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7集 红军BO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凤舞文学网--->

    武炎彬轻推了两下门,现门被锁住了。--凤-舞-文-学-网--然后他又猫着腰,沿着墙根溜了一圈,检查过几扇窗户,现铁栅栏也是完好的,出不去。

    这时候,他被眼前的一样东西吸引住了。

    这是一只木头笼子,很高,好象是某种刑具。旁边有一张展示板,上面贴着用几种文字写的说明。其中一行是汉字,写着:

    “站笼,明匪军和上层僧侣残害劳动人民的刑具。”

    武炎彬摸摸这个站笼,自语道:

    “好家伙,居然找到这个东西……”

    然后他又弯着腰悄悄往前走,看到前边有一个东西。他摸过去一看,是一张长条凳,一头固定在一根木桩上,另一头放着几块砖。凳子上绕着几根皮带。

    旁边的牌子上写着:

    “老虎凳,明匪军对当地起义群众严刑供的刑具。”

    “老虎凳,老虎凳,”武炎彬点点头,自语道,“今天算见着了。”

    他又往前挪了一个位子,看到第三块牌子上贴着一幅照片,照片上是一件牢房的样子。下面写着:

    “反动贵族和僧侣囚劳动人民的地牢。”

    ……

    武炎彬还要往下面参观,突然后一声轻响,他吓得立刻转,却见密室的石板又打开了。十四格格的半个脑袋伸出来,正在贪婪地呼吸着新鲜空气。

    然后,她望向武炎彬,小声呵斥道:

    “喂!叫你上来干嘛的!外面况怎么样?能出去吗?”

    武炎彬赶紧摸过去,趴在地洞口,小声说道:

    “下,出不去!门是锁上的,外面还有至少一个排的苏军!”

    十四格格皱起了眉头:

    “怎么这么多。今天是什么子?”

    “下,”武炎彬猜测道,“可能是他们苏军士兵先参观。还没开门,在外面等。”

    十四格格双手撑着地面,也钻了出来。她猫着腰溜到窗户底下,慢慢地往外看了一眼。

    果不其然,和武炎彬说的一样。

    她叹了口气,背靠着墙壁坐了下来。过了片刻,小声说道:

    “看来,我们至少还得在下面躲上一天了。只有一个饼了。水也只有半壶了。”

    “没关系,”武炎彬马上说道,“下和大人吃吧,属下没关系。”

    十四格格瞥了他一眼,哼道:

    “别说那没用的。向大人有伤,多给他一点。剩下的,我跟你对半分。”

    “下……”

    十四格格摆摆手,止住了他。接着,她又趴在窗口往外看了片刻,觉得外面的苏军一时半会儿没有进来的意思,便说道:

    “炎彬,趁这会儿我们把大人弄上来透透气。下面空气是在太糟了,再不呼吸新鲜空气会病死在里面的。”

    武炎彬吓了一跳,但听到后半句觉得也很对,没再说什么。

    于是两人一起,一个在上边拉一个在下面推,扶着向小强上来了。

    向小强躺在地上,贪婪地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顿时觉得浑舒服了n倍。本来在下面都快要死的感觉,现在简直就是神清气爽,仿佛病全好了。

    他躺了一会儿,慢慢坐了起来,然后又扶着武炎彬,吃力地站了起来。免费提供

    “大人小心!”

    “小强小心!”

    两人连忙扶着向小强。向小强在两人的搀扶下,慢慢走了几步。

    “小心,别让外面看见了!”

    向小强伤势现在也算比较好转了,伤口不化脓了。虽然还老是低烧,但是已经没有最初几天那种随时会要命的高烧了。

    但是,他仍感到非常虚弱。即使能在苏军眼皮底下跑出清真寺,但是这种状态,连远路都走不了,可怎么逃回去。

    “哟,老虎凳啊,”向小强一眼就认出来了,“这玩意儿还没坐过呢,来,坐坐……”

    他慢慢地坐在上面,背靠着木桩,两条腿搁在凳子上,舒服地伸了个懒腰。

    ……

    “啪啪”!

