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四十九章

    <---凤舞文学网--->    因为有那粒墨莲子的缘故瑨儿虽然回了人界却必须得过几天深居简出的子直到墨莲子所蕴含的精纯魔力都被她体内的太极能力全部转化吸收她体不再有黑暗气息的时候她才能重新在人前现。--凤-舞-文-学-网--

    反正她所住的顶楼平时除了打扫的女仆外不会有外人上来瑨儿也没觉得这闭关的几和平时有什么区别没有让人烦恼的俗事打扰她反而能够静下心来好好构思她的那个工程方案。

    真是浩大的工程啊。

    瑨儿嘴里叼着一支笔双手托腮低着头看着桌上的一张白纸白纸边放着一个笔记本本子上记的内容是她当初在魔界向那些老魔法师讨教来的关于上古魔法阵和魔纹的知识。

    这张纸纸质洁白细腻纸坊新生产出来的上等好纸只是这么一张好纸上面什么内容都没有从瑨儿保持这个姿势到现在已经半个小时了瑨儿一笔未画。

    倘若是画画那容易瑨儿画画的技术还是不错的随手画只猫画条狗还是蛮像的。但现在的问题不是画画啊是要画魔法阵而且还是要用上古魔纹来画魔法阵。

    所以瑨儿僵在这了。

    魔界那一趟下来看到的魔法阵是不少但要让她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融会贯通怎么说都太难了点可是现在时间紧迫魔王那边不可能等到她这里做好充足准备再开打说不定等到夏非克从艾波瑞亚回来两个人一见面一言不合就动起手来也是很有可能的。

    “哎呀……”不想还好这样一想瑨儿又头疼了。

    “笃笃笃……”

    “进来。”

    “这是这段时间领地上的报告。”特米里克把厚厚一摞文件放在瑨儿桌上。

    “啪~~”瑨儿嘴里的笔掉在了桌面上看着那摞文件呆。呆了几秒钟突然从抽屉里拿出一把尺子量了一下那摞文件的厚度十多厘米厚。

    “这我得看到什么时候啊~~~~~”瑨儿干脆趴在桌上哀号起来。

    特米里克不一言转就走才这点文件值得叫得这么难听嘛他平时看的文件比这个多得多了。

    瑨儿把笔杆咬出了牙印想了又想还是决定眼不见为净把那摞文件放到书桌最边沿继续抱着脑袋对着那张白纸苦思冥想。

    第二天下午特米里克抱着一摞更多的文件进入瑨儿的书房这些都是艾波瑞亚那边的报告人员正在做回来的准备这些文件是第一批。

    但是瑨儿不在房间里昨天拿来的文件仍旧放在桌子的边沿上而桌子中间则摊放着好几张白纸只是这时候那纸上不再是空白一片而是有了内容。

    特米里克放下手里的文件拿起那些纸一张张的看上面画着一些零散的上古魔纹一眼看过去各个魔纹之间并没有任何的联系仿佛就是瑨儿顺手涂鸦一样。

    特米里克的嘴角翘了起来把白纸原样放下。

    “又有文件?”看得太专心忽略了门口的动静特米里克寻转头瑨儿一手抓着门把手一手撑着门框额上的头有些湿原来刚才是洗脸去了。

    看到桌上又多了一摞比昨天的文件还要多的文件瑨儿的脸色立刻就垮了下来。

    特米里克向瑨儿走去把她拎进房间在他一脚踏出门之前拍了拍瑨儿的脑袋“做得不错我等你的最后结果。”

