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3章

    <---凤舞文学网--->    天渐渐来临越来越多的人涌入沃尔特城农场的空闲土地租出去不少很多人就是冲着这低廉的地租才来的。--凤-舞-文-学-网--

    原本住在窝棚里的居民也全部迁入了盖好的廉租房里那些隐患重重的窝棚终于可以全部拆掉了。依着瑨儿的喜好廉租房肯定又是高层建筑比周围的建筑物硬是高出一大截站在楼顶视线极其开阔。

    而窝棚拆除后的清理消毒工作自然就落到了夏非克这位年轻的学徒上让他足足忙了十天才全部完成。对于涉嫌压榨可怜学徒劳动力的说法瑨儿对此的解释是学以致用。

    正因为瑨儿这个学以致用的宗旨让特米里克的专业技能水平是突飞猛进因此瑨儿在他来到这里三个月纪**的那天把他派到了下层百姓最多的街区去做义诊三天。顺便也是对他这段时间的所学来一个综合的测试。

    虽然瑨儿在这段时间以来大量招聘药师但要想在短时间内提高这个职业的社会地位还不是那么容易人们对于医生的专业技术和职业守依然持怀疑态度因此尽管农场有医生却没有几个百姓会去主动找他们看病他们的病人大多数都是自己人。

    可是夏非克因为有一种让人感觉温暖愿意信任的气质所以他的摊子才刚摆开就有人坐在了他的面前诉说自己的症状。

    那些老医生们以护士还在培训中不宜带出为理由没给夏非克派一个助手所有的工作都得他一个人来做问症、写病历、抓药忙得他满头大汗。见只有他一个人忙碌也就没人催他大家都在旁边默默排队。

    也正因为群众的支持才让夏非克顺顺利利的完成了三天义诊他所记录的病历和处方就是他所交出的令人满意的答卷。

    于是早就悄悄布置好的社区医院就顺理成章的开张了除了夏非克是坐堂医生外另外还配有八名护士农场的六名老医生则是每天轮流过来两人。

    虽是社区医院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大厅里集看病抓药于一后面还有急诊室和病房可以处理一些外伤急救以及病人休息疗养。医生的门诊室在大厅的一角一排小房间各自独立病人进去后拉上帘子医生在里面细细问症其他病人则坐在大厅等候。

    趁着这暖阳瑨儿偷得浮生半闲带着她的宠物们满街溜达既是为观察医院的工作也是顺道去看看学校的上课况。

    扫盲班已经正式开课受免费二字的惑有不少人来报名领取课本文具。根据特米里克的报告白班课以孩子居多晚班课以成*人居多据说现有的十个教室一到晚上就人满为患。

    对此瑨儿非常欣慰扫盲班还未升级为小学她就已然开始在筹划中学了。

    士兵们在街上巡逻遇到瑨儿时都会停下来行礼然后再继续巡逻。兽人士兵的新兵训练早在一个月前就已经结束结束的当天晚上就开始了夜间巡逻尤其是在一些重点路段更是高度防范。除了刚开始时遇到过一些不合作的事后面这半个月就明显要太平一些了。他们可是夜间的主宰那些人类再狡猾也拿他们没办法统统被送进看守所蹲个几天再说。

    正因为有了兽人的加入夜间治安状况趋于良好那些个仗着酒后打架斗殴械斗的治安案件开始呈下降趋势。

    但不论治安如何的好也总是有一些不尽如人意的况出现最常见的就是关起门来打老婆。

    瑨儿也认为夫妻关起门来小打小闹那是人家的家务事她当然管不着可如果把人打得昏迷数小时若不是孩子的哭声引来邻居才把伤者送到医院来只怕这女人就得等到她男人回家她的尸体才能被现。

