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3章

    <---凤舞文学网--->    城里的人并不知道战争在即依然按部就班的做着他们的工作瑨儿更是不上心整天的该做什么做什么翻翻律书研究一下贵族法与平民法的差异;翻翻魔法书看看有什么灵感可以制作一些小玩意儿卖钱;或者在天台打趟拳活动一下筋骨让自己暖和一点。--凤-舞-文-学-网--反正她的子是过得逍遥自在无比惬意。

    只是再无比自在的子在五天后也宣告结束了讨伐的队伍来了。

    全副武装的战士整两千一千骑兵一千步兵兵强马壮就驻扎在伦巴镇外与沃尔特城门遥遥相对。真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不直接进城那城也没有城门的不是吗难道说还想来个心理震慑?

    瑨儿却有点遗憾城门前已经布下了重重陷阱就等着他们进来送死却没想到对方不上当真让人不爽。不过看到那精神抖擞的士兵擦得锃亮的铠甲和武器训练有素的战马瑨儿口水横流财了财了!

    好在城门距离城堡还有一段不短的路程城里的人还不知道外敌就在眼前只有乌蒙和瑨儿知道他们此刻就躲在那要塌未塌的城头上一人拿着一个瑨儿新做的单筒望远镜向敌营张望。

    “主人这该怎么办?我们5oo人可不是他们的对手。”乌蒙将望远镜移开自己的眼睛这东西真好用隔着那么远的距离看东西都像近在眼前似的。

    “没事2千人而已小意思。等把他们打下来夺了他们的武器装备和战马你们就可以好好训练了。” 只是那么几眼该看的都看到了除了大部分的普通士兵外在主帐周围还有一圈小帐篷看那些人的装束不是军官应该是近卫。

    “主人这就是您上次说的人手?”

    “是呀怎么?看不上眼?” 瑨儿扭过头来看着乌蒙。

    “主人您早就知道会有军队来?”乌蒙的眼神凶狠起来就像第一次见到他时那样恶狼一般。

    “不要激动乌蒙。上次那个脸上被抓了几道是一家子爵家的少爷我们那么折腾他们他们来报仇是迟早的事。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呵呵。” 瑨儿腆着脸打着哈哈。

    “主人您既然知道那您为什么不告诉我?我也好加紧训练他们。”

    “不需要你们现在的任务是把河道疏通打仗还轮不到你们不过倒是可以带那些组长们过来观摩。”

    “打仗轮不到我们那您打算怎样让他们退兵?您亲自出手吗?”

    “我正有此意。”

    “那怎么行!保护您是我们的职责否则您买下我们是干什么?”

    “打仗只是你们的职责之一我买下你们并不是光为了打仗用的。再说我什么东西也没给你们准备你们拿什么去打?安心的看着吧只要一天战争就结束了。”

    “一天?”

    “乌蒙你是从外面卖到这来的并不知道我凌雨瑨在这伽西帝国的名号我也从来没告诉过你们。你只需知道这沃尔特城素有黑暗之城的名声我既然连那些杀人如麻的强盗们都不怕怎么可能会怕那些外强中干的贵族。你只要在明天带着那些组长们在战斗后清点接收战利品就行了。”

    “是主人。”乌蒙不再多说就凭当初的那一个威力巨大的卷轴也该知道他的主人不是常人这两千人的队伍对她来说也许真的不算什么吧。

    拿出飞毯正想带着乌蒙回到城堡却见敌营驶出一骑向着城门奔来当马的前蹄刚刚踏在城门口的位置一个大火球冲天而起那士兵连人带马被抛起老高剧烈的爆炸声让远处的敌营都能听见而城头上的两人更是觉得脚底下摇摇晃晃站立不稳若是多震两下怕是这城墙要塌。