    乍一听到这话瑨儿有些迷茫不知道特米里克要表达什么意思茫然的看着房门在她侧关上不过特米里克临转过头时上翘的嘴角却给她很深的印象。

    站在墙边了一会儿呆想到自己进来时他做的最后一个动作瑨儿恍然大悟立刻扑向她的书桌抓起桌上那几张绘有魔纹的白纸一张张的看过去。

    渐渐的笑容又挂在了瑨儿的脸上辛苦这两天不是没有收获的找着解决问题的方案了。

    “哈我知道了!”瑨儿抱着那几张纸高兴的在房间里转圈。

    那几张纸上的魔纹其实真的是瑨儿因为想不到好的构思而随手画上去的而有时候人的行为是很难理解的否则也就不会出现有心栽花无心插柳这种事了。

    瑨儿哪会想到在自己随手画下的魔纹中就隐藏了解决问题的方案这还真是只有魔王这个老怪物能看出来否则她还得再继续苦思数天。

    总算这个浩大工程的一角是被揭开了后面的工作就只要照着这个思路继续走下去就行了瑨儿立刻坐到桌前开始重新构思至于特米里克刚才拿来的文件很不幸的再度被她置于无视的地步。

    用上古魔纹绘魔法阵可真不是件容易的事瑨儿对此是深有体会不说别的光是那个基础阵与瑨儿所学的就完全是两码事。

    学院教授的基础阵法是每个魔法系别要对号入座的但上古魔法阵的基础阵却没这限制只需在一堆专门用于堆砌基础阵的魔纹中找出合适的拼起来就行。很像瑨儿所做的复合魔法阵。

    但其实如果瑨儿用制作复合魔法阵的方法来做这种魔法阵那整个魔法阵就会异常的复杂而作用说不定还不如一个简单的魔法阵。毕竟以瑨儿亲眼所见和亲亲历来看上古魔纹绘制的魔法阵的威力远现在的任何一个大型魔法阵。

    只是那些上古魔纹所包含的意义非常的复杂这些魔纹各自独立有各自所代表的本意。但其实除了这些本意另外还有引申意尤其是当与别的魔纹组合在一起使用的时候就不能以本意来解读而必须用引申意。

    可是具体是哪种引申意就看相组合的是哪些魔纹。不同的组合方式引申意也都不一样。

    简单的说就是那些魔纹在这个魔法阵中表示的是这个意思但在另一个魔法阵中却有可能是另外一个意思。到底在一个魔法阵中各个魔纹所代表的意思是怎样的得综合整个魔法阵来看。

    这种搭积木堆砌魔法阵的方法看起来很简单但其实要记住那几千个上古魔纹的本意和引申意并不是轻松的事。

    这让瑨儿觉得她很像是在用甲骨文写古味十足的文言文。

    晕倒~~~~

    所以虽然瑨儿已经抓到了一丝头绪但等她绘制出基础阵还得要些时搞不好等莫他们从艾波瑞亚撤回来的那天她都画不出来也说不定。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断断续续画了一周基础阵才只画了个大致的结构就卡了壳瑨儿苦思始终不得不得不先搁置在一边去忙别的事。

    而这一周瑨儿额上的印记终于完全消失了上也没有了黑暗气息的味道因此在这一周结束的那天莫和夏非克带着手下也从艾波瑞亚利用传送晶石返回沃尔特城。

    同来的还有从艾波瑞亚筛选出来的一批预备干部他们要到这里来接受全面系统的培训而艾波瑞亚那边则暂时由部长们的副手管理。

    “莫!”知道是莫他们回来瑨儿第一个冲到中庭的传送阵那里看到莫的影从传送中走出来她立刻扑了上去死死的抱着莫的脖子。

    一同回来的人是见怪不怪了那个关于瑨儿与莫部长的绯闻还一直在流传着呢只是那些从艾波瑞亚来的预备干部们却被这的迎接方式给吓了一跳。

    莫毫不在意周围人的眼光一手抱着瑨儿一手提着他的皮箱与瑨儿有说有笑的上楼回房。

    城主和她的绯闻人都一块闪了这下面的人当然也就没有留在原地晒太阳的必要了与瑨儿一起前来迎接大家的行政部长特米里克大手一挥“解散!”

