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七章

    <---凤舞文学网--->    进屋后星星摒退所有侍女原本眼帘低垂睡眼惺忪的瑨儿立刻变得精神抖擞起来把披肩往沙上一搭人往沙上一歪一脸古怪笑容。--凤-舞-文-学-网--

    “她给晚宴上的其他客人下药了?怎么笑成那样?”特米里克从自己的房间里出来看瑨儿那诈中带着看好戏的表猜想宴席上是不是生了什么好玩的事

    “胡说我能做那种缺德事吗?”瑨儿白特米里克一眼然后伸手一把把他拉着坐下“告诉你一件很有趣的事。”

    特米里克认真的看着瑨儿等着她说很有趣的事。

    瑨儿却生怕隔墙有耳似的先观察了一下四周向星星确定楼上也没外人这才贴着特米里克的耳朵压低了嗓门说道“王储家的老三是假肚子。”

    “嗯?”特米里克也一下来了精神“你怎么知道的?给她做检查了?”

    结果又得到白眼一枚“这还用检查?她那衣服是看不出肚子大小但据称已有五个多月。”瑨儿张开一只手在特米里克眼前晃了晃“五个月明白什么意思吗?”

    特米里克茫然摇头他又没有娶过老婆没生过孩子他哪会知道五个月的孕妇会是个什么样子。

    “唉早猜到你不知道算了也不跟你多说你只要知道女人在怀孕后每一个月里随着胎儿的成长女人本会有一系列的生理反应。”

    在瑨儿又要扔一个白眼之前特米里克蒙住了她的眼睛“我知道了那个女人没有这些生理反应。”

    “没错这就是有意思的地方。”瑨儿“啪”的拍了一下大腿结果现手感不对她的肌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紧密结实?扭头一看“嘿嘿不好意思手误手误。”

    然后立刻就要往星星那边的安全区域转移股才刚刚抬起十厘米就被特米里克在肩头一掌拍下“星星你确定她在宴席中没有饮酒过量?”

    瑨儿一个肘子拐过去想当然的结果肯定是落空特米里克在她动手的瞬间就瞬移到了旁边的单人沙上让瑨儿因为体突然失去了支撑而侧倒在沙上仰着头指着特米里克指控“你才喝多了呢。”

    “她不是醉酒而是菠菜中毒。”星星把瑨儿扶起坐好把她乱成一团糟的头解开让丝披散下来然后给她倒了杯水。

    “菠菜会致人中毒?”特米里克像是听到了什么奇闻一样“宴席上有很多菠菜吗?”

    “何止是多简直是堆成山几分钟就扔过来一大把不接还不行那王后老把话题引我上。”瑨儿满腹抱怨“我又不吃菠菜。”

    “很晚了我回房休息。”特米里克站起决定不再与神智不清楚的瑨儿再继续对话下去否则也许下一个神智不清的就是他。

    “别找你做事呢。”听到特米里克要回房睡觉瑨儿立刻跳起来眼神清澈神智清明扑上去抓住特米里克的胳膊把他又拽了回来。

    “调查一下这里的神对我是个什么态度。”

    “不用查肯定把你列为不受欢迎人物的黑名单。”特米里克哼哼两声“那帮家伙虚伪着呢表面一背后一。”

    “星星通知莫让他注意着点管好领地。”

    星星点头比了一个“ok”的手势。

    “吃顿饭回来怎么又和神牵扯上了?”特米里克伸出一指勾起瑨儿的下巴让她看着自己“世人都说魔族好战我看你比魔族更不太平。”

    “我也不想啊是他们不肯放过我啊。”瑨儿觉得她好可怜这么多人算计她突然的就悲从心中来眼里洪水滔天眼看即将泛滥一个深深的呼吸过后闸门落下洪灾警报解除。

    “星星你说怎么回事?”特米里克没耐心再和瑨儿耗下去否则也许到了天亮都还没谈到重点上。

    “还能有什么事?这一顿饭看着是锡林王室为她举办的欢迎家宴其实是在想方设法的打听她的世背景王储只有侧妃没有储妃。”星星两手一摊“你说还能有什么事?”

