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章

    <---凤舞文学网--->    “想都别想。--凤-舞-文-学-网--”特米里克抓下瑨儿蒙住他嘴巴的手“你想和他谈生意得问问我同不同意。”

    “凭什么?”瑨儿不乐意了。

    “对啊凭什么?”夏非克附和他是非常乐意不让自己的对手如意的。

    “因为你已经是我的人了。”特米里克点着瑨儿的额头一字一句。

    “胡说!”这下轮到瑨儿不干了她什么时候成了魔王的人了?“什么时候的事?我都不知道。”

    “那就让你看看。”最后一个字的尾音尚未消失特米里克一指点在瑨儿眉心顿时熟悉的灼痛感瞬间袭遍瑨儿全然后又转瞬即逝。

    “啊!”瑨儿出一声短促的痛呼脑袋里的某根神经重重一抽瑨儿顿时全就没了力气软软的倒在特米里克肩头。

    眉心那已经完全消失了的墨莲印记又重新浮现出来。

    “墨莲!?”夏非克大吃一惊伸手就要夺瑨儿“你疯了?她是人类怎么能给她用这个!”

    特米里克抱着瑨儿灵活避开一个瞬移又转移到了沙旁边坐下将瑨儿抱坐在他的怀里把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肩头。

    “为什么不能?反正她承受得起魔力的反噬墨莲的那点魔力对她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这不可能!”夏非克站在原地严肃的看着特米里克“普通人类对于黑暗魔力没有一点抵抗力墨莲所蕴含的精纯魔力哪怕是一个黑暗法师也不敢贸然用来提升自己的魔力她……”夏非克一指瑨儿“……你想害死她?”

    “但现在的事实是她没死。”

    “那也只是暂时的必须得在出现不良反应之前把她体内的黑暗魔力给中和掉。”夏非克再度过来要抢瑨儿。

    黑暗魔力瞬间爆涌动。

    夏非克不甘示弱精纯的神圣魔力带着太阳般的温暖气息笼罩下来与特米里克的黑暗魔力形成胶着状态。

    在外面走廊上的三方人马之中的特米里克和夏非克的手下同时察觉到房间里的异常而莫和星星却因为通过监控者早就把房间里生的一切了如指掌。

    要不是因为瑨儿没下命令而且看上去她的况还好只怕他们早在特米里克让墨莲重新显形的时候就一脚踢开门冲进去了。

    球球原本端坐在玄墨脑袋上这会儿也警惕的支起子耳朵高高竖起隔着门板仔细聆听里面的动静。

    “想在这里动手吗?”特米里克摸摸瑨儿的眉心嘴角浮起一丝冷笑“可能一会儿会有很糟糕的事生哦。”

    “再糟糕的事也比不上你出现在这里更让人觉得糟糕的。”夏非克垂在侧的右手手指微动他很想抽出自己的武器冲面前的这个男人狠狠的劈下去。

    高手过招往往只有一招更何况是这两个不知道打了多少回架的死对头。双方的气息一放出来他们二人就立刻知道了对方的真实份在吃惊的同时也让他们二人体内的战斗因子蠢蠢动。没有什么比碰到势均力敌的老对手更让人兴奋的了。

    “好啊我也很久没有活动了就拿你来好了。”特米里克把瑨儿平躺在沙上自己站起走到房间中间。

    黑暗魔力瞬间大盛魔王的力量释放出来浓重的黑暗魔力充斥着这整个房间并寻着任何一点缝隙向外面渗透。

    外面的人除了莫和星星其他人个个脸色白这样的魔力波动只能是一个人有才有。夏非克的那几个手下心里也是暗叫不妙没料到他们以为的那个高级魔族竟然会是魔王本人。

    “可真大胆啊敢在人员密集的地方释放你的力量。”看着已经恢复本来面貌的魔王大人夏非克不屑一顾。

    “要是觉得不服你也可以啊。”

    三位部长大人平时的衣服都是精工制作的高档西装因此魔王大人虽然恢复了本来面貌但在这高档西装的衬托下他的形象没打半点折扣依然是那么的帅气人。

    “还是说你不敢?”魔王大人似乎觉得仅仅是恢复本来相貌还意犹未尽于是又做了进一步的改变。

    “该死的你到底想干什么竟然张开你的羽翼你就那么想和我决一死战吗?”

