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53章 生死攸关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凡尘石头 书名:医手遮天
    夜深已近凌晨冰冷的夜风呼呼地吹刮着就好像是游在野外鬼魅在嚎哭一般秦少阳不微皱下眉头他再次踏入这块在帝都拥有最恐怖传说的地方不过由于之前曾经踏入过一次心理上的障碍已经消除不少这一次秦他驾轻熟路地沿着路道朝前走去此时此刻他最担心的是人便是香菱只是希望她不要出事才好

    突然间一股异样的不安气息袭向秦少阳心间

    这股异常的不安绪令秦少阳停下脚步他神色不安地四下环顾着四周皆是黑呼呼的一片破损的房屋断壁隐隐可见就好像是爬伏在地上的黑暗怪兽一样

    “可能是我的错觉吧……”秦少阳不抬手抚了下额头不说道

    可是还沒等他将手放下两道黑影倏的一声从黑暗杀了出來接着便见两道寒光一上一下地朝着秦少阳横斩过來

    可怕的速度秦少阳还想反应过來这两记横斩便已经近至旁眼看秦少阳就要被横斩成三段关键时刻幸得秦少阳反应够敏捷他一个后仰一上一下的两记横斩立时贴而过速度之快当真是可怕

    落地之后秦少阳立即呈半跪姿势他的右手摸后后腰将神农尺抽出神色警惕地注视着刚才发动袭击的两道黑影

    能够在帝都东郊发动袭击的必然是帝都东郊的人秦少阳朗声朝着两道黑影喊道:“喂两位朋友我是秦少阳是來见你们宗主谢罪的”

    “你不用见我们宗主了”黑暗中响起一道沉可怕的男子声音道:“宗主下令如你再踏入帝都东郊格杀勿论”

    话音刚落发动袭击的两道黑影再一次朝着秦少阳攻击过來

    黑暗之中两道银色寒光如同流光一般上下夹击着横斩向秦少阳势要将秦少阳斩成三截

    秦少阳深知这两个來袭者非同小可比之前他首次进入帝都东郊所遇到的乌鬼两人强太多了稍有不慎秦少阳可能就会因此丧命在这里

    稍稍走神两道斩光已经袭向秦少阳前这一次秦少阳采取向前翻的姿势

    然而对方似是早就料到秦少阳会采取这招一样中途突然刀光上翻秦少阳闪避不及只听哧的一声一道斩光贴着他的左臂膀斩下鲜血立即激溅出來火辣辣的锐痛浮现的左臂上

    再一次落地秦少阳立时感觉左臂的衣袖被斩割掉一块剧烈的锐痛表明他已挂彩

    “下一次你将会死在我们的刀下”森可怖的合声再度响起黑暗中的两道黑影摆出一上一下的姿势两道弯月寒光再度呈现出來

    秦少阳缓缓地从地上站了起來他将神农尺紧握在手中紧咬着牙关道:“开什么玩笑我秦少阳怎么会死在这里绝对不可能”

    黑暗中的两道黑影再度合声沉的感觉益盛他们朝着秦少阳冷声道:“从來沒有一个外來人能够从我们双月兄弟的刀下幸存下來你也不例外”

    可怕的两道寒光再一次上下夹击着横斩向秦少阳而这一次秦少阳沒有再躲避而是手持神农尺主动迎战上去

    双月兄弟见秦少阳竟然主动迎战上來这使得他们很是惊诧横斩的速度顿时一征

    秦少阳抓住这稍纵即逝的机会先是飞跳起挥起神农尺击砸在上月斩上

    “咣当”

    一声脆响神农尺和上月斩大力地击砸在一起一阵火花立时四下溅起

    秦少阳将四成的五锦内力全数灌注向这一击当中一声激响之后上月斩的黑影立即发出一声闷呃整个人登时倒飞跌去

    击倒上月斩之后秦少阳的体依旧浮在空中他借着下落之势挥起神农尺拦腰朝着下月斩的黑影砸去

    “呃啊……”

    惨痛的叫声骤起神农尺结结实实地砸在下月斩黑影的后背上秦少阳的膝盖也结结实实地來了一道二重奏下月斩的黑影登时趴倒在地发出一声痛苦的**声后整个人顿时昏厥过去

    与此同时秦少阳由于气力消耗殆尽同样体一个倾斜跌落下來他的整个人躺倒在地这一夜先是经历帝都东郊的群战又是‘夜上宫’的死战再者便是对付双朋兄弟的超强合斩秦少阳体内刚刚恢复的四成五锦内气再度消耗殆尽刚才粉碎掉双月兄弟的合斩已经令秦少阳的体剧痛不已现在的他再也无法爬站起來只剩下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哗啦的一声锐器声响接着便见上月斩的黑影从地上爬将起來他移动着沉重的步伐來到秦少阳的旁用一双冷酷可怕的眼神低视着倒躺在地的秦少阳

