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四十六章

    <---凤舞文学网--->    这一觉瑨儿睡得很沉一个梦也没有当意识逐渐恢复清明时还眷恋着不肯睁开眼睛在被窝里拱来拱去寻找一个舒服的姿势打算再睡个回笼觉。--凤-舞-文-学-网--

    肌肤与被单摩擦的凉滑感觉经过层层传递终于抵达了最上层的大脑中枢停顿已久的大脑开始缓慢的恢复运转分析着这是一种什么感觉。

    然后“嘎嘣”一声一根弦因为绷得过紧而生断裂。

    受此影响还闭着眼睛的瑨儿唰的张开眼睛噌的从上弹坐起来低着看着自己上。

    原本上的衣服不知何时已经被换成了一件似丝非丝的无袖睡裙。

    “怎么回事?”瑨儿看着自己上的衣服心底一片茫然“是我自己换的?”

    挠挠头瑨儿托腮冥思苦想仔细回忆她进宫后的一点一滴但记忆只到她进入了魔王的书房就戛然而止再后面就是现在她穿着一件明显不是自己的衣服坐在上。

    “怎么会这样?”瑨儿迷惑的下打开房门。

    “大人。”房门才刚打开瑨儿就被一声招呼给吓一跳仔细一看原来是站在门两边的侍女在向她行礼。

    被这两个侍女一吓瑨儿就完全清醒迅的扫视了一眼房间里的摆设马上认出这就是她上次来住的房间只是眼前的侍女却不是当初的人了。

    “起来吧。谁能告诉我我上的衣服是怎么回事?”

    “大人这是专门给您做的是奴婢帮您换上的您的衣服已经全部洗掉了。”

    “可这是睡裙吧我总不能一整天穿着睡裙走来走去吧。”

    “连同这睡裙送来的还有几条便裙您的新衣服正在赶制中几天后就会送来。”一名侍女连忙走进瑨儿的卧室从衣柜里拿出几条崭新的裙子一件件的摊放在上。

    瑨儿走到边随意的看了看衣料不错款式也很简单看上去就像是一块完整的布剪出领口和袖口然后一缝就算完工。怪不得能在她睡觉的这段时间里做出几条裙子这样的做工倒的确是简单省事。

    看着这摊在上的七八条裙子瑨儿指了一件最顺眼的然后推开了浴室的门。侍女们立刻将这裙子用衣架挂起来将其他的裙子全部折好放回衣柜。

    瑨儿把自己泡得全通红像只煮熟的大虾才上岸回房仍旧在卧室里的侍女立刻上前伺候为她擦干头然后从里到外换上新衣。

    走出房间转去餐厅刚睡醒那会儿不觉得在浴池里一泡才现自己饿得厉害现在急需能量补充体力。

    在餐厅伺候的又是两个新面孔的侍女在吃饭的过程中瑨儿打听了一下她们的前任的消息得到的答复是她们在宫里服务的年限到期离宫了。

    瑨儿只是随口打听但她可不知道她的名字在魔宫可成了传奇没有哪个侍女侍卫不知道当年有一个姓凌的神秘客人在魔宫的宫墙上大肆作画尊贵的魔王陛下竟然一点也不生气。至今那几幅没有擦洗掉的画还留在原处呢来来往往的人都要瞻仰一番。不光是因为画中的人很帅更是感慨这位客人的神秘特殊。

    突然的出现突然的消失与他们高贵的魔王陛下之间似亲密又似疏远有人见过王带着她去宝库也有人见过他俩大打出手。

    魔宫正地面的破坏者就是这位看似温和无害的小姐。

    不过最让人津津乐道的就是当年她哭着从魔王陛下的书房里跑出来的一幕让多少人为之猜测在那个房间里到底生了什么只是男女双方主角都对此事闭口不谈于是这件事也就成了魔宫悬疑事件之一。

    想到这里侍女们眼睛冒大心魔王她们是不敢问不知道这个女主角会不会告诉她们想知道的事实哩?

    正忙着填塞叫嚣很久的胃的瑨儿突然一个莫名的寒颤抬头左右看看没现异常就是不知道面前伺候的侍女干嘛都一脸通红?

