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5集 疯狂的女人们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向小强在机场食堂里吃了一顿丰盛的饭,然后到浴室里泡了个澡。与此同时,十四格格已经搞到一部野战电话,她让武炎彬开始顺着电话线向东一路转接,从酒泉转到兰州,从兰州转到西安,从西安转到郑州,从郑州转到徐州,再从徐州转到南京。转接的环节很多,但是明军通讯系统的效率却很高。十几分钟后,南京人民卫队司令部的电话接通了。

    “喂,”武炎彬拿着话筒,对司令部总机说道,“请帮我接司令办公室,找尚副官。”

    总机的小女兵问道:

    “请问你是哪里?”

    武炎彬看了一眼旁边的十四格格,按照她教的说道:

    “我这里是兰州司令部,有要事找司令副官。”

    那头的总机mm顿了一下,说道:

    “要不我帮你接现在的司令副官?因为公主下已经不当司令副官了。”

    武炎彬一愣,又看了一眼十四格格,奇道:

    “公主下?是啊,公主下啥时候也没当过司令副官啊。我找的是尚副官,不是公主下。”

    十四格格望着武炎彬,也是一脸狐疑。

    电话那头的总机mm明显也有些困惑,问道:

    “那,您是要找现在的司令副官,还是要找公主下?”

    武炎彬脑子一时被搅糊涂了,他脱口而出:

    “我就找尚秀,尚副官!”

    那头的总机mm看来也不打算纠缠了,直接说道:

    “好吧,请稍候。”

    果然,过了片刻,话筒里响起了秀秀的声音:

    “喂?”

    一听这熟悉的声音,武炎彬激动不已,大声说道:

    “喂!夫人啊!我是……是……您那里说话方不方便?”

    那头的秀秀一怔,然后很小心地问道:

    “你是……?”

    十四格格一把拿过电话听筒,笑道:

    “喂,秀秀啊,听出我是谁了么?”

    电话那头骤然静了半天,只听到大口的喘气声。

    过了半晌,才传来秀秀沙哑颤抖的声音:

    “您……您是……辽……辽阳姐姐?”

    十四格格听她叫自己“辽阳姐姐”,也是有些意外,因为秀秀之前都是叫自己“公主下”的。但她还是笑道:

    “不错啊,秀秀,嘴巴变甜了啊。嗯,就是辽阳姐姐。”

    秀秀的声音显得难以置信。她颤抖着,压低声音问道:

    “您……您还活着?您在哪里?”

    十四格格笑道:

    “我在酒泉机场,刚刚逃回来。我说,你现在马上安排一架运输机,机组人员都要最可靠的……”

    她还没说完,那头的秀秀已经哽咽着,颤抖着小声哭道:

    “辽阳姐姐……大……大人……大人他怎么样……大人……他……他还……活……活着么……”

    十四格格静静地听着电话中秀秀的哭声,片刻后平静地叹了口气,柔声笑道:

    “秀秀,你放心吧,大人他很好,他和我一起逃回来了。”

    电话那头的秀秀泣不成声,抱着话筒啜泣着,喉中“吭吭”的,听不出是在哭还是笑。最后,几乎喘不过气来。

    “秀秀?秀秀?”十四格格小声道,“你没事吧?好了好了,快别哭了……”

    好半天,秀秀才勉强喘过气来,抽泣着,努力说道:

    “大人……他……他……有没有……受伤……他是不是……还……好好的……”

    听着秀秀的喜极而泣,十四格格也颇为感动。她微笑着,轻声说道:

    “放宽心吧。大人在迪化受了伤,但是现在已经没有大碍了,也没落下残疾。放心吧。”

    秀秀哽咽着,颤抖着说道:

    “辽阳姐姐……辽阳姐姐……谢……谢谢你……谢谢你……”

    十四格格微笑着感叹道:

    “唉……好了好了,没啥好谢的。傻丫头,你要真谢我的话,马上给我办件事,弄一架运输机飞来酒泉机场,接我们回南京。最好找一架专机,别找陆航要。机组成员也都要最靠得住的人。因为……”

    她很简短地把向小强飞机两次遇袭、险些丧命的事说了。

    秀秀听了,咬牙点头道:

    “辽阳姐姐,您放心好了。我亲自安排,亲自随机前往。”

    十四格格笑道:

    “那样最好。大人好不容易回来了,别让他在自己家门口栽在肖小手里。”

    同时,十四格格微微笑着摇摇头,感到很有意思。秀秀这丫头,时间过得不长,“派”倒大了不少,一句话带出两个“亲自”。

    然后,秀秀又哭着要跟向小强说话。但是十四格格知道向小强现在不是在洗澡,就是在睡觉。他的伤还没完全好,现在急需恢复元气,不好为了听一个电话再从机场这头跑到机场那头。再说这酒泉机场本就不安全,他每次抛头露面都会增加遇刺的危险。

