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2章

    <---凤舞文学网--->    四个健壮的侍卫费尽力气才把那个因痛苦难忍上下翻滚的卡西里斯抬上把他的四肢牢牢的捆绑在的四个角上固定住难怪之前他一直是被捆在担架上的这种况下的他的确是很难伺候。--凤-舞-文-学-网--

    挥退侍卫瑨儿把卡西里斯的上衣统统解开露出他排骨般的膛然后从右手的戒指里拿出一个卷成一个卷的黑色丝绒展开来一片银光闪闪晃花了后两人的眼睛同时也让后的老城主和利斯王子抽了一气丝绒上面密密麻麻的插着各种规格型号的大小银针。瑨儿取出一根比较细的银针轻轻的插入膻中。针一插入恐怖的哀号声毫无征兆的来了个急刹车房间里顿时一片安静。

    突然驾临的宁静让利斯和老城主有些懵等到他们回过神来的时候看到的是面容安详闭目沉睡的卡西里斯。

    “卡西里斯……卡西里斯……”老城主普里奥轻声呼唤他的侄子却没得到回应。他咬了咬牙上前几步走到前伸出颤抖的右手放到卡西里斯的鼻下探了探然后长舒了一口气子一软就要摔倒瑨儿伸手一接将他扶到沿靠着柱坐下。

    “瑨儿小姐您真的……!”激动过度的老普里奥连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

    “普里奥城主有什么话只管说。”淡淡的笑容舒缓的语调轻轻的摇着羽扇随风飞扬的丝无不衬托出瑨儿的优雅。这让在一旁的利斯下看傻了眼他突然现瑨儿并不是他一直以来想象的那样。

    “我的侄子有没有完全治愈的希望?”平复了激动的心老城主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自己侄子的命问题。

    唉……瑨儿心里叹了口气既然如此宝贝自己的侄子当初就该好好管教而不是让他仗着自己的贵族份到处惹事生非现在可好了吧遭报应了吧。你的侄子是侄子人家家的女儿就不是女儿吗真是……

    “应该可以。”瑨儿轻轻的点头给了老城主一个希望。

    “您采用的是什么方法呢?神的红衣主教都没办法可是却让您一根银针就让他平静下来了。”

    “这是我的祖传技术从未对人使用过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向您解释。” 瑨儿三言两语打过去针灸的奇妙解释给你们听你们也听不懂。

    “那您看接下来要做什么呢?”

    “接下来就是等他醒来问问他的况然后再做决定。”说完瑨儿走到沙旁坐下端起杯子一通猛灌天太了几乎脱水。

    “好。”老城主不再说话只是一脸慈的看着他的侄子。

    “你的这个技术是什么?那么神奇!”利斯下凑到瑨儿边轻声问道。

    “这个?不好意思这是我家的秘技不能告诉外人。”

    “连它叫什么也不能说吗?”

    “其实不瞒下这个技术是不在人前使用的这次若不是陛下开口我是不会用这个的。上次在法林上施针纯属一时冲动对于他的病症产生好奇之下做出的举动。这个技艺历经数代只有理论没有实践我今天使出来也是冒很大的风险是否成功我也不知道。” 说到后面瑨儿皱起眉头一脸的担忧使得本来还想再打听的利斯下也不得不已到把嘴边的问题又咽回肚子里。

    “嗯……”一个细微的呻吟声突然响起老城主欣喜万分凑在近前轻轻的呼唤自己侄子“卡西里斯卡西里斯。”

    卡西里斯似乎听到了自己叔叔的呼唤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在一阵晕眩之后看清了自己面前的人。

    “叔叔?”

    “卡西里斯您终于醒了现在感觉怎样上还痛吗?”

    卡西里斯闭上眼睛仔细感受了一下现在的体状况一点不适的感觉也没有。--凤舞文学网--

    “不现在感觉很好一点也不痛好像什么事也没生一样。”

    “是嘛那太好了!瑨儿小姐您快来呀。”老城主立刻扭喊瑨儿。

    “城主大人普里奥少爷现在感觉如何?”

    “瑨儿小姐他说他现在感觉很好您看?”

