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集 第十五章 轻松?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我吃西红柿 书名:寸芒
    第六集第十五章轻松?

    李杨看着面色难看地上清宫一行人,却微微一笑。

    那蜀山剑派不知道为何,跑来和星极宗商议,共同对付这上清宫。过去,虽然蜀山剑派和星极宗关系很好,但是蜀山剑派却没有怎么直接对付上清宫,现在却来和星极宗这般商量,这让李杨有点疑惑。

    “管他蜀山剑派什么心思?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蜀山剑派对于上清宫也没有什么好意。”李杨心中冷笑。

    项羽道:“蜀山剑派和上清宫本来关系就不算好,可是这么多年以来,却一直没有过翻脸,此次决定翻脸,肯定是有原因的!”

    李杨心中也赞同,可是他一直就想不到是什么原因。

    玉明真人看着金剑尊者,蓦地冷笑道:“金剑,你果然够决绝的,行,这一仗算是你赢了。我上清宫和你蜀山剑派也算是完全对立了,今的仇怨暂且放下,一切等到……”

    玉明真人显然看穿了,这金剑尊者现在就是拉拢星极宗,那神剑紫电即将出世,一旦出世,整个昆仑仙境都将争夺,到时候,星极宗如此大势力,必定是强有力的臂助。

    金剑尊者淡笑道:“玉明,不必生气,过去我蜀山剑派虽然没有和你上清宫完全对立,但是也没有如何好过。今对立就对立,我蜀山剑派和星极宗同气连枝,你惹我们任何一宗。就是惹我们两宗派。”忽然,金剑尊者疑问道,“玉明,今天你不会想当场动手吧,如果动手,我们奉陪。”

    玉明真人看了一眼金剑尊者,又看了看幻光真人甚至于正在闭目养神的逍遥散人。冷哼一声,喝斥道:“我们走!”

    被着人家当着数万修仙者地面撵。自己如果都不走,玉明真人可还真的没有那么不要脸皮。

    “大长老,就这么走了?”曾升有点气愤难平地说道,说着还掉过头来,狠狠地瞪了李杨一眼,李杨迎接他的却是微笑。

    玉明真人低声训斥道:“不走?在这让数万人看笑话么?你还没有看出来么,这蜀山剑派和星极宗早就预计好了。就是等我们来,好好羞辱我们一番的。哼,蜀山剑派也够狠,神剑出世也快了,他们也不在乎和我们直接翻脸了,反正到了神剑出世,还是要翻脸。走,一切等到神剑出世再谈。现在他们得意。等到神剑出世的时候,我们一并找回来。”

    曾升顿时心中完全了然,暗中强忍一口气,点了点头。

    上清宫近百人就这么灰溜溜地御空而去,在场数万修仙者不少人都发出了爽朗的笑声,看到嚣张高傲的上清宫人马吃鳖。他们也很是爽快地。

    ****

    李杨看着上清宫人离开,便转走到了自己义父逍遥散人的旁边,盘膝坐下。

    逍遥散人此时完全将自己状态调整到了最佳状态,散仙第九次天劫,古来,还没有人能够靠自己实力度过,他到底有何神秘之处?义父会不会有什么危险呢?

    即使自己义父有了五颗荇灵丹(李杨将自己地三颗也放在了逍遥散人上),即使如此,李杨总还有点不放心。

    逍遥散人微闭的双眼慢慢睁开,慈祥地看着李杨。

    “李杨啊。你心中似乎有点不安呢!”逍遥散人一眼看穿了李杨此时心中担心。

    李杨微微一笑。努力做出心中安心的模样,道:“没有什么。只是对于这散仙第九次天劫有点疑惑,他到底有多么大的威力?第七次天劫是前次的四倍,第八次是前次的八倍,那第九次天劫呢?难道十六倍?”