    “瑨儿!”一个久违的欢快的男嗓音凌空出现然后一团火红扑向瑨儿。

    瑨儿顺手冲着那团火红扔出自己右手的餐刀“笃”的一声擦过那团火红进了后面的木质隔栅从另一面透出去落于地上出“叮当”一声脆响。

    餐厅的两个侍女当即脸色煞白面无人色。

    这位女主角果真名不虚传就让魔宫悬疑事件继续悬疑下去吧。

    “去给迪亚大人倒杯茶。”瑨儿若无其事的放下左手的餐叉推开餐盘拿起面包用勺子舀着果酱抹一下吃一口。

    “哇瑨儿好厉害哦。”迪亚站在餐厅门口兴奋的拍手“两年不见你实力见涨耶。”

    “好说好说。”瑨儿一边咬着面包一边冲迪亚点头。“迪亚大人大驾光临有何贵干啊?”

    “听说你来了我特意调休来邀请你出去逛街去不去?”迪亚跟个猴子似的跳到瑨儿面前拉了把椅子坐下。

    瑨儿看了看上的衣服点头“去!”

    虽然说已经在为她制作衣服但去街上买岂不是更快?

    “大人您的鞋子。”看到瑨儿要出门侍女立刻拿来与裙子配的鞋子瑨儿一看就立刻打了退堂鼓穿着那种高跟鞋去逛街不用走完一条街她的腿就一定断。

    “我的鞋呢?”

    “也洗掉了大人您上所有的衣物都洗掉了新的衣物还在制作中。”

    “那你们能不能帮我找双平底的鞋子?”

    “这个……”侍女们都面露难色看她们这表瑨儿也不为难她们。“算了没你们的事了下去吧。”

    “不去了?”

    “现在魔界的女人都流行穿这种鞋吗?”瑨儿擦擦手拎着鞋带把鞋子拎到迪亚面前让他看清楚。

    这双鞋做工用料都很精致但很明显款式上借鉴了她用来训练女模特的那种十公分高细跟的鞋子。一看就知道是妖族的手艺香奈尔可是妖族的族长。

    “是啊而且还专门有人去定做纯金属鞋跟的高跟鞋在打架的时候特别好用一踢一个洞。”

    瑨儿的脑海里顿时浮现一个女人利落的后旋踢尖细的鞋跟闪着寒光扎进对方的皮里出沉闷的噗滋声。

    抖~~~~~~浑寒一个。

    “迪亚知道了吧惹谁也千万别惹女人因为你不知道女人上的哪件东西会在下一秒变成杀人利器。”

    迪亚眨巴了几下眼睛视线下移放在瑨儿的腰带上那是一条细细的带着长穗的腰带是与这裙子为一的装饰物。

    看到腰带迪亚的视线又上移与瑨儿对视然后又下移到腰带。如此几个来回之后迪亚“腾”的从椅子上弹起来一下蹿到客厅另一头站在阳台门口冲瑨儿直点头。

    “你说的没错……”

    “桀桀桀……”瑨儿怪笑着扔下鞋子缓缓解下腰带一头绕在左手上右手拿着另一头不停的旋转边转边向迪亚走去。

    “别……别过来。”迪亚慌张大喊“你再过来我就喊人了。”

    “喊吧喊吧你就是喊破喉咙也没人来救你的。”瑨儿笑得很像个得意洋洋的老妖婆。

    “救命啊~~~~”迪亚还真的不顾自形象拉开喉咙叫救命声嘶力竭显示出他内心极度的恐慌。

    “迪亚原来你在这里。”

    瑨儿和迪亚都是一愣看着门口没想到迪亚这一嗓子还真把救星给叫来了。

    “阿撒亚迪斯我真是死你了。”迪亚立刻扑上去抱住阿撒亚迪斯使劲蹭。

    看得出阿撒亚迪斯是忍了又忍才没把迪亚给一脚踹开。

    “趁着现在有时间就多休息恢复体力以后想再这么悠闲就不见得有机会了。”扔下这句话阿撒亚迪斯终于还是忍无可忍的拎起迪亚走了。

    刚刚放松下来的心又因为阿撒亚迪斯临走前的这句话给高高的吊了起来不知道这个魔王后面又有什么艰难的事要她做。

    瑨儿觉得她真不是一般的命苦。

    现在房间里又只剩她一个人没人说话安静得连一根针掉地上都能听见。

    “唉无聊。”

    瑨儿在沙上翻来覆去的打滚星星没来没人陪她打时间人家说度如年瑨儿觉得她现在是度秒如年。

    “大人今天早些吃晚饭吧。”

    “为什么?我才刚吃过饭。”正盘算着要怎么把沙里的填充物给弄出来的瑨儿停下手从沙里抬起头看着面前的侍女。

    “大人您刚才吃的不是正餐您起的时候就已经是下午茶时间了。”

    “可我现在是饱的吃不下而且为什么今天要早点吃晚饭?”