    有人在外面拍了两下铁栅栏,然后是一声俄语。

    三个人顿时毛骨悚然,同时转过头来。

    一个苏军士兵惦着脚尖站在外面,抓着铁栏杆往里看,嘴里问着什么。然后他一招手,又有两个苏军士兵跑过来了,也扒着窗户往里看他们。

    向小强三人慢慢地对视一眼,脸都白了。

    他们都知道,自己即将完蛋。向小强慢慢握住十四格格的手,微笑道:

    “别忘了,我你……”

    十四格格的眼泪一下子滚落下来,点点头。

    武炎彬的脸也白的像纸一样,靠着站笼,慢慢地坐在了地上。

    窗外的几个苏军士兵已经喊起来了。片刻后,几个脚步在外面的走廊响起来,然后礼拜堂的大门被摇晃了几下,没打开。

    显然,外面的苏军官兵没有钥匙。他们和管战俘的苏军不是一帮人。

    ……

    向小强盯着摇动的大门,慢慢的眼珠子越蹬越大,最后深吸一口气,兴奋地直打颤,小声说道:

    “喂,你们都冷静点啊。我们碰碰运气。”

    “什么?”

    “怎么碰?”

    向小强命令道:

    “阿芳,把眼泪擦干净,自然一点!站到站笼里去!”

    十四格格一愣:

    “干什么?”

    “快点!照做!”向小强低声吼道,“进站笼!回头我们要跑不出去就是你害的!”

    十四格格如坠五里雾中。她瞥了武炎彬一眼,刚想说一句“这不是玩趣的时候”,但是没说出口。她虽然不明白,但她知道向小强不会在这时候开玩笑。十四格格也知道向小强随机应变的能力远在自己之上。当初在浦口,这小子就是靠了这手本事从自己的眼皮底下跑掉的。

    于是,她很麻利地打开站笼的门,钻了进去。

    “炎彬,帮她一把!”

    武炎彬更是不敢质疑,马上帮着十四格格把头枷也弄好了。

    “炎彬,”向小强命令道,“现在把我绑在老虎凳上!快点!”

    武炎彬虽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他也没有犹豫,立刻跑到后边去,抄起凳子上的皮带一勒,把向小强两腿绑在了凳子上。

    向小强指挥着:

    “来来来,垫块砖垫块砖!”

    武炎彬手脚麻利地捡起一块砖,塞在了他的脚跟下。

    “哎呀我靠……”向小强疼的一呲牙,“你小子轻点哩……这玩意儿咋这么疼啊……”

    武炎彬又拿起一块:

    “大人,还要来一块不?”

    向小强一瞪眼:

    “我靠,你还想来真的啊?意思一下就行了……快快,把你的军装整整,装的凶神恶煞一点,找一根鞭子,站在我旁边……”

    武炎彬彻底晕菜了:

    “大人,这到底是干什么啊……属下……属下哪来的鞭子啊……”

    十四格格在站笼里,此刻仿佛明白了,她也小声喝道:

    “快点,地上不有根绳子么?捡起来拿在手里!”

    这时候,门外的摇晃停止了,那几个脚步声又渐渐远去。显然,他们没有砸门的打算。

    “炎彬!快!”十四格格在站笼里小声喊道,“快把密室门关上!”

    武炎彬立刻跑到洞口,蹲下摆弄着,但他却不会关,摆弄了半天也找不到机关。

    “算了算了!”向小强小声喊道,“你把这块牌子拿过去,摆在洞口旁边!”

    武炎彬又立刻跑过来,扛着向小强指着的牌子,放在了洞口旁边。

    ……

    这时候,又是一个苏军士兵出现在窗口,冲他们喊着什么。武炎彬紧张万分,穿着明军军服,手里拎着一根绳子,傻愣愣地看着那个苏联士兵,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外面那个苏军士兵又消失了,过了一会儿,来了一个苏军军官,看长相是个哈萨克斯坦人,看标志还是个政委。他垫着脚尖趴在窗口,用生硬的汉语问道:

    “你们在干什么?为什么在这里?”

