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每逢佳节倍思亲

    “夕阳河边走,举目望苍穹,渺渺炊烟飘来了思乡愁……”

    空气中隐隐的飘着一道男声的歌曲,听旋律还蛮优美的,只是这歌唱的是什么却没有几个人听得懂。

    ?儿独自一人蹲在天台的围墙上,脖子上挂着一个mp4,子随着歌曲的旋律前后微晃,歌曲正是从这mp4里面发出来的,然后经过一个风系魔法的干涉,这首歌就笼罩了整个天台,然后顺风传遍城堡。

    表面上看好像?儿是在边听歌边欣赏风景,可实际上,虽然她是在眺望远方却目无焦距,甚至是目光涣散。而她随着歌曲一晃一晃的子更让看到的人觉得她要想不开。

    歌曲放了一遍又一遍,觉得有些奇怪的特米里克走上天台想看个究竟,才刚走到门口就吓得他出冷汗,几步想冲出去将她揪下来,可是却被一同上来的莫给拦下不许他去扰她并且还将他拖走。

    “就让她一个人在那里蹲着,如果一下失去平衡怎么办?”特米里克好歹也是魔王一个,当然不可能被莫轻易制住,几下就甩开他。可是在他还想上去的时候又被拦下,这让他有些气愤。不管怎么说,?儿现在也是他的领导,他当然不能看着自己的老板在自己的眼面前做这么危险的事

    “她知道分寸,不会做出危险的事的。”莫也没有别的解释,淡淡的一句,然后就是拽着特米里克不让他冲上天台。

    “现在不是她会不会做,而是万一发生意外怎么办?”

    “放心,这里是她的盘,她就是想不开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死的。”莫总算看了特米里克一眼,可还是制止他上天台,揽着他的肩硬把他往楼下带。

    ?儿丝毫没有察觉到这门口的动静,依然沉浸在她的世界里。

    “……窗外明月光,映照我脸庞,知故乡亲人是否安康……”

    不知道听了几遍,一直蹲着的人影站了起来,可是因为她蹲的时间太长小腿酥麻,一时站立不稳,在围墙上晃得更厉害,更像要想不开的样子了。

    好在,一股轻柔的微风及时的托住她,帮她稳住了形。

    高高的站在围墙上,双手插在裤兜里,目光迷蒙,发丝在风中飞舞,显得随意散漫的同时又有几分萧瑟孤单。

    定定的站了几分钟,开始沿着这窄窄的围栏散起步来,完全是把这只有一只脚掌般宽度的围墙当成了平衡木,而她就是正在比赛的运动员,边走边跳还原转圈。

    绕着平台走了一圈后,似乎觉得不过瘾,于是开始在这上面翻跟头打起醉拳来了。

    她在上面晃晃悠悠,却把下面的人群吓得半死,惊叫声连连。人们纷纷跑上来要把?儿拽下来,可是当走到天台门口的时候就再也迈不开步了,大门明明没锁,可他们面前好像有堵透明的墙阻挡了他们的脚步。

    于是他们又只好跑下来找大管家,特米里克可找着借口了,立刻夺门而出。

    在那堵空气墙面前,特米里克也停下了脚步。这样的墙对于为魔王的他来说当然拦不住他,可是他现在是管家而不是魔王,所以他也只能看着?儿在围墙上翻跟头而不能有什么动作。

    莫和星星没有出现,他们两人似乎一点也不在意?儿的安危问题,只是忙着手上自己的工作。莫在浇花,星星在厨房给?儿准备晚餐。

    “莫,现在怎么办?”特米里克只站了一会儿就立刻下楼去找莫。

    “凉拌。”

    “你……!”特米里克一时气愤伸出一指指着莫,可又无下文。

    “她不会有事的,她知道分寸,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她心里有数。”莫放下水壶,拿把小剪子细细的剪去花茎的侧枝,以让养分能更好的供养花苞,这精灵送来的花就是和别的植物不一样,在冬天竟然也能开花。

    “你可真放心呐。”听不出绪,刚才的失态让特米里克警觉,他做了这么久的魔王不可能连自己的绪也控制不住。

    “这里有六千多人靠她吃饭,为了这些人她也不会让自己陷危难之中的,她只是想一个人独自待一会儿,不要弄得像天要塌下来一般,天是不会塌下来的,放心吧。”

    “难道独处就一定要做这种危险的事吗?”