    “外面湖里的墨莲会在今晚上开花大家都会早早的吃过晚饭到这里来看开花的过程。”

    “真的吗?”瑨儿一跃而起眼里闪着兴奋的光彩“花开得漂亮吗?”

    “非常漂亮大人错过了会很可惜哦。”

    “好哇好哇赶紧吃饭然后等花开。”

    瑨儿一个箭步奔到阳台趴在栏杆上探出半个子看着湖里那一个个含苞放的花骨朵闭上眼深深的嗅了一下空气中的味道觉得那股香甜气息比前几天闻到的要更加浓郁芬芳好像最顶级的牛巧克力一般的香醇味道。

    一想到牛巧克力瑨儿的口水开始泛滥如果有朝一她能够回到地球她一定要吃巧克力吃个饱。

    ※※※※※※※※※※※※※※※※※※※※※※※※※※※※※※※※※※※※※

    晚饭后天还没黑但湖岸边已经开始6续有人来观花难怪要提早吃晚饭就为了能在岸边找个好位置谁也不愿意站在后面数人头。

    瑨儿把客厅的长茶几搬到阳台摆满各种水果和点心她则坐在栏杆上两脚悬在湖面上晚风一吹裙摆轻扬一直披散着的黑色长随风舞动。

    “呀……”一声轻吟瑨儿一手扶着栏杆一手将肆意乱舞的头归拢到脑后。刚才丝扫过眼睛一下迷了眼。

    傍晚夕阳西下湖中心的建筑一个黑少女坐在阳台栏杆上一手扶着栏杆一手拢着头面带微笑神色调皮。

    湖心建筑有人入住、入住的人正是前年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留下一段神秘传奇的客人的消息在魔宫里的人差不多都知道但见过本尊的人却不多现在本尊就在面前结果岸边一阵人头攒动人群纷纷挤向岸边不知道是看花还是看人。

    瑨儿对面的房间主人仍未现倒是上次见过的一些魔界的股肱重臣6续过来门口的侍卫将他们一一迎接进去。

    岸边的人越来越多天色也越来越暗太阳已经落山天边仅剩一丝余辉等到天色完全黑下来也就到了开花的时间了。

    估摸着可能还要再等个几分钟瑨儿从栏杆上跳回到阳台上拿了块点心倚在栏杆上吃起来湖里的鱼游拢过来争抢她掉在湖里的点心碎屑。

    空气中的香味越来越来浓岸边原本闹的赏花人潮也逐渐的安静下来对面房间大门打开魔王大人和他手下一班股肱重臣走出来站在水廊边迪亚和阿撒亚迪斯当然也在里面。

    当魔王在他的位置上站定之后所有人都整齐划一的向魔王行礼唯独瑨儿还站在原地吃着她的点心。

    幸好大家这会儿都低头行礼没人注意瑨儿等到大家都站起来的时候瑨儿也已经吃干抹净做肃立状了。

    太阳下山后月亮就显眼了又大又圆又亮的月亮悬在头顶宝蓝色的月光如水般轻盈的洒在这些墨色的花苞上使花苞尖尖上多了一点点蓝色的影子看着非常的漂亮。

    此时整个湖面周围已经是鸦雀无声人人都在静等花开。受这气氛的影响瑨儿也没了作怪的心思目不转睛的看着离自己最近的那几个花苞。

    许是这些花是什么天材地宝之类的极品需要有月光的滋润并且花香也随着月光照的时间增长而渐渐生变化在一股醇香的牛香气中隐隐有了一丝清香闻着很像极淡的水仙花气味但又不是完全的像。

    当瑨儿还在努力分辨这种香气是什么的时候湖里的花苞终于有了动静紧紧闭合的苞尖微微敞开要开花了。

    不知道这样一朵花到底有多少层花瓣反正当第一层花瓣盛开的时候瑨儿数了数有十几片之朵。当这层花瓣完全开放后第二层花瓣才开始开放而它的片数则要相应减少几片。然后是第三层花瓣数量又再减少几片。然后是第四层、第五层……