    “呵呵是嘛那就好那剩下的工作就好做了。” 瑨儿摇着扇子优雅的走过来眼睛半眯嘴角上翘。

    “普里奥少爷现在我要给您做些检查请您放松不要紧张。” 瑨儿伸手就要摸到卡西里斯上哪知道在她的左手离他的膛还差五公分的时候那个普里奥少爷像见鬼似的尖声嚎叫起来。

    “不!离我远点不要碰我!!”卡西里斯一边叫着一边往里边缩无奈手脚被绑动弹不得只好拼命的挣扎脸上是惊恐万状的表

    “卡西里斯你怎么了冷静一点不要害怕她是给你治病的人。”不明白自己的侄子是怎么了老城主只好用全力按住他迫使他冷静下来。

    “不叔叔不要相信她就是她当初就是她。”卡西里斯语无伦次指着瑨儿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而瑨儿却是边摇着扇子边微笑着看着他对于卡西里斯的指控她一点也不在意而她的笑容在卡西里斯眼里看来是更加的恐怖。

    “卡西里斯安静一点有话慢慢说。”在老城主的再三劝慰下暴走状态的卡西里斯终于渐渐的安静了下来不再乱动但他的眼睛却一直瞪着瑨儿直瞧。

    “普里奥少爷请您不要再乱动了您的口还插着一根针呢若是那针断了就麻烦了。”这是典型的马后炮明显是看到人家不再动弹了才说的。

    针?

    卡西里斯疑惑的低头一看自己的口果真插着一根明晃晃的银针针尾还在因为他体的摆动而轻微的摇晃。

    静默~~~~

    “啊!”惨绝人寰的惨叫声再度响起悲惨程度不亚于他病时的惨呼让待在一旁的利斯下生生有逃出门去的冲动。

    “普里奥少爷怎么了又开始疼了吗?” 瑨儿在旁边闲闲的开口眼睛以下全部隐藏在扇子下面让人看不到她的表知道事始末的利斯下现在也是默不做声强压下想离开的冲动坚持着在一旁打算看戏。

    “为什么?为什么我上会有一根针!会不会死啊?叔叔我不要死啊您一定要救我!!”卡西里斯再一次的歇斯底里看着自己上的针很想伸手把它拔掉可就是动不了。

    “没事的普里奥少爷这根针不会要你的命的如果你不想看到它没关系我可以拿走。” 瑨儿不等对方声就眼疾手快的把针一抽结果可怜的普里奥少爷旧病复再次痛苦得死去活来。

    “哎呀卡西里斯你这是怎么了?刚刚不是好好的怎么现在又病了?瑨儿小姐您快看看!”

    “没事的普里奥城主刚刚只是将普里奥少爷的病痛暂时压制住而已因为听到普里奥少爷叫着把针拿掉于是我就出手把针取下而已。针一取下自然旧病复这没什么的。” 瑨儿说得轻描淡写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

    “啊?不要啊这样一来不就一切都回复原状瑨儿小姐还请您将我侄子完全治愈我一定重金酬谢。”

    “重金酬谢?能有多少?”一听有钱瑨儿立刻精神百倍起来让一直王子下大跌眼镜。

    “呃?只要能治好我的侄子我酬谢5ooo金币!”被瑨儿突然的转变愣住了的老城主呆了一下反应过来许下了一个不小的酬金数目。

    “5ooo金币?嗯可以药费另计。” 瑨儿歪着头想了一下答应了。

    “药?什么药?”

    “尊敬的普里奥城主您总不至于认为我只凭这一根细细的银针就能救您侄子吧当然还要用药。”

    老城主想想也是“好那需要什么药?”

    “就是这个。”瑨儿从右手戒指里掏出一个1o厘米见方的木质小盒打开盒盖里面有一根塞了软木塞的玻璃试管试管里面是一株八厘米长翠绿色的植物有四片形似贝壳的叶子紧密的生长在一起下面是长长的须根。

    “神啊这是兰贝!!您怎么会有这个的?”不愧是老人家见识就是比年轻人广第一眼看到时就叫出了它的名字王子下还一头雾水呢。

    “我曾经有一段奇遇这个就是在那段时间里得到的您看这个值多少钱?”这东西叫什么名瑨儿不知道当初所采集的草药全部都是编的编号至于市价从魔兽森林深处挖来的东西能便宜吗?

    “我记得的最高售价是在一次拍卖会中当时卖到了十万金币。您确定只有这个才能救我侄子吗?”老城主干咽了一口口水他不敢再想下去了。利斯听到这个价钱也瞪大了双眼这株毫不起眼的植物竟然这么值钱。

    “普里奥少爷病了这么久体早已虚弱不堪这个药可以修补他虚弱的体让他的体恢复过来为他病后的调养打下基础。”

    “也就是说一定得用?”

    “城主大人如果我有可替代的草药我也不会选择用这种昂贵的东西。” 瑨儿是好大夫呢一切从病人的角度出。

    “那好吧就这样吧治疗要多久呢?”老城主放弃抵抗钱嘛以后再挣现在先把侄子的命救回来要紧。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三天就够了。”

    “行行那现在快给我侄子止痛吧钱我会在这三天内想办法凑齐的。”侄子的惨叫声已经是声嘶力竭嗓音都沙哑了许多。

    “哦那当然可以您是城主是大贵族我还怕您赖账不成嘛。” 瑨儿笑眯眯的看着城主左手一挥看似随意的那么向下一顿卡西里斯不堪入耳的惨叫声戛然而止世界又恢复了平静。

    瑨儿这一手本事让利斯下是叹为观止。

    “不行叔叔您不能给她她就是那天和那个女魔法师在一起的人。”老城主前脚要出去刚缓过气来的小普里奥立马叫住自己的叔叔。

    “什么?!卡西里斯你说什么?”听到自己侄子的话老城主又回转来不可置信的看着瑨儿这么瘦弱的姑娘怎么会是那个有嫌疑的女孩呢?

