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8章

    <---凤舞文学网--->    就在瑨儿烦恼如何解决眼下况的时候门被“呯”的打开了一个穿华服的美丽少女冲了进来直扑皇后。--凤舞文学网--

    “姨母听说您今天请了一个药师来给您看病是不是啊?”少女急切的表可以看出她们之间的感非常的好。

    “是的萨琳娜那支龙灵草没有起到作用所以经过陛下和众大臣的讨论决定请一位药师来给我看看。”皇后语气和蔼眼神慈祥。

    “可是谁不知道药师是只给穷人看病的您是皇后啊怎么能让那种民来给您看病呢。”

    “可是帕丁大魔导士和神主教看了这么久都没看好万般无奈才找的药师而且这个药师还不简单呢是你表哥利斯推荐的呢。”

    一听这话瑨儿两眼一横死盯着站在一旁仿佛玻璃人的利斯若是眼神是利刃估计利斯已经被她凌迟了。

    “利斯表哥您怎么能这么做呢怎么可以让那种民来给姨母看病呢谁不知道药师是使用草根树皮给人治病的您怎么能让姨母吃那种东西呢!!”萨琳娜冲到利斯面前对着他大喊大叫。

    “那你说用什么方法来治我的母后呢?”

    “去找教皇他一定有办法的。”

    “哼笑话去教廷。你知道这路途有多长吗?路上得走多长时间吗?万一我母后在路上病怎么办?这些你都想过吗?”

    “这个……只要让帕丁大魔导士一路跟随就没问题的。”

    “帕丁大魔导士已经八十多岁了是我帝国唯一的光系大魔导士如果他在路上生意外怎么办?”利斯语气冷淡面无表看不出他对这个萨琳娜表妹有多少的感

    “够了萨琳娜不要胡闹了药师都无法思考了。”萨琳娜的高分贝嗓音极度刺激着瑨儿的耳膜使得她总是时不时的摸摸耳朵。国王正好看到她的动作于是叫住萨琳娜。

    “姨父她就是那个药师吗?长得这么难看!”被国王叫住的萨琳娜终于看到房间里多出一个不属于这里的人于是放弃利斯非常迅的冲到瑨儿面前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一番仔细打量鼻子一哼不屑一顾。

    瑨儿微微皱眉这个女人难道吃糠长大的医术和相貌是能成正比的吗?!

    “哎你这个民你有能力治好我的姨母吗?不要在这里骗人!”

    “小姐我也不想来的是被几个骑士强行带来的。你要是能让我回去我感激不尽。”

    “哼果然是民连规矩也不懂跟我说话得称呼我为‘尊贵的萨琳娜郡主阁下’知道了吗?”

    “是的我知道了尊贵的萨琳娜郡主阁下。”

    “民记住了在贵族面前称呼自己是不许用‘我’这个词。”

    “那么请问尊贵的萨琳娜郡主阁下在贵族面前应该如何称呼自己呢?”

    “民这种礼仪问题不是由我这高贵的贵族来教导你的若是想知道你最好请个礼仪老师来教你如果你有钱请得起的话哈哈!”

    “尊贵的萨琳娜郡主阁下请问现在该怎么办呢?我是否要继续给皇后治疗呢?”

    “哼民我看你还是走吧连帕丁都治不了你一个民能做什么趁早离开免得丢人现眼。你这种处这高贵的宫是会给我们贵族脸上抹黑的。”

    “国王陛下既然尊贵的萨琳娜郡主阁下让我走我看我还是走了算了皇后的病还是另请高明吧。” 瑨儿走到伽西十五世面前行礼不经意间瞄到皇后的眼神里有一丝得色。

    “瑨儿小姐皇后的病你还未查出来呢怎能让你说走就走。--凤舞文学网--”国王还未出声利斯下抢先回答。

    萨琳娜一口一个民屋内几个男人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埃尔特的脸色不好看瑨儿是他的学生;卡普脸色不好看瑨儿是他的学妹;利斯脸色不好看瑨儿是他推荐的她仅用一根银针就让法林残疾的右手又重新端起了杯子这是他亲眼所见所以他相信只有她才能治皇后。

    “可是……”瑨儿指了指萨琳娜两手一摊。

    “表哥她一个民能有什么用啊把姨母交到她手里那哪还有好啊她要走不正好。”萨琳娜跺着脚噘着嘴撒道。

    “瑨儿小姐她是郡主我是王子你听谁的?”利斯没有理会萨琳娜的撒

    “我听您的。” 瑨儿讪笑着退下。

    “好了萨琳娜不要闹了来坐到我边来不要打扰药师的工作。”皇后再度开口把萨琳娜拉到旁坐下。

    “姨母您相信那个民啊?”

    “之所以请她来是因为帕丁他们无法查出病因如果她能查出病因也是件好事啊。”皇后温柔的劝说着萨琳娜萨琳娜噘着嘴赌气似的坐在沙里不吭声。

    “瑨儿小姐你刚才查出来什么了吗?”那个一直未吭声的年轻人不再抱持沉默是金开了金口。

    “如果我没弄错的话皇后恕我冒昧请问您是不是夜里睡觉时容易出汗感觉心慌有时失眠?”

