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四十五章

    <---凤舞文学网--->    不知过了多久只知自己脚下沉沉浮浮始终踩不到底宛如溺水之人眼睛被蒙又看不到任何事物瑨儿的心底的大鼓打得越来越激烈但脖子后面被揪着的衣领和始终蒙在自己眼睛上面的两只手又不至于让她会歇斯底里。--凤-舞-文-学-网--

    当鼻子里闻到一股清幽香甜的气味而猛然睁开眼睛时才恍然觉自己已经来到了魔界所处的位置就在魔王寝宫外面的水廊边面前就是那一大片种满水生植物的湖泊湖中心就是她曾住过几天的房间。

    那股香味就是湖中植物散出来的看着满湖都是极其稀罕的墨黑色的花苞怕是这几天这个湖就会被盛开的黑色花朵所铺满。

    瑨儿不知道魔王把她扔在这里是要干什么阿撒亚迪斯已经不知去向周围也没有半个人弄得她不敢乱走毕竟这里不是她的地盘于是面朝湖水坐在水廊的栏杆上专心赏花。上次来都没看到这样的花真少见啊。

    目光正在追随湖底的几尾鱼儿嬉戏的时候突听后有动静瑨儿立刻警觉的转过脸同时鱼龙扇拿在手中摆出防御的姿势。

    “你干什么?”换了一衣服并已恢复本来面目的魔王大人站在他的寝宫门口门半开他的右手放在门把手上。

    “你吓我一跳。”见是虚惊一场瑨儿自然也就解除警报收起扇子。

    “原来你胆子这么小。”魔王大人关上门向瑨儿走来。

    “哼……”瑨儿皱皱鼻子没有接腔。

    “下来。”

    “干嘛?”

    “去现场。”

    “啊?!”

    “有意见?”魔王大人漂亮的冰紫色眼睛一横瑨儿脖子一缩老老实实乖乖从栏杆上下来站在魔王的边。

    “没有。”

    微风轻拂过湖面水面微波漾魔王那如瀑布一般的银色长也随风起舞丝轻柔的扫过瑨儿的眼睛让她不自觉的揉了揉眼睛等再睁开时现处的场景已经变换。

    她和魔王两人浮在半空脚下是密密麻麻、一眼望不到头的、形态各异的魔物它们在攻击任何一个出现在它们面前的生物只要它们认为对方没有自己厉害它们就会毫不犹豫的扑上去。

    在它们的攻击下地上到处都是残肢断臂吃剩的骨头在它们的脚下踩得咯吱咯吱响浓重的血腥气混合着魔物自的臭味都让人觉得喉咙一阵阵的粘胃里翻腾不休。

    有的魔物可能原本就已经处在晋级的边缘在吃掉了几个同类之后它们的形态开始生变化攻击更强。

    魔兵已经筑起了一道防御线阻挡魔物向他们后不远处的城镇靠近但要将这些低级魔物全部清理干净还不知道需要多长时间。

    看着这些魔物让瑨儿想起了不愉快的回忆于是深皱着眉掩着口鼻缩在魔王后。

    “王。”

    魔王的气势就是与众不同才刚刚现没几分钟就立刻有手下看到并上来行礼对于躲在魔王后露出半个背部的瑨儿仿佛根本没看见一般。

    “现在况怎样?”

    “凡是通往附近城镇的道路已经全部封锁魔物已被困住剩下的就是集中兵力将它们全部消灭干净就行了。”

    “百姓的伤亡程度呢?”

