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10章 坚定的誓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凡尘石头 书名:医手遮天
    在跟薜国豪的战斗中,龙梓昕不幸被他的手下用木棍敲中膝盖,膝盖骨几乎全部碎裂,秦少阳告诉她膝盖的伤势,很有可能会双腿废掉之后,龙梓昕立刻紧紧地拉着秦少阳的胳膊,她无法面对自己双腿变残废的后果,一向坚强的她也眼泛泪光。

    “你放心,你是我秦少阳的朋友,只要有我在,我就绝对不会让你受丁点的伤害的。”秦少阳蹲下,伸手握着龙梓昕的手,语气坚定地说道。

    虽然跟秦少阳沒有多少交流,但是龙梓昕却从内心感觉到一股异样的感觉,这种感觉她根本无法描述,她突然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值得信任,一个值得她相信的男人。

    “嗯,我相信,我相信你。”龙梓昕一双清丽的眼睛盯着秦少阳,坚定地点点头,道。

    见到龙梓昕如何的信任自己,连秦少阳都有些惊讶不已,他弯下小心地将龙梓昕从地上抱了起來,刚要准备抱着她离开仓库,却被一只手给拦了下來。

    “小子,她是我们青帮的人,你要带她去哪里!!”原來伸手拦截住秦少阳的人正是那青眉老者,只见青眉老者目光税利如鹰,恨恨地盯着秦少阳,语气很是不友好。

    秦少阳见青眉老者竟然会拦截下自己,冷声一笑,道:“当然是带她去我那里,怎么,有意见吗,!”

    听到秦少阳轻佻的话语,青眉老者的神色立刻骤变,他的一双锐利的眼睛凶恨地盯着秦少阳,喝斥道:“小子,把你的嘴巴放干净一些,快把她放下來,否则别怪老夫不客气。”说着,青眉老者将双袖一抖,一股劲风袭向秦少阳的脸面,仿若利刃般吹割着脸部。

    仅仅只是这袖风的一抖,秦少阳便感觉到眼前老者的厉害,虽然他现在钻习《神农本草经》上的武学略有小成,但如果跟眼前这个青眉老者比起來,那还是相差好多。

    既然知道两者之间的差距,秦少阳还是沒有打算要将龙梓昕给让出去的原因,冷声笑道:“前辈好功夫,不过就算是这样,我还是决定带走她,如果前辈横行阻止的话,那就别怪晚辈冒犯!”

    眼前的这位青眉老者的年纪跟秦少阳的爷爷秦缓相仿,出于这个原因,他尽量压着心中的怒气,客气地跟青眉老者对话。

    青眉老者却并不吃秦少阳这一,而是冷声一笑,突然间,他将枯瘦的手从袖子里伸了出來,朝着秦少阳抓去。

    幸好秦少阳反应迅速,直觉到一道劲风袭向自己的眼前,他本能地移动着脚步,侧一避,堪堪地避开这凌厉的一抓。

    可是就在秦少阳暗自庆幸之时,他突然发觉龙梓昕的体却是处青眉老者的攻击范围,他赶紧再一次转动着脚步,立刻将龙梓昕搬离青眉老者的攻击范围,而他自己的后背却是处在青眉老者的手爪之下。

    秦少阳心中暗暗叫苦,这青眉老者刚才展示的那一记抖风便是凌厉之极,这手下的劲道更是惊人,如果被他这么猛地一抓,纵然骨头不碎,他的肋骨也会断掉几根的。

    可是良久之后,秦少阳并沒有听到后背传出骨头碎裂的声音,而是感觉到那凌厉的劲风突然平息了下來。

    惊诧之下,秦少阳赶紧转看向青眉老者,只见青眉老者早已将那只枯槁可怕的手收进袖子中,目光疑惑地盯着自己。

    “哼,刚才如果不是老夫及时把手收回來,你小子的肩膀早碎了。”青眉老者盯着秦少阳,冷声说道。

    秦少阳露出一抹苦笑,道:“前辈说的是,少阳多谢前辈手下留后如有机会定当回报。”说罢,秦少阳便抱着龙梓昕朝着仓库的大门走去。

    可是沒走出几步,青眉老者立刻将秦少阳给喊住,问道:“小子,方才你明明能够避开老夫的手爪,可是为什么沒有避开,那个女娃子对你很重要吗,!”

    秦少阳站停下來,他转看向青眉老者,露出无比灿烂的笑容,道:“前辈,她是我的朋友,我秦少阳是绝对不会许任何人在我的眼前伤害我的朋友的,而且更重要的是,我是一位医生,而她是一个病人,我有责任保护保护我的病人,这是我的义务!”

