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三章 何人可诛仙 色心不顾竟流连

    <---凤舞文学网--->    当AUTUMNER忙碌好了一切,离开教堂,回到现实之后,已经是半夜了。--凤-舞-文-学-网--

    AUTUMNER在沙发之上端坐了半晌,才缓步走到了阳台之上,仰望深邃的星空,不由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叶星,真的如同深邃夜空中的夜星一般,是永远无法超越的存在么?自己付出了多少的汗水,却依然不及夜星的后尘?

    AUTUMNER突然感到很累,心俱疲的累。

    “叶星……真的仅仅只修炼了半年不到的人么?”AUTUMNE望着手中的不算薄的一层茧子,喃喃道。

    茧可以以圣光术治愈,但是心中的失落呢?AUTUMNER叹了口气,走进了浴室之中。

    为什么,自己会对胜负,或者说,对于叶星这么在意?难道,是因为……AUTUMNER不愿意去想,也不愿意承认。

    洗,纵使可以消除上的劳累,却不能洗得尽那无尽的落寞。

    浴室雾气氤氲,飘渺的蒸腾烟气,让在浴缸之中的AUTUMNER的眼神愈发显得迷离。远离了其他人,在仅仅有自己的浴室之中,AUTUMNER全然没有了往常的坚强,正抱着膝掩面,颓然而叹。

    当年自己的家族已经没落,根本没有多少特权可言,所以也曾经是在贵族的***里被欺负的对象——只是,自己从小到大,何时曾经服输过?无论面对的对手有多么强大,自己永远不会服输,即使当年比自己力量高出了不知多少的为教皇的保罗试探自己的资质的时候,自己也未曾轻易言败过。也就是因为这一点,自己才会被保罗收为弟子。十余年来,自己苦修未曾松懈过,为的就是让自己的修为更加地强大。而且,自己也确实做到了,在短短十余年之内突飞猛进的修为,让当初所有反对自己的人陷入了沉默,也让自己的家族重新获得了声誉。

    只是,叶星的出现,却将自己最后的骄傲无地击碎,乃至成为了自己永远无法超越的存在。AUTUMNER将全浸入水中,在水中喧闹的声响之中,独自思索着。

    陡然,毫无征兆地,AUTUMNER以其敏锐的第六感感觉到了芒刺在背,那是一种被窥视的感觉。

    AUTUMNER猛然幻化出一件战衣,然后迅速抄起了狂战士之剑,四下警戒着。AUTUMNER一直都是剑不离的,即使入浴亦不例外。

    没有任何人。AUTUMNER从来未曾怀疑过自己的感觉,但是,事实上除非是了达到了龙月那种级数的人,世界上也没有谁能在没有触动AUTUMNER所布置的那些密集的警戒阵法而进入AUTUMNER的家中的。

    然而,就在AUTUMNER就要放松警惕的时候,AUTUMNER的握住狂战士之剑的剑柄的手,却感觉到了温而湿润的触感。

    血,那一定是血。AUTUMNER极为相信自己的触感,几乎瞬间便肯定了那的确是血无疑。只是,AUTUMNER在刚才还擦拭过了狂战士之剑,没可能会有这么多的血的。

    AUTUMNER深吸了口气,看了看狂战士之剑——在剑柄与剑之间,赫然是一个模糊却依稀可辨认的人的头像,而且这个人像还是那种很可恶的口水流淌的色狼的表

    叶星来到罗马已经三天了。自从拜别了保罗之后便一直忙碌着,直到今天才稍微有些空闲,来到了拍卖行的贵宾室之中,观看自己的物品的拍卖。

    由于叶星等人的拍卖物品比较贵重,再加上依然还有一些人对网上的大宗交易存在着顾虑,所以,这次的拍卖会大部分的物品的拍卖都放在现实中举行。

    “三十万!”一个装束看齐来像是刺客的男子再次追加了价格,道。--凤舞文学网--

    “三十五万!”一个年老的骑士咬了咬牙,举牌高声道。

    “三十五万一次,三十五万两次……三十五万三次,成交!”

    随着NPC的一锤敲下,三十五万红晶币已经又到了叶星的晶卡账户之中。

    “一颗中品五级的凝元丹,在国内最多也就是万余而已……在这里居然卖出了三十五万的天价?”叶星望着众人疯抢的局面,不由感叹道。

    其实,叶星若是明白,当《修真幻想》刚刚开始公测的时候,通过走私渠道流传过来的丹药即使再低级至少也要上百万的况的话,叶星就不会这么想了。

    在西方的修炼体系之中,修士的炼体与战士的炼神已经走向了两个极端,惟一弥补的方法就是靠东方的丹药——试想,如果一个魔法师有一个战士的体或是一个战士有魔法师的精神力的话,其实力的提升岂能小看?