    “士兵是在它们攻击一个小镇的时候赶到的因为数量太多我们无法将它们拦阻住只来得及将剩下的百姓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它们之前途经的那几个村子我们派人去看过了没有活口。”

    “做得很对这里就交给你了我去事地看看。”

    “恭送王。”

    快被现场的臭味给臭翻过去的瑨儿只觉得自己左肩一紧人跟着往左边一倒一个趔趄脚跟一转抬起头来一看场景又换了依然是在半空中但脚下却是一片仿佛没有尽头一般的乱石堆。

    对于魔王大人这炉火纯青的空间传送术瑨儿深表敬佩什么时候她也能有这样的本事就好了。

    这里已经聚集了大批的士兵和魔法师士兵们在清理满地的魔物尸体魔法师则在结界边缘检查着什么。

    “魔法师们在干嘛?”瑨儿很好奇。

    “他们在检查结界根据结界受损的况可以推断出魔法阵的大致故障。”

    “哦。”瑨儿点头还想说些什么看到有人过来就没再说话。

    “王。”一位穿黑魔法袍的魔法师站在魔王脚下躬行礼。

    “况怎样?”

    “除了刚刚诞生的魔物其他的都跑了。经过现场勘查可以确定是因为结界承受不了数点同时攻击的压力导致破裂魔法阵受到巨大冲击而损坏。现在魔法阵也只是勉强运转整个结界压力不均要完全修复还需要些时。”

    “尽快修复这种事我不想再看到第二次了。”

    “是王。”魔法阵诚惶诚恐的行礼然后飞快的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

    “喂……”瑨儿轻拉魔王的衣袖“结界压力不均是什么意思?有什么后果?”

    “压力不均就是说结界各个结点的压力不平衡有的地方过厚有的地方过薄厚的地方可能厚的连大魔法师都打不破而薄的地方可能稍稍给点力就能破个大洞。”

    听魔王这样说瑨儿转头眺望了一下“这里面积好大得修到什么时候?”

    魔王大人冷哼一声并没有说话。然后瑨儿只觉得眼前一花再回过神来时现自己处的环境又变了。

    非常空旷的开阔地脚下的沙地上爬满了奇形怪状的生物非常小可能也就一个巴掌大看上去体很柔软一蠕一蠕的在地上爬着。

    “这是哪?”看着脚下那说虫子又不是虫子的生物瑨儿只觉得心里一阵恶寒要不是远处的乱石堆瑨儿以为自己又不知道被那个魔王给扔到哪里去了。

    “这里是中心也是魔法阵所在的位置。”魔王大人衣袖一弹卷起一地沙土露出了被沙子埋在下面的魔法阵的一角那颜色暗哑纷繁复杂的花纹看得瑨儿眼晕。

    “要干嘛?”看着这些魔纹瑨儿直觉不妙警惕的看着魔王退后数步不小心踩到一个初生魔物“叭叽”一声**暴裂汁液横飞魂归故里。

    瑨儿被脚下那诡异的声音吓得一蹦三丈高一下子又跳回到魔王大人的边。这完全是本能反应因为只有魔王的边是干净的。

    既然又跳回到自己边魔王当然不可能再给瑨儿反悔开溜的机会两根铁钳一般的手指钳着瑨儿的下巴迫使她抬头看他。

    “给你四天时间修复它。”

    瑨儿汗毛都竖起来了就知道这个魔王没打好主意竟然把这样一个艰巨的任务交给她。

    “这些魔纹我从来都没见过别说四天了就是四十天我也做不了。”瑨儿还想做最后挣扎。

    “会有魔法师来协助你如果你还想在夏非克起疑之前返回人界就尽快完成工作。”

    一句话堵死了瑨儿所有的退路呆愣半晌看到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瑨儿只能垂头丧气的答应下来。

    见瑨儿点头魔王大人就立刻消失了他还要赶回魔宫去处理公务呢。

    瑨儿哭无泪的看着远处那里有一片黑影正在快的向她靠近对方走得近了才看清是魔法师和护送他们过来的士兵。

    那支队伍在魔法阵的外围停了下来士兵迅的整理环境也不管魔物的地盘就把到处乱爬的初生魔物全部给扔到别的魔物的地盘里那边为了抢地盘魔物们大打出手这边士兵们安然的在这块清理出来的地面上搭起帐篷。