    逍遥散人想了想,摇头道:“不,凡人界历史上度过第八次天劫的成千上万,如果是第八次天劫地十六倍威力,虽然艰难,但是还不至于一个人都没有度过,在我看来,这第九次散仙天劫定有他的不同寻常之处。”

    李杨也微微点头。

    “不过别担心,天劫之所以是天劫,那是考验人而已,不管如何,总有一线生机,绝对不可能让渡劫之人没有任何希望。义父如此实力都不度过,那就是老天不公了,而且义父还有自己的两颗荇灵丹,以及李杨你放在我边的三颗,李杨,你放心吧。现在天开始黑了,等明天上午,天劫就要到来了。现在你也休息吧。”

    “好,义父我去休息了!”

    李杨不想打搅自己义父,起离开,到了幻光真人他们那边开始休息。

    天黑了。

    满天星斗,璀璨炫目,可观礼的修仙者一个个都安静的静坐着,所有人都非常自觉地不打搅逍遥散人休息,明天将是昆仑仙境历史上第一次有人度第九次散仙天劫。

    李杨盘膝而坐,闭眼养

    可是心中总是安静不下来,索睁开眼睛看着满天星斗,静等着黎明的到来。

    ……

    天空中,星斗慢慢消失,天空慢慢亮了起来。

    所有的修仙者都睁开了眼睛,他们知道,天劫很快就会到来地。

    数万修仙者就这么等着……

    忽然——

    起风了,

    先是微风,后是旋风,再则就是狂风,狂风飞沙走石,所有修仙者一个个都运功于眼睛,仔细看着眼前一切。

    天空中的云朵也仿佛被风儿吹得远远的,一朵朵地云朵消散在天空。天空一片蔚蓝,但是转瞬,颜色开始变化,慢慢地从蔚蓝之色变成黑暗之色,甚至从天边开始产生红色的云朵,红色的云朵从天际开始,从中央聚集。短短几个呼吸。整个天空都布满了无边地红色云朵。

    静坐在中央的逍遥散人蓦地睁开了眼睛,慢慢地站了起来。昂首看着天空,犹如孤傲冰山,狂风不能撼动丝毫。

    李杨看着远处正中央静待天劫而来的义父,又看着漫天地红云,心中着急。

    “这散仙第九次天劫到底是什么样的天劫?”李杨心中有点担心,可惜他实力太弱,这种层次地天劫。他是帮不上丝毫忙的,所以只能看着干着急。

    “冷静一点,李杨,不要担心,你义父地实力本霸王清楚,你要相信你义父。这第九次散仙天劫如何厉害,继续看下去就知道了。”项羽当即对李杨道。

    李杨点了点头。

    站在李杨一旁的幻光真人拍了拍李杨肩膀,鼓励地笑了笑。李杨似乎心中也轻松一些,也笑了笑,旋即爷孙俩都看向中央正在渡劫的逍遥散人。

    “轰!”“轰!”“轰!”“轰!”

    巨大的轰鸣声犹如天雷炸响,只见天空中地红色云朵不断轰炸,多多闪电从中闪现,但是即使如此。却仍然没有开始攻击逍遥散人,此刻劫云还没有形成呢。

    随着轰炸声地越来越剧烈,红色云朵范围开始从中央聚集,颜色也开始慢慢变化,慢慢变成紫色劫云,但是轰炸声依旧密集,紫色劫云继续缩小。

    轰炸声最后密集到一个恐怖地步。

    闪电甚至电穿了空气,让大地上地修仙者都心中战栗。

    “呼呼~~~”

    轰炸声瞬间消失,却响起了阵阵风呼声,只见天空中有一磨盘大小的黑色劫云。这团黑色劫云显得很是弱小。就那么地旋转,没有惊天地气势。也没有什么天雷轰响。

    但是逍遥散人这时候动了。

    只见逍遥散人双手结出万千手印诀,形成了道道制,强大的仙元力犹如不要钱的水一般疯狂使用,逍遥散人心神强大,甚至达到仙君前期,心神强大代表吸收天地灵气的速度快的吓人,他的恢复速度是同级高手的数十倍甚至百倍,他根本不在乎这么点消耗。

    “义父布置制的速度果然恐怖,不,这些制?”

