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1集 在肚子疼的魔爪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是猫 书名:大明1937
    <---凤舞文学网--->

    秀秀来见肚子疼和李根生的目的,其实就是探听他们的态度,判断在这个“后向小强时代”的第一时间,这两个最重要部门的司令都在想什么。--凤-舞-文-学-网--也是要判断一下,自己今后在人民卫队中会处于一个什么样的位置,是否还有前途。

    秀秀虽然也是有权利的,但她不像十四格格那样,把权力看作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秀秀本就是个小女人,现在也知道自己非比从前了,已经不是从前那个卑微的穷丫头了。如果她觉得人民卫队里真的没有自己的空间了,她也有很好的后路,和母亲、弟弟一起退出是非圈,做个普通的有钱人就是。

    向小强留下了几百万财产,还有在郑氏矿产的大笔股份。更大头的还有十四格格那里的。十四格格自己本来的,再加上向小强放在她那里的四千多万,加在一起怎么也得好几千万吧。既然十四格格也遇难了,她又没什么亲人,想必也可以算作她和向小强的共同财产,在自己和秋湫之间平分吧。

    秋湫家里虽然有钱,但在这几千万明洋面前,也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吧。希望秋湫突然看到那么一大笔遗产的时候,能开心些,不再想着寻死觅活了吧。

    秀秀努力让自己往这些“俗事”上多想想,似乎能减轻一些心中的悲痛。

    ……

    在候见室里,看着一个个军官出出进进,就是轮不到自己。秀秀虽然不太明白肚子疼现在是怎么想的,但她凭直觉感到,门后面坐着的肚子疼,此刻应该心虚的很。他这样的晾自己,没准就是不自信的表现。他可能都没想好,要用什么态度面对自己。或者,他可能希望用这样的方式,来找回他这个保安队司令的自信吧。

    平时他这个堂堂的保安队大司令,在自己的部门里也太憋屈了点。虽然名义上是司令,但实际上就是副司令十四格格在拍板,肚子疼反倒像个副司令。不仅如此,他见到自己这个“副官”的时候,经常也像见到上司一样……不过,哼哼,也怨不得别人,谁叫他这个人奴才气那么重,都是自找的。为什么人家李根生、李长贵在自己跟前,就能是个不折不扣的上司呢。

    现在大人不在了,他这个家伙到换了一副嘴脸,开始“咸鱼翻”了……哼哼,这等没出息的样子,就是把人民卫队司令的大权交给他,没三天也得让人给拱下去。

    终于,候见室已经就剩下秀秀自己的时候,秘书笑呵呵地来到她边,请她进去。

    秀秀跟她笑了一下,站起来,拎着自己的小包包,进了肚子疼的办公室。

    “哦,尚副官,”肚子疼站起来,示意了一下办公桌前的椅子,摇头叹道,“节哀顺变……请坐吧。”

    秀秀的心中又凉了一分。今天她已经听不少人跟她说过“节哀顺便”了。每听一次,仿佛夫君的死讯就更确切了一分。91读免费提供她心中也就更绝望一分。

    秀秀忍着眼泪,道了谢,小心地坐下,准备开口询问有没有向小强的消息。她来求见的由头,也就是探询有没有关于向小强和第一师的报。

    但是,等秘书出去了之后,肚子疼没等秀秀开口,先换了一副面孔,完全没有了刚才让秘书拒人千里之外的架子。现在,他反倒像个亲密的老朋友一样。

    “唉,夫人哪……”肚子疼摇摇头,和善地笑着,也不再叫她的职位了,“呵呵呵……刚才真是得罪了啊……唉,秘书迟迟不请你进来,是我的意思,你不要多想。”

    秀秀抬起红肿的眼睛,看着他,等着他往下说。

    肚子疼慢慢从桌上的银烟盒里拿出一支烟,又用一个镀金打火机点着了,很有派头地吸了一口,突出一个漂亮的烟圈。

    他很帅气地弹弹烟灰,叹道:

    “唉……夫人,你也知道,人民卫队乍逢大难,司令大人西北蒙难,司令部群龙无,我这时候怎么能不做个表率呢?……哦,沈荣轩今晚的讲话你听了吧?呵呵,那老小子没安好心,憋着劲儿想把人民卫队抓过去……他瞒得过别人,却满不过我。西北又有苏联犯边,不管是人民卫队还是大明,此刻都是内忧外患啊……