    魔法师们走过来向瑨儿打招呼然后拿出一摞文件递给她都是有关于这个魔法阵的相关资料。

    瑨儿只是随手一翻就又还给了魔法师的领队她实在是看不懂这些古老的魔纹。

    领队笑笑也不介意挥挥手让边的人拿走。毕竟这个魔法阵太古老了而王留下的人又太年轻了看不懂也不奇怪。

    “大人因为这个魔法阵必须得尽早修复所以为了大人能够尽快开展工作我想向大人讲解一下关于这个魔法阵的相关内容。”

    “行。”既然事实不容改变瑨儿也豁出去了。

    领队于是带着瑨儿去了最大的一个帐篷其他的魔法师已经在里面等着他们。

    大家围着一个大圆桌子落座桌子中间堆着高高的文件。领队从那堆文件里翻出一张非常古旧、折了好几折的羊皮纸摊开来才知道这羊皮纸非常的大铺满了一整张桌子那些文件不得不转移到旁边的小桌子上去。

    不用看全部只需看一个角瑨儿就立刻知道这羊皮纸上画的正是外面那个魔法阵。

    瑨儿赶紧掏出纸笔虚心听讲认真做笔记。

    如果说瑨儿在学院学的魔纹是隶书的话那么学院教授的古魔纹就是大纂而这魔法阵上的上古魔纹就差不多相当于甲骨文了。

    魔王有交待魔法阵必须尽早修复所以这些魔法师不敢怠慢魔王也有交待如果瑨儿还想尽早返回人界的话就要帮助修复魔法阵所以瑨儿更不敢浪费时间。

    双方既然目的一致那自然也就更加齐心做起事来也就更有效率。瑨儿花了一天的时间呆在自己的帐篷里整理笔记外面魔法师们将整个魔法阵按人头划分数块各自检查自己负责的一块。

    一张魔法阵的图纸就铺满了一张大桌子更不用说这真实版的魔法阵会有多大一人负责一块就是整个的看一遍也要一天时间更不要说在看的同时还要找出坏点。这个工作量可想而知。

    瑨儿整理完了笔记就趴在那张羊皮纸上一手拿着笔记一手拿着那些魔法师们报上来的坏点对照着那张羊皮纸研究起来。

    在没有智能电脑帮助的况下靠人力来做实在是件极其辛苦的事瑨儿被那些魔纹硬是给弄得自己有了幻视眼前总是出现一些莫名其妙的线条但揉揉眼睛再仔细一看又什么都没有。

    这种况下pda是绝对派不上用场的因为最基本的资料没有pda也不能帮助瑨儿推算魔法阵的所有坏点。

    既然不能投机取巧就只能硬着头皮上。瑨儿除了在第一天夜里睡了几个小时的觉其他时间就再没阖过眼睛最多就是打个盹也就几分钟的事。

    瑨儿画了n多张图将那个完整的魔法阵给一层层的拆分开来将各个坏点标在图纸相对应的地方在脑中反复推算当一个点出现坏点其他的点会有怎样的后果如果要对一个坏点进行检查会对其他的点造成什么影响。

    魔法阵是牵一而动全的东西有一个坏点没有找出来都将影响到魔法阵的正常运转。

    一般来说魔法阵受到结界被破的冲击后影响最大损坏最严重的就是阵心位置所以这几天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阵心那几个中心魔法阵魔法师们反复研究了n遍但奇怪的就在这里阵心的这几个主要魔法阵没有受到任何的损坏。

    这让大家怎么也想不通。难道这个魔法阵就是只有表面看到的坏点没有其他的伤?但很快这个想法就被推翻因为若是只有表面能看到的那些坏点的话那就应该是小伤但从结界的反应来看很明显魔法阵受到了更严重的损坏必须得尽快找出来才行。

    幸好后来又有魔法师赶来增援大家的活总算轻松了几分瑨儿那边也有人可以帮着一起分析。

    基本上这批来增援的魔法师在看到瑨儿把魔法阵拆分开来进行研究的做法都提出了反对意见其中一位年纪最大的魔法师告诫瑨儿对于这种类似的工作一定要把魔法阵看作是一个整体因为只有这样你才知道哪里与哪里是关联的虽然一开始会比较辛苦但知道了各个关联点之间的关系后后面的工作就轻松且容易了。