    “我说了你要是不服你也可以这样反正又没人阻拦你。”特米里克的背后出现了三对漆黑的羽翼那个颜色黑到竟然一点反光也没有仿佛黑洞一般吸纳了所有的光线非常的凝重深沉。

    “该死的……”夏非克咬了咬牙透过魔王他看到躺在沙上的瑨儿的表很似痛苦知道不能再拖下去否则瑨儿一定会死在这要命的黑暗魔力下的。

    暖暖的醉人气息终于澎湃开来为了在人界行走方便而封印起的力量重新复苏夏非克的面貌也开始生变化金色瀑布般的长随风起舞真的像太阳一样。三对纯白色的羽翼上笼罩着一层圣洁的白色光芒给人一种温暖慈悲的感觉让见到的人不由得想跪下衷心膜拜。

    而让人吃惊的是他的相貌和魔王大人一模一样。或者说他们两人其实是一对双生子。

    外面的迪温克斯和香奈尔表凝重没想到里面的那个人竟然会是那位最至高无上的人。

    黑白两种力量在这个房间角力房间里的物品都被卷入了魔力的旋涡里不是粉碎骨就是四散飘飞幸好房间的窗户是打开着的要不然那个窗玻璃肯定受不了这个压力而破碎到时候碎玻璃掉到地面如果正好下面有人的话那就倒霉了。

    原本被魔王的魔力给压制得很难受的瑨儿在接收到夏非克特意送到她边的神圣力量之后竟然渐渐的缓了过来揉着额头扶着沙慢慢的坐了起来。

    “我的房间!”看着满室的一片狼藉瑨儿不由得出一声哀号。

    “你们……”瑨儿气愤的站起来走到两人中间。

    “你们吃错药了?!长翅膀了不起了?在我的地盘使用本源力量信不信我把你们的羽毛全拔了让你们这两个鸟人全都变成秃毛鸡!”说做就做瑨儿还真动了手在夏非克和魔王阻止她之前揪了一人一根羽毛下来。

    羽毛是两位主神的本源力量所在每一根羽毛都蕴含着天地间最精纯的力量而且所蕴含的力量之大可不是那一颗小小的墨莲子所能比拟的。

    但是奇怪就在这里为什么瑨儿可以毫不费力的扯下他们的羽毛?

    夏非克惊疑不已。

    特米里克却嘴角含笑在瑨儿扯下他一根黑羽之后他立刻收了翅膀并且调动房间里的魔力全部压向瑨儿。

    一手拿着两根羽毛在那两个大神面前晃来晃去的瑨儿猝不及防被这这沉重的压力一下就给压得跪在地上。

    夏非克也立刻收了翅膀调动自己的力量去与特米里克抗衡缓解瑨儿的压力。

    夏非克是好心但瑨儿却觉得他是在办坏事因为他的力量也加诸在了她的上两股力量压得她根本动弹不得。

    瑨儿以手撑地头低垂看着地板支撑着自己的体不要被压趴下小脸涨得通红。体内的太极内力疯狂运转不但要抵御那该死的黑暗魔力同时还要抵御神圣魔力。那两个人的力量交锋直接引了她体内的反应若不是太极内力够温和她一定死于走火入魔。

    虽然瑨儿的力量经过那两次魔界之行有了很大的提升但与那两位大神相比却如溪流汇入大海一般实在是微不足道再加上魔王大人的故意挑衅夏非克一时失察没有现瑨儿的异常。

    但魔王却是知道的他知道在这样的压力下瑨儿会有怎样的反应他等的就是这个时候等待着瑨儿全面的蜕变。

    压力越来越重瑨儿死咬着牙勉力支撑心里却在大骂那两个无良大神。内力已经全部调动起来却也只能是让她的呼吸顺畅一点除此她仍然是无法站直子。

    球球出警告的叫声星星抬脚就要踢门结果迪温克斯和夏非克的手下这会儿却异常合作分别把星星和莫给控制住。里面的状况他们虽然没有亲眼看到但凭着感受到的魔力波动也知道现在不是他们能插手的时候贸然冲进去搞不好会引起反效果。

