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1章

    <---凤舞文学网--->    离开利斯王子的书房瑨儿沿花廊向自己的房间走去在经过一个花庭的时候听到一个耳熟的声音回头一看是萨琳娜她正和二位美女有说有笑的从花廊另一侧走过来正好在瑨儿后她们都穿露肩的华丽长裙柔软的长辫成两个麻花辫垂到前头上戴着遮挡阳光用的小圆帽。--凤-舞-文-学-网--见到她们瑨儿赶紧把自己隐影处快步离开这些贵族小姐们她可不想招惹。

    可惜天不如人愿就在瑨儿即将走出她们视线范围的时候萨琳娜看到了她。

    “站住!”萨琳娜喝住了瑨儿。

    “民你在宫里住了这么几天怎么还一点规矩都不懂遇到贵族连个礼都不行真是一点教养也没有。”萨琳娜一脸的厌恶那两位小姐还故意后退几步仿佛和瑨儿靠太近有**份。

    唉……

    瑨儿停下脚步深吸一口气转面对萨琳娜三位小姐行了一个女佣兵的礼节。

    “尊敬的萨琳娜郡主阁下二位小姐很抱歉我并不知道在我后的是您们三位高贵的小姐。”

    “果然是不懂规矩来了这么久还没学会怎么行礼哼民就是民。我问你走那么快要去哪?”

    “回尊敬的萨琳娜郡主阁下刚才下召见我询问皇后的病嘱咐我要好好照顾皇后现在我正打算回房整理一下药材好给皇后煎今天的第二份药。”

    “说起药我倒想起来了皇后喝你的药也有这么几天了什么时候才给皇后停药啊?”

    “回尊敬的萨琳娜郡主阁下皇后的病现在很稳定我想再照样喝七天如果皇后没有再病的话就可以把服药次数减为一天两次了。”

    “什么!还要再喝七天?!皇后天天照你的食谱进餐这么几天下来人都瘦了一圈你还要她再继续下去?”

    “我给皇后的食谱是完全根据她的体条件制订的为的是不和我的汤药起冲突为了皇后的体健康还请萨琳娜郡主阁下请皇后务必坚持下去。”

    “好为了我姨母的健康我会劝她坚持下去只是……”萨琳娜突然顿了一顿然后才接着往下说“若她在这段时间再次犯病怎么办?”

    “如果皇后在这几天犯病那表示她的病加重了我只得给她换一重猛药并且由现在的一天三次增加为一天五次相信会有效果。”

    “你拿皇后做试验?”

    “不敢这只是陛下的吩咐只要能治好皇后许我使用任何方法。”

    “你!”萨琳娜手指着瑨儿鼻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好半天愤恨的把手一甩带着旁的两位美女错离去。

    “哼!小样。”瑨儿轻哼一声负着手转下花廊回到自己的房间。

    ※※※※※※※※※※※※※※※※※※※※※※※※※※※※※※※※※※※※※

    骄阳似火炽的阳光灼烤着大地地表蒸腾的空气使得人们眼中的景物都变得有些扭曲街道边的行道树也被晒蔫了低垂着枝叶显得那么的无精打采。人们不断的把凉水泼在房屋内外以降温但没多久就被蒸干净。不得不出门的行人们藏在沿街房屋屋檐下的影处以躲避阳光可惜无济于事依然是

    一辆马车和几名骑马的随从顶着烈从城外迅的驶入车上的贵族标志标示出车里之人的显贵份因此这队人马一路上如入无人之境的在街上横冲直撞以极快的度沿主道向内城而去。

    这队人马来到内城西北角的一栋有着一个白色高塔的房子前停下一个随从上前去敲门不大功夫一名穿白色法袍的年轻人前来应门。

    “您好请问这里是大魔导士帕丁大师的住处吗?”随从问道。

    “是的您有什么事吗?”

    “帕丁大师在家吗?我们是从德维尔郡来的有很紧急的事求见大师。--凤舞文学网--”

    “是什么事呢?”

    “我家少爷得了急病专门从德维尔郡赶来请大师救治。”

    “很抱歉导师现在不方便见客他正在做一项很重要的研究已经好多天没有离开他的高塔了。您还是找神主教为您家少爷看病吧。”说完这年轻人就要关门。

    “请等等。”随从连忙抵着门。“请问大师什么时候才能完成研究?”

    “这个不清楚估计还要几天吧。”

    “我家少爷的病非帕丁大师不可神无法治好我家少爷的疾病能否通融一下帮忙向帕丁大师禀报一声就说德维尔郡城主莱昂纳多&#8226;普里奥携侄子卡西里斯&#8226;普里奥前来请求大师救援。”

    “这样啊那好吧你等等。”年轻人考虑片刻还是同意为他们跑一趟听到还有疾病连神主教都没办法治好引起他的好奇。

    门外的人依然在忍受着烈的灼烤也不知过了多久大门再度打开那个年轻人走了出来守在门口的随从连忙上前。

    “很抱歉导师说了既然是神主教也没办法的疾病他也没办法不过他建议您进宫去找陛下帮忙。”

    “进宫?”随从懵了帕丁都说自己也无能为力了皇宫难道还有人能够治疗?