    每开放一层花瓣空气中的清香就浓郁几分而那种香醇的牛味则减弱几分。

    当花朵完全盛开之后才现一共有七层花瓣与花瓣层层叠叠随着花朵完全的开放原先的牛味已经完全消失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馥郁的清香让人不深深陶醉其中。

    在别人享受这美妙幽香的时候瑨儿却睁大了眼睛。这是墨莲侍女已经告诉过她了但她可不知道当莲花盛开后中间的莲蓬是白色的。

    怪了黑色的莲花竟然生白子。

    瑨儿越看越好奇双手扶着栏杆子却探了出去她现在非常想摘下一朵来研究一下为什么黑色的莲花会长出白色的莲蓬难道是基因突变?

    一直安静的站在阳台两端赏花的侍女突然走上前一人拉着瑨儿一条胳膊把她给拽了回来。

    “大人王找您。”看着瑨儿脸色不好侍女连忙解释。

    瑨儿扭头一看那位魔王大人正看着她他后的迪亚向她招手示意魔王叫她过去。

    瑨儿以为是魔王看穿了她想摘莲花的心思低下头吐了吐舌头然后一个瞬移就过去了。

    魔王当然是站在最前面其他人可以站在他边但不能过他瑨儿瞬移的落点就在迪亚边一瞬移过去就被站在迪亚旁边的阿撒亚迪斯抓住然后一把塞到魔族长老的队伍中。

    站在这群老头子当中瑨儿浑不自在这让她想起当初在正里的那场冲突。可她不敢乱动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她要是做了什么对魔王大不敬的事别说是第二天的太阳了她能不能看到今晚的月亮下山都是两说的。

    湖里的花一朵接一朵的6续开放白色的莲蓬上笼罩着一层淡淡的蓝色却反显得莲蓬更加的莹润光泽。

    湖面很大湖里的花也不少一朵挨着一朵等这些花全部盛开的时候月亮也已快上中天。

    人群依然保持着安静一阵轻微的水声突然响起在寂静的此刻非常引人注意。

    瑨儿踮起脚伸长脖子从人缝中往声音的来源处看去隐约看到有几艘小船正划向湖面的各个地方船上三个人一男两女男的负责划浆女的暂时看不出要干什么。

    小船分布在湖面各处然后停下来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瑨儿正觉得奇怪难道接下来的才是重头戏?

    正想着突然觉得周围不太对劲有一种压力从天而降一般的突然压在她的上各处并且压力越来越大仿佛要将她给压扁一样。

    瑨儿敏锐的现这突然增大的压力是黑暗魔力的气息抬头一看月亮已经高悬在头顶却并没有现有什么异常。

    当低下头视线转回到湖面上时这才现那白色的莲蓬竟然在月光的作用下生变化逐渐的由白变灰再由灰变黑。

    而就在这颜色的转变中瑨儿所承受的压力已大到难以想象的地步竟然让她都有点站不稳。受到外力的压迫体的防护机制自动启动体内的太极内力开始运行起来。

    每在体内循环一周体外的压力就被抵消一分瑨儿就觉得上轻松一分随着内力运行的度越来越快她的太极内力在她的体表形成了一层太极罡力将那股压力牢牢的挡住。

    瑨儿暂时是没事了但她边的那些魔族长老们就不舒服了现在空气中的这股魔力是最精纯的黑暗力量哪怕只吸收一点对自己都有莫大的好处。瑨儿这一搅和她边的魔力立刻出现异常波动同时也影响了他们体内的魔力平衡让他们要花费更大的力气才能吸收外面的魔力。

    于是为了让自己的魔力恢复正常这些长老们也在努力控制自己体内的魔力。那么多人一起调动魔力就又影响到了瑨儿结果她周的太极罡力就越的强盛引周围的魔力波动的更加汹涌长老们得用更大的力气来平衡魔力。

    他们一力瑨儿就立马受到影响然后她的气息又再增强几分。

    如此循环往复终造成恶循环。

    按理来说这么多位魔族长老要一起对付瑨儿是件很容易的事就算现在他们不怎么舒服但时间一长先力竭的肯定是瑨儿而不会是他们。

    可问题就是瑨儿为了抵消压力释放出的混沌气息已经从她站立的地方向外弥散开来就连站在魔王另一边的人群都察觉到了。如果再不采取有效措施一旦这股气息漫延到外面的人群那肯定会引起恐慌。