    夏非克提着自己的行李从特米里克边经过时两人做了个短暂的眼神交流火药味十足。

    瑨儿是打定主意要挂在莫的上了一路上就这么被他抱着回了莫的房间房间里星星已经等在那里。

    莫放下手里的行李把瑨儿抱到沙上坐下然后自己先换了衣服这才回到瑨儿边坐下秘密会议拉开序幕。

    有莫在边瑨儿就像吃了定心丸一样整个会议过程都是笑眯眯的脑子也特别的活络。当然这并不是说星星不好毕竟莫是主控电脑有些功能星星并不具备所储存的信息量也较少。为了应对未来的战争瑨儿要开始充分调动她手上的所有资源了。

    “我会整理出相关的资料和数据不过你最好是再设计一个动力系统要想批量生产武器装备就必须工厂化大规模生产再像以前那样靠手工效率就太慢了。”

    “我正在考虑但就是没有思路。不过武器已画了草图魔法阵也设计了一半这几天加点紧应该可以有个样本出来算上试做样品到最后制作成品的时间啧时间很紧。”

    “我会尽量在他们俩人中间周旋给你争取时间但不能保证能让他们俩之间表面上的和平还能维持多久也许等我们一会儿出去之后得到的第一个消息就是他们打起来了。”

    瑨儿无奈的撇撇嘴子一歪拿星星的大腿做枕头“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要是他们真的连这几天时间也不能等那也只能由着他们去了。”

    准备方案已经大致敲定瑨儿和莫离开房间去前面的市政厅开会只有三位部长和领主大人四个人参加的会议。

    可是当莫推开会议室的大门瑨儿一脚迈进房间的时候却看到一个最不想看的画面。长长的会议桌夏非克和特米里克一人占据一头冷眼对峙两人间的气氛紧张到一触即。

    果然是一回来就吵架了。

    “怎么会事?刚回来就吵架!你们两个到底在搞什么?!”瑨儿心头火起抬脚向后一磕房门“砰”的一声关上快步走到桌子中间双手大力的放桌上一放怒视着坐在桌子两头的两位冤家。

    在瑨儿的视线转向自己的时候特米里克冷冷的瞥了她一眼一丝冷冷的寒意从瑨儿的头顶直达脚底莫连忙赶上前来将瑨儿拉开并护着她退开几步。

    “看来这两人的矛盾已容不下外人插手的余地了。”

    这话虽然是莫对瑨儿说的但其实音量让正在对峙的那两个人也能听见因为那两人的视线此时正全部集中在莫的上。

    “我不知道你们两个到底有什么恩怨但如果你们不能放下成见好好做事的话那就辞职吧离开这里去别的地方你们想怎么打就怎么打。”

    夏非克闻言立刻把目光死死的放在瑨儿上判断她这番话的真实含意。

    “就算我离开了你也依然得不到太平。”特米里克冷淡开口。

    瑨儿微眯起眼睛“这就不劳你心了我自有办法应对。”

    “好啊那就让我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有实力可以应付我和他。”特米里克就那么原地消失于他的座位上紧跟着夏非克也不见了。

    瑨儿大惊生怕他们做出什么恐怖的事来连忙奔到窗口向外张望可是大门口除了一大片绿地之外并没有一个人。

    “他们上哪去了?”

    莫闭目不语两秒钟后回答“他们在天台。”