    “这简单啊只要教会不同意就行了。”

    “但是信仰的力量在利益面前永远都是软弱无力的。”星星双手抱一脸嘲讽“这里是锡林。”

    特米里克沉思了五秒钟摸着瑨儿如缎般的乌弯下腰和颜悦色“告诉世人吧你与魔界关系非浅我相信以后就再也没有人会再打你这个主意了。”

    “那是到时候就是人人取我脑袋之后快了。”瑨儿磨牙霍霍在特米里克的上寻找着好下口的地方。

    “这件事他们都知道吧那个女人岂不恨死你了?虽然肚子是假的但应该是为她最后胜出所做的准备哪知你突然冒出来人家就一点希望也没有了。”

    “不是四个。”瑨儿伸出四根指头“那四个女人代表着锡林的四大势力他们怎么可能会许一个外人插进来分享他们的利益呢?”

    “就是特米里克你是没一块跟去所以没看到那四个女人呀眼里跟刀子似的明明气得不行却偏还要死撑着保持形象真是笑死人了。”整个宴会虽然星星并没有在桌前伺候但在下面等待的这段时间里她却是唯一看清宴会整个过程的人就连那四个女人每人给了瑨儿多少个眼刀都一清二楚。

    “他们干嘛要选择你?这种事不是应该做熟不做生吗?”

    “王后家最大的女孩只有三岁是她大弟的孙女。弟媳家的适龄女孩不是已嫁人就是有婚约也没有合适的人选。”连王后家的家庭况瑨儿都知道了可见对方的目的是多么的明显。

    既然王后家无人选那么除了从侧妃中选调一人或者与别国联姻外最理想的人选就是让伽西享有帝国称号并延续了五百年之久的开国皇后辛兰的嫡亲后裔凌雨瑨。

    “锡林王室打的好算盘若是想要坐稳储妃的位子就得先把这四大家族给摆平了而在这整个的战斗中一个处置不当所带来的后果都是难以预料。”星星非常不满敢算计瑨儿好大的胆子。

    “想法不错让你趁机立威但这也得你愿意做这储妃才行。”

    “啊呸我才不做这倒霉的诸妃呢。”

    “这四个女人老大家手上有好几条利润丰厚的大商路不说富可敌国但也差不多同时他们与王室还有业务往来是合作关系;老三怀孕虽然是假的但既然她敢出这主意就摆明是要拿这肚子大做文章。这两个女人各有所依所以她们不必急于一时可以暂时稳坐看戏。”

    瑨儿掰着指头一个个的数给特米里克听这些消息也是在饭桌上收集到的作为等价交换的代价。

    “老二和老四家世相当而且她们两家是世代的竞争对手据说从她们的祖父辈开始一直延续到现在。她们两个要么一个不动要么就一起动。但今天她们都见过我了知道我并不如看上去那样好欺负所以她们不会主动出击落人口实必须得有一个外因。”

    “神!”星星和特米里克异口同声。

    “若是神保持沉默那自然就天下太平我就只当是在这皇宫里做了一回客几天后辞行离开就是了。若是神同意大家把话挑明我也还可以用莫做挡箭牌我就不信我与莫之间的流言没有传到这里。若是神提出反对那四大家族就没了顾忌他们一旦联手抵制就算是国王也得妥协。”

    瑨儿两手一摊“所以喽我才不干这吃力不讨好的事咧这个储妃的位子还是让她们去狗咬狗吧。”

    “神要是反对只怕措词不会好听搞不好会引起一场外交纠纷你现在的份可不单单只是一个小小的三等男爵。”

    “盯紧神我们要占据主动。”

