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五章 一怒碎仙器 塑形成败未可知

    <---凤舞文学网--->    许久之后,当伏在桌子上的慕容水月醒来之时,才开始打量自己所置的环境。--凤舞文学网--

    烛光摇动,残辉堪堪盈室。不远处,有人小声地低语着……慕容水月隐隐约约地看见,那个有些熟悉的影,那个神秘的男子,在自己眼前,凝望着摇曳的烛光。

    “你醒了么?现在虽然已经是两点……但进入了修真时代的世界,依旧是熙熙攘攘着。无形之中,却让自己的生命已经多了一倍。”左浪望也不望慕容水月一眼,道。

    “你究竟是谁?为什么会有灵体呢?你的修为太高了,我连你的修为有多深都没能察觉得出来……这么强的人物,不可能凭空冒出来的。”慕容水月心中一阵疑惑,问道。

    “我?不过是一个落魄的散仙罢了……倒没有请问你的芳名?如你所说,灵体实在太少了……哈哈,相逢即是一种缘分。”左浪有些自嘲道。

    “我叫慕容……水月,不过是一个落寞的灵剑之体罢了,比起前辈的仙灵之体差得远了。不过,晚辈还是有些疑问——散仙能有这么强的力量么……我的师门长辈也有一个是散仙,不过却没有你这样的气势……这种凌厉的气势,倒是跟巅峰的帮主叶星的剑元有些类似。”慕容水月知道有些人不愿意提及自己的名字,所以便没有再问下去,只是心中依旧有些怀疑。

    慕容水月想起了自己师祖萧水月,也想起了叶星,心中所残余着的一些疼痛的往事,再次浮现。

    “叶星?你认识叶星……对了,你叫慕容水月,上也依稀有水月诀的气息……你是不是水月宫的人?”提及叶星之时,左浪还只是有些惊讶,待提及水月宫,左浪的语气却已经变为激动。

    “晚辈正是水月宫的弟子……晚辈不才,妄自以水月宫宫主自居。”慕容水月脸色一黯,道。

    “水月宫怎么了?”左浪望见慕容水月的神色不对,紧张道。

    “六百年前……水月宫因怀异宝,遭到炼血堂的觊觎,联合魔门的其他一些帮派,联合进攻水月门……仅晚辈一人逃出生天。”慕容水月黯然,眼中泪水再度湿润,道。

    “可怜水月宫,更可怜炼血堂……所谓的异宝,不过是一块得之无用的影佩而已。”慕容水月神复杂地一笑,道。

    “影佩……”左浪喃喃道。

    左浪此时更加头疼了。自己的确曾经给过一块影佩给萧水月,那个曾经令自己心动的女子。当年的一幕,再次浮现在左浪的面前。

    ——“我不过是一个放浪形骸的散仙,一个浪迹天涯的浪子,一个飘渺的灵体而已……我并不值得你那样做的。”左浪对着怀中的萧水月淡然道。

    ——“我不管,我一定要和你在一起,如果你认为散仙是你我之间的阻碍的话,那么……我即使被天劫劈死,宁死也要成为一个散仙……”萧水月用力捶着左浪的膛,不依道。

    当时,自己竟然以为萧水月仅仅是说笑!左浪没想到的是,水月宫宫主萧水月,这个被修真界评价为最有希望渡劫成功的人,竟然在最后的关头,在还有最后的一丝希望的况之下,却毅然放弃了防护——萧水月为了这一句话,竟然弃修道之人梦寐以求的成仙如敝履!

