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 拔刀非我意 我本天涯伤心客

    <---凤舞文学网--->    “既然不能一步登天,那么,自己从最低级的山狗打起总可以了吧?即使是自己再不懂,胡乱挥拳之下也能把那些可怜的筑基初期的山狗蹂躏而死。--凤舞文学网--”叶星忘了望前方的山狗,叹了口气,道。

    或许是叶星的运气不错,打了不过十多分钟,便爆出了一把凡品五级的飞剑,和一块记载着凡品三级的修真基础御剑法的玉简。

    “御剑!以气御剑,取敌首级于千里之外!”叶星心中一喜,快步走去捡起玉简,眼前顿时浮现出心目之中的剑侠的形象。

    仗剑而行叶星当下按照系统的提示,握住玉简,用心感悟。

    叶星只觉心神一阵恍惚,眼前凭空出现许多似懂非懂光华流转的文字,宛若夜空中盛开的焰火,别有一番奇妙的意境在其中。

    当一切光华散尽之后,系统提示道:

    >叶星|领悟御剑术初级

    叶星手中的玉简化作满天的粉尘,随风而散,叶星意**一动,斜插在地的飞剑竟然随着叶星的意**腾空而起,插在不远处的树干之上。

    叶星觉得自己心中似乎多了些什么,不过若是让叶星说出来的话,却又偏偏说不出来。

    “一个功法只能用一次?游戏公司还真是诈啊,想用了就交易都不可以呢……”

    叶星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手中却是没有闲着,依照玉简所教的御剑法诀,连续掐出了几个手印,施出这本无名剑诀中唯一的一招。

    “御剑术!”一道剑光迅若火石一般,连续穿过几颗几人合抱的大树,然后……传来一声惨叫。

    下一刻,叶月便来到了叶星的面前,手中抓着的正是叶星的飞剑。

    “老姐?这你都能找得到我?”叶星惊讶道。

    “看你能往哪跑?带我练级啊……别跑那么快!唔?这把飞剑不错啊?想不想和我去打黑石蟾蜍王啊?爆出的飞剑绝对比这把好的。”叶月看了看手中的飞剑,眼中发光道。

    叶星心知不妙,惨叫一声,拔腿就跑。以两人的修为要去挑战结丹初期的黑石蟾蜍王,绝对是有死无生的结局,叶月想死,自己还不想死……天知道这个游戏的死亡的拟真度有多少?

    “你跑不掉的……难道,你不知道连号的游戏控制器可以申请侣绑定的么?嘿嘿……我看你往哪跑?定心期啊……现在那些新玩家有谁这么高?趁现在还是暴利的时候快快练级打BOSS卖装备赚初期的暴利啊……”叶月仿佛看到了自己冲上排行榜的曙光,望着叶星消失的方向,嘿然道。

    叶星狂奔数十里之后,发觉已经跑到了东海的海边的地图,四处查看了以下之后发觉这里一般多是旋照期的怪物,虽然还不能对叶星造成太大的威胁,但也足以让叶星不能如先前一般纵横自如了。

    不过,打新手区那些低级怪物所得到的经验与装备和这里根本就是小巫见大巫,所以,叶星也乐得在这继续奋战下去。--凤-舞-文-学-网--

    叶星从正当空一直打到落西山,心中颇是有了几分厌倦的时候,却听系统叮的一声,提示道:

    “您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定心后期,必须突破瓶颈,修为才能继续增长。”

    “瓶颈?如何能够突破瓶颈?”叶星好奇地问道。

    “瓶颈的突破纯属机缘巧合——或是激战,或是顿悟,或是生死。”系统没有提示得太多,那声音便渐弱而去。

    “靠……太不负责任了吧?这样也可以?”叶星愤然道。

    叶星无奈,兼之连续战斗之下真元与血量将尽,所以便盘膝坐在一处寂静的海滩之上,手持打怪爆出的醇酒,看那潮起潮落,残阳如血,归鸟投林,心中似有所悟,所有不快一扫而尽。

    东海自古多海市蜃楼,在游戏之中,为了抢眼球,出现的频率更是比便密还频繁,而且,那景象还五花八门无所不有,刚才,问柳竟然看到了美女出浴的海市蜃楼……差点把狂饮的问柳被酒呛死。

    还好,如今只是龙起龙腾,万龙舞空的正派的海市蜃楼而已。

    “咦?这海市蜃楼还真实的么,连海水都被……”问柳没有继续说下去,海市蜃楼岂能影响海面?

