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86章 眼线身份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凡尘石头 书名:医手遮天
    牡丹跟秦少阳一样,在她很小的时候,她的父母就因去世,她和她的弟弟相依为命,可弟弟那时体弱多病,为了给弟弟治病,牡丹不惜将自己卖到紫魅宫。然而有一次弟弟因误闯紫魅宫而犯下大错,纪嫣然命令牡丹将她的弟弟刺死。纵然牡丹千不愿万不想,可是她知道如果她不杀死弟弟,那么弟弟就会被纪嫣然以更加残忍的方式对待,甚至制成花肥。不得已之下,她才出手将自己的亲弟弟给杀死,令其从纪嫣然的魔爪中逃脱。

    “原来我们都是无父无母的苦命人啊。”在听到秦少阳的世之后,牡丹不轻叹一声,说道。

    秦少阳伸将抚着牡丹的肩膀,细长的眼睛闪烁着明亮的光芒,道:“以前我们是无父无母的苦命人,但现在我们不是,我们有朋友,牡丹,你放心,我一定会击败纪嫣然的!”

    “如果是别人,我可能不信,但这话是从你嘴里说出来,我相信!”牡丹朝着秦少阳很是信任地点下头,道:“曾经有很多人想要将杜德笙取而代之,这其中就包括纪嫣然,可惜没有一个人能够做到,反而是你秦少阳轻而易举地将帝都四公子之一的杜德笙给消灭掉,所以我相信你也一定有实力对抗纪嫣然的紫魅宫!”

    秦少阳立即大笑起来,道:“哈哈,你这么说就是有点神话我了,其实我也没有那么大的本事,我之所以能将杜德笙给击败,这关键是得益于我的两位好朋友,一个是远在龙阳市的宋玉,如果没有他替我把守后方,并且运来百余名精英,我恐怕很难有实力能抗住杜德笙的袭击。其二就是同样为帝都四公子之一的白起,他为我提供了很多关于杜德笙的报,其中就有对他的整体势力的强弱分析,再加上他对帝都的无比熟悉,我们这一方占据着天时地利人和,杜德笙怎么可能会不失败呢?”

    其实真正说起来,杜德笙的实力要比紫魅宫强的多,只不过纪嫣然的背后有神秘势力在支持着她,所以她才能以一个弱女子的份屹立于帝都四公子之列,否则以她的力量早就被其他强大势力给吞并。杜德笙的实力被消灭之后,纪嫣然趁机将自己的势力扩大,占据着许多以前跟杜德笙发生冲突争执的地盘,说起来纪嫣然能有今天多多少少也得感谢秦少阳。

    “对了,牡丹,你之前说过紫魅宫的正宫宫之下有一座监牢,那里面到底关押着些什么人?”秦少阳想起神农帮也有一座类似的牢狱,没想到紫魅宫也有一座,不好奇地问道。

    牡丹伸出手指抚着下巴解说道:“其实我也不太清楚,那牢狱的看守人员是纪嫣然亲自派出的,她甚至不许我们接近牢狱一步,那里面据说有许许多多的暗房,黑莲只不过被关押在最外屋的暗房里,而且我还听人说,每当晚上,那地下牢狱总是会专来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怖喊叫声,就好像是从地狱里发出来的一样。”

    经牡丹这么一说,秦少阳突然对紫魅宫的地下牢狱产生极大的兴趣,他也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就好像是被一种无法解释的线索指引着一样,也好像是有什么极重要的东西在吸引他前去。

    就在秦少阳这里思索着如何想办法混进紫魅宫去那座神秘牢狱一探究竟时,凤凰花使两姐妹已经跪守在紫魅宫的正宫大,她们将今天所取得的发报和信息一并汇报给纪嫣然。

    “这么说来,牡丹她确定已经背叛我们紫魅宫了吗?”纪嫣然斜倚在红色长椅之上,薄薄的紫纱裙荼铺下来,上面点缀着星光金丝,显得神秘而奢华。

    凤使立即点点头,说道:”回宫主,如果不是牡丹在一旁提点的话,那勤扬根本不可能会拆穿我们的伪装,为紫魅宫的一品花使竟然跟我们的敌人走在一起,实在是不可原谅!”

    “宫主,牡丹花使她对我们紫魅宫了如指掌,如果不尽快将她险掉的话,我们紫魅宫的秘密很可能会被她给泄露出去,到时候可能不光是神农帮,就连其他势力也会得到我们的报,宫主,此事必须慎重”

    纪嫣然的嘴角勾勒着神秘的笑容,她朝着跪在地上的凤凰花使两姐妹说道:“关于牡丹背叛之事,我会专门派人处理的,你们两人的任务就是消灭勤扬,无论使用什么手段什么形式,我不希望再看到这个人的名字出现在我的耳朵里,听明白没有?”