    瑨儿收到消息后急匆匆的赶往医院在急诊室里那个女人紧闭双眼躺在急救上盖着医院的被单露在外面的双臂上有无数的青紫。

    上前摸了一下脉微弱的几乎察觉不到跟着一同过来的星星把手伸进被单里从上到下摸了一遍后告诉瑨儿一个糟糕的消息脾脏出血可能得摘除。

    瑨儿立刻准备手术但在目前的医疗条件下这个女人能否活下来就只有天知道了。

    护士拿来大量干净纱布和酒精瑨儿将手术器械一一准备好那些个刀子、镊子、钳子等晃得人眼花。

    当手术开始时急诊室里只有三个人瑨儿、星星和夏非克。

    星星负责给伤者手工给氧瑨儿刀夏非克打下手。借着这个机会把夏非克往外科医生的行列里带努力把他培养成一流的外科大夫。

    一划开腹腔大量鲜血涌出夏非克立刻用纱布将血吸干净一团团被鲜血染湿的纱布扔在托盘里堆成一个小山。等血清理干净指导课立刻开始瑨儿一边说一边作夏非克在旁边听得很认真手上的动作也越来越与瑨儿的动作所协调不像刚开始那样手忙脚乱。脾脏很快被摘除放在托盘里瑨儿又忙着修补其他的组织最后将伤口缝合。夏非克完成了剩下的工作并将病人送往病房做进一步观察。

    在做手术的这段时间里这个女人的丈夫也被找到并被关了起来故意伤害罪是跑不了了最后会怎么判就看这个女人能否醒过来。

    好不容易四天后这女人终于睁开了眼睛这让所有关注这起事件的人都松了口气。

    这几天瑨儿、星星和夏非克三个人三班倒对病人夜监护因为只要稍有点风吹草动的她就必死无疑。

    总算是她命大在生死线上转了几个圈又回来了。而她的丈夫则因为故意伤害致人重伤被判五年送到工地盖房子去了。

    这起事件也给那些喜欢关起门来打老婆的男人们敲响了警钟如果不想步那个男人的后尘最好收敛一点。

    原本这就是一起因家庭暴力引的刑事案件在城主的高医术之下伤者捡回一条命而伤人者伏法。整个事件过程也非常的清楚但因为在这个过程中出现了一个绝对不能出现的技术而再次引起轩然大波。

    帝都的神抓住这次机会对瑨儿进行猛烈的抨击虽没有明着说她与死灵法师之间有关连但话里话外的意思总是让人们不由自主的往那个方向联想。尤其是在那些眼里容不得半粒沙子的铁杆信徒当中魔女城主凌雨瑨已然就是黑暗生物在人间的代言人甚至有人直接向主教建议把凌雨瑨送上火刑台公开行刑。另外还有人向国王施加压力让他取消凌雨瑨的贵族称号把她交给神处置。

    皇宫里一群人为此焦头烂额。当然也有人偷着乐的。

    幸好沃尔尔城里一切正常百姓们无条件支持自己的城主精灵、矮人和兽人当然是站在瑨儿这边的除了他们在那些人类中大部分支持瑨儿的是妇女她们都吃过自己男人的拳头对那个受害人的遭遇是感同受抱以无限的同对她丈夫获得如此下场都觉得非常的解恨因此是瑨儿最强有力的支持者。受这些妇女的影响她们的男人虽然不知道是否支持但至少没有明确表示反对。

    而在这一团混乱当中瑨儿仍旧按部就班的做她该做的事仿佛外面闹得再大都跟她这里没有关系只要商人没少她的收入没收她就可以什么都不在乎。

    “我听说外面对那件事已经闹得很大了。”瑨儿去医院给夏非克送书夏非克随手一翻吓他一跳是一本《人体解剖学》。

    “那又怎样?你怕?”瑨儿无所谓的笑笑。

    “是。”夏非克点头“如果你失去一切并被他们带走那这里又该怎么办?回到从前?”黑暗山脉的由来他很清楚也知道这块土地上的人们的生活状态从心里上来讲他也是不愿让这里回到从前那般的。

    “放心好了事不会到那一步的如果我真的被交给神处置那我向你保证从今以后这个教派就将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瑨儿依然是痞痞的笑说出来的这话也不知道是威胁还是玩笑或者她来这的意图就是跟夏非克说这些话好让他不要轻举妄动?

    “消失?!”夏非克果然吃惊不小“你有这个能力?!”