    可惜……当时,左浪阻止已经是来不及了,而且萧水月也太低估天劫的威力了。一代宗师,就这么在天劫之下,形神俱灭,一缕芳魂,烟消云散,终归虚无。

    “灵体……灵体有什么好?即使可以魅惑,即使可以神**敏锐,即使可以降低所受到的物理攻击……但究竟还是一个虚无缥缈的存在罢了。”左浪旧事重现,悲从心来,喃喃道。

    “水月……告诉我,你想要一个体么?实实在在的体……我在封印之中苦思冥想了六百年,终于想到了一个可以让灵体凝结为仙灵之体的方法。--凤-舞-文-学-网--我左浪欠水月宫实在太多了……对于水月宫,我会慢慢地补偿的,即使穷我一生之力,我也要令水月宫的声势更甚从前。”左浪望着眼前依稀如萧水月的慕容水月,道。

    慕容水月体猛然一震,望着左浪,脸上满是惊讶的神色。

    与此同时,对面的酒馆之中,叶星面前的空瓶已经成堆了,但败叶星的体质所赐,叶星始终没有醉。

    然而。这些被叶星当作水一样喝下去的SHAKE所含的灵药的药力岂能小看,即使有剑元约束着逐渐同化为自己的力量,也很是有一部分不受控制地在叶星体内混乱地冲击着,让剑心也受到了不小的影响。

    “星……不要再喝了,即使你的体质再强,也会受不住的。”剑心终于看不下去,以神**劝道。

    “你也明白的……如果你能喝的话,你也应该和我现在一样吧?”叶星醉眼迷离,回应道。

    “我也曾经和你一样,明白你的心……甚至比你更明白,只是,我不过是一柄剑而已,仅有你一个朋友,即使颓废也没有神秘问题。然而,你却是一个人,而且还是巅峰的帮主,不要忘了,这次你打算将巅峰的分舵开遍欧洲的决心。”为灵剑体的剑心何尝不知道叶星此时的感受,而且融合了两个人的意识的剑心的感受比起叶星来说更加强烈。

    “巅峰……发展至今,还有什么可以突破的么?仅凭着我一个帮主又能够如何?即使我能达到化剑期又如何?即使巅峰在修真界造成了多大的影响又如何?我努力的结果,不过让巅峰成为了一个夹在古今修真两大门派之中的结果而已。在真正的有实力的人的眼中,巅峰不过是一个靠关系的暴发户而已。将巅峰发展到这种地步,我已经仁至义尽了。如今的巅峰的经营已经走上了正轨,再过多一些时候,待师父出关之后,便交还师父罢了。”叶星默然了片刻之后,道。

    “当初那个充满了斗志,战意汹涌的叶星哪里去了?仅仅是一时的失意,便足以让你颓废至斯?你还算是一个男人么?”剑心不屑地讥讽道。

    “你配得上说我吗?是谁,从冥狱魔尊之后,一直这样低迷的?”叶星反讽道。

    “我连人都不是,谈何斗志?而且,我的失败,不仅因为对方,也因为连我都无法做得到才是如此!而你,却是一个人类,人族的混蛋……你有着健康体,却不懂得珍惜!你不懂珍惜体这个我可望而不可及的东西……你能明白,我在朱门面前逐渐饿死,却只能望着你的酒无奈地发臭的心吗!这样的你根本就不配做我的主人!”剑心不顾一切地激道。

    “那又如何!体是我的,我如何消极是我的自由,你知道我这次为什么要选择凿空任务么?当我用大五行寂灭灵珠将你的剑修复回你原来的状态之后,你大可以离去……我会解除我们的契约的,以你上品七级的份,没有人会嫌弃你的!”剑心触及叶星的痛处,令叶星不由愤怒道。

    “我,看错你了……你根本不配当我的主人。当时的功力低微的你,我曾经与你出生入死,但从来没有过怨言。但是,你现在的表现,却令我太失望了。”剑心默然半晌,才说道。

    叶星刚才说出那番话之后本来已经有一些悔意,但再听到剑心的话之后,怒意却再次燃烧起来。

    “是吗?我的确是欠你太多了……那好,即使我今天散功当场,以血为祭,成为一个平凡的凡人,我也要兑现我当初的诺言,将你提升为仙器!”叶星不由自主地拍案而起,怒不可抑道。

    剑心此时方才一惊,知道激叶星激得太过,令叶星误解了自己的话了。但是剑心还没有来得及解释,叶星的红莲剑气便已经将剑心包裹住,令剑心的意识逐渐陷入了空白的沉睡状态。

    仅仅是红莲剑气是远远不足以令剑心的剑的杂质淬炼到足以成为仙器的地步。所以,叶星不惜永久地损耗自己紫府心剑中的剑元元力,施展出了比红莲剑气更高一级的四阶六级的朱雀炎华!

