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章

    <---凤舞文学网--->    “可是那些伤者上并没有箭这又怎么解释?难不成风云的人还会把他们用不着的东西取下带走吗?”大块头开始有些激动了被人质疑自己的亲眼所见让他有些恼了声音也大了起来曲指成拳捶着桌子把餐厅里的人的注意力吸引了大半过来。--凤舞文学网--

    “没箭?被人取走了?”听众又懵了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这有什么好怀疑的你和风云中间隔了那么长的距离那个弓箭手完全有时间把箭取走。”那人一副悠闲的样子端起杯子喝了一口酒。

    “那你说说他为什么这么做?”大块头“呯”的一声手拍在桌上力量之强让桌上的盘子都跳了起来一阵叮当乱响。

    “还能为什么就是不想被人知道呗技术这么高明的弓箭手肯定是成名多年的人这种人通常都有可做为份辨识的专用武器他把箭取走就是不想让后面的人从箭上把他认出来以减少不必要的麻烦。比如说被仇家寻仇之类的。”

    听到他这么一说大块头似乎也觉得有些道理不沉默起来没有再继续争论下去。听众们则以桌为单位开始了小范围的讨论。火爆的餐厅出现了暂时的宁静。

    竖着耳朵听了全部谈话内容的瑨儿也不佩服起他们的推理能力虽然和事实大相径庭但整个推理过程还算合理当时只是因为想节省一些箭支的举动在这些佣兵看来却是高手为了掩饰行踪而故布疑阵觉得有些好笑。

    闷着头笑了半天抬起头来却被吓了一跳赛文一行人个个若有所思的看着瑨儿看他们的眼神好像已经相信那些人的推论瑨儿是名隐藏行踪的神箭手。

    “你……”洛克手指着瑨儿言又止。

    “别!”瑨儿举起双手压低嗓门“你们不会真的相信吧我要是有那么厉害我还会在森林里被困两个月吗?”

    “但是你那天的表现证明你有着优秀的箭技术这你抵赖不了吧。”赛文挑着眉斜着眼睛看着瑨儿。

    “我只是偷袭他们而已不能算高手吧。” 瑨儿咬死不认。

    “在你击飞第一支箭到饿狼的第一个手下被袭这中间只有很短的时间你是怎么做到的?”柯顿也加入了供的行列。

    啊哦这下要漏馅了这之间的时间短到几乎可以直接忽略当时只是想着战决在击飞第一支箭后就直接跳上了飞垫跑到他们后展开偷袭却忽略了时间这个重要的问题。

    “其实也没什么啊我只是快的绕到他们后实施偷袭而已。” 瑨儿扑闪着她黑黑的眼睛尽可能的做出无辜的表

    “你有那么快的度?”柯顿不信。

    “别看那是树林其实进去了才知道里面平坦着呢没有什么灌木矮树丛道路好得很要不然我也不能那么快绕过去。” 瑨儿编瞎话的本事是越来越好了不过树林里的路况倒也不是完全蒙人。

    “真的?”赛文加重了语气下巴微微抬起用眼角瞟着瑨儿恩特尔在轻轻掰着他的手指掰得指节咔咔作响;洛克低头像人般的轻柔的抚摸着他的大剑。

    “真的真的。”瑨儿点头如捣蒜恩特尔的力气大着呐被他抡一拳可一点也不好玩还有那个洛克他要是一剑斩下来这张桌子都能让他给劈了。

    “好了好了看你们都把瑨儿成什么样子了真是的至于打听那么清楚嘛她可是弓箭手呢本来就要求手灵活她那度怎么了和传奇手托利安比起来还算慢的。--凤舞文学网--”苏兰看不下去替瑨儿开脱惹来瑨儿满含泪的深凝视趁苏兰痛惜之下揽她入怀之际饱餐了一顿豆腐。

    男人们翻个白眼低头喝酒不再理会面前这两个女人。其实他们也不是刻意打听在他们心里已经认定瑨儿是个有一定能力但缺乏经验导致冒险失败在魔兽森林里被困二个月的菜鸟佣兵刚才的举动只是酒足饭饱之后的一点娱乐活动谁叫那些佣兵的推理那么有意思呢。何况佣兵行业里本来就是鱼龙混杂佣兵们在大6的各个角落四处冒险要查一个人的底细并不容易只要不危及自己的切利益一般很少会做这种事再说了组建佣兵团又不要求团员有一清二白的家底只要实力够到哪支队伍都受欢迎。