    这也就是瑨儿为什么一直没有进展的原因拆分后的魔法阵各个关联点都失去了联系被看成了各自独立存在的部分所以也就任凭她绞尽脑汁也找不到问题的根本。因此就算修复了目前所能找到的坏点但最根本的问题没有得到解决魔法阵仍旧不会恢复正常运转。

    这批来增援的魔法师都是经验丰富的老魔法师了他们的工作方式各人都不一样但效率却快很多那些让瑨儿脑筋打结的魔纹对他们来说就像是口袋里的糖果一样颗颗分明他们来了以后魔法阵的坏点检出率也提高了不少。

    有这些老魔法师在瑨儿终于不用再和那些晦涩难懂的古魔纹玩大眼瞪小眼的游戏了而是拿着笔记本跟在这些魔法师后一边看他们工作一边问问题。

    老魔法师们看瑨儿这么好学也很关照只要不妨碍他们工作基本上都是有问必答于是瑨儿获益非浅如果说她魔法阵方面的知识在以前只有初中水平的话那现在可以说达到了大学水平了。

    毕竟现代魔法阵也是从古代魔法阵展起来的研究古代魔法阵可以对魔法阵的起源和展有个完整的了解一些古老的观点在现在看来没什么用但实际上只有上了年纪并且像埃尔特校长那样的人才知道这些被认为是糟粕而抛弃的观点其实仍然是精华。

    既然瑨儿得到了精华那么只要过些子等她把这些精华与她本的学识互相融会贯通之后她的成就将会更上一层楼。

    看来这是魔王把她扔在这里修复魔法阵最大的收获了。

    既然得了这么大的好处当然也要更加卖力的工作才行魔王大人才只给了瑨儿四天时间要是时不敢想象那位魔王大人会怎样修理她。

    可惜等瑨儿想到这点的时候距离四天的期限只剩一个夜晚的时间了。

    有压力才有动力最后的几个小时里瑨儿的潜能被激脑子无与伦比的好使上一分钟还让她头疼裂的古魔纹此刻就像一本通俗小说一样还是汉字的。

    瑨儿拿着那张巨大的魔法阵图纸将各个重要的关联点标示出来然后从阵心开始以逆时针螺旋的方式沿着这些关联点向外旋转寻找着能让魔法阵恢复正常的最根本的问题所在。

    夜已深魔法师们都6续返回各自的帐篷上休息瑨儿没得歇要不想被魔王扒皮她必须得继续工作。而且不知道魔法阵的修复出了什么问题后半夜的时候突然收到一条消息说结界上莫名其妙的出现了一个大洞而结界无法自动修复这个大洞。

    瑨儿赶紧让士兵们去叫醒魔法师魔法师们个个一头的汗纷纷从上爬起来拿着那张大图纸站在漆黑一团只有星光的外面只凭着火把的光芒寻找着所有修过的坏点与那张图纸比较看到底是修复的技术问题还是这只是修复过程中原本就会出现的、在预料之中的问题。

    瑨儿帮不上魔法师们的忙她蹲在帐篷外的火把底下手里拿根小木棍嘴里一边****有词一边在沙地上写写画画虽然那张图纸被魔法师们拿走了但整个魔法阵基本上已经印在了她的脑海里没了图在手脑海中的印象反而更加的清晰起来。

    当天微明的时候魔法师们停下手上的工作返回帐篷洗漱先吃点东西休息一下然后再继续找。但瑨儿却仍旧没有挪窝她的推算卡了壳怎么算都觉得不对综合现在所现的坏点来看这个位置应该是正常的但是从其他的地方反推过来却现根本无法完美关联起来。

    关联点要是出现偏差那魔法阵的修复就肯定会出现更大的误差瑨儿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对于是去找那几个老魔法师把她的想法告诉了他们。

