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21章 梦洁失踪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凡尘石头 书名:医手遮天
    旧人再相识,秦少阳万万没想到当初他一番好心所救下的美少女竟然是华夏国国女,这确实是出乎秦少阳的意料之处。当皇甫威海得知这段过往经历后,他对秦少阳表现出极大的好感,也更加坚定让秦少阳去帮他处理东洋势力这项秘密任务,同时还安排皇甫兰若作他的助手。

    “什么,国主,您要让兰若当我的助手?!”秦少阳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惊声说道。

    皇甫兰若面露严肃之色,她注视着秦少阳,问道:“怎么,你觉得我不行吗?”

    “不不,我这不是这个意思,铲除东洋势力这项任务具有一定的危险,兰若小姐是堂堂的国女,.[m]怎么能够冒险呢?”秦少阳赶紧解释道。

    皇甫兰若见秦少阳是在担心自己,芳心大喜,她倔强地昂着小脸,道:“国女怎么了,面家面临着危机,为国女就更应该而出呢!”

    在皇甫兰若的铿锵坚持下,秦少阳也只好作罢,接受她作为自己的助手这件事,不过在秦少阳的眼中,皇甫威海此行安排的另一层含义其实就是让皇甫兰若监视自己。

    离开静安斎后,秦少阳和皇甫兰若各怀心事地步行在干净的砖道上,皇甫兰若不时偷瞄秦少阳一眼,樱唇轻启,却是言又止。

    “兰若,有什么话尽管说出来吧,这里又没有外人。”秦少阳的眼力极是敏锐,一下了便察觉到皇甫兰若的表动作,笑道。

    皇甫兰若盯着秦少阳,道:“你怎么知道我有话要说啊?”

    “因为我是神仙啊!”秦少阳装作神秘兮兮地说道。

    “切,还神仙,那你说说,我想要说什么呢?”皇甫兰若朝着秦少阳白了一眼,似是挑衅地问道。

    秦少阳几乎连想也没有想,而是直接说道:“我想你刚才想要说的事是关于梦洁小姐的吧?”

    此话一出,皇甫兰若整个人顿时征住,正如秦少阳所猜测的那样,她心里想的人事正是关于皇甫梦洁的事。刚才秦少阳一句不经意的话令梦洁极为恼怒,她十分担心梦洁会因为刚才的那番话而做出什么傻事,毕竟那丫头可是相当倔强的,之前就因为跟皇甫威海顶了一句就无分文地离家出走,由此可见那丫头的格。

    在皇甫兰若的带领下,秦少阳来到皇甫梦洁的闺阁,守卫在闺阁两侧的宫女赶紧朝着皇甫兰若施礼。

    “梦洁小姐在里面吗?”皇甫兰若以极威严的语气问道。

    其中一个宫女赶紧点头应道:“在的,只是梦洁小姐看起来好像很生气的样子,她在这里砸东西,还不让我们进去,大小姐还是快进去看看吧,我们实在是担心梦洁小姐的安全!”

    听到两个宫女如此讲述,皇甫兰若话只听到一半就快步冲进闺阁,秦少阳也是眉头皱着跟了进去,这丫头的格还真是恶劣。

    然而,当秦少阳和皇甫兰若来到闺阁里面的卧室时,却见满地都是破碎的瓷盘和衣服,还有一头枕头的羽毛,由此可见那丫头是多么的生气。可是接着秦少阳便发现一件奇怪的事,因为眼前乱糟糟的卧室里竟然没有皇甫梦洁的影。皇甫兰若赶紧将外面的两个宫女召唤进来,两个宫女赶紧跪倒在地,她们两人都说不曾见到皇甫梦洁离开过闺阁,否则她们一定会劝阻下她的。要知道为国女的贴宫女可不是普通的小女生,她们两人步伐敏捷,一看就不是简单的角色。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再详细地跟我说一遍?”皇甫兰若急得俏脸变色,声音严厉地责问道。

    其中一个宫女赶紧说道:“回大公主,大概在半小时前,梦洁公主气冲冲地返回闺阁,她随手便将一个巨型大瓷瓶给推倒在地,瓷瓶摔个粉碎。我们赶紧上去准备去收拾,可是梦洁公主阻止我们,还对我们发了一顿脾气,并扡我们轰出卧室,命令我们不得进入呢。之后我们就听到里面传出嘈杂的砸击声,也知道是梦洁公主在里面摔东西发泄。”

    秦少阳听着两个宫女的描述,他在卧室里做着仔细的勘察,却见卧室的门窗有些被人移动过的痕迹,而且他还在门窗框上看到一些不清晰的抓痕,这应该是皇甫梦洁在挣扎下留下的。由于卧室地面打扫的相当干净,地面上并没有留下什么印迹,但秦少阳可以肯定,这卧室一定有什么人闯过来过,而且闯进来的人还把皇甫梦洁给擒获抓走。