    “属下明白!”凤凰花使两姐妹立即朝着纪嫣然说道。

    “那勤扬还有说过其他什么事没有?”纪嫣然美艳的脸庞遮着一角黑纱,一双紫色眼眸看向凤凰花使。

    凤凰花使两姐妹你看看我看看你,最终还是姐姐凤使开口说道:“回宫主,勤扬他还曾说出一些对宫主不利的话,只不知道属下该不该说。”

    “说吧,我倒想听听他究竟会说出什么样的话。”纪嫣然笑道。

    凤使仔细回忆着秦少阳说过的那番话,她要不想理会错秦少阳的意思,梳理清楚之后,凤使朝着纪嫣然说道:“回宫主,当时属下的份是白起,勤扬为了取得跟我的合作关系,他提出很多对白起优惠的条件,比如等他们合力将我们紫魅宫攻下之下,他愿意将紫魅宫的一切管理权力转交给白起,他一丁点好处都不会要。”

    “噢,竟然会有这种事?”纪嫣然眉头一皱,她也没想到秦少阳竟然会做出哪些巨大的让步,这实在是有些让人迷惑不解。

    凤使见纪嫣然询问出来,她犹豫了下,继续说道:“不过他还是附加了一个条件……”

    说到这个附加条件的时候,凤使没有再开口说下去,纪嫣然让凤使把秦少阳所提出的附加条件说出来,凤使征得纪嫣然的许之后,她才说道,勤扬的那个附加条件就是纪嫣然,他对紫魅宫一切都不要,唯独紫魅宫例外!”

    纪嫣然紫色的眼眸闪烁着异样的光芒,她实在是想不到秦少阳的脑袋里究竟在盘算着什么样的主意,如果紫魅宫真的被他给攻下来,这佑大的一笔财富令谁见到都会眼馋心痒,可这个竟然如此大方地将它拱手送人,却反而要自己这么一个恨他的人。

    思索良久,纪嫣然还是没有猜测到秦少阳的用意,她只得朝着跪在宫大厅中间的凤凰花使两姐妹说道:“好了,你们两人今天也有够累的,早些回去休息吧。”

    “是,宫主!”凤凰花使两姐妹立即应声,起便退了出去。

    凤凰花使姐妹刚刚走出宫门口,她们便在宫的门口处遇到早已等候在那里的人影,此人正是蔷薇花使。

    “蔷薇花使,晚上好啊。”凤凰花使两姐妹朝着蔷薇笑道。

    蔷薇也朝着凤凰花使两姐妹点点头,笑道:“你们两姐妹好啊,听说你们今天去刺杀勤扬和牡丹来着,不知道成果如果?”

    “蔷薇花使好像对投放市场勤扬很感兴趣似的,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凤使走到蔷薇的面前,她智慧狡黠的眼睛注视着蔷薇,笑道:“今天我们的任务并非是刺杀,而是试探的接触,那勤扬也没有想像的那么厉害,还是被告我的匕首一刀给刺中。”

    “对啊,那勤扬的手相当的粗糙,真不知道蔷薇花使和叛徒牡丹为何会败在他的手下?”凰使也在一旁加油添醋地说着,分明就是讥讽蔷薇的实力不济。

    蔷薇的耐心还是相当强的,面对凤凰花使两姐妹的嘲讽,她表现的相当的平稳,只是微微一知,道:“那勤扬的实力真的很厉害,我想你们很可能只是试探的攻击一下,如果当你们跟他真正交手之后,我肯定你们一定会败在他的手下。”

    “蔷薇,我真怀疑你到底是我们紫魅宫的人还是那个勤扬的人,为什么你总是要帮着勤扬说话呢?!”凤使显得有些不太高兴,冷声哼道。

    “该不会蔷薇花使才是那个勤扬口中所说的真正的卧底眼线吧?!”凰使难得脑洞大开,立即用这种极带火药味的问题询问道。

    凤使的反应最快,她觉得凰使有可能把这个玩笑开大了,毕竟蔷薇还是十二花使之一,她赶紧开口圆场道:“蔷薇花使,你莫要听我的妹妹乱说,她就是这种口无遮拦的人。”

    其实当听到凰使那番话时,蔷薇也是心中一凛,她之前确实跟秦少阳有过一个协议,如果秦少阳能够将凤凰花使给解决掉,那她就会充当秦少阳在紫魅宫的眼线。虽说秦少阳现在还没拿凤凰花使如何,可是她们未必会是秦少阳和牡丹联手的对手,蔷薇觉得有必要想不想自己将来的置问题。

    “蔷薇花使,你在想什么,怎么一声不吭,是不是还在生我妹妹的气啊?”凤使见蔷薇柳眉轻锁,不问道。

    蔷薇赶紧露出若无其事的表,笑道:“没有的事,我怎么会那么小气呢。”稍作停顿,蔷薇看向凤凰两花使,说道:“我只是想,如果勤扬他真的联合白起攻击我们紫魅宫,我们真的有可能阻挡住他们吗?!”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重要声明:小说《医手遮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