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51章 斋食诱惑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凡尘石头 书名:医手遮天
    因为秦少阳的救助燕国大小公主有功,他得已重罪轻判,依旧保留着落水宫秋水峰弟子的份,但在一月内须食并负责打扫灵洞以告慰列祖先灵。不过跟之前烈火焚相比,秦少阳更看重的是他份的恢复,他跑出落水宫大的第一件事就是来到小霞的面前,微笑着注视着她。

    “秦大哥,你能回来,真是太好了!”

    当小霞看到秦少阳出现在面前时,她的眼泪顿时忍不住流出来,一把扑向秦少阳,失声痛哭出来,脸上却是无尽的欢喜。

    秋水峰彻夜狂欢,甚至食堂还准备了丰盛的菜肴进行庆贺,毕竟从明天起,秦少阳就要斋食沐浴。不过那也是明天之后的事,今晚他必须将自己的肚子喂饱,然后便是漫长的一月斋期。

    参与庆贺的有灭绝首座,各道场导师,以及秋水峰主要弟子,就连颜熙慧师姐蒋莲池那些跟秦少阳结有仇怨的弟子也尽数到场,她们可不想得罪未来的燕国大公主面前的红人,说不定后她们进入燕国皇族还需要秦少阳的帮助呢。

    酒过三巡,饭过五味,秦少阳便再也吃不下,他感觉自己把这些时的饭菜都吃进肚子,甚至连一颗米都不敢再看到。

    不经意间,秦少阳和灭绝首座的目光对视了下,灭绝首座眼睛往外转了转,而后她便起离开席位,走出食堂。秦少阳当然明白她的意思,于是他也起活动了下,在不引人注意的况下离开食堂。

    灭绝首座一素裙地站在月色之下,白裙之下是曼妙有致的材,如果不是秦少阳对她有所了解,他甚至以为灭绝首座不过是二十多岁的清丽少女。秦少阳咳嗽了几声,来到灭绝首座的旁,跟她一起看着那墨蓝色的夜空。

    “你有没有怪责过为师没有尽力帮你?”灭绝首座幽幽地说道。

    秦少阳双手扶在栏杆上,抬头看着上方那轮皎洁的圆月,道:“没有,当时弟子确实是闯了大祸,我知道首座师傅已经尽力,所以我从来没有怪责过首座师傅,我所恼恨的人只有孤鹜峰那些人。”

    灭绝首座道:“这个你尽管放心,那些引你进灵洞的人,掌门一定会彻查此事,绝对不会姑息!”

    稍后,灭绝首座似是想起什么事,她注视着秦少阳,道:“一个月后,我相信燕国大公主一定会派特使前来接你回燕都,少阳,到时候你可务必帮为师找到天元人。因为我听说天元人有在燕都出现的迹象,你可到那里去一探究竟。”

    如果灭绝首座不提起这件事,秦少阳还真是忘了,他在上一阵摸索,终于将那片雪白的毛羽给给找了出来。即便是在黑夜当中,那片毛羽依旧散发着璀璨耀眼的白色光芒。

    秦少阳曾经听闻过关于天元人的事,那是千百年才能出现的一个奇人,似人非人。普通人的修炼属一般为一个,某些天才体内能够共存两种修炼属,而天元人却是非常奇特的存在,内存阳,能够修炼世间一切属的法术,而不存在任何限制。

    “前不久我得到消息,有人在燕都发现天元人的行踪,你正好可以借助这个机会前去调查一番。”灭绝首座看着那片散发着璀璨白光的毛羽,说道。

    秦少阳重新将天元人的毛羽收了起来,道:“首座师傅请放心,既然是我答应过的事,我势必会帮你完成,到时候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接下来的一个月才是秦少阳的受难,每天只能喝一碗清粥,剩下的时间必须待在灵洞中,不是打扫卫生就是在落水宫诸位先祖灵位前念诵《道德经》及《南华真经》,为自己先前的鲁莽之举而忏悔。

    秦少阳是真心的忏悔,毕竟他可是将落水宫诸位先祖师的骨灰瓶打碎,这件事无论放在哪里都是死路一条的。现在他能够保住小命,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饥饿辛苦一个月算起来已是对他太过便宜。

    期间小霞实在是不忍看到秦少阳每天只喝一碗清粥,她曾给秦少阳偷偷送来食,秦少阳婉言谢绝,并表示他现在是在受罚期间,必须严格遵守条例,否则还谈什么忏悔。

    其实秦少阳在灵洞的一举一动都是受到监视的,玉虚掌门早已安排执法弟子在秘密地方监视他,甚至就连小霞前来探望的事都尽数摆在玉虚掌门的面前。一旦秦少阳做出任何有违忏悔的事,玉虚掌门便会毫不留地对秦少阳再次重罚。幸好秦少阳是诚心悔过,严守条例,纵然饿的眼睛发昏,他还是跪坐在诸位先祖灵位前,为他们诵念《南华真经》,这一点还是深得玉虚掌门欣赏的。