    魔王曾经说过混沌是万物之母所有生命都来自于混沌之中。瑨儿虽然也拥有与母神一样的力量但却是毁灭。她能将弗斯蒂娜的魔力吸收转化为己用就是最好的例子。

    就在瑨儿将越来越多的力量用于抵消周的压力时忽然眼前一花然后现自己正被人安安稳稳的揽在边随风起舞的是银色的丝。

    自打到了魔王边刚才那股让瑨儿难以言喻的压力陡然减轻因为魔王放出自的黑暗魔力将瑨儿从头到脚包得严严实实那股让瑨儿感到难受的压力就等于是魔王帮她承受了下来。

    瑨儿只是一名普通人类她既不是黑暗法师也不是死灵法师与这种黑暗魔力接触过多并没有好处所以太极内力在她体内沿着经脉一周一周的运行着保护着她抵消转化这种会伤害她的力量。

    从瑨儿察觉到黑暗魔力大盛而给她造成巨大压力到她被魔王保护看上去好像过了蛮长时间其实也才几分钟而就在这几分钟时间里湖里的白色莲蓬已经全部变成了墨黑色完完全全名符其实的墨莲了。

    莲蓬一变黑小船上的人就开始动了起来每艘船上一男两女三个人男的负责桨而女的一个负责采摘莲蓬另一个则将其中的莲子取出装在一个水晶碗中。

    湖面上此刻已经有十数条小船大家一起开工纵使湖中墨莲数量众多也在一个比较短的时间里就全部收工划船靠岸。

    女孩们捧着各自的水晶碗6续登岸岸边已经有人等在那里统一回收她们带回来的莲子然后将装满莲子的容器送交魔王。

    莲子采完刚才大盛的黑暗魔力也恢复正常岸边赏花的人群向魔王及其股肱重臣行过礼后依次离开一年一次的赏花大会到此结束。

    人都走*光了魔王这才放开瑨儿并收回自己的魔力没有防备的瑨儿没有跟着收回力量结果一直被魔王的黑暗魔力所压制着的混沌的气息一下子铺天盖地的弥漫开来然后才渐渐的平息下去。

    迪亚和阿撒亚迪斯这些与瑨儿走得比较近的人立刻就敏锐的现瑨儿的力量似乎更精纯了一些。

    “这些莲子照老规矩。”

    “是王。”

    瑨儿站在人后踮着脚尖她很想看看那些莲子长什么模样但什么也看不到。自我安慰的耸耸肩回房睡觉。

    当再次从睡梦中醒来时时间还没到中午瑨儿磨磨叽叽的赖了半天才从上爬起来两顿并一顿就把自己给打了。

    新衣服仍旧没有送来又无事可做实在是无聊得慌的瑨儿趴在阳台上数湖里的鱼玩。那些墨莲经过一晚上已经全部谢了湖面上只剩下一片毫无光泽可言的墨色花瓣成了水里水生动物最好的饲料。

    难怪她上次来没看到开花呢刚来的时候花苞还未结等到从外面转了一圈回来花已经开过了。

    “大人王请您去他的房间一趟。”在瑨儿快要无聊的睡着的时候侍女唤回了她的意识。

    “什么事啊?”瑨儿看着对面的房间就隔着半个湖犯得着找别人来传话吗。

    “我们不清楚还请大人即刻过去。”

    瑨儿趴在栏杆上懒洋洋的不想动弹可是在看到对面房间的窗户上似乎有人影在晃动时瞌睡虫立刻全部飞光光一个瞬移就到了门外。

    “进来。”

    瑨儿应声推门而入高贵的魔王大人正坐在客厅的沙上悠闲的品着一杯美酒面前的茶几上放着一个小巧的容器和一块折得四方的毛巾。容器盖着盖子不知道里面装着什么。

    “坐。”魔王大人微扬下巴示意瑨儿坐在他对面的沙上。

    瑨儿老老实实毕恭毕敬的坐下双手规矩的放在双膝上腰杆得笔直。

    “这两天休息得怎样?”

    “很好。”

    “精神和体力都恢复了?”