    “赛文原来你们在这个角落里害我到处找。”餐厅门口出现一个熟悉的影他站在那里四处寻视好像在找什么终于让他在角度里看到赛文他们于是走了过来。

    “法林你报到完了?这么快?” 瑨儿从苏兰怀里坐直子冲法林挥挥手。

    “报到而已嘛只要把调令给工会就行了哪要多少时间我还饱餐了一顿才过来的呢。”法林揉揉瑨儿的头坐在了柯顿的旁向经过的侍者要了一杯麦酒。

    “赛文?”隔壁桌子的人听到法林刚才的称呼凑了过来不确定的问道。

    “你们是风云佣兵团?”

    “呵呵如果你刚才没听错的话我的确是叫赛文我也是风云佣兵团的团长。”赛文很有礼貌的站起来向他们行了一个佣兵之间的礼节。法林刚才叫那么大声整个餐厅的人都听见了。

    “赛文团长你说说你们团是不是有一个技术高明的弓箭手?”

    “赛文团长你们团是怎么从森林里平安出来的?”

    “赛文团长你们是怎样战胜饿狼的?”

    附近桌上的人全部拥了过来把赛文众人团团围住问题一个接一个的抛出来令得大家都有些招架不住自己这个团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受人瞩目。非常默契的大家的眼睛都有意无意的瞟向瑨儿改变都是因为有了她的加入。

    “这个女孩就是你们的弓箭手吗?太年轻了吧。”之前说弓箭手不是风云的成员的那个人也挤了过来犀利的眼神在瑨儿上扫来扫去。同时过来的还有那个大块头。

    “我不是风云的成员各位不要弄错了我只是一个拼桌的刚和他们认识而已。” 瑨儿连连摆手矢口否认。

    “是的是的她不是我们的成员请不要为难她。战胜饿狼的形真的就像这位说的一样是有人帮忙我们团一直以来就没有弓箭手以后若是有机会倒想招个一个二个。”赛文赶紧接上瑨儿的话茬他也没说错瑨儿的确不是他们团的成员。

    “那你们是怎么从森林里出来的呢?可是有人看到你交任务的时候上没有一点伤的。”

    “我们在森林里重伤濒死幸好找到一个隐蔽的地方让我们躲起来养伤伤好之后一路杀出来的在衣服的掩盖下有伤也看不到。”赛文冲那人咧嘴一笑一口的大白牙闪闪光。

    “哦。那你是干什么的呢?”那人点点头突然转向瑨儿一副颇有兴趣的样子。又是瑨儿的相貌惹的祸。

    “我?”瑨儿眼珠一转“我是一个……卖狗皮膏药的。”

    “狗皮膏药?什么玩意儿?”围观的群众一愣这是什么东西怎么都没听说过?风云的人好笑的看着瑨儿这次她又要玩什么花样。

    “狗皮膏药是什么?”

    “狗皮膏药是一味专治跌打损伤的药祖传秘方不管您是肌劳损还是伤筋动骨一贴就灵是习武人士的必备之选。” 瑨儿一脚踩在椅子上一脚踩在桌上从衣袋里掏出几贴膏药拿在手里挥舞着俨然已经进入到江湖郎中沿街兜售狗皮膏药的状态。

    “效果真的有你说的这么好?”那人抱着双臂一脸的怀疑。

    “那还能有假不信您可以试试。” 瑨儿弯着腰在他面前挥舞着膏药看她的动作只要力量稍大一点可能就要打到他脸上了。

    “可是味道怎么那么难闻?”膏药特有的味道让那人后退了好几步掩着鼻子皱着眉看着瑨儿。

    “嘿嘿这您就有所不知了药嘛当然就是这种味道甜的那是糖。再说这是外用药管他味道好不好呢疗效好就行了您说是不?” 瑨儿依然在围观的人群面前挥舞着膏药只要是闻过膏药味道的人都后退几步瑨儿的面前不多时就出现了一片真空地带。

    “原来你是药师。”一个佣兵躲在人群中一脸的鄙夷。这话一出围观的人恍然大悟眨眼间走了大半。

    “药师怎么了药师得罪你了干嘛那种表。” 瑨儿不再挥舞膏药而是拿近旁当扇子用。

    “真没看出来好好的小姑娘做什么药师可惜。”那人一脸的惋惜表边走边摇头。其他人看到没闹可看也都散了。

    “切~~~~不买拉倒我还不稀罕呢。结账!” 瑨儿摸出几枚银币往桌上一拍跳下椅子向旅馆后面走去。

    “瑨儿你那什么膏药是干什么用的?” 瑨儿前脚进自己的房间后面苏兰就跟了进来。

    “我刚才在餐厅的时候就说了是治跌打损伤用的。”

    “大6从来没有这种药是你自己做的吗?”