    “快走。”瑨儿牵着莫的手动瞬移。

    特米里克和夏非克站在主屋的天台上特米里克背靠中庭夏非克背靠黑暗山脉两人都靠着天台的围栏而站。

    他们各自的手下也在那里不过他们的打扮还是平时的样子并没有恢复本来面目。

    “这里可不是你们打架的地方。”瑨儿下一秒出现气恼的大喊。要不是莫拽着她她很可能会冲到那两人面前一人给一巴掌。

    “要正式对决了吗?真让人期待啊。”星星慢条斯理的上来双手插在围裙的兜里轻松惬意的走到瑨儿边。

    球球带着玄墨和如烟急火火的冲上天台但并不上前只是守在门口紧张的戒备着。

    “莫拟两份离职报告让他们两个签名画押然后派士兵押送他们离开沃尔特城。”瑨儿突然从个人空间里拿出纸笔交给莫莫接过还真就当场拟起离职报告来。

    一直没有动静的特米里克这时候后退几步倚靠在围栏上抱着双臂好整以暇的看着莫在那里奋笔疾书。

    莫的度就是快短短几分钟两份同样内容的离职报告就写好瑨儿接过亲自送到那两个对峙的人面前。

    夏非克目含深意的看了一眼瑨儿接过一份但并没有急着签名。

    然后瑨儿又走到特米里克边将另一份交给他然后面无表的从迪温克斯和香奈尔的面前走过要回到星星和莫的边。

    就在她刚刚离开迪温克斯的侧那边特米里克和夏非克手里突然分别出现一黑一白一个光团瞬间就将那薄薄的一张纸给烧成了灰烬然后在瑨儿反应过来之前特米里克一个瞬移赶在夏非克之前将瑨儿抓在怀里又转瞬消失。

    一切快到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

    但还是有人不受干扰的。

    莫和球球立刻转下楼通过与瑨儿之间斩不断的联系他们知道瑨儿这时候在哪。球球带着两条狗狗也跟在后面再后面就是夏非克那帮子人大家一起来到瑨儿的书房门前。

    星星拧了一下把手从里面反锁上了。

    “瑨儿开门是我。”

    门应声开了一道小缝瑨儿在门缝后面眨巴眼睛伸出一根手指勾了勾“夏非克进来。”

    夏非克走上前瑨儿侧开门缝开大了一点刚够夏非克侧着子挤进门去。

    “其他人散开该干嘛干嘛去。”说完门又关上上锁声清晰可闻。

    虽然瑨儿这样说但其实并没有一个人离开全部自的做起门卫把这小小的书房门口把守得连只苍蝇都飞不过。

    “好了我做庄说吧把你们的恩怨都说出来吧我倒要看看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值得你们记仇这么久。”三个人围坐在沙上瑨儿坐了长沙夏非克和特米里克一人坐了一个单人沙。

    “我觉得没什么好说的该知道的都知道不知道的谁也不知道。”夏非克说的跟绕口令似的瑨儿脑筋转了几圈也没明白他所要表达的真实意思。

    “哼。”特米里克轻哼一声别过脸。虽然瑨儿不明白但至少他明白。

    “这话什么意思?”不懂就问是瑨儿的良好习惯。

    “意思就是说大家都知道我和他有仇但这个仇到底是怎么引起来的却无人知道。”

    “废话!”瑨儿横瞪了一眼特米里克“那好我也不问这仇是怎么来的我就问你们要怎么解决吧?”

    “没什么好说的战争上见吧。”夏非克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特米里克。

    “没错我也是这个意思。”特米里克也跟着站起来但他却走向瑨儿“跟我走。”

    “凭什么?”不等瑨儿做出回应夏非克抢先把瑨儿抢在后。

    “跟我当然更有前途。”特米里克冷笑他才不怕他呢。

    “前途?让她跟着你从此以后过着见不得人的生活这也叫有前途?”

    “见不得人?”夏非克瞬间近到夏非克面前露出恻恻的表“那都是你故意造成的你利用万物生灵趋光的天挑起了纷争让我的信徒处处受人打压。”

    “明明是你的教义不受人欢迎你根本招收不了信徒没有人愿意信奉你你的出局是早就注定的。不要把你自己犯的错误栽到别人的上。”夏非克毫不示弱。

    特米里克沉默不语寒的杀气以他为中心向外扩散开来。

    夏非克也不甘示弱挑衅的看着特米里克这两个人在瑨儿看来怎么看怎么觉得像是两只正在顶角的斗牛他们刚才说的话瑨儿虽然听得没头没脑但也大致明白了他们恩怨的缘由。

    估计就是在上古时期人类刚刚出现还处于蒙昧无知的状态信仰一些自然力量然后随着时代的展渐渐的就出现了信仰分化出现了光明和黑暗的两种信仰。

    然而光明与黑暗对立的关系也影响到了各自的信徒双方冲突不断当隙怨积累到顶点量变转变成质变终于大打出手这才导致了第一次神魔大战的全面爆。

    嗯大致形可能就是这样了。

    “喂我说距离第一次神魔大战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你们还要互相仇恨到什么时候?”瑨儿站在夏非克后淡淡开口。

    “除非这个世界毁灭!”正互相顶牛的夏非克和特米里克两人异口同声。

    “不对!”夏非克迅反应过来看着瑨儿“你怎么知道……?”