    “她到现如今所经历的事哪件不危险?在魔兽森林深处与那些高级魔兽们共处了两个月;被一名一级剑士追得到处跑;在战场上被黑暗生物偷袭暗杀;来到这里又要面对那些杀人不眨眼的土匪山贼,以后还会面对什么我们现在还不知道,不过,想也知道不会比这些好对付。”

    莫用冷淡的语气一件件的数落着,特米里克的脸色有些绷不住了,他会来做管家的确也没安什么好心。

    可是让?儿就那么呆在天台上又不让人安心,他可不想一会儿面对的是一具尸体。

    “大家都担心得不得了,就你和星星两个人一点事也没有的样子,我真怀疑你们的来历。”

    “你怀疑又能怎样呢,纵使我们来历可疑你也没有证据。”莫轻笑,让开子走过特米里克的旁,将手中的东西放回原处。

    “啊,对了,如果你想做点什么的话就去把那些人叫离天台,否则他们的噪音若是影响到主人,害她失神坠落,我们都得跟着陪葬。”莫从工具房里出来,边卷袖子边向厨房走去,头也不回的冲后的特米里克说道。

    特米里克没有时间考虑莫对他的态度,赶紧将围堵在天台门口的人全部赶下来,而透过空气墙可以看到?儿的动作越来越有难度,多了很多旋转跳跃甚至是卧倒的动作,更是让人看得心惊跳。

    而那首曲子还在一遍又一遍的回在人们的耳边,舒缓悠扬的曲调本应是让人心平和,却不知道为什么会让一向自制力超群的?儿如此失常。

    看了一会儿,不能暴露自己的特米里克也只有无奈的下楼,纵使知道她功夫不错,但天台毕竟离面有几十米的距离,她要是一个不慎,大家都得玩完。

    外面的人急得团团转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莫和星星却在厨房里忙着给?儿制作美味的晚餐缓解她的绪,这里的新年才刚过去几天,如果按球上的时间来算的话,离节也没有多少子了,所以?儿才会开始失常。星星说,自从她来到这里以后每年的这段时间她的绪多多少少都会有些波动,只是前几次是因为有别的事分散了她的注意力所以表现得没有这次这么严重。

    正是因为莫和星星知道原因所以才不会去阻止她,而是由着她随意的发泄自己的绪。只是,她是一城之主,她的一言一行都会严重影响手下人的生活,如果还有下次的话,也许就要强行干涉了。

    可是知道归知道,?儿这个状态不是说他们强行干涉她就不会出现的,如果强行压制的话也许随着时间越长她的症状反而会越严重,到时可怎么办?

    莫和星星一人各占厨房的一角同时摇头叹气,回头互看一眼,一脸苦相。

    ?儿在做了一个转四周跳之后,安安稳稳的落在天台的面上,总算是结束了她让人心惊跳的表演,外面的观众也总算是长出口气放下心来。

    虽然?儿是不再做什么危险的动作了,可是她依然是一副傻呆呆的样子,像个游魂似的东飘西

    音乐依然在一遍又一遍的放着,大家已经听得耳朵都快要起茧子了,?儿没有半点要停下来的意思。

    “……给你我的喜与悲不止为那山与水,分不清梦与醒忘不掉是你影,穿过岁月与秋尝尽世间与愁,何故此时别离与拥有……”

    当最后一个音符结束后,天台上终于安静下来了,扰了大家一下午的歌曲总算是停息了。

    ?儿定定在站在天台边,面朝东方,口中低吟。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

    站在门口的特米里克虽然被风墙挡住脚步,但并不代表他听力也跟着被阻挡在外,他敏锐的听觉清清楚楚的听到了这飘在风中的呢喃,感受到这其中的优美韵律却听不懂这其中的意思,不过?儿那低沉的嗓音却充分的表达了她此刻的心

    节即将到来,举家团圆的子却偏偏没有她……

    !~!

重要声明:小说《异界大冒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