    “要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就是因为在必要的时候我够心狠手辣。”

    “教会的力量比你想象的要大得多你不可能完全摧毁他们。”

    “可怜孩子真是被吓坏了。”瑨儿无比怜惜的看着夏非克“好了好了不要害怕只要他们不动我那之前说的话你都可以看作是放。”瑨儿安慰的拍拍夏非克“我很看好你的好好学习希望你将来能成为一个可以独当一面的席外科医生。”

    夏非克目瞪口呆的目送瑨儿离开。

    他的脑子里此刻已经是一团浆糊了。

    ※※※※※※※※※※※※※※※※※※※※※※※※※※※※※※※※※※※※※

    “你对他的那番话你认为他会信吗?”在特米里克的办公室里他如此问道。

    “不敢奢望他会信但要让他有这个感觉。”瑨儿捧着一袋松子“毕剥毕剥”的吃得正欢“在我们打击敌人之前也得防着后院起火。帝都那边来信了没?”

    “来了。”特米里克从抽屉里拿出一封信厚的。“你怎么知道当年那个女人也做过类似的事?”

    “我不知道猜的。”瑨儿把袋子往特米里克的桌上一放松子壳扔进桌底的垃圾桶拍拍手拿过文件一页页翻看起来。

    而特米里克却突然有种想暴打她一顿的冲动。

    信上说当年在战争的最后关头莱曼德•;伽西受敌人暗算重伤就在大家以为他必死的时候辛兰而出顶住重重压力亲自划开丈夫的体取出那只致命的毒箭然后用了另外几种有毒的植物混合在一起煮水给自己的丈夫喝救回了他的命。这才有了后来的伽西帝国。

    “帮我写信去帝都谢谢陛下帮忙请他公布出去吧。”

    “你确定你公布这段历史以及你与那个女人之间的关系有助于你摆脱现在的困境?”

    “不确定。”瑨儿又摇头。

    “凌雨瑨!”特米里克不魔王大人火了竟然连名带姓的叫她。

    “你生气也没用我真的不确定现在就是个赌博。赌赢了那就天下太平。赌输了我就铲平这个教派让它彻底消失。”“毕剥”一粒松子剥开松仁喷喷香。

    “你好大的口气……”

    “反正啊不管你承不承认有些事我来做比你做要方便快捷而且……”又剥一粒松仁放进嘴里“……更易得手。”

    “为什么?”

    “因为我比你聪明。”

    “凌雨瑨!”魔王大人火更大了顺手抄起桌上一本厚厚的书就扔了过去瑨儿尖叫一声消失不见书砸在门上出“咚”的一声响把外面的员工吓得不知道生什么事。

    “莫他欺负我……”瑨儿用瞬移逃到了莫的办公室找莫投诉来了。“扣他的办公经费。”

    莫正在看林区的监控画面听到瑨儿的投诉脸都不转一下只是伸出手臂把瑨儿拉到自己怀里然后一边帮瑨儿剥松子一边继续看监控画面由着她哼哼哈哈。

    “行政部的办公经费是经过仔细核算的要是扣了他们就会入不敷出你总不能因为一个特米里克就让整个部门停止运转吧。”巡视了一遍林区现没有可能的隐患莫换了新的画面。

    “那就扣他薪水他刚才竟然连名带姓的叫我还拿书砸我。”瑨儿非常的愤愤不平。

    “你又惹他了吧。”巡视完了林区莫又接着巡视河流监控河水上涨况。

    “哪有明明是他欺负我。”瑨儿瘪了瘪嘴一副委屈的表“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你这实话也就只有我和星星会信其他人若是听到只会拿你当精神病患者看待。”

    “精神病就精神病自古以来那些个先知、伟人不都有过这样的经历。”

    “你还敢自诩那些先知伟人?你的所作所为哪有半点像他们?”

    “莫连你也欺负我。”瑨儿干脆放声干嚎。

    莫赶紧起让瑨儿一人坐在他的椅子上而他则跑到窗口并打开窗户欣赏外面的风景。

    “你跑那么远干嘛?”

    “一会儿等外面的人听到动静进来之后不会认为是我在对你实施暴力。”

    “你虽然没有使用肢体暴力但你使用了语言暴力所以你还是对我使用了暴力。”瑨儿跳下椅子扑向莫双手正要揪向他的衣领房门被突然打开外面的员工听到动静冲了进来结果下一秒就变成了木桩然后如木偶人一般的同手同脚的退出房间最后一个离开的还不忘带上房门。

    “他们这是怎么了?”事生的太突然瑨儿有些搞不清状况拉莫的衣袖要他解答。

    “等几分钟后流言出来就知道了。”

    “流言?”瑨儿眼睛一转指了指房门又指了指她和莫“他们……?我们……?”

