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六十五章

    <---凤舞文学网--->    风云佣兵团在城堡里好吃好喝的休养着瑨儿天天和他们喝茶聊天听赛文讲他们分手后的经历不外乎都是由血和组成的故事。--凤-舞-文-学-网--

    “什么?你们就要走?”瑨儿“噌”的从椅子上站起来顾不上打翻的杯子茶水弄湿了她的裤子。

    “是啊现在战事正急我们不能一直呆在这里虽然这里很安全。”赛文连忙安抚瑨儿苏兰和其他佣兵团的成员也面带歉意的看着她。

    “你们又是这样上次也是这样在一个地方从来不呆太长时间一等休整完毕就要重新上路。”瑨儿跳脚抓狂。

    “瑨儿这就是佣兵的宿命永远都在流浪从不因任何事停下自己的脚步。”苏兰好言劝慰。

    “呼呼呼……”瑨儿大口大口的呼吸总算又重新恢复了镇静“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走?”

    “就这几天吧所以要麻烦你帮我们准备物资哦。”

    “那倒无所谓写张单子给我就行。”瑨儿还想做最后的挣扎“真的不打算再多呆几天?”

    “不能啊瑨儿听说教皇已经突**到了大6正在招集勇士呢为了拯救全人类我们要去奉献我们的血。”

    “柯顿你什么时候得到的消息我怎么不知道?”

    “是这里盗贼公会告诉我的你不知道?”柯顿显得非常的无辜。

    “我要知道还会问你吗?”瑨儿一字一句。

    柯顿“哧溜”一下溜之大吉。

    “算了既然你们已经决定了我也就不勉强了这几天我就会给你们准备好的。”

    “瑨儿真的很抱歉好不容易又见面了却又要匆匆分别。”苏兰紧紧的抱着瑨儿语气哽咽。

    “没事你不是说这是佣兵的宿命嘛既是宿命当然就没有改变的可能。”瑨儿反过来安慰苏兰然后笑着对房间里的其他人说“你们在这坐我去给你们准备东西。”

    佣兵平常用的东西好准备但现在是非常时期必须得准备一些非常物品。

    五天后佣兵团的所有成员全部都伤愈瑨儿那边也完成了所有的准备工作除了一些必备品另外每人一由龙皮做成的软皮甲。

    她问过特米里克魔龙的抗魔可以抵抗魔物的攻击不论是物理的还是魔法的都能有效减弱攻击效果因为她打到的那条龙是条黑魔龙有着最高防御力的生物。

    手里捧着龙皮甲风云的人下巴掉落一地都没人察觉。

    “这真的是给我们的?”这个问题所有人都问了不止一遍纵使每次瑨儿都给了肯定答案他们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当然是给你们的为了赶着缝制这些皮甲我特意去找了矮人妇女她们可是制作防具的高手。”

    “瑨儿谢谢我们一定不会辜负你的这番心意的。”

    “不会忘就好记得多杀几头魔物别浪费了这么好的皮甲。”离别在即瑨儿还在强颜欢笑这次一别下次又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见面也许再也见不到了也说不定。

    “嗯放心不会的。”所有人抬头只差当着瑨儿的面誓了。

    “行了赶紧换上吧我一会儿送你们过去你们也要小心提防着有人惦记这皮甲。”

    众人呵呵一笑各回各的房间去换衣服片刻后出来瑨儿带他们去了中庭。

    明着是她在施法但实际上是站在旁边的夏非克瑨儿自己都没尝试过一个人传送这么远的距离更逞论是将十二个人送这么远的距离。

    传送阵的白光一闪而过瑨儿转头看着夏非克“你的代言人已经到这个大6了想见他吗?”

    “不必刻意只要他拿着那根神杖迟早有一天他会找上门来。”

    “听说他都一把年纪了我怕就是他想也没那个力了。”

    “那他的后继者也会来的。”

    “喂别走啊你好像不太愿意谈起你的地上代言人。”看到夏非克要走瑨儿连忙追上去。

    “不知道。”

    “不知道?”瑨儿懵了这是什么答案?