    “知道了我会安排的。”特米里克瞬间消失在客厅里。

    瑨儿挥挥手客厅的四面墙上淡淡的华光一闪而逝这是瑨儿进屋后就设下的风系魔法结界“静音”效果与黑暗魔法的“默”一样防止结界内的声音外泄谨防隔墙有耳的绝佳法宝。

    这毕竟是在别人的地头小心驶得万年船。

    ※※※※※※※※※※※※※※※※※※※※※※※※※※※※※※※※※※※※※

    第二天下午诺瑞亚来请瑨儿去花园喝午茶然后带她出宫去了一家高档餐厅吃晚饭最后去剧院看新上演的一出歌剧。

    站在舞台中间独唱的女高音那高亢入云又宛转动听的嗓音让剧院里的观众如痴如醉瑨儿坐在包厢里单手托腮眼睛看着舞台看似听得津津有味实则神游太虚。

    不是她艺术细胞欠缺只能说是萝卜青菜各有所

    节目单上介绍这是出四幕歌剧当男女主角在深对视中的对唱结束全场观众一起起立鼓掌离开剧院的时候已经月上中天。

    等到瑨儿与诺瑞亚共乘马车返回皇宫回到自己的房间时午夜刚过。

    连续两个晚上都是凌晨睡觉这让瑨儿一肚子的火无处早上睁开眼睛第一件事就是先找镜子看自己长了几颗痘痘。

    “哇我长皱纹了!”痘痘没现眼角周围倒是多了一圈细碎的纹路瑨儿顿时陷入抓狂的境地。

    星星急忙赶来一番仔细检查之后现只是因为秋季干燥皮肤缺水引起的正常现象不过如果放任不管的话真的会演变成皱纹哦。

    锡维尔的气候远比沃尔特城干燥皮肤缺水导致脸上出现干纹是很正常的但对于瑨儿这样年纪的女孩子来说是万万不能接受眼角出现疑似皱纹的纹路的所以当诺瑞亚又来找瑨儿喝午茶的时候瑨儿正躺在后花园的屋檐下脸上盖着新鲜的水果片正在做水果美容。

    喝茶?不好意思现在对瑨儿来说脸比茶重要。

    星星将诺瑞亚挡在客厅告诉他因为这里的气候比沃尔特城干燥瑨儿的皮肤出现了不适反应现在正在做补救不宜见客。同时还提出有什么活动请尽量安排在白天不要拖到半夜没有哪个女人可以容忍因为正常的作息时间被打乱而导致自己的青提前逝去这是女人的大忌。

    虽然瑨儿并不想做锡林的王储妃但她也不想因为这事而与锡林王室结怨毕竟锡林卡在南部大6的交通要道上伽西市面上所出售的南部大6的商品都是经由锡林过来若是两国因此结怨造成商路中断那就得不偿失。

    因此在双方把话说开之前她得先给诺瑞亚打个预防针也好到时有个转圜的余地。

    于是这以气候和女人的大忌为理由的第一针就这么扎了下去看诺瑞亚的反应似乎有点效果因为他的眉头皱起来了然后很快就告辞离开。

    诺瑞亚前脚走特米里克后脚出现告诉瑨儿锡维尔的神主教刚刚去了国王的书房。

    为了不被主教现特米里克没有安排手下去窃听他们双方的谈话内容但是星星在听到这个消息后暗自放出了“监控者”于是那边的谈话内容尽被星星做了记录。

    其实国王和主教之间的聊天内容是什么不用猜也知道无非就是神是否接纳她进入神举行仪式。依神的态度肯定是一口回绝然后双方就开始讨价还价最后一方妥协达成协议。

    “他们动作可够快的。”瑨儿摘下脸上的水果片扔进花丛里拿过旁边的毛巾擦净手脸。“虽然这种协议一次谈不下来但也不宜再待了找个理由明天就去向国王辞行咱们回领地去。”放下毛巾摸了摸恢复平滑的脸“这太干燥了还是沃尔特城适宜居住。”

    “不需要找直接用庄稼丰收百姓希望在即将到来的丰收节庆典上看到领主为理由就可以了。这可是你当领主三年来第一次达到收支平衡还有盈余庆祝一下也不为过他若不放人可就成了非法拘了。”星星随口道来这也不是临时编造的理由而是确有其事。

    “那么今晚就是我们在锡林的最后一个晚上了半夜的时候咱们去夜游皇宫怎么样?”瑨儿嘴角很是雀跃。收支平衡还有盈余?太棒了!