    带着一脑子的疑问回到马车旁把那年轻法师的话转述给车里的人听很快大家再度出目标直指皇宫。

    “陛下。”德维尔郡城主莱昂纳多&#8226;普里奥向国王伽西十五世行了一礼边地上被严严实实捆在担架上的是他一直处在昏迷状态中的侄子卡西里斯&#8226;普里奥。

    “普里奥城主听说你很着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伽西十五世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年轻人心里已经猜测到这德维尔郡城主急急忙忙来找自己是为什么事这当天生的事他已听王子利斯回来后讲述过了知道他侄子被人打伤但并不知道伤得有多严重。

    “我的侄子卡西里斯&#8226;普里奥在一月前被人偷袭受重伤可是他的伤连神主教也没办法因此我只好去找帕丁大师没想到帕丁大师说主教治不了的病他也同样治不了不过他建议我来找陛下说陛下有办法救他。”普里奥城主越说越伤心想起主教跟他说过的话讲到最后已经是一脸悲痛。

    “哦?什么伤会让神主教和帕丁也无能为力?”国王陛下大感好奇帝国什么时候出了这样一个高手。

    “这就是让主教为难的地方我侄子上没有半点伤痕可是每天三次却会痛苦不堪我想尽办法也不能缓解他的痛苦只能眼看着他一天天的虚弱下去。”

    “这就奇怪了什么武技能让人没有外伤却仍然可以伤人呢?”国王伽西十五世也是一名高级剑士对于好的武技凡是练武的人都会想一窥究竟的当下他的好奇心就被提了起来。

    “这是什么武技臣下也不清楚我边的骑士也无人能说清所以到现在还是个谜。”

    “那么说偷袭你侄子的人到现在也还没有抓到喽?”

    “是的陛下。”想起当时的景老城主气不打一处来若不是那个卡普阻拦那个有重大嫌疑的女孩一定跑不出他的掌心。

    “没有线索很难找人抓人的事就先放到一边以后再说现在先给你侄子看病最重要。”顿了一顿提高音量。

    “来人。”一名内侍推门而入。

    “去请瑨儿小姐过来一趟。”帕丁让他们过来就是想让瑨儿来治疗吧。

    “谢陛下。”普里奥城主虽然不明白陛下口中的瑨儿小姐是什么人但能被陛下如此看重想必是位很能干的人。

    ※※※※※※※※※※※※※※※※※※※※※※※※※※※※※※※※※※※※※

    “好无聊啊……” 瑨儿趴在窗台上有气无力的哼哼着手里有一下没一下的摇着一把从厨房后院偷拔家禽羽毛做成的羽毛扇。在皇宫里的子是很沉闷无趣的每天除了练功看书煎药之外就再没有其他消遣顾忌王宫规矩不敢四处走动她已经快闷出毛病来了。

    一阵脚步声从远而近的飘来听起来像是往她这个方向过来的瑨儿头都没抬只是懒懒的稍稍侧了一下脑袋看到一个内侍脚步急促的过来。嘿还真是冲她来的。

    “瑨儿小姐陛下召见!”看到瑨儿就趴在窗台上内侍直接跑到她的跟前停下。

    “陛下?知道什么事吗?”听到国王召见瑨儿强打精神直起腰来。

    “很抱歉我不知道。”

    “算了前面带路。” 瑨儿无力的翻个白眼撑着窗台站起来摇着羽毛扇悠悠的跟在内侍后面。

    “陛下。”瑨儿向国王伽西十五世行了一礼然后就站在一旁默不作声的打量起城主叔侄俩。从她一进来看到这两人就知道事是怎么回事了看那侄子青灰色的脸色也知道没几天活头了叫她来不会是想让她救人吧。

    “请问陛下找瑨儿来有什么事?”

    “瑨儿小姐这是德维尔郡的城主莱昂纳多&#8226;普里奥地上躺着的是他的侄子卡西里斯&#8226;普里奥。请你来是想让你看看有没有办法救他侄子一命。”伽西十五世暗暗的观察瑨儿可是瑨儿一脸的平静这倒让国王一下子看不出什么。

    “是我尽力。” 瑨儿走到城主侄子面前看着这个明显出气比进气多的家伙心里冷笑三声:“活该!”