    十四格格把这些原因跟秀秀说了,秀秀一听到“向小强的安危”,也就不再坚持了。

    ……

    南京,秀秀放下电话,先埋头痛痛快快地大哭泄了一阵,把这么多天来的伤心、委屈、担心全部哭出来,之后顿时感到舒服了许多。无论是心还是体,整个都像吃了人参果一样,几乎就要飞到天上去了。

    她站起来,拉上落地窗帘,仅仅留出一条缝。让外面的阳光只有一缕照进来。然后,她跪在地板上,让这一缕阳光照在自己的脸上、上,双手交叉握紧,闭上眼睛,虔诚地感谢上天如此眷顾自己,又把自己的丈夫、自己的依靠送了回来。

    紧接着,秀秀抓起电话,双手颤抖着拨通了皇宫秘书处的电话。她一边拨,心中一边说道:

    “一定要让陛下从我口中得知这个好消息……我要成为第一个向陛下报告喜讯的人。还有,卫子衿也是……”

    很快,她接通了卫子衿。

    “姐姐……姐姐……”秀秀颤抖着说道,“姐姐,我是秀秀……好消息,好消息……向大人还活着,辽阳公主还活着,武炎彬还活着……我刚才接到了他们的电话,是武炎彬先打过来的……”

    电话那头的卫子衿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但是经秀秀再三确定,她终于也像秀秀一样,哭泣起来了。

    “谢谢……谢谢妹妹……谢谢你……姐姐谢谢你……我……我……你……”

    这对金兰姐妹抱着电话哭成了一团,一边哭一边笑。片刻之后,秀秀就提醒卫子衿,要赶紧把这个好消息告诉陛下。

    “姐姐……”秀秀抽泣着笑道,“让我们一起……一起告诉陛下吧……妹妹也想亲耳听听陛下的喜悦……好吗?姐姐……”

    卫子衿马上明白了秀秀的心思。她知道这个公主妹妹想抓住这个机会讨好陛下。但是卫子衿此时已经是极度喜悦了,她毫不在乎。相反,她觉得秀秀为她带来那么好的消息,自己无论为她做什么,都没有问题。

    她也哭着对秀秀笑道:

    “好……好,应该告诉陛下……妹妹你等着,我这就去让陛下听电话,妹妹你亲口告诉陛下……”

    秀秀一边哭,一边点头:

    “嗯!嗯!”

    ……

    片刻后,卫子衿拿起另一部电话跟皇宫总机吩咐了一声,然后一溜烟冲进朱佑榕的书房。那个白俄老学究正在给朱佑榕上课,教俄文,卫子衿直接就冲进来了。

    朱佑榕和白俄老头都吓了一跳。朱佑榕很疑惑,子衿这是怎么了?平时她有再急的事,也都是很规矩的。今天这是……?

    卫子衿只贴在朱佑榕的耳边说了一句话,朱佑榕的表一下就凝固住了,转过脸来,傻傻地、愣愣地望着卫子衿。

    “子衿……你说什么?什么意思?”

    这时候,外间的一部电话机响起了悦耳的铃声。卫子衿拉起朱佑榕,指着外间:

    “陛下,去听听秀秀亲口对您说的吧!”

    朱佑榕一下站起来,也不里那个老白俄了,飞快地跑到外间,抱住电话机,拿起听筒,稳定了一下呼吸,轻声说道:

    “是……秀秀?”

    片刻后,朱佑榕仰着脸,闭上双眼,两道泪水迅滑下。

    好几秒钟后,她的脯才颤动着,吸进了地一口空气。

    “秀秀……”她流着泪说道,“谢谢你……谢谢你……”

    然后,朱佑榕又看着卫子衿,哭道:

    “子衿,谢谢你……”

    她伸出手臂,揽过卫子衿,和她抱在一起,两个女孩哭着。朱佑榕又拿着听筒,秀秀在电话那头也陪着她们哭着,三个女孩又哭到了一起。

    “陛下,”秀秀哭了一会儿,哽咽着说道,“我需要一架飞机……”

    “没问题!”朱佑榕说道,“我给你最好的飞机!皇室所有的飞机都供你调派!”

    ……

    秀秀放下电话,冲进办公室卫生间内洗了把脸,把哭泣的痕迹尽量洗掉。然后,她尽量平静地走出办公室,让秘书安排车子,进宫面圣。

    半个钟头后,卫子衿亲自领着秀秀,还有又哭又笑、高兴得快疯了的秋湫,坐着车子前往仙林机场。后面跟着一辆军车,上面坐着一个班的卫军。

    她们要带着这个班的卫兵,飞往酒泉机场,接回向小强,接回武炎彬,接回她们生命**同的珍宝。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