    “找火器?”

    “嗯哼这不就是我们会来的最重要的目的吗?马上就要走了总不能白来这一趟。”

    只要不是处险境星星不会反对瑨儿的意见特米里克更是无所谓皇宫这种地方看似戒备森严其实到处都是漏洞随便他来去自如。

    “国王的书房在皇宫的东南角有一个秘室专门存放机密文件。”锡林皇宫在特米里克眼里无秘密。

    当然在瑨儿眼里也一样。

    王室的晚饭一般要到晚上八点才开始所以他们的午茶制度就显得非常的重要瑨儿却是天黑就要吃晚饭因此当宫廷总管来邀请瑨儿去赴王储诺瑞亚的烛光晚餐的时候瑨儿已经吃得饱饱洗漱完毕正在对着镜子往脸上、脖子上和手上抹护肤药泥。

    在听到特米里克告知瑨儿已经吃过了的时候总管立马改口邀请瑨儿去喝茶。反正总管的意图就是不吃饭没关系只要你人赴王储的约就行。

    于是瑨儿顶着一张涂满黑色药泥的脸头用毛巾包起穿一件浴袍脚趿一双棉拖双手平举在前慢慢腾腾的从楼上下来。黑黑的药泥让整只手在视线中消失好像只有手腕部分似的。

    已经上了年纪的宫廷总管在见到这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瑨儿时当场两眼一翻“咕叽”一声直的向后倒去。

    亏得星星伸手快否则总管这一把老骨头摔在地上即使有地毯也非得摔残废了不可。

    又是掐人中又是抹药油总管慢悠悠的清醒侍女递上水总管接过咕嘟咕嘟一口气喝下刚长出口气一抬眼就看到瑨儿依旧是那副样子站在他的面前。

    “砰当”一声杯子落地总管想起了刚才的恶梦。

    但是他既然能做宫廷总管那这心理素质就肯定是异于常人眼睛转了几圈终于没再晕过去挣扎着站起来向瑨儿告辞回去复命去了。

    见没她什么事了瑨儿向星星一甩头趿着拖鞋踢踢踏踏的回房做脚膜去了。

    夜半无人时分三个人影凭空出现在皇宫东南角国王的书房里国王早已回房休息书房里一片漆黑。

    一个高大的人影丝毫不在乎这样的环境避开窗口熟门熟路的摸到密室的位置伸出戴着手的手轻轻的掀起墙上的一幅画摸到画框后面的一个机关轻轻一按画框旁边的墙上无声的出现一个方洞里面摆放着一撂撂的机密文件。

    见找到东西另两个人影立刻靠近把里面的文件一份份拿出来其中一人手里拿着一个玲珑小巧的手电筒借着这点光线仔细翻找着文件寻找想要的内容。

    一番查找未果文件原样收好放回原处将一切恢复原状。然后又去翻找摆在外面的文件依然未果后于是放弃转移战场由那个高大的人影带领来到军事大臣的办公室。

    半小时后一无所获的三个人影从办公室消失回到了暂住的地方。

    “没查到文件不代表民间没有只能说明高层还没有意识到伽西暂时无忧。”

    “这个暂时起码就好几年几年后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谁也不知道也许锡林在这几年里走了下坡路有那个心却没那个能力去研制火器也说不定这东西可不是口头上说说就行的。”

    “内耗吗?呵呵很有可能哦。”瑨儿笑得很诈“那我们就要重新开辟商路寻找新的合作伙伴了要不然等锡林一垮南方大6的商品将从哪里过来呢?”

    “少来这种事还能难倒你?不要做那种苦瓜脸一看就知道你没动好脑筋。”星星轻轻的给了瑨儿一个毛栗子“睡觉天亮后还要去向锡林国王辞行。”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异界大冒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