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章

    <---凤舞文学网--->    瑨儿拿了一把剪刀走到她负责的人面前蹲下问:

    “你还有没有换洗的衣服?我指的是从内到外的全的衣服。--凤-舞-文-学-网--”

    在得到肯定答复后她也不吭声低头就把对方衣服裤子给各剪一大口子“嘶啦”一声全衣服被撕开眨眼就把那人给剥得只剩内裤。

    “啊!”一声尖叫吓了众人一跳帐篷前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在了石滩上的两人上。这一看让那些人也吓一跳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石滩上那本来半躺着的伤者现在躬着站在石滩上全然不顾上的伤口大张着嘴只是拼命的两腿交叉弯着腰双手掩在裆下上只有一条内裤死活不让面前的女孩靠近。再看帐篷前的这人只脱下了外衣正准备解内衣可是血和衣服粘在了一起解起来异常痛苦。

    洛克这个可怜孩子连女人是什么味道都不知道就在一个光天化之下被一个女孩剥光了衣服还被其上下打量让他好不窘迫脸红得跟煮熟的虾子似的。

    瑨儿被她这一叫也吓了一跳没想到男人叫起来不比女人差呀。

    “叫什么叫好像我要强*你似的!你全都是血衣服和血粘在一起不这样脱难道还一件一件的剥啊那剥到天黑你衣服都剥不下来。” 毕竟是上有伤的人再怎么躲闪也避不开瑨儿的爪子被瑨儿抓到摁坐在石滩上随手就是一个响栗敲在他头上。

    “给我安静点不要叫得吓死人了。”“笃”又是一个响栗。

    “坐直了不要躬着。”经过这么一折腾洛克上刚愈合的伤口又再次迸开鲜血直流瑨儿要的就是这效果。

    拿了块干净棉布在溪水里浸湿淋在伤口周围低着头细细的擦拭。

    一边擦嘴里还一边**叨:

    “这是爪子挠的都感染了咦~~~~~~~~真难闻。”

    “这是被火烧的都起泡流水化脓了。”

    “这一长条红肿是什么?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抽的都泛紫了。”

    “这个伤口必须得把瘀血挤出来否则这条腿就废了。”

    “呀!这个伤口都有糜了必须挖掉得做手术了。”

    ……

    她的病人浑僵直坐在那里听着她嘴里****叨叨脸上又红又白。

    正擦拭着突觉头上一暗抬头一看帐篷前的人全跑到石滩上来了。瞄了一眼拿起旁的剪刀递了过去那家伙的衣服脱不下来。

    听得“撕啦”一声瑨儿低头继续干活。还没一会儿听到叫她抬头一看那女魔法师一脸通红的拿着剪刀对着那人的裤子下不去手想把剪刀给旁的同伴可是又怕他们手重。瑨儿冲天空翻翻白眼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这么多讲究。

    站起走到那人跟前接过剪刀沿裤脚一路向上动作熟练三两下也是剥得只剩内裤。

    在众男人佩服的目光中回到原地继续工作。

    终于在经过一个小时的细致工作之后她所负责的家伙终于被清洗干净接下来就该是消毒上药包扎了。

    先将手上弄污的液体手用那去污树叶清洗干净然后从戒指里又拿出来一个金属盒子另外还有一个瓶子和一个杯子。

    从瓶子里倒出一点琥珀色的液体让那人喝了。--凤舞文学网--这是瑨儿在林子里现的一种带有麻醉效果的果子榨取的汁第一次对人体使用不知道效果如何不敢多给。想了想怕药效不够他又玩男子气概不肯呼痛而咬断舌头又捡了根粗树枝让他咬着再把那个手灵活的人叫过来扶着他并叮嘱如果看他疼得不行就再给他喝点那种液体。最后再次洗手抹上液体手

    打开第二个盒子里面都是换了包装的各式消毒用品。拿出一瓶碘酒打开用棉签细细擦拭每个伤口周围给伤口消毒。碘酒是有一定刺激的虽然持续时间不长也就一分钟左右但是全那么多的伤口可想而知这是种什么滋味。

    擦完碘酒又用酒精擦拭两遍做脱碘处理然后是用调配的生理盐水用棉球沾湿沿伤口从内到外轻轻擦拭间或用匕给伤口放血挤脓剜烂将伤口一一缝合好最后包上敷料用棉布包扎好。

    完成这一切天都快黑了顺手给洛克喂下一粒抗生素就不再管这个被包得像木乃伊的家伙而是眼睛一扫盯着那个手灵活的家伙那人让她看得浑汗毛跳舞。

    “你的伤口是自己处理还是我来帮你?” 瑨儿嘻嘻一笑。

    “我自己来就好了不敢麻烦小姐。”冷汗从额头流下。

    “那好吧东西都在这里该怎么用你也看到了我就不管你了。” 瑨儿向炉灶走去一天都没正经吃过东西早饿不行了。

    等到瑨儿把火重新点燃把“红薯”洗净埋在火膛里将凉开水装进水袋里抓了几条溪里的鱼清理干净扔进锅里熬起鱼汤拿了点从食品店买的面粉兑水成糊洒了些碎脯丁拌匀倒在平底锅里烙着的时候石滩边上的人终于回来了。