    剑心逐渐化为一团流质,在朱雀炎华的灼烧之下,体内本来不多的杂质也逐渐消去,然后,化作了流质的剑心在叶星的意识的作用之下,凝结为剑胚。

    ****6生生造化阵!

    叶星先布置了一个生生造化阵,使得自己的部分功力得以循环使用,然后叶星再取出大五行寂灭灵珠,运劲吸收灵珠之内的五行灵气,依照记载着大五行寂灭灵珠的典籍的记载,在剑心内刻划着出一个五棱十二角的棱柱一般的阵法。

    那是一个仙品二级的仙阵。叶星运转大五行寂灭灵珠,将五个棱角各充满了金木水火土五种元力,再以一块上品六级的珍贵无比的月曜石与华石为转换媒介,将自己体内的剑元元力化作精纯无比的光暗元力,储存在棱柱的上下两个角之中——

    *****2五曜归元;#8226;月双华阵!

    以叶星的最强力量,耗费了近千颗上品三级以上的珍贵七种属的晶石,再加以至精至纯的以叶星的剑元元力转换而成的元力,在阵法的作用之下,于棱柱的中心相互缠绕着,交融着,吞噬着,转化着,不断地挤压着,在仙阵的中心的一点,隐然出现了一点白色的光芒,形成了一股强大而霸气凛然的能量——无属的能量!

    虽然,仅仅有极少的无属能量生成,但是,就凭这一点,剑心已经与神器七级的盘古的开天之斧在同一等级之上了,虽然威力暂时远不能比得上开天之斧,但是只要假以时,最多万余年,剑心达到神器的境界亦不是没有可能!

    然而,这股能量虽然强大,但实在太过细微,细微得有若风中的火苗,随时都会因为能量供给不足而熄灭。叶星虽然有心增强这股火种,然而,叶星以一己之力,同时输出七种属不同的能量岂是易事?若不是叶星不惜损耗自功力,以剑元元力化出朱雀炎华,兼之还有大五行寂灭灵珠帮助,使得叶星的属转换的损耗得以降低到最少的话,叶星早就剑元枯竭,变成一个和普通人无异的凡人了。

    只是,这依旧还不够,叶星太低估这霸道之至的无属能量的无底洞一般的需求了,叶星咬了咬牙,手中剑元一震,以剑元将手中紧握的大五行寂灭灵珠震碎!

    法宝即毁,其中所蕴含的能量自然会释放出来,以仙器级的大五行寂灭灵珠所蕴含的威力,更骤然释放出了一股浩瀚如洋,汹涌如海的巨大无比的能量!此时,生生造化阵的功用便显现出来了,如同漩涡一般,将这一股四下逸散的庞大无比的能量的近半收为己用,汇聚于五曜归元月双华阵当中!

    抛弃灵体……慕容水月仅仅犹豫了一下,便无条件地相信了左浪,即使左浪曾说过连他自己也没有把握施展能完全这个从来没有人尝试过的功法。慕容水月的心中,希望能获得新的生命,新的生活的愿望是如此地强烈。

    左浪除了那些专门对付天劫的法宝之外,上没有带任何的法宝。不过,为散仙的左浪凭着两万多年的修为,仅仅是简单地将手结成一个法印,一股精纯得令绝大部分正宗的仙人撞墙的仙灵之气便布满了慕容水月的周围。

    左浪的方法与叶星的方法有些相似,所不同的是左浪仙灵之气化作七种属的能量之后,并没强行将七种能量融合在一起,而是让七种能量相生,形成了一个奇异的轮回,将七种属各异的能量调和在一起,形成了一种威力仅次与无属能量,但易用却比无属能量好得多的能量——虹。

