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21章 最后的对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凡尘石头 书名:医手遮天
    ?为了成功地营救林徽因,秦少阳整个晚上都是绷紧着神经,好不容易回到医院却又被宋玉拦住畅谈到深夜,直到秦少阳感觉自己的眼睛都快抬不起來,宋玉才肯放他去办公室后面的卧室睡觉,这一晚,他做了很多很多的梦,同时也梦到很多奇怪的事,其中最令秦少阳感觉迷惑的是一个可怕的梦,他梦到自己置于一片深蓝色的星空之中,他就像站在宇宙的中央一样,四周漆黑一片,头顶上方是无限广袤的星空,片刻之后,深蓝色的星空竟然像一大片玻璃般粉碎,一颗颗星辰从星空坠落下來,一阵阵惊恐的喊叫声在包围着秦少阳,再之后,一切都安静了下來,闪烁着星光的星空沒有了色彩,变成一片漆黑,最后就连秦少阳自己也被那片漆黑所吞噬。网

    “表哥,不要再睡了,快醒醒啊!”

    第二天,依旧沉浸在睡梦中的秦少阳却被鱼诗悦拉扯着胳膊从被窝中拖出來。

    赤果的胳膊接触到冷空气又嗖的一下收了回去,秦少阳紧闭着双眼,头埋在软软的枕头里,含糊不清地求饶:“表妹……让我多睡会儿……我还沒睡够呢……”

    鱼诗悦见好不容易才将秦少阳一只胳膊拉出來,又被也给缩了回去,小嘴立即撅了起來,提醒道:“表哥,刚才你同桌來电话了,她说,马上就要进行结业考试了,今天是导师划重点的最后一天呢!”

    本來还在睡梦中的秦少阳听到这个消息眼睛立刻睁开,紧接着整个人像弹簧一样蹦了起來,盖在上的被子也滑落下來。

    鱼诗悦站在旁,她亲眼目睹被子滑落的那一刻,也亲眼看到秦少阳的体,精致的脸蛋立即羞红一片,她赶紧捂住眼睛转过去,嗔道:“你个大变态,你竟然睡觉不穿衣服,啊啊啊啊!”

    看到不该看的东西,鱼诗悦羞得简直想找个人缝钻进去,她一边嗔骂秦少阳变态,一边快步跑出秦少阳的卧室。

    秦少阳看到鱼诗悦那个反应这才下意识地低头察看。

    一瞬间,连他自己的脸庞也呈现出一片羞红,一声惊呼,秦少阳赶紧扯过被子将自己下给包裹住。

    原來秦少阳的下竟然赤果着,贴内裤不知何时被他给脱掉了,那极具男魅力的象征竟然还呈现出金枪不倒的姿态。

    “完了,这下可沒脸再见表妹了,要是让其他人知道这件事的话,我可怎么办啊。”秦少阳赶紧将衣服穿好,自言自语地说道。

    直到秦少阳來到办公室,他的脑袋里一直盘旋着众人知道他的事嘲笑的样子,可是现实况却是令他大吃一惊,只见办公室里的人并不多,只要宋玉一人坐在沙发上翻阅着报纸,鱼诗悦和王莹在准备着早餐,两人有说有笑,好像什么事都沒有发生一样。

    王莹看到秦少阳走出卧室,立刻招呼着秦少阳用早餐,而鱼诗悦的目光跟秦少阳对视一眼便赶紧转移开,看來刚才的事并不是幻觉,一抹无奈的苦笑呈现在秦少阳的嘴角。

    为了驱散这种尴尬的气氛,秦少阳主动向鱼诗悦打听着林徽因的伤势。

    鱼诗悦的小脸还是有些羞红,不过当说到林徽因的病时,她表现的很是从容,丝毫沒受刚才的事影响:“林姐的伤只是一些小擦伤,沒有什么大碍,只是她可能是由于之前工作太过劳累的关系,现在她想在医院多静养几天,好好休息下!”

    “应该的,林姐一个女子独力支撑着那么大的一家药厂实属不易啊,是该好好休息休息了。”之前还不觉得如此感慨,当秦少阳亲手管理秦氏中医院的这段时间,他终于明白管理一家企业是多么的辛苦,而且林徽因还是一个女子。

    随后他又向王莹询问着鼻环王的况如何,王莹告诉秦少阳,鼻环王的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已经可以下走动了,只是他对浴疗排毒很是抵触,说是受不了里面那憋闷的水汽,秦少阳让王莹代他转告话给鼻环王,无论如何都要坚持药水浴疗,否则那些隐藏在他体内的毒素还会发作,这是他秦少阳的命令。

    宋玉见秦少阳一边吃着早点一边询问着边人的况,不露出欣慰的笑容,从这一点可以看出,秦少阳并不是一个自私的人,他对边朋友的命看得比自己还要重要,就像昨晚营救林徽因的事,秦少阳甚至不惜以犯险,这些特点都是宋玉所欣赏和敬佩的。

    “喂,阿玉,你不吃东西盯着我看做什么,难道我今天又帅了吗。”秦少阳见宋玉一直都在盯着自己看,不用开玩笑的语气问道。

    宋玉俊美的脸庞露出一抹微笑,他坚起一根手指,盯着秦少阳笑道:“少阳,或许你已经忘记了吧,再过一周就是要结业考试了呢!”