    正在吃早饭的魔法师们一听顿觉茅塞顿开扔下丰盛的早饭拿着图纸跑到外面的魔法阵找着瑨儿所说的那个位置通过魔法探测一层层的深入下去终于现在支撑整个魔法阵的地下结构上有一个很大的暗伤正是因为地下结构出现损坏导致魔法阵上最底层基础阵的魔纹受到严重影响。

    学院里教授基础阵法的索兰老师说过基础阵出现问题魔法阵绘制得再好也不会正常运转甚至还可能会生事故。而且基础阵出现故障的时候还不易检查到那里去因为人们受惯思维的影响往往是在魔法阵的其他层次上寻找问题。

    “这样就算解决了吧?”瑨儿拉着魔法师领队弱弱的问天已亮魔王给她的期限到了。

    “嗯应该没问题了只要修复地下结构和基础阵剩下的就好办了整个魔法阵很快就会恢复正常运转的。”

    “那我就可以回魔宫交差了。”瑨儿长吁一口气。

    “应该可以了要我们送您一程吗?从这里回魔宫很远的。”

    “有多远?”一听“远”字瑨儿立刻瞪圆了眼睛。

    “呃这个……”魔法师领队开始摸上的口袋现没有又跑回帐篷拿了一张地图过来“这是我们现在的位置魔都在这里。”魔法师领队先在地图的右下角指了一下然后又指了一下左上角方向居整个地图中间的位置。

    “果然很远……”瑨儿伸手在地图上比了一下看了看地图上的比例尺“就算是直线距离也有几千公里了。”

    “差不多只多不少这还是近的。您知道的魔界的土地面积是很大的但只有少数一些土地建有城市另外大部分的土地要么不适宜居住要么就是魔物的诞生地在一些偏远无人烟的地方那里的魔物数量更多。”

    “那里也有结界的吧?”

    “当然。”

    “那如果那里的结界也出现同样的问题会更麻烦吧。”

    “当……然……”魔法师领队脸色瞬间煞白额头上的汗如开了闸的水龙头一样哗啦啦的。

    “我先回去了您保重。”瑨儿万分同的拍拍领队的肩膀口中轻颂咒语“咻”的消失了。

    数千公里的距离要用空间传送术跳回去以瑨儿现在每次传送最远距离还不到二百公里的水平来看还不知道得跳多少次才能回到魔宫呢。

    但不用这个方法就没有其他更快的方法了瑨儿咬着牙忍受着体和精神的双重疲惫传送几次就休息几分钟然后再传送几次再休息几分钟就这样断断续续的施展空间传送总算是在当天下午抵达了魔都城外。

    看着近在咫尺的魔都城门瑨儿实在是没有力气再用空间传送了三个晚上没睡觉又经过一天高强度的空间传送她的精神已经极度疲惫只能坐在路边喘粗气。

    上次来是夏天这次来还是夏天瑨儿坐了没几分钟太阳的位置生变化阳光直过来正好照在瑨儿脸上。

    明晃晃的阳光照得瑨儿睁不眼不想被太阳活活晒死瑨儿费足了劲挣扎着站起来软手软脚的一步步挪进城里。

    魔都比任何一个人类国度的都城都大而魔宫又在魔都最里面想着要凭两条腿走到魔宫瑨儿就觉得腿软于是边走边在道路两边巡视看看有没有出租马车这一类的公共交通工具可以代步。

    也许是寻找出租马车让瑨儿分了神也或许是街上来往的人流让她精神紧张怕被人现她是人类的份反正进了城之后瑨儿暂时忘记了自己的疲惫当终于看到了一个可以休息的地方时才现自己离魔宫前的宫前广场只差两百多米。

    “唉……”瑨儿拍拍自己的脸打起精神走向广场然后一股坐在广场正中间的喷泉边沿上看着对面魔宫那数十级的台阶呆。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魔宫也是个大得离谱的地方……

    瑨儿双手托腮冥思苦想是在这休息一下然后去找个旅馆睡一觉再入宫还是坐一会儿之后再入宫。

    想着想着瑨儿两眼就渐渐的合了起来三天三夜没睡觉又这一路过来精神力的消耗已达极限这一坐下来精神一放松终于支持不住了。

    “你坐在这里干什么?”体被人大力的摇晃瑨儿也终于从混沌中挣脱出来睁开迷蒙的眼睛使劲眨巴几下才看清面前的人。

    “阿撒亚迪斯?”