    虽然痕迹不是很清晰,但秦少阳还是能够大致还原当时的愿,那就是皇甫兰若气恨恨地返回卧室,她先趴在上摔枕头解气。而就那时,卧室的门窗竟然被人偷偷地打开,一个神秘人闳了进来。皇甫梦洁也是颇有些手的人,可惜那闯进来的人实力比她要强上至今两个档次,她只得拼命地砸东西来延迟着对方的袭击。可是最终皇甫梦洁还是不敌对方,被对方给擒获,那人神不知鬼不觉地将皇甫梦洁给带走。寺亏那皇甫梦洁的智商极高,她在被带离窗口的位置时,拼命地使用最后气力留下一些抓痕。

    讲述完毕之后,皇甫兰若赶紧跑到窗口进行察看,果然是看到几道略有些模糊的抓痕,而这些抓痕也正是皇甫梦洁所留下的。

    “真的是梦洁的手指甲印……”皇甫兰若嘴唇抖动着,说道,“为什么会有人闯进来,到底是谁有这样的本事?!”

    要知道华夏国的王守卫极其森严,号称是一只苍蝇也休想飞进来,虽然这句话有些特殊,但也确实如此。再加上闺阁外面还有两个颇有手的女子在把手,这神秘人想要避开众人耳目再绑走皇甫梦洁,这种实力绝对不容不觑。

    “秦少!”皇甫兰若见秦少阳还在检查着门窗,脸色焦急地问道。

    秦少阳却不是没有理会皇甫兰若的话,他伸出两根手指,小心翼翼地从门窗里面拿出一根黝黑的毛发,这毛发的材素看起来有些粗硬,根本不像是女生的毛发。

    “兰若,你看看这个,有什么感觉没有?”秦少阳将手里的那根黑色毛发伸到皇甫兰若的面前,问道。

    看着那粗硬的黑毛,皇甫兰若的眼前突然闪过一道亮光,她立即伸手指着那根毛发,惊呼道:“我想起来了,少阳,这东西分明就是那个大猩猩的毛发,也只有他才有这么粗的毛根!

    普通的强者想要不着痕迹地混进华夏王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森严的保安密度根本不能把他们放过来,如果说要从外面进来是不可能的事,那唯一的可能就是那些怪人此时就在众保安当中,而他们也等待着良好时机离开王

    “你们两个到底收了他们多少好处,竟然要背叛自己的主人?!”突然间,秦少阳转看向那两个跪倒在地的宫女,厉声喝道。

    那两个宫女被秦少阳的话给践了一跳,吞吞吐吐地说道:“您是什么意思啊,我们听不懂呢!”

    秦少阳也不跟她们再讲些没用的,而是直接说道:“闺阁和密室之间的距离也不过百米而已,如果里面发生过激烈的争执,我不相信你们没有任何不良反应,可你们却说里有瓷器打破的地意思,这显然有些说不通。”

    看到秦少阳已经开始怀疑她们,那两个宫女立即站了起来,目露凶光,其中一个攻向皇甫兰若,另一个径直地朝着秦少阳攻击过去。她们的速度当真是快的惊人,皇甫兰若仅仅只是能够勉强抵挡住好的攻击,倒是秦少阳显得轻松自若,他好像是大人跟小孩子玩一样,根本没有使出杀招,只是一味的游斗而已。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我想你们应该不是王里面的人吧?”秦少阳一边躲避着对方的攻击,一边问道。

    “哼,是不是已经跟你没关系了,因为你很快便要死去!”攻击秦少阳的那个宫女冷声喝道,说着,她的右袖一抖,一把明晃晃的刀子朝着秦少阳的腹部刺了过去。

    这一刺当真是迅捷无比,隐隐还透露着一股古怪的气息,秦少阳自小便在中药草堆中摸爬长大,他当然熟悉那道古怪气息,一下子便猜测到匕首的前端涂了毒,他就提起十二分的精神,迎击着那个宫女的攻击。

    两个宫主在攻击的过程中,她们竟然开口说着本话,好像两人在联络什么一样,这令秦少阳瞬间猜测到这两个宫女也是本人!

    “兰若小姐,这两个宫女跟之前的三个怪人是一伙的!”秦少阳一边跟那个攻击过来的宫主周旋着,一边提醒着皇甫兰若。

    到底是皇甫兰若,虽然屡屡犯险,但最终她还是成功地将那个宫女给打倒在地,秦少阳这边也同样解决的干净利索,两个宫主被推到一旁,皇甫兰若用冰水将两人给解封,他们这才能够有力气说话。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潜伏在宫这里有多久了?!”皇甫兰若厉声喝斥道,“梦洁在哪里,你们把她藏到哪里了?!”

重要声明:小说《医手遮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