。

    货轮的躯体断为两半,船头和船尾高高翘起,快下沉。

    正德号和李广号上的官兵们看得都很兴奋。夜里一场大战,失去了那么多弟兄,现在终于体会到了一点报复的快感。

    不过他们看着这艘本货轮的样子,似乎有点诡异。先是船体里向外喷着大量的白烟,异常浓烈,现在隔着几百米外都能闻到一种刺鼻的味道。而且船上的火焰非常猛烈,几乎是从窗口、从裂缝里向外喷,但是周围的海水上又没有多少燃烧的浮油。

    突然,有的水兵说道:

    “硫磺!本船里的货物是硫磺!”

    大家一下都明白了。硫磺是非常重要的军工原料,也是很重要的化工原料,而且本盛产硫磺。不用问,这一船硫磺是要运到苏联去,换取本需要的物资的。

    现在,连船带货都躺进海底了。

    ……

    心月狐号开进津轻海峡,放慢了些航,径直朝着东北方向,也就是太平洋入口方向驶去。津轻海峡全长九十多公里,也就是五十海里左右,属于两头窄,中间宽。两头的最窄处均为二十公里左右,而中间的最宽处则有四五十公里。

    中间的宽段,北岸就是函馆港,南岸是一个凹进去的海湾,叫做“6奥湾”,几十公里深,湾里就是青森港和青森县。但是明军舰队不可能冒险深入几十公里深的6奥湾,所以只是把北岸的函馆选为攻击目标。

    心月狐号一路高,沿着海峡略靠北的航线,从函馆港南面海岸几千米外开了过去,一路用望远镜仔细观察着这座港口城市。而函馆港里的人、函馆市海边的人,成千上万的也在眺望心月狐号。对于这么一个民用港来说,有军舰经过,总是比较吸引人的事,很多人都会爬到高处观看。

    但是就在刚才,收音机里和各种公共场所的喇叭里,先是响过了一阵雄壮的《军舰进行曲》,然后是一个播音员慷慨激昂地宣布,为了惩罚明国对大本帝国长期以来的挑衅,为了保护本的领土和领海安全,为了保护本国民,大本皇军已经与今天凌晨,向满洲的明军动了进攻。

    现在,全本大多数本人都已经知道两国开战了。函馆的本人也不例外。因此今天早晨他们看到一艘军舰从港外高驶过,都表现出了平时好几倍的关注,翘观望。但是这个距离上,用眼还很难辨别军舰上的旗帜。

    而少数有望远镜的本人,比如港内船舶的船长们、码头的领航员、领班之类的,都已经用望远镜清楚地看到了,那是一艘明军军舰。

    很快,紧张开始在函馆港口区扩散开来。那些本人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知道明军军舰是要干什么。看样子就一艘,而且仅仅是打算路过的。

    不过……差不多十分钟后,真正的恐慌开始从函馆港的西侧,快地往东侧蔓延。

    因为遥远的西边海面上,出现了一艘庞大的战列舰。那艘战列舰喷着黑烟,杀气腾腾。而且有望远镜的人都勉强能分辨出,军舰上的旗帜是明军的。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