    夏非克虽然一时失察在一开始的时候没有现瑨儿的异状但毕竟是主神任何一点能量的变化都能引起他的注意虽然有魔王的干扰但他仍旧在瑨儿的力量爆的时候现了她的反常。

    “怎么回事?!”夏非克非常吃惊这个力量的波动非常的熟悉每天清晨的天台上都会有这种力量的淡淡波动。

    “嘿你的对手是我不要开小差。”魔王大人抽空看了一眼瑨儿现她手上的那两根羽毛还没有生变化于是又加大了压力。瑨儿双肩顿时一垮眼看着就要支撑不住了。

    “你想她死啊?”夏非克突然一个力撞开魔王然后飞快的赶到瑨儿边要把她带走。

    就在他的手指即将碰到瑨儿肩头的时候在黑暗魔力、神圣魔力和自的太极内力的三重折磨下所积攒的能量终于达到了质变的要求瑨儿手上的两根黑白色的羽毛有了动静。

    羽毛仿佛有灵一般的从瑨儿的手中飞出交叉着绕着瑨儿飞了一圈然后静止在瑨儿的额前。

    夏非克不自觉的停下动作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房间里汹涌澎湃的魔力已经平息下来魔王大人等到了想要的结果他当然也就不用再和夏非克比拼魔力。

    瑨儿觉得事不秒想逃于是立刻准备咒语但显然已经晚了。她的咒语才刚准备了一半这两根羽毛就突然以闪电般的度疾入瑨儿的眉心。

    “啊!”瑨儿一声惨呼随即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砰!”的一声房门被人从外面大力的踢碎破碎的木片四处乱飞。星星和莫从外面冲了进来并直扑向瑨儿。

    魔王挥手就要拦却先吃到了球球的一个大火球。

    当然这枚火球对魔王并不构成任何威胁只是轻轻一抬手那枚火球就落于他的手掌中再合掌成拳那火球也就烟消云散了。

    “该死的又不能碰触她了。”星星咬牙切齿的瞪着魔王和夏非克。

    那两根入瑨儿眉心的羽毛与瑨儿的内力汇合后开始生变化天地间最精纯的力量缓缓的释放出来并与瑨儿的内力相融合在转化的同时也使得瑨儿的内力变得越来越精纯。而在没有了神圣魔力和黑暗魔力的遮盖下属于瑨儿的太极内力也就肆无忌惮的从她体内四溢开来并像第一次一样像个大茧子一样的将她包裹起来。

    球球突然惊叫一声从空中软软的掉落下来被莫接个正着再看它已经闭着眼睛失去了意识。

    “这是……!”夏非克和他的一票手下惊讶不已那些人是惊讶这陌生的力量但夏非克却是惊讶瑨儿居然会有母神的力量。

    “怎样?觉得很熟悉吧。”魔王大人弯下腰半跪下来伸手想去抚弄瑨儿但他的手却无法穿透那层灰色的茧子。

    “你早就知道?”

    “当然要不然你以为她凭什么得到我的特别关注。”魔王大人半眯着眼看样子非常满意瑨儿现在的状态。

    “不能让她躺在这里先送她回房一切等她清醒再说。”莫冷淡的说道一直挂在唇边的温柔微笑也早就然无存要不是因为瑨儿的生命体征指数一切正常这会儿这个房间能否保住可就是另外一会事了。

    “我来吧。”香奈尔走上前轻挥衣袖带着瑨儿一起消失在了这个犹如龙卷风过境一般的房间去了瑨儿的卧室。

    等到莫和星星来到这个房间的时候瑨儿已经安详的躺在她的上虽然盖着被子但其实因为有着那层茧子的关系被子并未直接盖在瑨儿上。

    星星绕到的另一边坐在沿上仔细观察着瑨儿的睡颜。

    莫把球球放在它的专属小窝里再转的时候手里多了一把激光枪指着站在门口的魔王和夏非克“现在请你们回到各自的房间做好你们份内的事抑或者现在写离职报告即刻走人。”

    “莫好像你没有权力赶我们走吧你和星星也不是正常人类呢。”都到这份上了魔王和他对头的份都暴露了没理由还让莫和星星继续保持神秘。

    莫微微一笑开了一枪激光在门框上留下了一个小小的冒着轻烟的枪眼“要么现在离开我们以后在战场上见要么回各自的办公室去做份内的事等她醒过来再处置你们。”