    “是。”

    魔王大人将酒杯靠近唇边但嘴角却是毫不掩饰的露出一丝微笑。

    恶魔般的微笑。

    看到这样的笑容瑨儿顿时胆战心惊。

    拜托不要这样笑好不好很吓人哎~~~~~

    瑨儿抬起手臂想擦擦汗愕然现她的双手竟然无法动弹想站起来却现双腿好像也被什么给缚住了试着动了动现除了脑袋脖子以下的部分全部不能动弹!

    “怎么回事?你对我做了什么?”瑨儿拼命挣扎但无济于事除了脑袋能自由转动外体的各个各位都仿佛不再属于自己一样。

    “没什么只是想让你乖一点一会儿才好做事。”

    “做……做什么事?”瑨儿只觉得现在浑的汗毛全部直立起来抗议。

    魔王放下酒杯打开茶几上的那个容器从里面拿出一粒黑色的浑圆的东西乍一眼看过去很像是一粒黑珍珠然后拿起毛巾向被困在沙上的瑨儿走去。

    “你要……要……干嘛?”

    “如果你不想一会儿咬断自己的舌头就咬住毛巾。”

    “唔……”

    不容瑨儿抗议那块毛巾就已经塞进了瑨儿的嘴里然后左手托起她的下巴右手拿着那粒黑珍珠般的东西放在瑨儿眉心上方同时嘴里****有词。

    咒语很短前后只有几秒钟瑨儿惊讶看到那粒黑珍珠般的东西生了变化冒出了黑色的火焰。

    火焰一出现魔王大人就将那东西按进了瑨儿的眉心。

    一瞬间一种难以言喻的灼痛感袭遍全仿佛体里有一股火焰正在把她从里到外烧成灰一般。从眉心到脚底又从脚底回到眉心四肢百骸每一根毛细管和神经末梢都充斥着这种灼痛的感觉。

    瑨儿想收紧双拳但手不能动想蜷起子也弯不下腰想大叫可嘴里有块毛巾她只能从喉咙里出几声沉闷痛苦的吼声想甩头可下巴被别人捏在手里。体抖得厉害汗如雨下可她就是昏不了神志无比清醒的感受着体此刻所承受着的痛苦。

    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死死的咬着嘴里的毛巾脖子上的血管和额头上的青筋通通暴起眼睛充血得厉害。

    体的自我保护机能再度挥作用太极内力疯狂运转魔王察觉到这一点瞬间释放自己的魔力笼罩住瑨儿一下子就把她的刚刚释放出来的混沌气息给回了她的体内并且牢牢的压制住不让她有任何抵抗的动作或行为。

    瑨儿突然猛的一咳刚才那一下让她的内腑受到了冲击。

    这下就更惨了肚子里一阵火烧火燎不知道是魔法的作用还是她在刚才的冲击中受了内伤。

    什么叫有苦难言痛苦难当就是瑨儿现在的状态。

    一般来说为了要让人始终保持一个比较高的兴奋点外界的刺激就不能持续太长时间否则兴奋点就会回落。但瑨儿的这个酷刑已经持续好十几分钟了她仍旧保持在了一个比较高的兴奋点对体的痛楚依然有着清醒的感知。

    不知过了多久在瑨儿觉得她可能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那让人的灵魂都能烧起来的灼痛感仿佛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的消失无踪然后体一松刚刚还被锢着不能动弹的体瞬间脱去枷锁但四肢百骸的沉重无力却说明刚才的酷刑不是做梦甚至让她保持坐姿都办不到只能如一滩烂泥一样的瘫倒在沙里。

    “真漂亮。”魔王伸出食指轻抚瑨儿的眉心瑨儿脸色苍白睁着血红的眼睛茫然的看着他。

    稍稍使了点劲拿掉了瑨儿嘴里的毛巾魔王大人仔细看了看上面只有两排深深的牙印没有血迹。

    轻轻的勾了勾嘴角扔掉毛巾魔王大人将瑨儿打横抱起然后转坐下让瑨儿躺在他自己的怀中一手托着她的体一手抚上她的眼睛嘴里轻声吟着另外一段古老的咒语。

    高贵的魔王大人原本就是掌管黑夜的神明黑夜代表着休息被痛楚刺激得神智无比清明的瑨儿在他的安抚下始终睁着大大的眼睛终于慢慢的闭上沉入梦乡早已蓄满的泪水从眼角溢出顺腮边滑落的同时也沾湿了魔王大人的手指。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异界大冒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