    “越是这时候,大明就越是需要人民卫队这样一支力量,在南京稳定住现有格局。……李根生这个人,夫人你也是知道的,他带兵还有两下。可是,搞政治是需要头脑的,可不像带兵那么简单。我担心他被沈荣轩忽悠两下,就会乖乖地倒向人家的怀抱,转而赞成人民卫队国家化。哼,国家化,说白了不就是内阁化么。根生这个人不错的,真的,可惜不懂政治,也根本不关心政治。虽然他现在管着人民卫队最多的人,但那都是些上阵打仗的大头兵。我们人民卫队的份很特殊,不懂政治是绝对不行的。

    “至于蜗牛,他就是个黑社会大哥,带一帮兄弟砍人还行,混人民卫队,呵呵,也就是靠着秋湫夫人的关系吧。不过凭良心说,当年向大人起家的时候,手底下没人,蜗牛倒是带着一帮混混出了大力的。我杜某人不是那种卸磨杀驴的小人,我不喜欢清洗功臣。蜗牛的这一笔功劳我会给他记着的,我永远不会亏待他。

    “李长贵,他倒也是我们东厂敌后处的老同事,受的训练什么的也是这几个司令中最高的,几乎快要接近我的水平了。呵呵,这一点我不在意,我喜欢实话实说。可惜,这么好的人才,却给扔在北清敌后当了那么多年的卧底,一本事几乎都要荒废掉了。向大人把他弄回来后,又一直当卫军司令。我不是说卫军不重要,卫军当然重要,但那就是个清水衙门,十天半个月也没有一丁点事的。呵呵,长贵这个人可能也是当惯了卧底的,耐得住寂寞,好事啊。可是如此一来,不免长期远离人民卫队的中心。我敢说,现在司令部里,各个部门之间、各个司令之间是怎么回事,他都不了解……唉,空荒废了一本事啊……嗯,我也不会亏待他的。”

    ……

    秀秀已经完全听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肚子疼把司令部几个重要部门的司令挨个评说了一遍,意思就是每个人都不错,但都有很严重的缺点,不能胜任总司令的职位。那么就剩下他自己没说。言下之意,总司令的位子,非他肚子疼不能胜任了。

    秀秀已然做出了判断,肚子疼今晚的主要目的,就是拉拢自己,想让自己这个“前司令夫人”和他站在一起,旗帜鲜明地支持他。这样,肚子疼坐在总司令的位置上,貌似就多了不少的合法。况且,人民卫队只有一个上司,就是女皇。而秀秀和卫子衿、和郑玉璁都有一定的交,虽然向小强不在了,这层交不知还能剩下几分,但肚子疼起码是知道的。

    直到这时候,秀秀才感到浑都放松了。看样子,今后自己在司令部里,还有很大的戏份。

    不过……肚子疼?搞点小聪明还行,想当一把手,也只是志大才疏罢了。

    不管怎么说,在今后的司令部里,自己都是一枚举足轻重的砝码,看自己怎么运用了。

    ……

    “嗯?夫人?”肚子疼微笑着品了一口茶,盯着秀秀,笑道,“你觉得怎么样?我说的有没有道理?”

    秀秀垂下目光,脑中飞的转着,同时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

    “听司令大人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这个道理。”

    肚子疼大喜,笑得眯起眼睛,满意地点点头。

    他夹着香烟,眯着眼睛使劲儿地吸了一口,靠在宽大的靠背上,缓缓吐着青烟,眯着眼睛,瞥着面前缩成一团、楚楚可怜的秀秀。

    “其实呢,我是一直很欣赏你的。”

    肚子疼弹弹烟灰,笑眯眯地说道。

    秀秀抬眼看了他一下,没说话,又垂下眼睛。她感到有些紧张,脑中快分析着他接下来要说什么。

    肚子疼子往前坐了坐,很和蔼地笑道:

    “怎么样?做我的副官吧。”

    秀秀吓了一跳,飞快地抬起眼睛,盯着他。

    “哦,哦,”肚子疼赶紧说道,“我是说,先从副官干起,不会在这个位子上呆很久的。主要是我刚一上任,很多全局上的事还不熟悉,需要你这样一个有经验的副官,时刻在边帮我……你虽然军衔不高,又很年轻,但是你的能力可是出类拔萃的……当个中尉太委屈你了。呵呵,你看,你跟着向大人一年多,位子是一点也没动过……你放心,只要你跟了我,我保证……”

    肚子疼一边说着,一边神秘兮兮地朝门口瞥了一眼,压低嗓音,笑道:

    “保证你年龄到辽阳公主那么大的时候,我能把你捧成保安队司令……怎么样?跟我干吧……我觉得这样才配得上你。”