    武炎彬无助地转过头,望着向小强。

    向小强还没搭腔,站笼里的十四格格粗声粗气地说话了:

    “喂,长官,我们还没吃早饭呢!你们长官说了,除了每天二十个铜板,还管饭的!”

    向小强一听十四格格的这句话,立刻放心了。这妮子算是完全明白自己的意思了。她不仅明白,而且还挥得相当好。她粗着嗓子、学着当地汉语的西北腔调,好像就是个当地的汉族民女。

    那个苏军政委愣了半天,问道:

    “什么管饭?你们是什么人?在这里干什么?”

    向小强也学着西北腔调,喝道:

    “阿芳!怎么跟长官说话的!……呵呵,这位长官,我们是本地的艺人,是你们长官雇我们来……做展览的!艺人……演员……你地明白?”

    说着对武炎彬使了个眼色。

    武炎彬这时候也明白了,头脑豁然开朗,举起手里的绳子,对准向小强“唰”地就是一下,大喝一声:

    “说!你们革命群众都藏在哪儿?我们明匪军要把他们抓出来杀掉!”

    武炎彬这一下结结实实地抽在向小强的鼻子上,把向小强抽得“嗷”的一声惨叫。

    武炎彬心里“咯噔”一下,暗叫道:我完了。十四格格也很心疼地望着向小强的红鼻子。

    窗外的苏军政委看了片刻,好像明白了。他竖起大拇指,点头笑道:

    “赫拉肖!很好,很真!元帅同志一定会满意的!不过……同志,现在没有早饭了,一会儿跟警卫连的同志们吃中午饭吧。”

    武炎彬和十四格格都连连答应着:

    “哎哎,哎哎……”

    那个苏军政委又问道:

    “你们怎么被锁在里面了?”

    向小强还没搭话,十四格格抢着答道:

    “长官,我们刚才在下面布置地牢来着,可能上面的长官们以为没人了,就把门锁上了……我们也是刚出来才知道。”

    那个苏军政委点头笑道:

    “好,委屈你们了。现在已经去拿钥匙了。展览马上就要开始了,元帅同志就要来了。你们表演的好一点。这次展览是揭露明匪军和当地旧贵族、反动僧侣罪行的一次很好的机会,意义重大!现在当地的群众,很多还都是不明真相的,还是被蒙蔽的,很容易被煽动起来……像你们这种先进群众就很好,一定要通过你们的工作,唤醒更多的落后群众……要知道,你们的岗位和我一样,都是很重要的……”

    “哎哎,哎哎……”

    突然,外面传来了一阵急促的哨子声,那个政委也立刻消失了。外面是一阵脚步跑动,还有此起彼伏的俄语口令声。

    渐渐的,远处传来了汽车的声音,越开越近。

    好像来什么大人物了。

    但是在展览厅里,三个人都相互看看,长出了一口气。

    武炎彬马上反应过来,扑到向小强跟前,哭丧着脸道:

    “大人,属下刚才太紧张了,那一下真不是故意的……”

    向小强笑道:

    “行,不错啊,炎彬!反应还是蛮快的。妈的,就冲你这反应,我们就能逃出去!打得再疼一点都没关系!”

    十四格格在站笼里说道:

    “小强,他刚才说什么‘元帅同志’?好象是什么元帅要来?”

    向小强也皱起眉来,点点头:

    “如果真是元帅,那就应该是这次苏军入侵的最高指挥官了。……这时候的苏联元帅……是哪一个呢?伏罗希洛夫?布琼尼?叶戈罗夫?反正肯定不是朱可夫。”

    ……

    随着一声洪亮的俄语口令,外面传来一声整齐的立正声音。然后,是汽车车门关上的声音。大概是那个元帅下车来了。

    一个洪亮的声音用俄语大声喊了一句,好像在报告什么。向小强猜测,可能是类似“元帅同志,xx团xx营xx连全体集合完毕,听从您的指挥”之类的。

    三个人相互看看,越来越紧张了。

    过了一会儿,外面的走廊上传来了一串脚步声。人很多,但是并不杂乱,很有规矩的样子。应该是领导在前面走,后面一大群军官陪同的样子。

    脚步声在门外停住了,然后,门上传来开锁的声音。

    三个人的心脏提到了嗓子眼。

    向小强瞪了武炎彬一眼,小声道:

    “精神点!”