    房内一时沉默下来面对这陌生但有着显而易见的巨大威力的神秘武器没人愿意拿自己的体去尝试打在上的滋味。

    “莫不要冲动有话一切好说。”香奈尔走到莫的枪口前将魔王他们一行人挡在后。

    “你多虑了我一向冷静我现在只希望你们能做出适当的行为而不要让大人为难。”

    “我想我的员工应该把培训资料准备好了我先回去了你们慢慢聊。”魔王大人向迪温克斯和香奈尔招招手先一个退出。

    “我从艾波瑞亚带了几个有潜力的医生是时候去给他们上第一堂课了回头见。”夏非克也带着手下匆匆离去。

    人一下就走*光了房间里终于只剩下瑨儿这一派的所有人马。

    “真够麻烦的。”

    “怕什么有我们在呢。”

    星星看了一眼睡在窝里的球球“可能这次它又要进化了上次也一样有一部分的力量转移给了球球。”

    “那不正好?三条尾巴的圣兽名正言顺的救世主教廷那边不想承认也不行了。”

    “哼但教廷那边的饭可不怎么好吃啊。”

    “嘁说得我们好像很稀罕他们似的。他们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一样一个脑袋两只眼睛一只鼻子一张嘴一样的要呼吸要吃饭喝水中弹后一样的会死。”莫把那把激光枪在手上转得呼呼响。

    “瑨儿千藏万藏就是要把自己的东西藏起来你却轻易的拿了出来还威胁他们。唉……”

    “她的安全是优先考虑的问题至于要怎么做那是我的事。”

    “也对。”星星点点头“你也过去吧少了你这个财政部长有很多事可做不了呢。”

    “我这就过去这里就交给你了小心一点。”莫把枪给了星星然后离开了这个房间。

    “放心。”

    至精至纯的力量在瑨儿体内与她的内力进行着融合每在体内运行一次内力就精纯几分随着这样精纯的内力在体的各个角落游走瑨儿的经脉被锻造得更加粗壮结实富有弹可以容纳更多的力量在里面。

    纵使如此瑨儿她一个人类的体难以完全承受这些力量幸好她有一只魔宠所以那些实在容纳不了的力量得以在撑爆她之前以她的体为通道转移给了球球得到力量补充的球球的体也开始为了下一步的进化而做着准备。

    可是第二天城堡来了三位特殊的客人精灵女王、矮人族长爷爷和兽人族长肯巴一齐来到了这里城堡里为这三位突然来访的尊贵的客人而闹进来。

    “三位突然来访是有什么事吗?”瑨儿昏迷不醒接待客人的任务自然就落在了行政部长特米里克的上另外作陪的当然还有另两位部长办公室坐不下所以六个人都坐在会议室里。

    “昨天我们察觉到城堡里出现了三种奇特的力量所以特地来看看。”精灵女王显然是三人之中的言人。

    “是的没错昨天上午在大人的书房里的确生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那么我们的感觉就没错了。”

    精灵女王他们三人互相看了看然后一齐站起来并退后几步面向特米里克和夏非克齐齐的弯腰行礼都是各族间最隆重的礼节。

    “精灵族现任女王加斯帕菲、矮人族现任族长德萨斯•;潘、兽人族现任族长肯巴见过二位主神。”

    对于子民的行礼特米里克和夏非克都给予了回应他们散出了各自的力量表示自己的份。

    “不知主神降临人界是……”

    “没什么就是在自己的地盘呆着无聊下来玩玩。”不说好话的永远是特米里克打扮的魔王大人。

    这话若是别人说或许还没什么可是若是从这个擅长破坏专门制造恐慌恐怖绪的魔王大人嘴里说出来就不得不让人十二万分的提防。

    “暗神大人!”果然精灵女王他们三人都被吓到了。

    “你们会来想必也是猜到未来的局势展有时间在这里不如回去做好战备准备。”

    “明神大人一点转圜的余地也没有了吗?万年前的那场战场难道真的要重新上演?”

    “没有转圜的余地我已经期待很久不想再等待下去了。”特米里克的眼睛里闪耀着红色的光芒血般的颜色。

    “那……”

    “这件事你们已经无能为力回去吧想好你们的立场找对自己的盟友做好一切该做的准备。”夏非克干脆明白的送客。

    “是。”人家已经说得很明白了而且还是从主神的嘴里说出来的那就是已成定局的事再问下去也没有意思。

    “我送你们出去吧正好我也要顺路回办公室。”说着莫从座位上站起来。

    “莫部长……”走廊外三位客人眉头紧锁忧心忡忡。

    “不要紧张各位天不会塌下来这场战争很快就会结束的。”莫和言宽慰。

    “莫部长……?”