    时间匆匆流逝二十天有余,秦少阳现在早已饿的头昏眼花,就连起来握扫帚清扫洞都觉得非常困难,可他还是紧咬牙关坚持着,将灵洞打扫的一尘不染。玉虚掌门和灭绝首座两人悄然地站在灵洞的隐秘之处,他们两人观察着秦少阳的举动,均是露出欣慰的目光。

    “师妹,你教出来的好弟子啊,在如此饥饿劳困的况下,依旧能够抵抗住食之惑,实属不易啊。”玉虚掌门看向灭绝首座,笑道。

    灭绝首座道:“少阳他此次是诚心悔过,他能够得到这个机会还是要感谢掌门师兄的宽宏大量。”

    玉虚掌门重新将目光投到秦少阳的上,眼睛散发着精光,道:“我落水宫自萧然之后便再也没有出现过风华绝代之弟子,他可算是第一人,只是无奈天才多磨难。如今此子的元神已毁,四阶元气法力尽散,实在是可惜啊。”

    灭绝首座笑道:“掌门师兄请放心,我已派此子月后前往燕都去寻找天元人,如果天不亡他,我相信他定能找到天元人,到时候他的元神或许能够复原亦为不可。”

    “如此甚好。”玉虚掌门抬手轻捋白须,点点头。

    在剩下的几天时间里,秦少阳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虚脱掉,别说起来打扫卫生,就是保持清醒的意识都是极为困难,更不要说诵颂《南华真经》。更加让他觉得煎熬难耐的是,不知是哪个缺德鬼竟然在灵洞放下装满烤的食盒,这分明就是引他犯错,令他的忏悔之行功亏一篑!

    “不……不行,我在忍耐住,绝对不可以犯错!”秦少阳极力挣脱着从地板上爬了起来,他跪坐在落水宫诸位先祖的灵位前,虽然很是困难,但他还是一字一字地念着真经,为自己的所做所为真心忏悔。

    终于,一个月的忏悔之期终结,众多秋水峰弟子第一时间冲进灵洞,却见秦少阳早已瘫软在地板上,不省人世。他们赶紧将秦少阳送到药堂,幸运的是,秦少阳并没有生命危险,他只不过是因饥饿过度而昏厥,只要补充些食物和适当的休息便可恢复过来。

    整整在上昏厥了三天三夜,秦少阳这才幽幽地睁开了眼睛,却见眼前是熟悉的木质屋顶,上的铺也是格外亲切,再定睛一看,小霞正守候在他的旁,不住地喂他喝着甜酸的汤水。

    “秦大哥,你可算是醒来了,真是吓死我了呢!”看到秦少阳终于睁开眼睛,小霞激动的扑过来,泪水直在眼眶打转,随时都有可能掉下来。

    看着小霞那黑黑的眼圈,秦少阳知道她为了照顾自己彻夜未眠,心里一阵暧意和心疼,他伸手轻抚着小霞的脸颊,道:“小霞,真是辛苦你了……”

    小霞赶紧摇摇头,她将眼眶里的泪水拭去,露出欣喜的笑容,道:“我才不辛苦呢,因为我是在照顾秦大哥啊,只要你没事,我就是再累些也不打紧的。”

    在小霞的搀扶下,秦少阳坐了起来,一个月的斋期令他差点虚脱,他以前还以为斋食诵经是极为轻松的责罚,现在看来,那种需要自意志力抵抗各种惑才是真正可怕的,幸运的是,秦少阳到最后坚持了下来。

    “秦大哥,还是先喝点药粥吧。”小霞赶紧端来一碗药粥准备喂食给秦少阳。

    秦少阳看着面前的药粥,不由得皱了下眉头,道:“怎么又是粥职,我想吃大鱼大……”

    “那可不行呢,药堂的大夫说了,你一个月的斋食令你的体变得极为虚弱,如果现在立即吃大鱼大,这会伤的。”小霞立即拒绝了秦少阳的这个要求,晓之以理动之以地说道,“等过几天后,我们再去食堂好好吃一顿,不过现在你必须把这碗药粥喝下,它对你的体有好处呢。”

    秦少阳想想也是这个道理,于是他接过药粥便喝了下去,然后颇为埋怨地说道:“既然你知道不好,那为何在最后几天还把装有大鱼朋的食盒摆在灵洞的门口啊,害我差点犯错。”

    “啊?!”小霞顿时一头雾水,道:“我没有放啊,除了那次我偷偷给你送东西外,然后我就再也没有去过呢。”

    听小霞这么一说,秦少阳顿时心起疑窦,抬手抚着下巴,道:“既然不是你放的,那又会是谁呢,在我最后几天突然在灵洞门口放食盒,我相信这绝对不会是出自什么狗好意,而是满满的恶意!”

重要声明:小说《医手遮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