    刚说完,两扇大门开了。一个圆脸、浓眉、金鱼眼的苏军将领出现在眼前。

    他虽然是金鱼眼,但两道目光仍像鹰一样,先盯在了穿着明军军服的武炎彬上。但是他没有说什么,又先后在向小强、十四格格的上扫了一下。

    向小强本来就是病蔫蔫的,现在扮演一个受拷问的“革命者”,更是要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正符合他的状态。他一直都是低着头的。现在才微微睁开眼睛,偷瞥了那个苏军将领一眼。

    啊!!!

    他在心里大喊出一个名字:居然是……图哈切夫斯基!

    怎么会是他?他不是马上就要被斯大林清洗掉了吗?

    在正史上,图哈切夫斯基是五月底被逮捕的。但是在这个时空,现在已经是六月初了。他怎么还可能出现在这里、率领苏军进攻大明?

    向小强脑子快思考着:难道是大明的北伐战争改写了历史?明军机械化军团横扫清军的事实,让斯大林深受刺激了吧?而在苏军高层,图哈切夫斯基元帅和布琼尼元帅分别是“机械化兵团主义”和“骑兵军团主义”的两面旗帜。尽管斯大林之前是站在骑兵主义这一边的,但看到了明军统一战争的事实后,实用主义的斯大林也会改变主意,转而捏着鼻子重用图哈切夫斯基吧!尽管布琼尼是斯大林的嫡系,而图哈切夫斯基不是!

    妈的,怪不得苏军一上来就打得那么漂亮,用起坦克来比人民卫队还狠!苏军不但是数量上占绝对优势,而且他们的司令官是图哈切夫斯基!传说中的“红色拿破仑”!

    ……

    图哈切夫斯基元帅走了进来,拿着手指着向小强等三人,转头了一句。

    后的好几个将军都茫然不知所措,又向后询问着。这时候,先前那个苏军政委,那个少校逮着机会了,很激动地挤上前来,一个立正敬礼,对元帅同志高声报告了几句。

    一群高级军官都释然了,都在点头微笑,轻声赞叹着。

    元帅也点点头,又看看这一组“真人秀”,点头微笑着,显得还算满意。

    他慢慢走上前来,先站在密室黑乎乎的洞口旁,蹲下往里看了一眼,什么也看不到,只闻到里面臭气熏天。

    元帅捂着鼻子站起来,低头看着旁边的说明牌,念着上面的俄文道:

    “反动贵族和僧侣囚劳动人民的地牢。……哦,很残忍。”

    他转过头,对后的将领们笑道:

    “这种地牢,只有畜生才在里面住得下去。”

    后的将领们也都呵呵笑起来,点头称是。

    元帅又站在十四格格的站笼旁,低头看着牌子,念道:

    “站笼,明匪军和上层僧侣残害劳动人民的刑具。……嗯,很残忍,没有人。”

    然后,他又踱到向小强的老虎凳前,看着说明,念道:

    “老虎凳,明匪军对当地起义群众严刑供的刑具。”

    武炎彬又很有眼色地扬起“鞭子”,对着向小强狠狠来了一下,大吼道:

    “说!你们革命群众都藏在哪儿?我们明匪军要把他们抓出来杀掉!”

    元帅吓了一跳,转头向后询问着。那个政委马上凑过来,为元帅翻译了一句。

    “哦……”

    “啊……”

    “赫拉肖……”

    元帅和一群军官都点头微笑着,看着向小强慢慢红起来的鼻子,都赞叹着如此真的表演,如此敬业的演员。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