    “从來沒有一个人能将我们双月兄弟击败你是第一个但也是最后一个”上月斩的黑影双手紧握着锋利的长刀缓缓地举起将锐利的刀尖对准秦少阳的心脏

    秦少阳仰头注视着面前的黑影他大力地挣扎着体嘴角露出坚定的笑容道:“那……那可不一定呢……”

    看到秦少阳竟然还能笑出來上斩月黑影似乎受到极其沉重的打击他的脸色徒然变得异常的狰狞立即将手中的锐利刀尖刺向秦少阳的心脏喝道:“好狂妄的小子你去死吧”

    锐利的刀尖嗖的一声刺向秦少阳的心脏可就是在那千钧一发之际一阵啸音骤起接着便听咣当的一声一只短箭头撞向刀尖登时将锐利的刀尖弹撞开

    看到那根短箭头上月斩的黑影脸色骤变立即朝着來人望去他狰狞的脸色立刻变得恭敬而畏惧赶紧从秦少阳的旁跳开神态恭敬地站在一侧可怕的戾气立即消失不见

    “喂你沒受伤吧还好吗”一道柔的影从黑暗中跑了出來她径直地來到秦少阳的社将秦少阳从地上扶起关切地问道

    其实当看到那短箭头时秦少阳就已经猜测到它的主人除了香菱还有谁会有如此犀利的箭法

    秦少阳强撑着从地上爬站起來当看到香菱平安无事时他才长松口气笑道:“我沒事”

    “啊你的肩膀”就在这时香菱突然发现秦少阳那血淋淋的肩膀立时惊呼起來,“不行你得去医护室你的肩膀还在流血啊”

    秦少阳苦笑一声他抬起左手用手指在他的左臂上拍点几下不断渗流出來的鲜血顿时停止可谓神奇之极

    看到香菱征呆地盯着自己的肩膀秦少阳不笑着打趣道:“怎么样我说我沒事的呢哈哈”

    “啪”

    正当秦少阳笑时一声清脆嘹亮的耳掴声骤然响起接着便见秦少阳的脸上浮现出一道小的五指掌印

    秦少阳怎么也沒料到香菱会突然给自己一巴掌不满脸疑惑地盯着香菱问道:“香菱你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打我啊”

    “啪”

    秦少阳的话刚刚说完香菱又是一记巴掌掴在秦少阳的脸上这一下可真把秦少阳打懞了他的眼睛满是疑惑地注视着香菱似乎是在问她究竟是怎么了

    “为什么”香菱清丽的大眼睛盯视着秦少阳晶莹的泪珠涌动在她的眼眶她紧紧地咬着嘴唇朝着秦少阳斥道:“为什么你还要回來难道你不知道这里的人都要杀死你吗”

    秦少阳见香菱快要哭出來的样子被赏两记耳光的郁闷也早已抛至脑后他凝视着香菱的眼睛沉声道:“当然是为了一个承诺啊我说过要带你离开这里就一定会遵守承诺的”

    听到秦少阳如此回答香菱眼睛里的泪珠登时滚落出來她却又抬起手掌准备再掴秦少阳却是条件反般地后仰了下

    突然间香菱抬起的手掌却是落下紧紧地抓着秦少阳的手她催促着秦少阳道:“快快起來你快离开这里要不然你真的会死在这里的”

    秦少阳却是摇摇头他双手扶着香菱的肩膀道:“不可以我要见见圣兰宗主我答应过要跟他请罪的”

    看到秦少阳如此的坚决香菱急得快要回來出來一样道:“你这个笨蛋你知道不知道如果让他再见到你的话他一定会亲手杀死你的你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秦少阳棱角分明的脸庞露出一抹笑意道:“即便是如此我也不怕今晚如果不是圣兰宗主向我提供线索的话我的那个朋友恐怕就永远也找不回來的于理于我都要见见圣兰宗主”

    “难道连他要杀你你也要坚决去见他吗”香菱沒想到秦少阳竟然如此的傲强心里暗暗替秦少阳捏把汗赶紧询问道

    秦少阳很是坚决地点点头道:“是的”

    “哈哈好小子你果然是有胆量的人”正当秦少阳和香菱对话时一阵颇具威严和洪亮声音骤起接着便见一道高大魁梧的黑影朝着他们走了过來声音极其凛冽和威严:“可是即便是如此本宗主也绝对不会放过你要怪就只能怪你是神农帮的人”

重要声明:小说《医手遮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