    “我说了不知道别再问这个问题了要是闲得无聊就去找点事做吧。”夏非克的态度有点不耐烦径直回了屋。

    瑨儿一头雾水不知道这位大神在闹什么脾气。

    “特米里克夏非克今天不太对劲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瑨儿推开特米里克的房门。

    “不知道。”特米里克坐在光线明亮的窗前手里拿着一本《傲慢与偏见》语气也颇为不耐烦。

    “你们两个怎么今天都怪怪的更年期吗?”瑨儿轻声嘀咕了一句退出了房间。

    “啪!”特米里克手里的书被大力的合上绿色的眼睛幽幽闪烁咬牙切齿的看着关上的房门“更年期?”

    “阿嚏!阿嚏!阿嚏!”用瞬移回了自己书房正拿着围棋子自娱自乐的瑨儿连打三个喷嚏。

    “感冒了吗?”星星过来摸了摸瑨儿的额头“体温正常眼睛也没有充血鼻黏膜也没有肿没事一切正常。”

    “可是我觉得有点头晕。”瑨儿晃晃脑袋觉得自己还真有点不舒服。

    星星正要再详细检查瑨儿左耳上的耳机“哔”的一声轻响莫有消息进来。

    “么事?”

    “有贵客驾到赶紧到市政厅的门口来迎接。”

    莫的声音听上去不像是开玩笑瑨儿把东西一收拉着星星赶紧出现在市政厅的大门外站在台阶上翘以待那位大驾光临的贵客。

    “贵客?一个快死的人类老头子而已凭什么我得站在这里迎接他?”特米里克气愤不平的声音来到了瑨儿的后。

    “有什么关系只要他没死他就是这个世界地位最尊贵的人类。”好久不见的迪温克斯、香奈尔、阿撒亚迪斯和迪亚一同出现。

    “你们是我要迎接的贵客?”瑨儿被这四人吓一跳没听到他们刚才说什么径直还在那想莫不会搞出这么乌龙的事

    “你认为我们是这个世界地位最尊贵的‘人类’?”那四个人围着瑨儿语气非常的不屑似乎瑨儿说他们是人类是对他们最大的污辱。

    “那到底是谁?”突然看到这四个人让瑨儿的脑袋一下不太灵光。

    “我的代言人而已。”夏非克和莫慢悠悠的从楼梯上下来语气淡淡的看上去也不激动也不兴奋好像这位代言人和他没什么关系似的不过他上的神圣气息倒是浓了不少看迪温克斯他们厌恶的皱眉避开就知道这气息对他们来说那比茅坑里的黄金还臭。

    “你的代言人?那就是教皇喽!他不是才到这个大6上来的吗?怎么这么快就到沃尔特城来了?”瑨儿看着莫。

    “谁知道他怎么过来的也许是有人接应他吧毕竟他是教皇只要他有需要总是能比别人得到更多的帮助。”教皇上又没有追踪器莫怎么可能时刻掌握他的行踪问也是白问。

    这话有理瑨儿接受这个理由。

    当莫向瑨儿报警的时候教皇一群人已经出现在城市繁华地段并且一度引起了交通的混乱在得知对方的份后士兵护送着他们乘坐马车向这边赶来所以瑨儿他们没等多久马车就出现在了他们眼前。

    既载货又载人的平板马车当然没有客运马车那么舒适尽管城里的道路都修得宽阔平整但教皇下车时的脸色仍旧非常的难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段路对他来说太过颠簸。看过去是个清瘦的老人但上衣服还干净手上的那根神杖在阳光的反下亮得晃眼。

    瑨儿几步迎上去弯腰致意“教皇阁下大驾光临欢迎至极里面请。”

    教皇淡淡的看了一眼瑨儿点点头并没说话只是随瑨儿一同步入城堡。

    他原本的随行人员在当初突围的时候损失惨重这些人大部分都是后来是在到达大6后6续将因神圣堂被毁而四散零落的神职人员重新招集起来的。

    似乎是故意的在经过迪温克斯他们边的时候那四个家伙面带不屑的冷哼一声教皇及他后的人通通面色大变摆出了进攻的姿态瑨儿捂着青筋直跳的额头想把那四个添乱的家伙给抽筋剥皮。

    “通通住手这里是沃尔特城不许动武。”不等瑨儿采取什么行动莫先有了动作小机器人魔法兵团迅就位五系的魔法元素开始波动起来别说是教皇了站在这里的人都大吃一惊。

    没看出来这个一直深藏不露的莫部长竟然是个世间少有的全能魔法师!