    “好极了如果他们多次触陷阱的话也许这城墙就塌了到时这路一堵这仗也可以不用打了。” 瑨儿轻笑道她真是一点也不害怕。

    “主人这里太危险了还是赶紧离开吧。”这城墙晃呀晃的晃得乌蒙心里一阵烦躁脚下无根的感觉很让人讨厌。

    “走吧明天再来。”两人坐上飞毯悄悄的溜了那边敌人派出人马过来查探况带回去一人一马两具尸体。城门周围同时留下了一块焦黑的痕迹。

    第二天凌晨6o多人趁着夜色向伦巴镇方向的沃尔特城门进在他们头顶上方有多个照明术晶石每隔一段距离漂浮着为他们照亮瑨儿带着球球坐在飞毯上控制着晶石。

    急行了三个多小时终于来到城门口悄无声息的上到城头遥望沉浸在夜色和睡梦中的敌营。

    瑨儿暂没上去她先检查了一下陷阱24个连环陷阱和18个单陷阱都被触周围环境一片狼藉所有的足迹全部止在城门外城门内除了她的足迹外什么也没有。

    哈被吓破胆了吧。

    瑨儿一脸鄙夷。陷阱一个接一个的被触后对方在不知道还有多少陷阱的前提下根本不敢前进只好继续呆在城外对着这空的城门洞无可奈何。

    天空逐渐变得一片浓黑头顶的星光也黯淡下去视野也变得模糊不清正是天亮前最黑暗的时段。瑨儿回到城楼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卤、酒囊放在地上招呼组长们过来野餐边吃边打时间等待天亮。

    冬天天明的晚但不管怎样总会天亮的被寒风吹了小半夜瑨儿觉得自己的鼻子都快被冻掉的时候天色终于变淡了周围的环境也开始变得清晰起来了。

    重重的吸了吸鼻子拿出望远镜仔细的观察远处的敌营对方兵营也从睡眠中苏醒过来炊烟袅袅。

    清晨、薄、薄雾、山林、炊烟一切都是那么的美丽就连那兵营都没有了肃杀之气。可惜等他们吃完早饭这美丽的景色将不复存在。

    “主人您打算什么时候动手?”

    “别急他们没有动我们就不要动若是我们主动出击会被他们反咬一口。” 瑨儿拿开望远镜咬了一口已经冻得梆硬的面包咯吱咯吱的嚼着。做任何事都要占个理字打仗也不例外。对方来打她她被迫还击是她占理;可若对方只是扎营并没有实际行动而她却先出手那她这有理的也变没理了。她才不会做这种吃亏的事咧。

    “真想上阵杀敌啊。”会说这话的只能是乌蒙的手下他们个个都是嗜血的家伙还好其他人都是乖孩子。

    “如果可以我倒真不希望你们上阵杀敌。只有无能的统治者才会想以军队来帮他达到统治的目的。” 瑨儿抬头瞟了一眼说话的人。

    “不上战场的话军队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军队不是只为战争才存在的比起战斗我更喜欢震慑。”看着那人瑨儿心里想着要如何对他们进行这方面的思想教育成天这么嗜杀可不是什么好事。

    “现在我们也没有起到震慑对手的作用。”

    “等你们以后个个都训练成材我看谁还敢打我们的主意!”这话说得斩钉截铁。

    “那现在呢?”

    “现在?现在就让那群蠢货看看我这个让我们国王陛下都头疼的魔女会怎么招待他们吧。” 淡定从容的笑容显得有一丝的残忍。

    人群中再没人出声静静的等着敌人吃完早饭做好出的准备他们也很期待看到这个年轻的主人有什么办法能在一天之内结束这场莫名其妙的战斗。

    私军就是不能和帝国正规军比看着他们都吃完早饭很久还没有出兵的意思士兵们都缩在各自的帐篷里没有一点动静这让瑨儿不怀疑他们今天要不要攻城。

    等到太阳完全跳出地平线温暖的阳光洒向大地瑨儿被暖阳晒得昏昏睡时被人猛烈摇醒:“主人对方动了。”

    立马瞌睡虫飞得光光的。

    举起望远镜看了看果然出动了一队队的骑兵牵着各自的战马在营地前集合整装待。步兵拿上自己的武器盾牌跟在骑兵后面。当两千士兵都集合完毕后指挥官才带着自己的近卫队出现在队伍前。离得太远听不见他们说什么但看那指挥官指手划脚的样子应该是在做战前动员。

    训话结束队伍开拔等他们离得近了点才看清那指挥官的模样正是那被迫做了几天苦力的子爵少爷。

    “哈哈原来是这家伙做指挥官那就更好打了几分钟我就能结束掉。” 瑨儿把望远镜放在一旁放声大笑。

    队伍越跑越近在尚离城门还有一段距离时停了下来。

    “嘿各位一大清晨的这么多人跑到我沃尔特城门前干什么呀?” 瑨儿笑嘻嘻的在城头上冲下面打招呼挥手。

    “凌雨瑨你一个月前羞辱于我今天我要你以鲜血来偿还你所欠下的债。”那位少爷指挥官策马走上前来仰头喊话咬牙切齿的。

    “行啊我就在这里有本事就把我的命拿去。” 瑨儿拍着口居高临下的俯视那眼神充满嘲笑和鄙视。

    “你给我等着。”那家伙气极退回阵中手一挥队伍开始冲锋。

    “笨蛋一个带着骑兵来爬城墙。”瑨儿冷哼一声“啪”打个响指早已待命的小机器人开始了动作。

    “轰”的一声城门前突然竖起一道石墙顿时将城门堵得牢牢的俨然一扇石质城门。

    冲锋的队伍不得不开始勒马减这要是撞上去还有命在?