    果然,那“海市蜃楼”竟然渐渐靠近自己所在的沙滩,其中更有一条金龙被震飞,竟然飞到问柳处,一头撞在沙滩上。幸好,问柳见势不妙,在那条龙冲出来之时,已经作好逃跑的准备,方才逃过一劫。

    待满天飞沙消失之后,几乎全都被埋在沙里的问柳却见到两人站在沙滩之上,一人手持光剑,另一人拿着一把刀,就那么站在那里,以传说中高手常见的POSE对峙着。

    “负千影门的万道天龙灭、太上自然门的御空神舞、苍龙门的葬龙诀三派的顶尖功法……难道,你就是龙行?”持刀者问道。

    “我是谁,对胜负有什么影响么?难道……你要找我签名?”持剑者嘿然,一副吃定了包龙涛的模样,道。

    “哈哈,说得好,但是,道门第一散修——龙行前辈,一个堂堂分神后期的人物,却来欺负我这个比你成名晚了这么久的仅仅是出窍初期的灭空刀包龙涛,若是传了出去……”包龙涛语气之中早已没有先前的嚣张。

    “你还记得两年前,东海海滨的那个渔村么?你仅仅是为了他们无意中得到的一颗玄金珍珠,竟然引动海啸,将整个渔村淹没!”龙行收起笑容,以剑尖遥指包龙涛道。

    “你莫要血口喷人!凭我足以掀起一场威力巨大海啸么?即使是大罗金仙,也无法阻止那里的海底的火山的爆发!”包龙涛脸上的惊惶一闪而没,道。

    “证据确凿,你还想抵赖么?虽然那些渔民冥冥之间自有天命,不过,你却因为私心而不去通知他们!如若不然,他们至少可以逃离大半的。”龙行脸色冷峻道。

    “即使这样,师门也自有处罚,还轮不到你这个无门无派的散修来管……什么时候,修真界的第一散修居然管起这种闲事了?你不是曾经说过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么?”包龙涛的语气已见犹豫,道。

    只是,龙行并没有给包龙涛犹豫的机会,仅仅是一阵犹豫,便奠定了包龙涛的败局。

    “战斗之中,岂容分神?看招!”语罢,龙行剑化无形,只见龙行化为一道残影,卷起沙滩上细柔的沙子,袭向包龙涛。

    问柳没有明白这道残影的意义,只是,远在数十丈之外的问柳却清清楚楚地感觉到,那被吹飞的沙子,此时却是如同子弹一般,触肤生疼!

    “千影剑!你达到了合体期?!”包龙涛却是十分清楚这个残影的意义,以至于出口惊呼。

    “没错,剑化无形,千手千心千影剑!”龙行声音杳如黄鹤,道。

    没有给包龙涛太多的时间惊讶,只那么一眨眼的时间,沙滩上竟然凭空出现上百个龙行,各自以不同的剑招,一同袭向包龙涛!

    剑气纵横,黄沙纷飞。

    不过弹指之间,就已经决定了包龙涛的命运。只是,和现实中不同,包龙涛没有元婴出窍或是肢解——这毕竟是在游戏当中,只是化作一道白光,缓缓消失而已。

    然而,代表死亡的白光并没有完全消失的时候,包龙涛的体却变成了逐渐淡化的半透明状态。

    “等等……我的,你居然在本体旁?居然同时出现在虚幻与现世两界?”包龙涛的声音逐渐减小,以虚弱的声音问道。

    “没错,我堂堂合体期的龙行,同时拥有元婴与心剑,相当于两个元婴,自然可以分神,化为二了。下次顺便提醒你一下,以后上《修真幻想》的时候,记得用代理IP,这样的话我就不能找到你的真了……不要忘了,《修真幻想》是基于P2P技术的,要追查你的IP轻而易举。不过,你罪不致死,我现在只是暂时锢了你的元婴而已。”龙行淡然道。