    李杨忽然眼睛一亮。

    “是地,你义父的制竟然形成了一个大阵,了不得啊,竟然用制形成大阵,让那么多制合起来形成大阵,这大阵的威力应该不小!”项羽也惊叹道。

    他又怎么知道,这是逍遥散人这段时间研究《天衍秘卷》第三卷的一些感悟,从而才当场弄出来的。

    李杨心中顿时对自己义父信心又提高了。

    “咻!”

    犹如利箭一样的声音响起,那磨盘大小旋转地黑云放出一条紫色的手臂粗细的闪电,直接轰向了逍遥散人,但是包括逍遥散人在内,没有人注意到,这紫色的闪电中蕴含着一道极为细,仿佛头发细的青色闪电。

    是的,手臂粗细的紫色闪电中,还蕴含着头发细的青色闪电。

    “轰!”

    强大的天雷狠狠地砸在了逍遥散人布置的防御大阵之前,仅仅瞬间,大阵便直接被摧毁,但是同样,天雷威力也减到大半,毕竟那大阵威力也是非同小可。

    李杨全神贯注着这一切。

    “噗!”

    忽然,令李杨震惊恐惧地事发生了,逍遥散人忽然体一颤,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但是仍然抵挡住了第一道天雷。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怎么第一道天雷就吐血?怎么可能,到底怎么回事,义父会不会出现危险?”李杨心中担心了。

    天劫地天雷,几乎所有修真者都知道,第一道天雷威力最弱,最后一道天雷最强,至于一次天劫有几次天雷攻击,这比较难说,有人三次,有人六次,有人九次,这就看运气人品了。

    “哈哈,哈哈,我明白了,我终于明白了,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

    蓦地,逍遥散人爽朗的大笑声响彻整个平原,所有人都不知道这逍遥散人在笑什么,第一次天雷就受伤,第二次第三次那还了得?

    “义父在笑什么,他明白了什么?”

    李杨心中也有点疑惑,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听到义父那爽朗地笑声,心中却平静了许多,或许是因为他感受到了逍遥散人大笑声中的极度自信吧。

    “轰!”

    又一道紫色天雷,比刚才的闪电更加粗,其中蕴含的一丝青色闪电依旧存在。

    显然,这一道天雷威力比刚才更加大。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上一次比较弱的天雷,逍遥散人都受伤了,那这威力更加大的天雷呢?

    “轰!”

    逍遥散人站在中央,甚至连防御阵法制都没有使用,滔天的仙元力澎湃,形成极为密集护罩。一道青黑色的护战甲出现了上,战甲中闪动着血色的光芒。而仙元力形成的护罩便是在护战甲表面之上。

    天雷闪电狠狠地轰击在逍遥散人的护罩以及护战甲上。

    但是——

    那天雷闪电似乎委顿了一般,完全被护战甲以及那仙元力护罩挡下。

    “散仙第九次天劫,原来也就是这般,来吧,再来吧!”

    逍遥散人大笑声响彻天际,第二次天雷逍遥散人接受的轻松无比,第一次还吐血,第二次连脸红一下都没有。

    所有人都疑惑了,李杨也疑惑了。

    “第一次天雷攻击,义父都受伤吐血,可是第二次却反而没有伤到他丝毫,到底是怎么回事?义父现在似乎显得很是高兴,说什么‘散仙第九次天劫,原来也就是这般’,难道义父他知道了这第九次散仙天劫的奥秘,可是知道奥秘,就这么轻松可以度过吗?”李杨疑惑了。

    即使自己义父发现,这第九次散仙天劫威力多大,也不可能越来越轻松啊。

    “或许,你义父知道了这第九次散仙天劫外人难以想象的秘密,甚至,这散仙第九次天劫,真正的攻击,并不是天雷闪电。”项羽忽然说道。。.。

    更多到,地址

重要声明:小说《寸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