    “我知道什么?我什么也不知道。”瑨儿也学着夏非克刚才那样说绕口令。

    “哼你以为你在她面前还能有什么秘密。”

    瑨儿现这两位大神都不喜欢走路而喜欢瞬移偏偏他们的准确度还非常的精准明明她刚刚还在夏非克的后现在又被特米里克给带到了窗边。

    “喂我又不是皮球能不能不要把我拽来拽去的?”瑨儿有些不满的动动肩膀却被特米里克抱得更紧因为夏非克也突然移动到了这里。

    瑨儿背靠在特米里克怀里仰着脸目光在夏非克和特米里克脸上游弋。特米里克也在打量夏非克和她的表变化。夏非克同时在观察着特米里克和瑨儿的神色。

    三人间此刻的气氛虽然之诡异看似平静却暗潮汹涌瑨儿深深体会到了各怀鬼胎这个词语最真实的内在含意。

    “你们两个早就勾结到一起了吧。”夏非克突然打破平静瑨儿被吓得一跳。看到瑨儿这样的反应夏非克微眯起了眼睛更加肯定了自己一贯以来的怀疑。

    “喂什么叫勾结?不要用这个词语好不好明明是互相利用。”瑨儿一撇嘴换来特米里克在她额头上的一个毛栗子仰脸瞪了一眼特米里克同时还以一个肘击。

    “这有什么区别?”夏非克脸色暗沉很明显面前两人的关系比他想象的要亲密的多。

    “区别大了勾结就是说明双方都心怀不轨互相利用则说明双方只是各取所需。”

    “那就是说你承认你和他的关系喽?”

    “我也没说不承认啊再说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嘛。就算一开始你是冲着他来的但你到现在还没采取行动难道不是因为我?”

    暗沉的表一扫而空如阳光般温暖的和煦气息重新又回到了夏非克的上“没错你太特别了想不对你产生好奇都难。”

    “可是很可惜这次是我先得手了。”特米里克像炫耀自己的私人所有物一样双手将瑨儿提起与夏非克对视。

    “那又怎样?这只是暂时的等你的利用价值没有了你以为她还会在你边吗?”夏非克这话真是能气死人。

    “怎么你以为她会转投向你吗?”特米里克很恶劣的晃了晃手中的瑨儿挑衅的看着夏非克。两脚悬空的瑨儿只能像个布娃娃一样被他摆弄。

    “不会吗?”夏非克看着瑨儿。

    “难说。”瑨儿双手搭上夏非克的肩膀“我都说了我和他是互相利用的关系只是各取所需只要你能给我想要的说不定我立马就投向你的阵营了。”

    夏非克灿烂一笑“这倒是笔不错的买卖如果放弃就太可惜了。”

    “对呀对呀和我做生意吧绝对不吃亏哦我的口碑如何你是知道的。不是吗?”说着瑨儿还用力拍了拍夏非克的肩膀。

    这下特米里克不高兴了他费这么大劲才把瑨儿弄到手哪能这么轻易的又让她跑到死对头的阵营去。

    于是特米里克收回手臂将瑨儿抱在怀里同时将她的双手也抓在他自己的手里不让她到处乱摸。

    “他没权力与你谈条件要吸收对方阵营的人进入己方阵营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何况他们还有一连串又长又臭的规矩你就老老实实的和我在一起吧。”

    “不可能。”瑨儿当然不信从特米里克的大手里抽出自己的手蒙住特米里克的嘴巴不让他再说话然后眼巴巴的看着夏非克“那个一头金光的既然会派你来巡视人界那你的职务绝对不低什么衔级?”

    “我的级别绝对够条件和你谈生意。”夏非克大大方方的承认自己的份。

    不过那个“一头金光的”是指谁啊?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异界大冒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