    “你……你怎么知道?”皇后睁大了眼睛这些症状几年前就出现但她一直未对别人说起过所以没有人知道直到她后来说自己心口疼并且出现昏厥的况但是无论帕丁和神主教谁也找不到病因试了很多种方法一点用也没有。但是这个她看不上眼的年轻女孩只是那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就知道了一切那……。

    瑨儿看到皇后瞳孔急收缩心头一凛不动声色暗自提高警惕。

    “是真的吗?瑨儿真的诊断出了你的病因吗?”看到皇后承认了瑨儿的说法众人大喜过望皇后的病有希望了。

    “那我心口疼的病有办法治了?”

    “很抱歉皇后我并未查出您心口疼的原因。”

    “哦?那你找到这几个病因有什么用啊自从我心口开始疼起来这些症状就一直存在了你没查出这个病因那你要怎么治呢?”听到瑨儿并未查出她心口疼的问题放下心来。

    “我并无好的治疗方案。但我想这种病是跟心有很大关系只要保持心愉快就不用担心。”

    “保持心愉快谈何容易宫里有太多的事要**心唉~~~”皇后叹口气手抚额头面露愁容。

    “母后为了您的体还是请安心养病吧。”听到瑨儿说要皇后保持心愉快利斯下突然也叹口气他旁边的年轻人一脸同的拍了拍他。

    “姨母我天天来陪您您就不用愁了。”萨琳娜靠在皇后肩上眼睛却瞟着利斯利斯却转过头和他边的年轻人说话看都不看她一眼惹得萨琳娜又把嘴噘得高高的。

    “好好萨琳娜天天来陪我一定可以心愉快。”看得出皇后对萨琳娜是喜的紧。

    “瑨儿现在皇后除了要保持心愉快之外还需要做什么呢?不需要吃药吗?”国王关心的问道。

    “多吃蔬菜水果多喝水少饮酒不要熬夜这些就差不多了。”吃药?我给你吃你会吃吗?

    “哎呀姨夫她能诊断出姨母的病因就可以了还指望她的药民吃的药能给姨母吃嘛!”

    “那算了。瑨儿之前说过的查出病来有赏。”国王走到房间一角的大书桌边那里有一根从天花板垂下来的黄色的丝绳拉了一下一阵清脆的铃声之后刚才带瑨儿进房的总管端着一个红色的丝绒托盘走了进来。

    “来瑨儿这是我给你的奖励。”国王把托盘里的东西拿起来亲自戴在瑨儿的左手食指上那是一枚土黄色的戒指雕刻着精致的花纹在正面有一个疑似纹章的图案。本来这戒指对于瑨儿来说大了不止一号可是在戴到她手指上后戒指出一道黄色的光芒一闪而逝再一看戒指已经牢牢的在了瑨儿的手指上大小合适。

    “这是空间戒指里面装的是关于炼金术方面的书籍和一些魔法材料望你能好好学习。”伽西十五世牵着瑨儿的手用勉励的语气慈祥的说道。

    “谢陛下我一定努力学习。” 瑨儿终于恭敬的行了一个她在这房间的第一个礼节虽然只是佣兵礼节。

    “这怎么可以姨父!这个民只是判断出姨母的病症你就送她印有皇室纹章的空间戒指那不就是放任这个民骑到贵族的头上?”萨琳娜看到那枚戒指跳起来拉着国王伽西十五世不依不饶。

    “萨琳娜注意你的用词你是一名贵族怎么可以总是民的说个不停她是圣西兰魔武学院的新生是我伽西帝国的子民!”对于萨琳娜的无礼伽西十五世也生气了面色一沉。

    “不可能新学期还没开始哪来的新生。而且就算她是学院的新生也不足以得到这枚戒指!”萨琳娜看到姨父生气也有些害怕松开抓着国王的手但还是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萨琳娜那你是认为皇后的健康还比不上一枚戒指的价值?”利斯面沉如水对于这个骄纵蛮横的表妹他也头疼的很。

    “表哥!”

    “看看你的样子哪有半点贵族的气质一进来就大呼小叫把贵族的脸都丢尽了就你这样还有脸教训别人尊重贵族?别笑死人了。来人!”