    阿撒亚迪斯依然是一死气沉沉的灰色没有生气的灰色眼睛看得瑨儿一个哆嗦脑中恢复了几分清醒。

    “你干嘛坐在这里打瞌睡?为什么不进去?”

    “我走不动了。”瑨儿连说话的语气都是懒洋洋的。看看天色似乎她没睡多久仍旧没有那个力气爬这么高的台阶走那么远的路去找呆在魔宫深处的魔王。

    “你的飞碟呢?”

    “没带……”提起这个瑨儿就一肚子的火现在要是有一个飞碟在手上的话她怎么会累成这样。都怪那个魔王也不让她准备一下就把她给拎来了。

    “这个时候王他应该在书房办公我送你过去。”

    “谢……谢。”第一个谢字出口瑨儿眼前出现五彩流光第二个谢字出口她已经出现在了魔王书房的门口。

    阿撒亚迪斯也是一个把空间传送术运用到炉火纯青的人物。

    阿撒亚迪斯把瑨儿交给门口的守卫照顾他则先进去汇报工作等他从里面出来瑨儿已经倚着墙又打了个小小的盹。

    揉着惺忪的睡眼瑨儿努力让自己恢复些精神然后敲门进去站在魔王桌前。

    “任务完成了?”书桌后面魔王手持一份文件正在写批注下笔如飞。

    “嗯。”应该算是完成了吧至少最大的症结所在找到了剩下的工作就不是什么难事了。

    “是什么问题?”

    “地下结构断裂错位导致上层的基础阵受到连带影响。”

    “什么时候完成的?”

    “今天天亮的时候。”

    瑨儿始终眼帘低垂所以她并没有看到对面的魔王大人在听到她的回答后嘴角露出一丝意味不明的微笑。

    瑨儿等了好一会儿现魔王没再问她问题抬眼一看还在写那份文件把她给晾在一边了。

    瑨儿既不敢打扰他也不敢自行离开只能安静的站在原地等着这位大神完成手上的工作。

    终于在瑨儿第三度进入困顿状态的时候魔王大人的工作完成了把笔墨放回原处把文件收好放进抽屉里然后起绕过桌子走到瑨儿跟前。

    精神力极度消耗的瑨儿警觉也跟着降为了零。

    感觉体突然如浮木般失去依托瑨儿本能的寻找支持手下冰凉顺滑的手感让瑨儿的眼睛勉强睁开了一丝缝银色的丝除了一个人不会再有别人拥有。

    纵使如此瑨儿仍旧没有完全恢复清醒她的精神已经疲惫到连思考的余力都没有的地步。但当她鼻子里闻到一股硫磺味的时候意识尚未从混沌状态中分离出来本能已经抢先一步。

    “我要睡觉不要洗澡。”虽是像呓语般的呢喃但已经清楚的表达了她的意愿让已经准备把她丢进温泉浴池的魔王大人将她送回了卧室放在了上。

    脑袋一挨到枕头外都还没脱下来瑨儿一个大翻顾不上自己上脏兮兮的穿着鞋子的脚往被子里一钻手臂再一抡自己就给自己盖好了被子。只一眨眼的功夫轻微的鼾声就清晰的进入了魔王大人的耳中。

    真的是累惨了否则瑨儿睡相再差也不会打鼾的。

    “好好照顾她。”对房间里的侍女留下这句话魔王大人也回了自己的房间。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异界大冒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