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九章 仙酿玉清液 同是酒中痴狂者

    <---凤舞文学网--->    时间弹指而去。--凤舞文学网--

    就有如上班打卡一般,叶星每天都例行地到得月楼用早膳,膳食完毕之后再去与人比武。

    本来,以叶星的修为,已经无须进食了。然而,当某次叶星遇到神行,并被神行硬拉这品尝了一下神行从密山的金线弥猴手中千辛万苦抢来的上品三级的猴儿酒之后,叶星发现自己无可救药地喜欢上了酒。

    于是,得月楼从此成为叶星每必去的地方,毕竟,这里的酒虽然比不上神行的猴儿酒,但却是百年的酿酒世家的作品,并非一般的凡酿。

    今亦无例外,由于酒店是得到报的最好场所,所以叶星没有选择包厢,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

    叶星刚刚小酌几杯,却见旁金光闪过,下一刻,叶月已经出现在叶星面前,叶月拿起酒杯,连尽几杯才罢手。

    “咦?老姐……今天你怎么这么有空?”叶星讶然道。

    “哼,我是被剑心的……而且,你还好意思说,你还记得上次你推荐的那几个人,说是要帮我分担帮务的么?”叶月问道。

    “对啊……他们都有过管理的经验……好几个还是MBA毕业的呢……”叶星道。

    “他们的对于管理是很有经验没错,不过……你知道他们那的眼神有多可恶?”叶月气道。

    “这说明你魅力高啊!而且,以现在巅峰的产业来说,当上我姐夫,人生至少少奋斗二十年啊……”叶星狂笑道。

    “你还说呢……上次我不是跟你说过限你在一个月内找一个女朋友给我么?不过,你看看你,整天打来打去的……”叶月责道。

    “你以为我更很想么?不要忘了……我门曾经给那头巨龟改造过呢,连带着体内也带有那个制造巨龟的龙战师兄的好战之了,所以,我现是被感染好战之了呢……”叶星无奈道。

    “倒是老姐你近来的修为一点也没有精进呢……我最近看到你在综合实力排行榜上从六百多名下降了到了八百多名了呢……”叶星叹道。

    “他们的实力强过我是没错,可是……你以为,排在我前面的八百多人他们有谁敢动我?叶月反驳道。

    叶星一时无语。

    即使是有人功力远高于叶月,但谁敢动巅峰的副帮主?

    不说颠峰的帮众已达三十多万,便单单是说叶月的师伯龙月,修真界也没有谁敢正面惹他。--凤-舞-文-学-网--

    “哼!你别想转移话题呢,再宽限你一个月,一定要找到一个女朋友来见我!”叶星见叶月想以沉默来逃避,道。

    “可是……你也知道我的眼界太高了,除非是达到老姐这种水平,不然不看不上的啊……”叶星又以老招数拍马匹道。

    叶星大感吃不消,又不敢在叶月面前逃走——叶月可是掌管着城中传送阵的最高的权限的呢……

    “这招已经不灵了……谁叫你叫他们来帮我的?天天听得我都烦了,现在马强了不少呢……好吧,我老弟的女朋友至少也要和我一样的这句话我同意,这块紫晶水月令你就拿去吧,有了这块紫晶水月令,你能就进入水月宫,任意游览了……”叶月先是嗤之以鼻,后来脸上却是露出了笑容,道。

    叶星还没有反应过来,四周已经响起了一片咽口水的声音。

    紫晶水月令!

    拥有了这块令牌,就能进入号称秀色宫的水月宫之内,任意游览!