    “来伸手过来。” 瑨儿给那三个男人一人一粒抗生素“吃下去对伤口有好处。”

    “饿了吧一会儿就有得吃了。” 瑨儿低着头照应着鱼汤和烙饼那香味让闻到的人个个食指大动。

    “非常感谢小姐对我们风云佣兵团的帮助我是队长赛文小姐如何称呼?”他是那个伤得最重的。

    “叫我瑨儿就行了。”烙饼已经烙好一块了盛出放在一旁的石头上凉着继续烙下一块。

    “这是我们团的水系魔法师苏兰。”赛文指着那个魔法师说。

    “您帮助包扎的那个叫洛克这个大块头叫恩特尔最后这个叫柯顿是我们的前锋我们能到这里都是他的功劳。”赛文将队友一个个的介绍给瑨儿瑨儿也一一互相问好。

    之前都是通过影像观察他们掌握他们的行踪至于长相还真没注意现在人就在眼前可以看到柯顿个子不高17o厘米上下偏瘦眼神很灵活;赛文有种沉稳的气质人家是队长嘛相貌普普通通除了眼神比较锐利之外基本上属于放在人群里找不出来的那种;恩特尔大块头粗粗壮壮的看样子是个很豪爽的人;洛克年纪最小长得清清爽爽不像是个能使双手大剑的人啧人不可貌相咯。至于那个苏兰魔法师哇是个大美人哎!瑨儿眼前一亮冰清的肌肤、黄色的头、绿色的眼睛、秀气的鼻子和红润的小嘴虽然魔法袍是肥肥大大的款式但也遮掩不住她完美的材。之前没看出来是因为当时她脸上头上都是脏兮兮的现在清洗干净了美丽自然就显露出来了。瑨儿看得只差口水流出来了没办法呀美之心人皆有知嘛。

    幸好瑨儿是女孩子若是男人用这副色眯眯的表看苏兰只怕早被她冻成冰块了。

    “你们为什么会到这里来啊?”大饱眼福之后瑨儿好奇的问道。

    “我们是来寻龙灵草的遇到高级魔兽大家都受了伤为了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养伤才来到这里的。”赛文回答。

    “跟我想的一样。” 瑨儿心里嘀咕着。

    “那你们找到龙灵草了吗?”

    “找到了不过估计等我们养好伤返回工会交任务时那个任务早就被别人完成了。”

    “那有什么关系只要有命在还怕没任务做啊。” 瑨儿不以为意命可比钱重要多了。苏兰看她一人忙不过来走到她边帮忙烙饼。

    “呵呵那到也是。哎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赛文问出了大家的心声。

    “我是因为意外才到这里来的。”若不是那该死的爆炸我怎么会到这里来?

    “意外?在这魔兽森林?!你怎么进来的?”众人皆不相信看着瑨儿无二两轻飘飘的除了腰上有把匕外什么武器也没有她是如何通过的呢?

    “怎么进来的?当然是走进来的呀。”鱼汤快熬好了好香啊。

    “你没遇到魔兽吗?”

    “魔兽?没有呀一只也没有。”有机器人探路有魔兽也能提前赶跑除非她去主动招惹。

    “怎么可能呢!我们的柯顿是最好的探路者他也不能百分百的保证不遇上一只魔兽。”赛文微微皱眉他认为瑨儿在撒谎。

    “呵呵要不然你认为我怎么出现在这里的?”舀了一勺汤给球球球球蹲坐在旁边乖乖的等着汤凉。

    “这……”赛文无言以对

    “好了好了不要再在这个问题上打转了你们想不明白的还是来吃饭吧。” 瑨儿把汤盛出来给每人一人一碗再把烙饼用小刀划开饼里面丁的香气迎面而来接着把火膛里的“红薯”挖出来用刀切开那甜甜的香味让人食大增。

    “你在这多久了?”赛文端着碗突然问道。

    “两个月。” 瑨儿咬了一口饼含混不清的回答。

    “什么?!两个月?!!”五人齐齐的盯着她看一点也不相信她是如何在这危机四伏的高级魔兽出没的魔兽森林里呆了两个月。

    “你怎么生存的?”赛文继续问道

    “先这里很安全没有一只魔兽在这里出没。再者这里有充足的食物虽然没有魔兽但是有普通的野生动物只要做个小陷阱就能抓到一群另外还有可食用的植物一点也不用担心饿死。” 瑨儿喝了一口汤真鲜!