    “是呀做了几贴放在上以备万一。”

    “那我看在九月份的新生测试中你要做个选择了是选择制作魔法用品还是选择炼药。”

    “我没听懂什么意思?”

    “圣西兰学院的炼金部分两个学科一个以制作魔法用品为主一个以制作魔法药品为主。你对魔法阵很敏感可是又对制药有研究你呀应该学哪个呢?”苏兰抚着额头看来人太聪明也不是件好事。

    “那有什么难的我两个都学。”好机会啊没想到炼金部有专门的制药学科正好方便我系统的了解这个大6的药理学。

    “瑨儿虽然你有潜质但两个都学不太现实吧。还从来没有听说过有炼金师能把这两个学科都学通的就连大炼金士埃尔特也只是粗通制药而已。”

    “这样啊。”瑨儿眼珠溜溜一转嘻嘻一笑“我会好好考虑的。”

    笃笃笃一阵敲门声响起。

    这个时间会是谁呢?

    瑨儿走过去把门打开一个全爆炸的大块头出现在门口赫然就是那个在楼下餐厅和人争执的家伙。

    “我叫巴鲁。”大块头在门口向瑨儿自我介绍道。

    “你好有什么事吗?”

    “你在楼下的时候说你的狗皮膏药专治跌打损伤所以我来看看。”

    “那么多人都不信你信?”瑨儿让开门请巴鲁进房苏兰坐在边向他点头致意。

    “我上带的药都无法治我的伤我也没钱找圣堂的牧师既然你说你的药有效我就试试。”巴鲁略显拘谨的向苏兰回礼。

    “那你伤在哪里?” 瑨儿拉过来一把椅子让巴鲁坐下。

    “右肩。”巴鲁把他的重斧放在地上脱去上衣坐了下来。

    瑨儿凑近一看右肩红肿有瘀黑。

    “你这伤怎么弄的?”

    “我的队伍保护的商队在平原上遇到盗贼打了一场这是战斗时留下的。好几天了一直没见好反而越来越严重了。” 他这么个大块头能让人打成这样对方的武技一定不差想必当时是场恶战。星星立刻扫描他的骨骼状况通过耳机告诉瑨儿他的骨头无碍。

    “肌放松。”瑨儿右手牵起他的右臂平举并保持左手轻按他的伤处。虽然没伤到骨头但是看他肩部肌在瑨儿的触碰下不自觉的颤动应该很痛。

    瑨儿放下他的胳膊拿了一个大杯装满水请苏兰冻结成冰把冰块取出来砸成碎冰用棉布包好再用长布条牢牢固定在巴鲁的伤处。“你很幸运没伤着骨头你这一救了你先给你冰敷镇痛下午再给你看看。这段时间你要注意不要和人再起冲突否则会加重伤势。”

    “要多久才能好?”巴鲁站起把衣服和斧子拎在手里。

    “这不一定如果你配合治疗会好得很快。”

    “要如何配合?我不能在帝都呆太长时间我的队伍随时会离开。”

    “先一个就是你要改食谱忌酒、忌油腻尽可能吃炖、煮的食物多吃蔬菜水果。”

    “啊?这么麻烦!没吃我没精神的。”

    “如果你能遵守这几点你的伤就能好得快。”

    “好吧我知道了。下午我再来找你再见。”巴鲁犹豫了一下还是同意了只是忍耐几天不能吃喜欢的排而已总比现在整条胳膊都不能用太大劲要好得多。

    “慢走。”瑨儿送到门口正好看到法林从赛文房间出来。

    “法林你的住处在哪?”

    “我?我住在工会提供的房子里。有什么事吗?”

    “那有厨房吗?”

    “有啊你要用厨房?”

    “我要给你熬制药膏等你都收拾好了就把厨房借我一天吧。”

    “行没问题。”

    “现在我给你做一下全面检查进来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异界大冒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