    叶星心境修为还算比较高,所以并没有觉得什么,但是……旁边的众人已经在盘算着如何能够得到心不在焉的叶星的紫晶水月令,或偷或抢或蒙或拐或骗,不一而足。

    “至于么……不过就是能随意出入水月宫而已。”叶星察觉到四周的异样,喃喃道。

    “当你少年的血已经消去,你就永远不会明白他们的感觉了……正所谓‘秀色兮可望而不可餐,美人兮可观而不可玩’者,人生之悲哀也。”一名男子走了过来,道。

    叶星闻声望去,却见到了几乎是世界上最完美的男子。

    即使是米开朗吉罗或是达芬#8226;奇乃至阎立本之类的艺术大师,也无法将这男子的形象完全附诸于纸石等死物之上,那是属于一种生命的极限之美。

    那男子的眼神蔚蓝而深邃如海洋,拔而高达如青松。上所穿的青衣,那种青,如同大雨过后的晴天——所谓的雨过天青的那种震撼人心的青色不过如此。

    叶星正要开口询问那人的姓名,然而那人却抢先了一步。

    “战狂兄,时辰不早了呢……昨你我约定于今晨见一战,莫要爽约啊……”那青衣男子道。

    “我叫剑狂……你说与我约战今便可。”那男子传音道。

    “啊……对对对,我差点忘剑狂兄之邀了……”叶星正奇怪自己并没有见过这男子,但听见男子的传音,顿时明白。

    “我们快点去吧,可能那些观众都等不及了呢……”叶星说完,起走。

    “无妨,还有时间。”那青衣男子却突然道。

    叶星正在疑惑那男子的突然转变,却见男子拿出一个酒坛出来,所有疑虑顿时作烟云而散。

    “酒液翠绿如玉,其味服香气浓郁,更兼之无自沸……莫非,这就是以修真界七大灵药之一的玉膏酿造而成的玉清液?”叶星动容道。

    “战狂兄真是好眼力!昨在下途经密山,偶遇玉膏滴泉,兼之守护兽相距滴泉甚远,所以我便想趁守护兽不备,盗他一瓶玉膏出来……可惜,那泉眼的玉膏产量着实少了点,用之炼丹太少,不过……用之于酿酒倒是绰绰有余了。”剑狂笑道。

    “如此甚好,我便受之不恭了……”叶星食指大动,兴奋道。

    “但饮无妨。”剑狂道。

    “且慢,如此美酒,海饮岂非暴殄天物?不如我们行个酒令吧。”叶星拿这杯子,忽然道。

    “酒令?如此甚合风雅,可但行无误,只是……却不知以何为题是好?”剑狂一愣,脸上浮起一丝笑意,道。

    “那么……我们便以美女佳人为题吧,两句前后须为叠词……唉,我见美酒便不能自已,还是令我便讨个便宜,让我先出吧,”叶星将手中酒液一饮而尽,道。

    “但出无妨。”剑狂道。

    “翩翩裙带何采采!脉脉秋波甚灼灼。”叶星斟酌片刻,道。

    “好一个裙带翩翩!这位,应该是巅峰的副帮主星月吧?为了我的酒令,也只得唐突佳人,以美人入诗了。”剑狂望了望叶月头上被当作发髻用的沉月剑,脸上露出惊异之色,思量片刻,道。

    “纤纤细步频顾顾,涓涓秀发髻峨峨。”剑狂吟道。

    “好一个涓涓……秀发如水而涓涓……不过,老姐,沉月那家伙也太害羞了吧,居然用你的秀发把自己层层裹了起来……为了逃避那把色剑?”叶星狂笑道。

    “哼……你们都欺负我?我也要来……”叶月嗔道。

    “萧萧战马戟森森,炯炯窘迷离裙摺摺……”叶月想了一下,面红耳赤道。

    叶星思量片刻,愣是没有想出叶月这“深奥”的诗句。

    叶星与剑狂两人互视一眼之后,没有说话。

    “唉……我就知道我写的不好呢,早知道就不凑这个闹了……”叶月叹道。

    “不……不,你写得很好……《诗经#8226;小雅#8226;车攻》有云‘萧萧马鸣’,尾句迷离应该是木兰诗中的‘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吧,花木兰虽然并无其美貌的记载,然而,花木兰倒也真乃女中豪杰,不逊西子王嫱呢。”剑狂艰涩地说道。

    叶月闻言惊异地望了战狂一眼——这样也能猜中?

    不过,经此之后,叶月不对战狂的好感更上一层了。

    “来来……我们继续……”叶星按捺不住酒瘾,打破了沉默,道。

    ……

    如此几番来回之后,本已不多的玉清液已经见底。

    “问柳兄,时候已经到了呢……我们去比武场吧。”剑狂起道。

    “嘿……果然是仙酿,居然能令我有些醉意呢……不过无妨,这些许醉意算不得什么,我们去吧。”叶星此时已经有了些许醉意,顺水推舟道。

    “那好……我们比武场见。”剑狂露出一丝笑意,道。

    说完,剑狂便御剑而去。叶星也启动了瞬移阵法,直追剑狂。

    “真是个有意思的人呢……”叶月品味着最后一杯玉清液,脸色砣红道。

    不知,这是天边的晚霞所染,或者是不胜酒力?甚至是怀之动?

    这些女子的心思,唯有叶月自知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修真幻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