    “那你这两个月都干了些什么呢?你没有想过怎么出去吗?”赛文问道。

    “想呀这两个月我无时无刻不想离开这里。”我想回家~~~~。

    “我和我的队友一起来森林探险哪晓得因为一路太过顺利让大家放松了警惕在不知不觉间走到了深处然后遇到了高级魔兽在慌乱中和同伴失散为了躲避后追赶的魔兽无意中跑到这里来的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出去。你们是我在这里两个月来第一次看到的人。” 瑨儿语带哽咽的满口瞎编。

    苏兰连忙放下手里的食物来到瑨儿边将她拥进怀里轻轻的安抚着眼睛把对面的四个男人挨个瞪了一遍众男士赶紧埋头大吃再不敢吭声一时之间只有进食声和瑨儿的抽泣声。

    瑨儿把头枕在苏兰的肩窝处手搂着苏兰那细细的纤腰鼻子闻着她上淡淡的香气耳朵里听着她用轻柔的噪音安慰着自己心里那叫一个爽呀!!难怪人人都喜欢美女美女在旁的感觉就是不一样啊!

    好一会儿瑨儿抬起头来不再哭泣只是鼻子红红的低声对苏兰说声谢谢端起碗把没吃完的晚饭继续吃掉。

    吃完后把想帮忙的苏兰赶回她的帐篷去休息独自收拾整齐后道声晚安回到自己的帐篷里抱着球球继续回味美女的味道。

    ※※※※※※※※※※※※※※※※※※※※※※※※※※※※※※※※※※※※※

    风云佣兵团已经在这里修整了一个星期在这一个星期里瑨儿6续从美女魔法师苏兰的嘴里知道了一些佣兵团的况知道佣兵团从e至ss级分别是e、d、c、b、a、s、ss他们是b级佣兵团如果能顺利完成这个龙灵草的任务就能升到a级;还知道这个国家叫伽西帝国现在的国王是伽西十五世有一个独子叫利斯帝都叫伽西烈位于帝国中北部从边境小镇斯普镇要走大概2o天才能到帝都。

    风云佣兵团的人这几天也充分领教了瑨儿精湛的医术在瑨儿的照顾下他们的伤势好得非常快因此他们也大致明白了这个在他们眼里没什么自保能力的女孩为什么会有队伍愿意带她就凭她这手本事只要人未死估计就能被她救回来。对于她的黑黑眼虽然好奇但也未做过多打听只知道瑨儿来自大6东边一个隐居的世族。而瑨儿也知道了在这个大6上没有医生这个职业只有一种类似的职业叫药师但社会地位不高因为没人相信只凭几株草药就能治病草药只是用于制作魔法药水或者是光系魔法师治病时的一种辅助手段只有穷人在体实在拖不下去的时候才会去找药师开药只要稍有一些钱的人都是找当地圣堂的牧师治病。

    “难道圣堂的牧师可以包治百病?” 这是瑨儿在听到这个信息的时候问的第一句话。若真如此那这世界不就没有恶疾病?有病的话找牧师一看就好了倒真是方便。

    “差不多是这样还没听说过有什么病是圣堂牧师治不了的。”苏兰如是回答。

    “那光系魔法呢?那又是什么?”

    “光系魔法是魔法中的一个类型和火、水、土、电、风这五类不同光系魔法的攻击力不强主要是作为辅助魔法比如给战士加持勇气、坚强等祝福术给受伤的同伴治伤因为有不下于牧师的治愈能力因此使得光系魔法师成为冒险队和佣兵团的最。”

    “两者之间有什么区别呢?”

    “圣堂牧师通过祈祷来施法光系魔法师则通过自魔力来施法。牧师不能离开圣堂魔法师却不受限制而且有光系魔法师坐镇的队伍都是有一定实力的。”

    “为什么?光系魔法师很难得吗?”

    “是的非常的难得天生光系体质的人本来就少而能成为一名合格的光系魔法师的更是少。”

    “魔法师还受体质约束?”

    “当然体质和天赋是决定一个人能否成为魔法师和能否成为高级魔法师的先决条件。”

    “那如何判断一个人是否有学习魔法的潜力呢?”

    “有专门测试用的水晶球只需要做一个简单的测试就可以了。”苏兰拍了拍瑨儿的脑袋站起去帮助柯顿处理打回来的猎物去了。

    “光系魔法?原来那天拍到的几个特殊的魔法就是光系魔法难怪那几个去掉半条命的家伙没多久就活蹦乱跳的。可惜呀就算他们有光系魔法师坐镇还不是到不了森林深处。哼光系魔法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嘛。” 瑨儿晃晃脑袋站起来钻进帐篷。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异界大冒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