    与佛祖的神器六级的九品莲台同根同源的虹属

    随着左浪的印诀,慕容水月体内的一个如同太极阵图一般的阵法,七彩光华流转如彩虹。慕容水月在左浪的不惜损耗仙灵之气的帮助之下,刹那间昙花一现地达到了涵虚期。虽然,仅仅是一瞬间,但左浪却抓住了这个机会,连续结出了七七四十九个手印,令虹的能量形成了一个小小的循环,将这股奇异的力量永久地凝结在慕容水月的体内。

    左浪欣慰地一笑,正准备收功之时,体内的仙灵之气却猛然一断——左浪没有料到的是,地球的灵气比起六百年前竟然差了如此之多,左浪的仙灵之气损耗远远超出了叶星的意料,最终导致左浪在最后一步之时,竟然估计失误,没有足够的仙灵之气完成这个虹的循环!

    左浪心中顿时一沉,若在天界,左浪还可以略为停顿一下,待补充到足够的仙灵之气之后再完成这个循环,虽然效果可能会差一点,但是却至少还有挽回的余地。

    然而,地球连天地灵气都少得可怜,何况是仙灵之气!

    左浪心中顿时后悔绝,左浪不曾料到,自己不仅在无意间令水月宫几乎满门遭灭,那时叶星还在封印之中无能为力,至少心里还好过一点,但是,如今,令自己痛苦之至地,自水月宫的最后一个传人,却即将被自己失手毁得形神俱灭!

    左浪疯狂地催动,但干涸的仙灵之气却未能再次挤出哪怕一滴!左浪已经是哭无泪了。

    只是,就在左浪的仙灵之气即将枯竭的时候,左浪猛然感觉到一股狂暴的五行元力汹涌而来,其中更夹杂着一股精纯的仙灵之气!左浪顾不得细想,将仙灵之气拦下了大半,化为自用,终于完成了虹的能量循环!

    不过,叶星这边却没有这么顺利了,叶星的功力远远不如左浪来得深厚,即使有法宝相助,在黑洞一般的阵法的启动能量的吞噬之下,叶星的元力即将接近枯竭,修为狂降不已!

    “你个笨蛋……为什么要这么做!”随着叶星的修为的降低,使得朱雀炎华威力骤减,令剑心也逐渐恢复了一部分意识,怒骂道。

    “这不是你一直以来的心愿么?即使你不说,我跟你出生入死了这么久,我不可能不明白的……”叶星虽然一阵虚弱,但依旧嘿然道。

    “你能让我见识到这个世界我已经心满意足了,你根本不欠我什么!再这样下去有很大的可能会形神俱灭的!”剑心心中一痛,喝阻道。

    “我自然会有分寸的……元力没有了,还可以修炼的,我才修炼半年,不就是达到了化剑期?修为增长太快也并不是什么好事呢……让我再次修炼,感受力量的真谛吧。”叶星顿悟般地一笑,道。

    “你个白痴……不要再骗我了,你以为你的奇遇会再次出现?你以为世上还会有涵虚丹?你现在的状态实在是太危险了!”剑心终于忍不住,含泪道。

    说完,剑心竟然不顾即将完成的阵法,强行将即将成形的阵法拆开,将元力再次渡回叶星的体内!

    “你才是笨蛋!刚才你离你梦想成为的仙器只有一步之遥!难道我的努力就这么白费了吗?”当叶星察觉到剑心的举动的时候,顿时怒不可竭道。

    “什么仙器,什么梦想,我都不要!你才是最重要的……真正的朋友,是不会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朋友死在自己面前的!”剑心怒道。

    “朋友么?我们依旧是朋友……”叶星喃喃。

    一瞬间,两人仿佛意识交融,感动于彼此的友谊之中,再无彼此。

    “错了,你们两个都是白痴……”忽然,一个声音插入道。

    随即,一道仙灵之气与另一股奇异的力量补充了进来,堪堪完成了最后一步,完成了阵法的构建,使得剑心内部的阵法大成,生生造化不息,形成了无属的能量循环,只要不过分消耗的话,绝对不会有枯竭之虞。

    “是师祖么……”叶星感受得到左浪的仙灵之气,令叶星一松,放心地昏了过去,叶星相信这个花痴但却拥有强横力量的师祖能做得到任何事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修真幻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