    听着秦少阳这番慷慨激昂的话语,龙梓昕的眼睛凝视着秦少阳,她似乎又从秦少阳的上发现了其他的好东西一样,她的眼睛此时已经全被秦少阳给占据。

    “走吧,不过你要向老夫保证,一定要医治好她的伤,不然老夫一把火烧掉你的诊所。”青眉老者双手背在后,他冲着秦少阳冷冷地喝道。

    秦少阳沒想到青眉老者的变化如此之大,只得点点头,而后便抱着龙梓昕离开这间仓库。

    当秦少阳离开仓库之后,一个青衣男子來到青眉老者的旁,恭敬地问道:“龙长老,难道您就这样让他带着小姐离开吗,!”

    一声长长的叹息声自青眉老者的口中响起,他盯着秦少阳离开的仓库方向,用无奈的语气说地:“不让他带走小昕还能怎么办,恐怕这个世界上也只有那小子才能治好小昕的伤势!”

    听着青眉老者如此一说,站在他旁的那个青衣男子却是面露嫉恨之色,却是沒有明显地表露出來,而是悄悄地退了下去,朝着秦少阳离开的方向狠狠地瞪了一眼。

    龙梓昕的伤势不容片刻的浪费,秦少阳以最快的速度将她带回到诊所。

    鱼诗悦见秦少阳回來,本來是一脸喜悦地上前迎接,可是当看到他抱着龙梓昕回來时,她的脸色变得有些难堪起來,却依旧温柔询问着秦少阳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秦少阳沒有回答鱼诗悦的提问,而是小心地将龙梓昕放到简易手术台上,他对着鱼诗悦说道:“帮我拿剪刀过來!”

    鱼诗悦看着秦少阳那严肃的面孔,立刻意识到问題的严重,她赶紧将手术用的药箱拿了过來,从里面拿出剪刀倒递给秦少阳。

    秦少阳接过医用剪刀,而后伸到龙梓昕的膝盖部位,他将龙梓昕膝盖部位的裤子小心地剪开,两个红肿的膝盖立刻显露出來。

    “啊……”当鱼诗悦看到龙梓昕那红肿的两个膝盖时,立刻惊呼一声,而后用手紧捂着口,只是用一双眼睛紧紧地盯视着那一双膝盖。

    那一双膝盖红肿的几乎要爆裂开,隐隐间泛着紫黑之色,不仅是鱼诗悦被吓了一跳,就连好奇地跟进來的鼻环王、石头和寸头都被骇的睁大眼睛。

    “秦少,这是怎么回事,龙小姐的膝盖变在这个样子了!!”鼻环环盯着那肿大的膝盖,神色惊诧地问道。

    秦少阳将胳膊上的袖子给挽了起來,声音冰冷地说道:“薜国豪!”

    听到薜国豪这三个字,鼻环王的神色立刻一变,而后恨恨地握着拳头骂道:“又是薜国豪那个王八蛋,他是不是还嫌沒有被教训够,竟然对女生下这么重的手,他他娘的还真是丢我们男人的脸!”

    秦少阳全然沒有理会鼻环王等人的愤怒,而是全神贯注地凝视着龙梓昕的膝盖,他用手指在她的膝盖四周轻轻地点了下,随即而來的便是龙梓昕那痛的咝咝声。

    秦少阳俊秀的眉头紧紧地蹙了起來,从刚才龙梓昕的反应上看,她膝盖的伤势比他之前想像的要严重的多,如果处理不当的话,恐怕她的双腿真的可能会终残废。

    “秦同学,我的膝盖怎么样了,能不能医好。”龙梓昕敏锐的观察力丝毫不低于秦少阳,她见秦少阳一脸的愁容,轻声问道。

    秦少阳一扫脸上的愁容,朝着龙梓昕露出自信的笑容,道:“龙同学,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医好你的,绝对可以的!”

    “那就麻烦你了,秦同学。”龙梓昕见秦少阳如此肯定地说道,于是真诚地道了声谢。

    秦少阳点点头,而后他看向鱼诗悦叮嘱道:“表妹,龙小姐接下來的病便是你负责的,你要好好地照顾龙小姐,知道吗!”

    鱼诗悦见秦少阳如此认真地拜托自己办事,立刻欣喜地点点头,迎着秦少阳的目光,道:“表哥,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地照顾龙小姐的!”

    叮嘱好之后,秦少阳转又看向鼻环王等三人,他刚要开口说话,便听到鼻环王三人,齐齐地说道:“秦少你放心,我们一定会负责好诊所的安全的,诊所在,我们在,诊所亡,我们亡!”

    看着鼻环王三人严肃的表,再加上他们刚才喊出的加油口号,秦少阳顿时有些忍俊不,不过他还是忍住沒有笑出來,他转离开这间临时手术室,而是回到二楼的房间,他将卧室的门反锁上,而后坐到书桌前,他拉开抽屉,从抽屉的最里面掏出一本草稿纸订制成的书,而后摆放在书桌上,全神贯注地盯视着书中的知识,而书的扉页却是赫然印着五个绢秀的字迹:《神农本草经》,

重要声明:小说《医手遮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