    形势比人强教皇一行人尽管跟看杀父仇人似的死盯着迪温克斯他们也不得不放弃要扑上去一决胜负的想法。他们一收手莫那边当然也就收手刚才差点引起元素风暴的魔力波动眨眼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凌小姐我需要你的一个解释。”教皇整了整衣领神杖上的宝石晃得瑨儿眼睛都睁不开。

    “夏非克你来解释。”瑨儿叉着腰扭头大喊夏非克慢慢的从门后头走出来。

    “谁想听我的解释。”

    已经七老八十的教皇在一眼看到夏非克出来时神色一呆心底慢慢涌上来一种叫做激动的愫像是仿佛见到了久未见的亲人一样多来的委屈辛苦在这一刻都得到了完全的释放。

    “大人!”教皇老泪纵横快跑几步一下跪倒在夏非克的前。

    “起来进屋谈别在这里丢人。”一个老人在门口哭得稀里哗啦他的随行人员一头雾水其他人则是事不关己这怎么看怎么透着一股诡异。

    “要不要我给你们准备一间宽敞安静的房间好让你们可以静静的谈心?”教皇站在夏非克的右侧瑨儿从夏非克的左侧伸个脑袋出来。

    “谢谢了会议室就可以了。”

    “那我一会儿让人送茶水进去你们慢慢谈其他人请先到客房休息。”瑨儿冲大门一招手从门里边呼啦又走出一大群人来招呼教皇的随行人员跟他们进去。

    教皇跟着夏非克一走门口的这群人也各自散了迪温克斯他们跟着自己的老大走了瑨儿把莫和星星给带走了。

    “快快快把大6各主战场的画面调出来。”一回到自己的书房瑨儿赶紧锁门拉窗帘然后数个投画面出现在光线昏暗的房间里瑨儿站在这些画面前负着双手静气沉思。

    “哎你们说现在是不是已经到了最后决战的时刻?”

    “最后决战?太快了吧这还不到一年呢。”

    “已经够了魔界的先头部队魔物大军来势汹汹人类已被它们弄得元气大伤再加上后面出现的黑暗法师和高级魔族人类更是几百年不要想翻。如此再打下去也没有太大意义都只是互相消耗看谁能坚持到最后而已。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没时间陪他们玩游戏。”

    “但就算我们想他们也会这么想吗?”这是莫和星星共同提出的问题。

    “去找他们谈谈吧也许他们肯也说不定呢。”瑨儿这话说得毫不负责任。

    “瑨儿我们一起玩吧我还没来过你的这个城市呢。”书房门几乎是被人给一脚踹开迪亚火红的脑袋伸了进来。

    幸好书房已经恢复原状要不然让迪亚这么闯进来那全部都得露馅。

    “迪亚等你把这个门修好了再说。”瑨儿拽着迪亚的左腕甩给莫莫一把抓住迪亚的左臂“特米里克在哪里?”

    “王吗?刚才是在他的办公室里现在他应该在他自己的房间里吧。”迪亚一边回答瑨儿一边甩手同时觉得奇怪一个全能魔法师的手劲怎么会有这么大竟然抓得他不得脱

    “多谢。”瑨儿挥挥手眨眼消失。

    “我带你去木匠那里拿工具和材料吧。”莫微笑着拉着迪亚像好兄弟一般的一道走了。

    “我不会修门啊……”远远的还能听到迪亚的嚎叫声。

    “特米里克在房里不?”瑨儿用瞬移直接到了特米里克的房门外轻轻的敲了三下然后把耳朵贴在门上听动静。

    “有事?”房门“咻”的打开瑨儿跟踩到了电线触电似的立刻站好。

    “想问你个问题。”

    “进来说吧。”特米里克侧让瑨儿进屋瑨儿随意的坐在靠墙摆的沙上用很自然的目光扫视了一下房间只有特米里克一人在。

    “说吧什么问题?”特米里克搬了把椅子坐在瑨儿的对面。

    “嗯我想问一下你打算什么时候带你的手下回魔界?”

    “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已经没有持续下去的必要了嘛其实你完全可以把魔物往人界一丢然后关上通道继续在魔界过你的快活子实在犯不着还派后续部队过来的夏非克在这里做什么和怎么做都与你无关的。”

    “你觉得我的后续部队是因为他派了天使下来我才派下来的?”