    这个拍卖会才举行了两天,但仅仅是丹药与法宝这两项便已经有了上亿红晶币的进账了,还不包括各种功法的授权费与专利费这些需要详谈的项目。

    若按照这种势头,七天之后拍卖会结束之时,巅峰的账目上至少会多上三到五亿了吧?而且,叶星靠贡献度的分红与以个人名义拍卖的高级法宝,进账也不会小于两亿。毕竟,叶星的所掌握的意炼之术的确是太强了,即使拿废品收购部的一块废铁也能炼制成一把中品左右的飞剑,也因为如此,叶星所炼制的打上了星月的标志的法宝,一直是高端的代名词和所有如同雨后笋一般冒出来的仿制产品的最

    其实,这次拍卖之中,获利最多的是慕容水月,由于慕容水月对水月宫的贡献度处于绝对掌控的90%,再加上慕容水月对于这次拍卖的确准备充足,所以,巅峰与水月宫的双重分红之下,慕容水月现在的账目上已经达到了近两亿的数字了。

    叶星知道慕容水月虽然看起来很是淡泊无争,但叶星明白慕容水月其实是很要强的人,一直以来都在为复兴水月宫努力着。所以,叶星很是小心地将利润最高的丹药的市场让出了大半,仅仅在最高端的市场上打下了一个品牌的名气而已,让慕容水月能够实现自己的梦想。

    叶星在拍卖行的VIP房中沏了一壶碧螺,静静地看着银两争先恐后地跳进自己的衣兜。

    就在此时,叶星的的敲门声突然响了起来,叶星深**微一扫描,发现站在门外的赫然AUTUMNER。

    “是AUTUMNER么?请进吧。”叶星微微有些疑惑,AUTUMNER为何还要找自己。

    AUTUMNER的神色很是匆忙,看样子像是刚刚从浴室中出来的样子,上披着的略为凌乱衣服看起来穿得也很是匆忙,遮未遮之下,让屋内平添了不少光。

    有些尴尬地,AUTUMNER自从一进来开始便没有说话,踏着有些凌乱的步伐,神色不宁地坐下,直到将叶星的碧螺牛饮掉大半才稍微缓和了一些。

    叶星对于AUTUMNER的若有若无的色只是一触即离,叶星当然不会天真到认为AUTUMNER是特意来引自己的,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才会令AUTUMNER这么神色不宁。

    “你听说过散仙吗?”果然,AUTUMNER定了定神,语出惊人道。

    叶星点了点头,叶星自然知道,散仙就是那些遭遇劫难失去的人所能达到的最终的境界。即使这些人最终大成修为散仙,也无法凝聚仙体,比起一般的仙人来说差了何止一个档次。但是,在地球没落得厉害的的修真界之中若有一个散仙的话,也足以在地球的修真界之中称王了。

    “我的家族在八百年前还是一个无名的小家族,直到受到了某个散仙的帮助,令我们家族同时出现了七八个大贤者与圣骑士,才能迅速成为影响了整个欧洲的家族。也就是从那时起,我们的家族就世代负担着传承并且守护这把狂战士之剑的任务。”

    同时出现八个大贤者与圣骑士!叶星心中一惊,同时出现八个大贤者与圣骑士,不吝于在修真界同时出现八个分神期的高手,再加上西方的修炼者的水平比起东方来说偏低,在当时的欧洲所造成的轰动可想而知。

    “不过,过去的荣耀始终是过去的……最近的几百年之内,我们的家族没落得很是厉害,家族之中达到贤者境界的唯有父亲一人,若不是老师有意栽培我,让我进入圣骑士团深造的话,家族彻底没落也是迟早的事。不过,这一切,终于在几年前有了转机,家父偶然从家族的一本古籍发现了一段记载,令家族复兴的秘密就在这把狂战士之剑之中,其实,这把剑原本的名称并非狂战士之剑,只不过早年家族为了躲避仇家而将此剑以心炼之术改头换面过了一次,这把剑的原来的名称就叫作天一。”AUTUMNER叹道。

    “天一!古修真界中名列前五的仙器二级的飞剑!”叶星猛然动容道。

    “天一……真的是这把剑么?”叶星下意识地以神**探察了一下AUTUMNER旁的那把剑,却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波动,看起来不过是一把普通的巨剑而已。

    “这也正是这次我来找你的原因,这把剑被一种奇特的封印的手法封印住了。”AUTUMNER解释道。

    “那你应该去找龙月师伯,只要还是地球上的功法,我师伯都应该能破解的。为什么要来找我?”叶星有些疑惑道。

    “我我曾经问过龙月前辈,但龙月前辈也无法破解。直到昨天,被你与龙月前辈交战时散逸的劲气侵入天一剑之时,我才发现了封印竟然然有了松动的迹象,虽然仅仅维持了几分钟,但也足以让我发现,里面封印的,居然是一个人。”

    AUTUMNER微微有些脸红地将不久前发生在浴室之中的一幕重述了一遍,不过,虽然AUTUMNER有着一半的东方的血统,但自小生于观**较为开放西方的AUTUMNER对此倒是看看得开,没有太过尴尬。