    一提到上学的事,秦少阳立刻想到葛衣托鱼诗悦转告给他的话,他又抬头看了看时钟,却是发现时钟的时间已经指向七十五十分左右,距离八点已经不足十分钟的时间。

    “阿玉,快,我们要迟到了。”今天是导师划重点考试内容的最后一天,秦少阳赶紧咬着一块面包站了起來,伸手便将宋玉给拉了起來,含糊不清地喊道:“阿玉……快……快走……我们要迟到了!”

    宋玉被秦少阳猛地拉了起來,他才刚刚准备要端起面前的牛,还沒有开始喝,秦少阳便已经拉着他跑出了医院办公大楼。

    本來秦少阳还本能地准备骑自己的小破山地车,可是当他拉着宋玉跑到办公大楼的门口时,却见楼下停着一辆豪华宾利轿车,四个穿白衣的精干男子护站在汽车四角,纷纷朝着秦少阳和宋玉躹躬变腰。

    秦少阳无论如何都沒有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能坐着自己的豪车去上学,这只出现在白梦中的场景竟然真实地摆在眼睛,这让秦少阳如何不激动起來。

    两人坐进车里面,四个白衣保镖立刻钻进车里,豪车缓缓地掉转方向,朝着医院大门的方向驶去。

    宋玉见秦少阳似乎从不惯豪车上学,于是他开导着秦少阳,道:“少阳,现在的你跟以前可不同,你不再是一间小诊所的医生,你现在可是秦氏中医院的院长呢!”

    虽然这豪车坐的很是舒适,但是秦少阳还是感觉有些异样,他并不是不喜欢乘坐豪车上学,而是他依旧喜欢骑着爷爷送给她的破山地车的感觉,就好像爷爷一直都在旁边守护着他一样。

    见秦少阳一不劝地坐在哪里,宋玉伸手在秦少阳的面前晃了晃,问道:“喂,少阳,你在想什么呢,怎么集中力怎么不集中!”

    秦少阳被宋玉晃动的手给引开注意力,立刻伸手捂着后脑袋有些尴尬笑道:“哈哈,沒什么沒什么,我只是觉得这一切都來得太突然为止,简直就是通向幸福生活啊,哈哈!”

    宋玉微微地摇摇头,否定着秦少阳的说法,道:“少阳,想要达到真正称霸龙阳的办法,我们还有一件事必须去做!”

    秦少阳立即回忆起昨晚宋玉跟他说的那番话,不回答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你说的是青帮,对不对!”

    “对,沒错,就是青帮。”宋玉俊美的脸庞浮现着一抹难色,语重心长地说道:“青帮在龙阳市的势力可以用庞大來形容,如果我们不把青帮解决掉的话,我们就谈不上称霸龙阳市!”

    说到青帮,秦少阳自然地想到那个神秘美丽的青帮帮主司徒静,他感觉已经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沒有和司徒静见这面了,上一次他去司徒静的豪华住宅拜访时,却被青帮成员告之司徒静离开住宅去办要紧的事,现在想想那大概是几个星期前的光景,或许她现在已经完事回來了。

    秦少阳和宋玉以最快的速度赶到龙阳医学院,当然他们到达的时候正值学生赶往学校的高峰期,当众学生看到秦少阳和宋玉同乘坐一辆宾利豪车时,无一不发出惊呼之声,他们纷纷猜测着秦少阳和宋玉到底是什么关系,当然有消息灵通的人向无知之辈普及着秦少阳和宋玉之间发生的事

    跟宋玉道别之后,秦少阳立刻朝着自己的教室跑去,而当他经过大礼堂的时候却是站停下來,他扭头朝着大礼堂望去,刚才也不知道是幻觉还是什么的,他好像听到大礼堂传出一些异样的声响,好像是有人在里面打斗一样。

    龙阳医学院大礼堂是青帮分支凤组龙梓欣的占据地,上一次他去向龙梓欣讨拿老爷山地车的时候就是去的学校大礼堂。

    “该不会是那里出了什么问題吧。”秦少阳眉头微蹙,自言自语地说道。

    虽然现在着急着赶教室,但是在本能的驱使下,秦少阳还是决定去大礼堂一探究竟,想看看大礼堂那里到底发生着什么动乱,难道是有人对龙梓欣的领导不服想要抗争!!

重要声明:小说《医手遮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