    蹲下子连那家伙的衣服都没解开瑨儿只是用手装模作样的在他口按了几下摸了摸他的脉。

    “请问城主您侄子是如何变成这个样子的。”

    “一个月前他在城里街上被人偷袭回来后就变成这样了上没有伤痕可是每天三次却会痛苦不堪神主教和帕丁大魔导士都说没有办法。”面对瑨儿城主一肚子疑问可就是问不出口陛下对她说话时的语气非常的客气使得城主对她也是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

    “每天三次?都是什么时候作?” 瑨儿明知故问。

    “上午、下午、晚上各一次。马上就是第二次作的时间了。”

    “是吗?那好吧反正现在看上去是一切正常等到他作的时候再说吧。” 瑨儿优雅的摇着她的扇子柔软的羽毛在脸上蹭来蹭去借扇子的遮挡笑得无比得意。

    还没等几分钟就听见一阵细微的呻吟声在房间里响起瞬间就变成了惨嚎昏迷不醒的普里奥少爷的体由慢至快的开始颤抖最后变成了痉挛因为痛苦而变得有些狰狞的表露在外的皮肤下可以清楚的看到暴起的血管体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不停的涌动透着一种诡异。总之怎一个惨字了得。

    国王看到这一幕惊得目瞪口呆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会是这样凄惨的惨叫声让他也不忍再听。而老城主则是一脸泪汪汪的看着他的侄子心里懊悔不已他只有这一个侄子由于兄长早逝他对这个侄子从小就比较宠以至于到了如今的地步对于他在城里所做的事他不是不知道想到自己是贵族也就由他哪里知道会有这一天。

    一声“砰!”的巨响厚厚的书房门被重重的一脚踹开吓了屋里几个人一跳瑨儿下意识的挪动了一下脚步摆出一个攻守兼备的姿势只见一个人影从外面冲了进来后面跟着众多的宫廷侍卫把书房团团围住。

    “父王您没事吧。”王子下手持一把刺剑摆出进攻的架势似乎只要房间里的人稍微动一下他的剑就会在第一时间招呼上去。

    “王儿你怎么来了?”突然冲进来这么多人让老国王的心脏悄悄的漏了几拍当看清是自己儿子的时候放下心来。

    “我们听到里面传来惨叫怕父王生意外才闯了进来。”看到房间里大家都好端端的一整齐也没有什么可疑人物王子下挥挥手侍卫们鱼众退出。

    “父王这是……怎么回事?”看着躺在地上哀号的人利斯也不倒吸口气。

    “德维尔郡城主莱昂纳多&#8226;普里奥参见下。”老城主抢在国王回答问题之前先给利斯行礼这种介绍的工作不能总是由国王陛下来做不是。

    “普里奥城主这是您的侄子吧怎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不找神主教看看呢?”听到是德维尔郡的城主利斯立马想起当时生的那件事当初怎么也想不到会变成这样。

    “臣下侄子被人偷袭受伤这一个月来臣下找遍牧师却没有用上午的时候才从神无功而回本想去找帕丁大师的可是他的学生说帕丁大师在进行一项研究不方便接待臣下建议臣下来找陛下陛下向臣推荐瑨儿小姐。”

    “瑨儿?”利斯不疑惑的看向位于一旁的瑨儿心想她能有什么办法。

    “瑨儿小姐您看我侄子现在况怎样还有救吗?”解释完毕老城主又转过来面对瑨儿。

    “城主别急我先看看。”

    瑨儿走到卡西里斯跟前蹲下摸了摸脉然后解开他的衣服在口各部位随意的揉了揉最后来到了膻中的位置按摩着随着她的动作卡西里斯的惨叫声慢慢变着了呻吟人看上去也没有那么痛苦了。

    看得房间里的三人大开眼界。

    “啊!太好了您真的有办法!!”老城主欣喜若狂本来上午神主教还说自己侄子已无几生命使得城主在灰心之下抱着最后一搏的心态去找帕丁没想到这一搏却让他搏对了来到皇宫见到了真正有能力的人。

    瑨儿淡淡一笑把手拿开。

    手一离开卡西里斯的惨嚎声再度响起比之前更加的剧烈。

    “这……瑨儿小姐您这是……?”

    “城主大人若我说得不错您的侄子应该没几天时间了对吧?”

    “是的……主教大人也是这么说的您也救不了他吗?那您刚刚……?”

    “我?我有个方法可以试试但不保证一定成功因为这个方法是从祖上传下来的还从来没有用过我也只是知道一些理论而已。城主大人愿意试试看吗?”

    “这个……。”老普里奥有些犹豫不决心疼自己侄子生命将至现在有了生还的希望却不一定成功。想试又担心不试又不甘心。

    “好吧试就试。”一咬牙一跺脚心一横老城主做出了一个决定。

    “请陛下给安排一间安静的房间。”听到老城主同意瑨儿立马转面对国王伽西十五世。

    “可以。希望你能早将卡西里斯&#8226;普里奥治好。”

    **********************************

    ps:昨天有朋友告诉我说网络上有多个小说网站上出现了我的小说于是我好奇的在百度上一搜果然。当时心中感觉无法用言语表达……在我的印象中只有有人气的小说才会被转载所以怎么想都觉得这事不应该会生在我的上真是不可思议……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异界大冒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