    结果还不等莫说什么瑨儿的耳机里就响起了星星的声音“你们两个在干什么呢?办公时间幽会?”

    “啊?不是吧流言传这么快?”

    “哼呵这还不是你把他们培养成这样的要不然你以为当初那几起事件的言论是如何传播出去的。”

    昏倒这还都成了她的错了。

    莫在旁边已经笑弯了腰。

    下午的时候一群好事者6续来找瑨儿这个当事人询问事实真相从他们的嘴里瑨儿听到了这个流言的更新版本。

    菲菲说她与莫在办公室里拥抱。

    梅莉说她与莫在接吻。

    香奈尔说她与莫其实早已是人关系只是碍于两人份所以这恋始终未曾公开。

    迪温克斯说她与莫已经私订终生只等一个恰当的时机就结婚。

    星星说她与莫是恋人并已私订终生可是莫突然移别恋瑨儿想挽回这段感才会悄悄的出现在莫的办公室里。

    听完这些版本各一的流言瑨儿躲在房间里暗自垂泪她还没谈过恋呢就先莫名其妙的成了下堂妇55555果然是流言猛于虎。

    就在瑨儿尚未从这些打击中回过神来特米里克又带来一个版本说她与莫又和好如初正打算放弃现有的一切与莫去周游世界。

    瑨儿歪着头想了想这条流言倒是靠谱的如果事最后的展结果是让她一无所有的话那不就得带着星星和莫亡命天涯顺带周游世界。

    看到瑨儿那眉开眼笑的表特米里克摇头离去。

    而莫那边已经被数个听到这最新版本的好事者团团围住打听这流言的真实结果得到的回答是“她在哪我就在哪”。瑨儿是他的主人他当然不会离开她可是听在这些听众的耳朵里那就是直接承认了他与她之间的关系。

    于是一个经过了增减删改的最最新版本的流言出炉了大家都在烈讨论将来要如何称呼莫。

    当然很快这个最最新版本的流言也传到了瑨儿的耳里瑨儿称赞“有想象力”至于是否能够成真就请大家拭目以待。

    数天后帝国内有关于魔女城主凌雨瑨的最新传言不再是她的那技术得自于死灵法师而是来自家传因为她就是当年辛兰皇后的后裔族人。当年辛兰皇后曾用类似的手法救了重伤的莱曼德•;伽西作为她后裔族人的凌雨瑨用更先进的技术救治一个受重伤的女人并不奇怪将善良诚实智慧的帝国三等男爵凌雨瑨与臭名昭著的死灵法师扯在一起纯属无稽之谈。

    据可靠消息上述言论是从官方渠道泄漏出来的而坊间的传言是这是神对魔女城主的打击报复是为那个还在服刑的紫衣主教报仇。

    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证明深受国民戴的辛兰皇后的确是与这魔女城主凌雨瑨有血缘关系原因就是她们同样的相貌特征黑、黑眼、并不立体的五官和小巧纤细的材甚至还有人论证出魔女城主那种意味不明的笑容也和辛兰皇后某些画像上的笑容一模一样那是智慧的象征。也不知道是怎么论证出来的……

    于是民间对于魔女城主的看法又生了18o度的变化少数一部分至始至终都支持瑨儿而饱受白眼的民众现在也可以抬头的向别人炫耀自己的明智和有识这些人当然是以斯瑞他们为的圣西兰魔武学院的学生居多。

    反正自从把瑨儿与李馨兰扯上了关系之后民间那些对她不利的言论在短短几天内就消失得干干净净还继续抱持那种观点的就只有铁杆信徒因为人数不多所以根本不用担心他们会掀起什么风浪。

    神和某些少数人士对此气得跳脚也无济于事。

    一件原本会给瑨儿带来灭顶之灾的风波就这样给消弥于无形之中随之而来的补偿就是有更多的商人和百姓到这里来展最直观的体现就是莫交上来的财政报表上的数字又多了一个零。

    “哈哈哈!”拿着报告瑨儿仰天长笑三声。

    而就在她的这番大笑中她与莫的流言已悄然开始在坊间流传被人们所津津乐道至于有没有人不喜欢这条流言就不知道喽。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异界大冒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