    “相信我大人正在想办法她不会让她的领地受到战争的波及的。”

    “但是莫部长这是一场席卷三界的战争光是保护几个有限的地方是没用的。”

    “没人喜欢自己冲锋在前却被别人在后面抄了老窝。就算要大人以她救世主的份介入战争也得让她把这大后方给安置妥善才行。”

    “有办法吗?”

    “有的但要你们的协助。”

    “当然这没问题这里是我们的家园为了保护家园我们当然会尽力和大人合作。”

    “有你们这句话就行了我会转告大人的保持联络。”

    “保持联络。”

    莫将客人送到楼梯口的休息区由精灵女王亲自纵飞毯三人从休息区的大窗户飞了出去。

    也亏得现在是上班时间各部门的员工都在各自的办公室里紧张的忙碌着走廊里空无一人装饰材料隔音能良好要不然他们刚才说的话哪怕是被一个人听到了那要不了多久这消息就会传遍整个领地然后全国。

    瑨儿昏迷四天没有一点动静倒是领地的天气在第四天的下午生变化。

    原本没有一丝风的下午先是刮起和风然后风力逐渐增强为清风然后在短短半小时内风力增强为狂风。

    一时间整个领地飞沙走石放在屋外来不及收拾的衣物、要晾晒的干果、草药等等全部被吹上了天脆弱的小树苗也被连根拔起有些人甚至因为躲避不及结果被掉落的被大风吹断的树枝给砸得满头的血。

    河水被风刮起形成大浪一遍又一遍的冲刷着河堤考验着河堤的质量。船只被风吹得摇摇晃晃船上的人更是倒了大霉船舱里所有未被固定住的物品都稀里哗啦的掉了一地甚至有正在睡觉的船员被晃得从上滚下来的。

    就在人们慌忙躲避这突如其来的大风的时候在屋内的球球却在经历着生命中的第三次进化浓郁的风元素围绕着它活泼灵动的风元素就是使得沃尔特城刮大风的罪魁祸。

    幸好领地里都是新修建筑物质量不错经受住了这场大风的考验除了窗玻璃碎掉无数块之外房子的整体结构并没有受到什么损坏。

    而就在这场大风刮到顶级的时候球球终于完成了它的第三次进化长出了一条青色的尾巴口和耳朵尖也各出现一根青色的项链和青色的小毛毛。

    球球的进化一结束那场席卷整个沃尔特城的风暴也瞬间平息太阳又重新出现将光与洒向大6。度快到那场大风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可是那满地的树枝、碎玻璃和医院里排队等着处理伤口的病人又充分表明刚才生的一切不是做梦。

    “有意思竟然直接达到了风属后期只要再给一点力量就又会再长出一条尾巴来。”特米里克一手拎着球球脖子后面松松的皮毛一手玩弄着它那条青色的尾巴。

    正因为球球进化为了怕与它在同一个房间的瑨儿受到什么影响所以特米里克、夏非克、莫和星星四人都跑到这个房间怕正在昏迷中的瑨儿受到什么影响到。哪晓得过来一看敢只有外面天地变色这个房间却依然风平浪静。

    “据说当年的那只狐狸出现在战场的时候就是三条尾巴这下可就有闹看了大人可是众所周知的异教徒。”莫笑得很邪恶这要是让那些一颗红心全系在他上的美女们看到一定会大跌眼镜。

    “教廷那边一定觉得很尴尬。”瑨儿不知道什么时候恢复意识从上坐了起来冲夏非克眨了眨眼。

    夏非克看着天花板那里有只蜘蛛在结网。

    球球从特米里克的手上挣脱呼的一声就飞到了瑨儿面前向她炫耀自己的新尾巴。

    瑨儿一边把球球抱在怀里抚摸着它柔软的背毛一边掀开被子下穿上鞋走到特米里克面前抬头看着他。

    “你又坑我。”

    “但你得到了莫大的好处。”

    瑨儿无话反驳恼得把牙咬得咯咯响听那声音真是一口好牙。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异界大冒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