    说着,他轻拂了一下额前的头,盯着秀秀,微笑着。

    ……

    秀秀到现在已经是出了一层又一层的鸡皮疙瘩。但究竟是为什么,她也搞不清。她就是觉得肚子疼今天和以往大不一样。以往的肚子疼虽然谄媚,虽然猥琐,但都没有今天这么的……

    ……恶心。

    对,就是这个感觉,恶心。

    ……这种感觉,就好像一条条章鱼的触手一样,滑腻腻,黏糊糊,向自己伸过来……

    肚子疼等了半天,看她没有明确表示,又坐了回去,往靠背上一靠,笑道:

    “呵呵……你不要以为我这些话是说着玩的,没有经过大脑……其实,每一句都是我考虑了好久的。嗯,咳咳……考虑了一整天的。你看,其实,我们是互相需要的。”

    秀秀又起了一鸡皮疙瘩。

    肚子疼抽着烟,继续笑道:

    “对了,子羽的婚事怎么样了?白家估计要想法悔婚了吧?……呵呵,我一猜就是。那种商贾人家有钱的很,但也势力得很。他们的女儿压根不是嫁的子羽,嫁的是大明帝国人民卫队司令。”

    秀秀忍着肚子疼那一声声亲的“子羽”,好像子羽是他自己的小舅子一样……不过,也不得不承认,肚子疼这句话说对了。

    肚子疼笑道:

    “所以啊,现在只要咱俩联手,紧紧地绑在一起,拧成一股绳……那么,白家就算动了悔婚的念头,但看到了我这个新的司令那么照顾你,看到你跟我比跟向小强还受重用,他们也就得观望观望了。呵呵,当然喽,咱们俩是不会让他们失望的。他们迟早会看到,子羽的重要跟以前没有区别。只要你跟我……呵呵,紧密协作,把人民卫队搞起来。”

    秀秀深吸了一口气,抬头说道:

    “司令大人……”

    “唉……”肚子疼摆摆手说道,“就别叫我司令大人了。咱俩之间就别那么见外了。从今天起,当着别人咱们还照旧,但是私下里互称表字就行了。你就也和辽阳公主一样,叫我子腾吧。从今天起,你就是咱们这儿的第二个辽阳公主。呵呵……我呢,叫你‘夫人’或者‘尚副官’也显得那么生分……对了,你有表字吗?我也叫你的表字好了。”

    秀秀感到一股恶寒,抖了抖鸡皮疙瘩,摇头道:

    “没有。杜大人,你也别……”

    “哦,这怎么可以呢,”肚子疼微笑着,“你出于书香门第,虽是女儿,但也该有自己的表字啊……呵呵,要不,我送你一个?你看,你单名一个‘秀’字,表字就叫‘灵犀’如何?你看,灵犀,很好听的……”

    “杜大人,”秀秀终于受不了了,冷冷地说道,“请你自重。”

    肚子疼一愣,然后很无辜地看着她。

    “自重?什么意思?”他莫名其妙地道,“尚副官,我说什么了?你想到哪里去了?你该不会是误会我了吧。”

    秀秀盯着他凝视了半天,终于深吸一口气,低下头说道:

    “杜大人,你别见怪……我……我今天实在是太伤心了……您还是叫我尚副官吧……”

    肚子疼打量着她,叹了口气,笑道:

    “唉,也难怪。今天夫人确实是太伤心了……怪我怪我。这种事,应该给夫人一些时间考虑的。不过我的确是一番好意,还请夫人不要见怪。你看,这些话我就不会跟秋湫夫人说。我知道说了她也不懂。但是你懂。你和她不一样,她要脑子没脑子,要才干没才干,还……呵呵,还是那么的死心眼儿。呵呵,尚夫人你就不一样了。你懂的。”

    秀秀大口喘着气,控制着泪珠不掉出来。过了一会儿,她抬起头来,微笑着说道:

    “杜大人说的是……我是跟秋湫不一样……你说的话,我都记下了,我会考虑的……”

    说着,她拎着包站了起来。

    肚子疼大喜过往,也站了起来,快步绕过办公桌。秀秀一惊,正要向后躲闪,可肚子疼却是在她面前一步远就里住了。随后,对着她深深一个长揖。

    “杜某何德何能,有幸得夫人垂青襄助于我!夫人放心,杜某一定不会辜负了夫人的信任。今后只要夫人于我紧密联手,人民卫队就是‘杜、尚’二姓的了!”

    秀秀紧紧抿着嘴唇,低头看着他,脯起伏了半天,终于尽量平和地说出了一句:

    “如此甚好。”

    说完,拎着包,转头也不回地出门了。

    ……

    秀秀大步走在走廊上,大口喘着气,泪水不停地流下来。她直接走到走廊尽头的洗手间里,反手甩上门。

    她疲惫地往墙上一靠,后脑靠在墙上,双臂抱着自己的子,无声地痛哭着,任泪水不断地流下脸颊,流下脖颈,流进领口。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1937》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