    “千手千心千影剑!哈哈……想不到,你竟然练成了千手千心千影剑,这次你的那些仇人只能只求多福了吧……”包龙涛的声音逐渐变小,直至消失在晚霞之中。

    “我本不该管这些闲事的的……不过,你千不该万不该毁掉那个渔村,那可是她最后的血脉了……”龙行望着天边的海市,低叹道。

    “何方朋友,何不现一见?”龙行忽然感觉到了一阵轻微的能量波动,故出声道。

    龙行早就发现有人在观战,虽然只是一个刚刚踏入修真界的后辈而已,但是,用出尚未完全熟练的千手千心千影剑之后,如今自己的体内的真元已是贼去楼空,更因为刚才的全力一击引发旧伤,以现在的自己想收拾一个初入修真界的小子,恐怕也要费一番功夫。况且,想杀自己的人扮猪吃老虎来降低自己警惕的人也不是没有出现过,自然要多加小心。

    “不是我不想出来见你……而是,大叔,你踩到我了……”被埋在沙子中的问柳咳嗽道。

    龙行急忙低下子,却看到自己踩在了被埋在沙子里的那个人的上……龙行一边心中暗叹没有真元之后,神**的感应果然大大地下降,连近在脚下的人都无法发现,一边以真元力拂去脚下那个人上的沙子。

    问柳还是第一次看到传说中的古修真者,而且还是那种看起来很厉害的那一种,脸憋得通红,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

    龙行却是暗暗吃惊,这人的脸憋得这么红,莫非是什么新的功法不成?当下暗暗运起所剩无几的真元,小心地戒备者。

    “我……我想请你签个名可以不?”问柳憋了半天,愣是没好意思说出“我想拜你为师”“请收下徒儿”这等话出来……

    龙行闻言真元顿时一泻,差点真元逆转,走火入魔……望了望叶星真诚的脸,龙行苦笑着,当下便要从储物戒指中随便拿出一块玉简,刻上自己的名字。

    “哼,堂修真界第一散修龙行,居然会给一个毛头小子签名?传出去不知人家会怎么想?”一个声音从沙滩旁的树林中传出,冷笑道。

    “那又如何?堂堂的修真界道门领袖龙月都去抢幼儿园的小朋友的棒棒糖呢……”龙行脸色平静,随手拿出一块玉简,胡乱以神**刻上刚劲的“龙行”两字,便抛给了问柳。

    虽然龙行表面上看起来神色不变,然而,龙行心中却是骇然之至——以来人的功力,就算是自己的全盛时期,若是想收拾他还得费一番功夫!何况,刚才自己为了给包龙涛一个下马威而用出了还不甚熟练的千手千心千影剑,如今的真元不过回复了五、六成而已,如何能与那人相斗?

    比生死,面子算何物?自己又不是那些道貌岸然的君子,龙行从来对面子不屑一顾。

    龙行当下背手暗掐地遁术,仅余一成真元用以幻影以迷惑敌人,真却是准备遁入沙中远去!

    “想逃?没门——定术!”那人冲出树林,指化印诀,遥遥指向龙行的真

    “我道是谁,原来是茅山派的茅霸——修真界中人称雁过拔毛的茅霸啊,怪不得这么鬼鬼祟祟地用奇门遁甲隐偷窥,想来你平时偷窥女子洗澡用得炉火纯青了,才让我一时不察,竟然没有发现你这个变态偷窥狂。”龙行虽然动弹不得,但嘴上却依然不饶人。

    这只是在网游中而已,即使死了又如何?

    龙行忽然很感谢这个创造出《修真幻想》的人——自己以后,再也不需要提心吊胆地预防与仇家一战疲力尽之时出现了,自己完全无所顾及地与人战斗,而不用担心自己是否能够逃脱。

    “哼……想不到你竟然会用多级代理服务器隐藏自己的IP,令我找不到你现实中的地址——但是,有朝一,我一定会亲手杀了你的!”茅霸一剑将龙行送回复活点,恨恨道。

    然后,茅霸丝毫没有理会站在一旁的问柳,径直风遁而去。

    “这……就是修真界?”问柳手中握着刚才龙行给的玉简,茫然道。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修真幻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