    “难道不是吗?还是说你一直在找机会与他大打一架一定要分出谁是这个世界的主宰?”

    “不行吗?”

    “当然不行!”瑨儿“腾”一下站起来攥着拳头在特米里克的眼前挥舞着。可惜她那小细胳膊在特米里克的眼里那就跟个还未成材的小树苗似的只要轻轻的一掰就断了。

    “为什么不行?”特米里克好像和瑨儿杠上了。

    “因为你们的份为什么当初创世神要安排两个神你们想过这个问题吗?”

    “当然是为了分工一人掌管白天一人掌握夜晚。”

    “那么如果你们两个决斗的结果是一死一伤想过这个世界会是什么样吗?”

    “要么没有黑夜要么没有白天。”

    “理论上是这么说但实际上是不可能的一年到头都是白天或黑夜的世界是不存在的因为在那样的环境下不可能存在有满足生命生存的基本条件。”

    “什么意思?”特米里克皱起了眉头目露凶光。

    “你明白我的意思只是不想接受而已。”瑨儿不打算再说下去站起“你可以好好想想如果接受的话我就安排一次你们的决斗但前提是你们不能亲自上场。”

    “不上战场的决斗?荒谬。”

    “这你不用管只要你答应我的建议剩下的我会来安排。”

    “你跟我一个人说有什么用他要是不答应你的计划一样流产。”

    “没关系我正要去找他相信这会儿教皇应该已经离开会议室去餐厅了。”瑨儿走到门边门把手已经压了下去正要开门想想又对特米里克说了一句“考虑一下吧不会吃亏的。”

    特米里克没回头只给了瑨儿一个背影。

    瑨儿无声的摇摇头开开门走了。

    先去了会议室那里果然如瑨儿猜想的一样已经空无一人于是又直奔隔壁的卫生部办公室结果夏非克也不在他的办公室里联系莫和星星他们也都没看到夏非克最后瑨儿去了夏非克的私人房间这才找到了他。

    “不上战场的决斗?”不愧是双生子兄弟说的话都一样。

    “对招集一定数量的兵力在一个足够大的地方决一死战你们两人作为各自的最高统帅亲自指挥是输是赢就看你们的指挥技术。”

    “怎么论输赢?”

    “你们赢了的话魔王带着所有手下无条件撤回魔界一切照旧只需再过几千年让历史再重演一次就是了。他赢了的话就要许魔界在人界建立自己的神吸纳信徒推举属于他的代言人魔族在大6行走不受任何限制。”

    “那些魔物呢?”

    “那不是问题要处理它们非常简单他真正气不平的地方不是这些魔物而是你抢了他的地盘却没能管好人界当年都是一同受到人类膜拜的神明凭什么他就落到今天这样的地步。所以他只是单纯的想要报复神界和人界而已。”

    “说得你好像很了解他似的。”

    “我并不了解他我只是通过他的行为反推他的心理变化和过程所以对他今天的行为我能够表示理解。”

    “但这计划你不能只跟我说他同意吗?”

    “他已经迫不及待了。”瑨儿嘴角上翘眼睛闪闪亮自信满满的扯谎。特米里克什么时候答应过而且还是迫不及待?

    “他都同意了那我要是拒绝就显得太小气了好吧我答应就是了什么时间在哪里?”

    “时间不急总得给你们足够的时间调兵遣将人数也不要多十万人为上限好了兵种和武器都不限地点嘛就选在沙漠里好了那里场地够大怎么打都不用担心会把无辜百姓给卷进去。”

    “十万人?这可不是个小数所需的后勤供应……”

    “但这是最后一战无论谁胜谁负这场战争都将结束新的家园就在眼前触手可及的地方。”

    “那就这么说定了等一切都准备好了我会告诉你。”

    “好的我现在去找特米里克告诉他你同意了。回见。”