    “难道,里面封印的是一个散仙?”叶星却顾不得这些,叶星在AUTUMNER的叙述中已经明白了些大概,问道。

    “对,没错,我还与他说过了几句……时间太紧迫了,他指名让我来找你,所以,我便冒昧来访了。”AUTUMNER说道。

    “为什么是我?难道我有什么特别么?”叶星惊异之余,亦颇为好奇道。

    “我也不知道……对了,那个散仙的的名字叫做左浪。”AUTUMNER似是想起了什么,道。

    “左浪!”叶星无法掩饰自己的惊讶,霍然站起,喃喃道。

    叶星对于从慕容水月处得到影佩的内容印象十分深刻,不仅是因为这块影佩所造成的水月宫的灭门,更是因为那块影佩里面记载的乱七八糟的古怪的东西。若不是这块影佩还有着一丝若有若无的仙气的话,叶星都怀疑这块影佩是否是千影门的哪个弟子的恶作剧了,毕竟,有哪个仙人会这么不务正业?

    而现在,叶星此刻终于明白,这一丝仙气并非是仙人所留下的,而是左浪,这个为叶星的师门前辈的散仙所留下的。由此也不难推出,这个封印的阵法正是左浪布置下来的,解除的方法自然需要千影门的剑元,而在前几天,叶星与龙月比斗之时无意中散逸的剑元,正好将这个年久的封印打开了一丝缝隙!

    本来,左浪应该有足够的时间脱的,但是……由于左浪贪图观看AUTUMNER入浴之时的色,竟然不顾死活地留在了天一剑之中,差点因为阵法重新恢复而失去了这个千载难逢的解脱的机会……若不是AUTUMNER的感觉够敏锐的话,恐怕左浪不知还要沉睡多久……叶星心中默默为自己有这么一个师门前长辈而耻辱着。

    “你认识左浪么?”AUTUMNER对于叶星是否能认识一个几百年前就被封印的散仙并不太确定。

    “左浪……正是我师门的前辈。不过,我也不肯定,是不是因为师门中的功法才能将天一的封印解除……事不宜迟,让我来试一下吧。”叶星借机转移了话题,道。

    叶星接过了天一,神**仔细搜索着,在AUTUMNER的指点之下,果然发现了一个极难察觉的隐蔽得十分巧妙封印的仙阵。叶星将自己的剑元透了一丝进去。果然,那个封印阵法竟然有了一丝反应,开始出现了松动的迹象,但片刻之后便恢复了。

    叶星强忍住心中的惊喜,将输入的剑元逐步增加,与阵法的回复对峙着,虽然缓慢,但却十分有效地将这个封印仙阵逐渐化解掉。

    随着时间的过去,叶星的疑惑也逐渐增加,阵法已经被化解了大半,按道理阵法应该已经没有封印作用了……要知道,昨天的场战斗不过是剑元的无意侵入而把封印阵法打开了一条小小的裂缝,就足以令左浪现了。而现在,左浪却没有任何动静?

    “哇……你个笨蛋,千影门的弟子没有我的教导难道都变笨了么?难道没有看出老子是为了逃避天劫而故意躲进去的么?”

    陡然,叶星感到眼睛一花,随着一道金光闪过,一个俊美的少年已经出现在他的旁,指着叶星的鼻子大骂道。

    “天劫……躲避天劫?况且,你不是让AUTUMNER找我么?”叶星还没有反应过来,喃喃道。

    “对,我是让她找你,让她找你算账!居然破坏了我的封印结界。我好不容易躲过了十七次天劫……居然要毁在你小子手上,惨了,天劫的雷云恐怕已经感觉到我的气息了,现在跑已经来不及了……躲了这么久,修炼至今,恐怕这次最好的结果也就是重伤,让我们一起被天劫劈死吧……唉,能有这么漂亮的一个美女陪葬,我左浪也算够本了。说起来,还真要感谢你们家族守护了我这么多年呢,让我在渡劫的时候有被天界那群家伙发现。”左浪横了叶星一眼,然后望向了AUTUMNER,深深地叹息道。

    “十七次天劫?六百年一劫,那师祖岂不是有了万余岁了?”叶星难以相信地望着左浪,惊讶道。

    “没错……从成为散仙至今,已经度过了十七次天劫……再加上躲躲藏藏的时间,大概差不多是两万岁吧。你师祖比我更厉害,已经渡过了二十一次天劫,不过在最后一次渡劫的时候差点死翘翘而已……不过,我也差不多了。”左浪的最后一句虽然已经很小声,但依然还是让叶星听到了。

    “前辈……先不用慌张,听我解释一下好么,现在已经没有天劫了,况且,就算有天劫,也有不会劈到这里。”叶星干咳了一声,定了定神,道。

    “没有天劫?对了……这好像是一个结界……很巨大的结界,而且有神器的气息。”左浪呆了一下,脸上的惊讶之色一闪而过,道。

    “没错……现在仙界正和黑魔界交战之中,已经自顾不暇了,还有什么心思来降劫?”叶星解释道。

    “什么?黑魔界?天哪……我的思思还在天界那里呢……”左浪的形猛然一僵,惨号一声,道。

    叶星还没有反应过来,左浪便已经一个瞬移闪了出去,唯有留下逐渐淡化的形。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修真幻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