    趁着他们突然减阵形不稳“轰”“轰”“轰”“轰”四声四道高高大大的石墙拔地而起将这千余骑兵牢牢围在里面就像一座石质牢房。

    突如其来的巨变让士兵们慌了以手中的武器拼命的捶击石墙却无济于事那坚硬的可媲美岩石的石墙可不是他们手上的刀剑就可以凿开的他们的头顶虽然没有封顶可是看那将近三层楼高的墙壁他们也只能是望“墙”兴叹这根本爬不出去嘛。

    骑兵突然被截让在后面指挥的指挥官傻了眼根本不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做。倒是他的近卫队聪明立刻命令步兵上前准备攻城。

    步兵们刚刚绕过困住骑兵的石牢还没分散队形的时候又是“轰”“轰”四声步兵也被困住了。

    这下人们都傻了眼不光是那少爷乌蒙他们也惊呆了这是什么打仗的方法?

    这是瑨儿专门研究出来对付他们的战术前后总共只花了一分钟谁叫他们打仗习惯排方阵呢不正好方便她一锅端吗?

    见到自己的士兵全部失手被擒那位少爷愣愣的坐在马背上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还是近卫们反应迅看到战机已失立刻护着他们的少爷掉头就跑。

    只是他们跑得掉吗?

    答案当然是不。

    风刃迅成型贴着地面追向前面的逃兵才几秒钟膘肥体壮的战马就悲鸣着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马背上的人也被强大的惯甩了出去还没落地呢那脆弱的子爵少爷就在腾云驾雾中昏了过去被早已等在一旁的小机器人顺势接走而他的近卫们却都倒在地上失去了知觉。

    瑨儿坐在飞毯上慢悠悠的飞过去将那少爷抓上飞毯“球球这些人赏你了。记住别玩过火。”

    球球兴奋的扑了下去一时火焰四起惊恐的尖叫声片刻后响起。被困在火墙里的近卫们被灼的高温闷醒看清周围的环境后惊慌失措的想逃出包围却现无路可逃面对死亡的威胁他们也崩溃了。

    石牢里的士兵在尝试了各种方法后见无法逃脱此时也平静下来静静的等待着胜利的一方来处置他们。

    “嘿各位战斗结束了你们现在是我的俘虏了。现在听我的命令统统下马、脱掉铠甲、放下武器、双手抱头靠墙而站。”一个年轻女孩的声音遥遥的从空中传了下来奇怪的是这两千多人不论在哪个方位都能清楚的听见她的声音。

    “什么?我们输了?战斗都还没开始呢我们怎么就输了?这怎么可能呢?”下面的人群开始动没人相信这个事实。

    “那么这个人你们总认识吧。”一个男子的影从空中落下在两个石牢间来回飘这男人眼睛紧闭头歪在一边四肢自然垂下不知是死是活。

    “啊!是少爷!!”人群又爆炸了刚刚还和他们训话的少爷只是一眨眼的时间就成了对方的俘虏这仗真的结束了。

    “现在你们相信我的话了吧统统下马、脱掉铠甲、放下武器、双手抱头靠墙而站。”本来还好言好语的瑨儿突然翻脸后面那句话说得非常的严厉。

    事实摆在眼前那两千士兵不再反抗乖乖的照瑨儿说的做。

    趁着他们解除武装瑨儿先把那子爵少爷擒回飞毯撤去城门洞前的石墙放她的民兵组长们过来然后又在石牢墙壁上开个洞让他们进去用绳子把俘虏们一个一个的串起来捆好准备带回城去。至于那些战马当然没理由放任不管一人骑一匹押着俘虏赶着战马向城堡前进。那些武器装备也一个不落的全部进了她的个人空间。

    乌蒙带人先走她则向后方的敌营飞去交给留守人员一封信然后让他们的少爷亮亮相后获得了所有的粮草之后大摇大摆的去追她的俘虏队伍球球似乎还没玩够也追到敌营放了一把火才心满意足的离去。

    乌蒙等人对瑨儿是佩服得五体投地还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打仗的不费一兵一卒不留一滴鲜血就生擒了敌方所有士兵就连指挥官都抓到了。

    跟了一个这样的主人真是他们的运气。每人都在心里这样想到。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异界大冒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