    瑨儿摆摆手一晃又去了就在同一楼层却是完全相反方向的特米里克的房间告诉他夏非克同意她的计划并且还说这一战的结果一定会与上次一样。

    特米里克虽然面上没什么变化但想也知道他肯定咽不下这口气没做过多考虑就一口答应下来。

    瑨儿笑嘻嘻的退出房间摸着狂跳的心脏在自己房间里大喘气。

    忽悠两位大神还真是高风险的工作。

    因为要准备最后的决战大6各个硝烟弥漫的主战场都停止了战火凡是在那个沙漠附近的各路队伍纷纷向最后的战场集结待命。

    教皇只在沃尔特城休息了两天就离开了带着干劲十足的表去为最后的决战召集足够的兵力奔走。

    由于教皇有着一呼百应的人气所以人类军队特别的积极现在在大6上大部分的国家政权都已经倒塌正是乱世出英雄的年代那些有一定人气的将领都希望能在教皇面前有良好的表现为他们将来建立新的政权打下基础。

    所以这些人都带着自己的队伍撤离了原来的战场奔向沙漠而来。

    就连伽西帝国也没有免俗虽然这个国家的政权还很稳固但只有他们才有最好的武器所以在周围舆论的压力下利斯陛下也不得不调集人马带着这些武器前往沙漠。

    除了这些正规军另外还有自由佣兵和各个佣兵团人活一生谁不想扬名利万更何况战局稳定下来国内的魔物都已6续撤退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当然不能放过。

    然后就在这些人往沙漠里扑的时候瑨儿终于从校长那里得到了几经辗转才传过来的卡恩和肖恩的消息他们当初毕业后在大6各地冒险时加入了一个佣兵团。他们并不在乎扬名利万但为了能让这场战争可以早结束现在也正血沸腾的随队伍要去贡献自己的力量。

    真是让人吐血的好消息。

    瑨儿把信揉成一团扔进了桌下的废纸篓里撑着头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呆。

    本来她还想找到他俩给他俩也准备一装备但现在他们和自己的队友在一起很难确定他们的具体位置就算她准备好了装备也无法送到他们手里只希望他们在战后能够四肢健全的回来就可以了。

    飞行大队撤回了沃尔特城虽然别人很想把这支空中力量也给弄过去但瑨儿可不想她招回并解散了飞行大队追风鹫恢复自由精灵们若是喜欢可以拿去做他们自己的私人坐骑。

    然后同时公开表声明她会以第三方的份去督战即使介入战斗也是以第三方的份她不会代表战场上的任何一方。

    瑨儿的这一个声明也让很多人大为惊讶她可是百姓心中的绝佳主力她不出场那这场战斗怎么打难道又是像其他的战斗一样用人海战术吗?

    不过瑨儿的这份声明倒是让特米里克很高兴他就不用担心瑨儿用她的力量克制他手下的挥了。

    夏非克是无所谓除了当年的那场神魔大战这之后的这么些年两个阵营的大小战斗也数不胜数每次都是他的阵营获胜这次相信也不例外。当然对于瑨儿不出马的小小失望还是有的。

    瑨儿在提出这个计划后就没再做任何事她把领地交给莫管理自己跑到精灵城去休假顺便把球球给拎回来。那个小家伙一直在菲菲手上即使她已经回来这么久也没来看过她再见到它时它正和几名精灵孩子玩得不亦乐乎看样子根本就是已经忘了它为魔宠的职责。

    重新回到瑨儿边的球球也知道自己犯了错误耷拉着脑袋乖乖的跟在瑨儿后跟进跟出任凭别的精灵怎么惑它它也不离瑨儿半步努力的弥补自己的错误。

    菲菲时不时的粘过来想让瑨儿带她去决战现场看看那当然是不可能的那么危险的地方怎么能带小孩子去瑨儿每次都是一口回绝。但缠得烦了最后答应事后给她看魔法录像这才让耳根子清净起来好好的享受了一个难得的假期。

    一正在训练玄墨和如烟用敏锐的嗅觉寻找埋在地下的物品的时候收到特米里克和夏非克来的消息队伍集结完毕决战将于三天后开始。

    瑨儿摊开双臂放松体四仰八叉的往柔软的草地上一躺在等待了三个月从夏天等到了秋天最后时刻终于到来赶紧结束吧。

    瑨儿带着球球去向精灵女王辞行然后再去向矮人族长爷爷告别最后去向兽人的肯巴王说再见。

    尽管瑨儿只是单纯的向他们一一告别但每次却都弄得像生离死别一样尤其是精灵女王抹着眼泪跟她挥手好像她这一去就再也回不来了似的。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异界大冒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