    “叔叔她有重大嫌疑。”这个不怕死的家伙看来苦头还吃少了竟然妨碍我赚钱。瑨儿在一旁冷笑着已经计划好在治疗的时候再让他多尝些苦头。

    “城主大人我承认我的确就是如您侄子所说的和他看中的那个魔法师一起的人但是您看我像是有能力打伤您侄子的人吗?” 瑨儿甜甜一笑不急于给自己辩护反倒把皮球踢还给了城主普里奥。

    “这个……”老城主有些为难。

    “就算不是你做的那个人也是与你有关系的否则干嘛偏偏救下你们?”卡西里斯瞪着眼哑着嗓子嚷嚷个不停真的是个被宠坏的少爷一点眼力劲儿都没有。

    “普里奥你为一名贵族说话要负责你被人打伤与瑨儿小姐之间就一定有关系吗?如果你是好好逛街又怎么会有人无缘无故的攻击你呢。风云佣兵团只是在德维尔城临时住宿之前与你们并无恩怨只是因为你受伤时正好她们在你边就怀疑她们这不是为一名贵族应有的作为吧。”利斯突然开腔语气稍显严厉。

    “下!”小普里奥这才现一直站在边的利斯惊得瞠目结舌。

    “普里奥少爷您想想在这个世上有什么人可以在无声无息中将您和您的随从一击击倒?” 利斯的帮腔让瑨儿觉得他总算做了一件他应做的事

    “呃……这个……”卡西里斯被堵得无话可说这个问题他可从来没有想过。也是他一直都在痛苦中煎熬哪会有时间想到这个问题。

    “卡西里斯不要说了伤你的人叔叔一定会找出来为你报仇的。”普里奥城主坐在前看着他的侄子表狠的说道。

    “那我们这是做什么?”卡西里斯听到叔叔的保证放下心来但对于瑨儿还是不太放心一脸的小心警惕。

    “瑨儿小姐有办法救你。”

    “我不信她要怎样救我?”

    “你上的这根针就是她插上去的你看你现在不是没事了吗?”

    “可是她一拿掉针我还是会疼啊而且疼得更厉害。”想起刚才的痛苦可怜的普里奥少爷子像抖筛子一样的抖起来。

    “是呀瑨儿小姐这针不能取吗?”

    “只要让针在他上停留一段时间就可以取下来了然后你们就可以回去了我会在宫里把药准备好明天给你们送过去一切顺利的话三天就没问题了。” 瑨儿依然保持着天使般的微笑。

    “好好我这就让人去准备钱。”老城主急颠颠的小跑着出了房间对门外的随从吩咐了几句立刻就有几人快离开然后他又走了回来。

    “瑨儿小姐接下来要做什么?”

    “等上一会儿就好了注意不要弄断了普里奥少爷上的针。” 瑨儿摇着扇子回到沙旁坐下拿着一本书慢慢翻着老城主慢了半拍的看了一眼躺在上的自己的侄子才现在他离开的这么短的时间里他侄子口已经插了十几根针银晃晃的直刺人眼。

    “卡西里斯你现在感觉如何?”老城主趴在边轻轻的唤他呆滞掉的侄子在瑨儿插了他一的针后他就一直是这个样子。

    “叔叔我会不会死啊?”好半天才回魂的卡西里斯张嘴又是这句。

    “不会的你会活得很好的。”

    “唔。”卡西里斯轻轻哼了一声闭上眼睛睡了过去反复折腾这么久体力早消耗殆尽扛不住了。

    老城主叹口气坐在边安详的看着他的侄子。

    至于利斯他在说完那番话后就离开了。

    ※※※※※※※※※※※※※※※※※※※※※※※※※※※※※※※※※※※※※

    半夜。

    帝都内城西北角一栋有着白色高塔的建筑物。

    魔法灯清白的光亮从高塔的一个房间窗户里透出来在这漆黑的夜里特别显眼一位满脸皱纹七老八十的穿白色法袍的老头在一屋子的故纸堆中翻找着什么看着丢了满地的书籍想必他已经在这里找了很久了。

    终于老头从书架最顶端拿下来一本几乎脱页的书当翻到某一页时老头仔细的辨认之后激动万分。

    “哈哈!就是这个就是这个!……太棒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异界大冒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