    布兰德的影出现在门口。

    “布兰德你送瑨儿小姐出去。”

    “是下。瑨儿小姐请跟我来。”

    如蒙大赦的瑨儿向国王和皇后各行了一礼之后赶紧跟在布兰德后面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太可怕了这都什么事啊可千万别把我扯进来啊阿弥陀佛~~~(佛祖:不好意思瑨儿你那里不属于我的管辖范围你自求多福吧。)

    “瑨儿小姐你真的很厉害呀竟然真的做到了帕丁大魔导士都做不到的事。”布兰德对瑨儿算是彻底佩服了。

    “呵呵谢谢。” 瑨儿干笑两声这里还是皇宫的范围言多必失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

    “现在瑨儿小姐又是埃尔特大师的得意学生那未来可是一片光明啊。”

    “哪里是校长慧眼。”

    跟着布兰德很快就出了宫感觉时间上要比之前进去所花的时间要短看看四周不是皇宫正门。看着瑨儿疑惑的表布兰德解释说:“若是原路返回太花时间所以我带你走的我们侍卫专用通道由偏门离开。”

    瑨儿点头。

    “瑨儿小姐请上车。”门旁停着一辆马车一位骑士打开车门招呼瑨儿那个人也是瑨儿认识的骑士叫马克。

    “谢谢马克。” 瑨儿告别布兰德登上马车马克驾驶着马车平稳快的驶向外城。

    “瑨儿小姐外城到了要送您回住的地方吗?”马车在内城城门处停了下来来往的人们在经过马车的时候都是行了一礼才离开。

    “不必了马克送到这里就可以了我正好逛逛街。” 瑨儿走下马车向马克道别慢悠悠的向商业区走去。

    买完东西已经是下午瑨儿溜溜达达的走向工会和法林约好一起吃晚饭的呢。

    来到法林的办公室他忙得头也不抬只是朝瑨儿打了个招呼指了指墙角的沙就又低头继续做自己的事了。球球在看到瑨儿进来三蹿两跳的扑进瑨儿怀里伸着粉嫩的小舌一通狂麻痒的感觉惹得瑨儿咯咯直笑。

    抱着球球坐在沙上轻轻的抚摸着它的耳后部位球球舒服的眯上眼睛好不惬意。哄睡了球球闲着无事的瑨儿开始研究新得到的空间戒指。她从戒指里翻出了二百多本和炼金术有关的书籍堆满了整个沙。随便翻了翻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除了几本讲述基础理论外其余的都是历代著名炼金师的著作前人的经验结晶。若是拿去出售随便哪本书都可使得到消息的炼金师们趋之若鹜。

    “哇噻!这个伽西十五世还真是下了老本就冲这些书在将来的子里我也不能不给他面子。”将书收好瑨儿又开始研究那些魔法材料除了卷轴、墨水和笔剩下的东西她就不认识了那些东西得等到她真正入行才能慢慢了解。

    “怎么样瑨儿没什么事吧。”忙完了工作的法林笑眯眯的站在瑨儿面前。

    “什么呀一点好事没有搞不好还有难。” 瑨儿苦着脸。

    “哦?为什么?”法林不好奇坐了下来。

    “认识这个吗?” 瑨儿把左手递到法林面前指着戒指上的那个纹章图案。

    “这是……双狮?!皇室纹章!这戒指是皇家的东西你怎么得到的?!”法林眯着眼仔细辨认一番后嘴张成了圆形怎么去一趟皇宫得回一个这个东西。

    “这是个空间戒指陛下给的以我诊断出皇后病症的名义不过他在把戒指给我的时候说了一些勉励的话要我好好学习之类的应该是埃尔特校长把昨天的事告诉了陛下。”

    “那这是好事啊干嘛苦着脸呢?”

    “知道一个叫萨琳娜的郡主吗?”

    “知道她是贝拉奇德公爵家的小姐他们家在帝国东边有一块领地。公爵夫人和皇后是亲姐妹萨琳娜刚一出生就被封为郡主贝拉奇德也因此被封为一等公爵。”

    “陛下把这戒指给我的时候萨琳娜表现得很激动非常反对陛下的这一做法。而且当时我还现下对她很冷淡可是皇后和她却又很亲密。”

    “嗯……”

    法林沉吟片刻才再次开口。

    “瑨儿既然你已经注意到了那有一个消息要告诉你不论好坏至少让你有个准备。”

    “据说现任的贝拉奇德公爵不善经营却又花钱如流水他领地的收入无法维持他的巨额花费现在的公爵已经是负债累累按理说早该破产。可由于皇后和公爵夫人自小感就好每当公爵陷入财务危机的时候只要公爵夫人向她的皇后姐姐一哭诉皇后立刻就会资助他们。可是再怎么资助皇后的能力也是有限再加上皇后和她的甥女萨琳娜关系亲密于是现在就有了一种说法皇后打算让利斯下取萨琳娜为妃这样就可以使贝拉奇德公爵家的财务状况大为改善。但是这种说法已经流传了好几年了却一直得不到证实也不知是真是假。”

    “你现在虽然已经回来了但很难说以后的子会不会又把你叫进宫去自己要注意了。”

    “这都是什么复杂关系啊~~~!看吧我说了宫里找我没好事吧你还帮着那些骑士劝我。” 瑨儿两手一摊我怎么这么命苦啊~~~

    “当时那个景你说怎么办?难不成双方就那么僵着?再说了就算你不去他们也可以强架着你去的你认为我一个平民能阻拦得了吗?”

    郁闷。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异界大冒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