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2章

    <---凤舞文学网--->    房门一个接一个的打开走廊上的魔法灯一个个的亮起来大家循着声音赶到事地点却见到一个年轻姑娘披头散衣衫破烂露出大片肌肤正蹲在墙角掩面大哭在她边的地上躺着一个水杯地上一滩水渍。--凤-舞-文-学-网--离她几步远一个男人脸上多了几道血痕显得有些狼狈他的同伴将他护在一旁。

    “朵儿你怎么了?”几个女孩跑过去把那大哭不止的女孩拉起来检查她的上。

    “他……他要强暴我!”朵儿指着那个被护在中间脸上有血痕的男人。

    “我们让你们留宿你们竟然做出这样的事!”人群愤怒了。

    “什么叫强暴?明明就是她勾引我们老板不成反污蔑我们!”那男人的一名同伴大声驳斥。

    “去找领主来快!”人群嚷嚷着院子里传来急促的铃声铃声才刚响起瑨儿就出现了。

    “怎么回事?”冷着一张脸瑨儿从人群中走出来眼睛一扫现场况都看在眼里。

    “大人那个男人要强暴朵儿。”人群七嘴八舌的说道。

    噌!无名业火熊熊燃烧。

    “强暴?!”

    “领主大人明明就是您家女奴勾引我们老板不成您可不能冤枉我们。”另一名手下急急为自己的主子辩护而那个被护在中间的男人始终一言不脸上却是目中无人的神仿佛对当下状况一点也不在意的样子。

    “放心我公平的很是强暴未遂还是勾引被拒我自会判断。”

    “先生请到这间屋子里让我检查一下您的伤。”

    瑨儿从一人手上接过一个烛台打开一间空房间请男人进去男人迟疑了一下还是进去了。片刻后男子出来得意洋洋的带着众手下离开。

    紧接着那名叫朵儿的姑娘走进房间好半天没出来。正在大家等得忐忑不安的时候房门终于打开了。

    “好了事已经查明大家回去睡吧。”

    “大人结果是什么?”

    “大家都回去睡吧事结束了。拉妮娅给这女孩放两天假让她好好休息一下。”

    “领主那他们……”

    “我说过了这件事到此为止不要再提了。”将烛台交给边的人瑨儿拂袖离开。

    于是有人问朵儿刚才瑨儿都问了些什么朵儿只是摇头什么也不说。大家只得无奈散去。

    天亮后瑨儿的邀请那六人共进早餐只是在看到其他人脸色不善的样子那六人还是很聪明的拒绝了瑨儿也不强求于是按约送他们离开。

    走到城堡口现他们的马车没有在外面于是那领头的人问道:“男爵小姐请问我们的马车呢?我们还得靠他们送我们回去呢。”

    “先生为表达我的歉意我打算用魔法送你们离开沃尔特城您的马车就没给您准备。”

    “魔法?是飞行吗?”那人眼睛一亮。

    “是的先生。如果您愿意的话我甚至可以直接将您送回家当然这就需要付一定费用。”

    “什么?还要付费?让你送是看得起你不要得寸进尺!”一名手下呵斥道。

    “哎怎么说话的?凌小姐好歹也是一名男爵要有礼貌。”领头之人立刻教训自己的手下只是那语气听上去没有半点教训的意味。

    “没关系的和您比起来我的确微不足道。” 瑨儿也不生气仍然笑眯眯的卑躬屈膝。

    “那好就照你说的直接送我们回家要付多少费用?”

    “很便宜的先生只要1o个银币。”

    “只是1o银币吗?的确是便宜。”那人使个眼色边一人数出十个银币交给瑨儿。

    “多谢惠顾。请准备好马上就可以走了。” 瑨儿把钱收入自己的口袋然后拿出飞毯先坐上去“啪”打个响指一道迅疾的龙卷风迅成形将这六人卷入其中跟在瑨儿的后向着工地飞去。

    一直在旁边看着的人群傻了眼他们的大人这又是干什么呢?那些人不是从那边过来的啊。

    民兵们的晨跑刚刚结束正在收拾等待着城堡送来早饭却见天边一道龙卷风席卷而来人群迅散开以躲避危险可是龙卷风在抵达工地上方后就突然消失了噼哩啪啦的掉下来六个人。人们不知生什么事小心翼翼的凑过去想看个究竟。

    “乌蒙。”

    瑨儿从空中落下来。

    “主人!”人群异口同声迅站好队。

    “主人。”乌蒙立刻迎上前去。

    “这六人昨天在我城堡留宿半夜意图对一位姑娘不轨被现罚金1o银币并处五天劳役现在他们交给你我五天后来领人。”

    “是主人。”乌蒙手一挥立刻有人上前扶起那摔得七荤八素的家伙带往工地。

    “乌蒙陪我四处看看。”

    瑨儿从毯子上下来在工地上四处转悠。整个农场已经初具规模工程进展很快最易建的养殖场已经封顶正在进行内部整理;宿舍楼则因为楼层高房间多现在才只建了一小半她的设计是要建一个五层的带公共浴室的宿舍。

    “不错照目前的进展下去很快就能腾出人手去疏通河道。” 瑨儿边看边点头她可是非常满意的这些人都是拼了命的在干。

    “主人您放心不会误了您的计划的在天来临前我们一定把河道疏通好。”

    “我们现在人手太少先疏通河道能干多少是多少堤坝的事如果时间来不及就暂时搁置等明年冬天再说反正那会儿你们都在农场要淹也淹不到。乌蒙不要干得太拼命该休息的时候也要休息你们每个人对我都很重要我可不想看到你们有什么闪失。” 瑨儿看着乌蒙的眼睛诚恳的说道。

    “是的主人。”乌蒙沉应答声音里有着压抑的激动。

    “走吧早饭送来了。”明白像乌蒙这样的人是不习惯感外放的瑨儿了然的笑笑。

    城堡的人来送早饭时看到本应该离开沃尔特城的六人此时却在工地上辛苦的工作大笑不止活该啊!

    五天后瑨儿准时去工地领人看到了六个神憔悴萎靡胡子拉碴上衣物破烂不堪的人哪还有当初他们来时的半点光鲜。见到瑨儿时他们气愤的大声嚷嚷说他们是子爵家的那个领头之人正是子爵家的少爷她一个男爵没权力如此对待他们。

    瑨儿连个表都懒给像五天前一样挥挥衣袖龙卷风将他们席卷上天瑨儿坐在飞毯上跟在一旁控着方向将他们扔到了伦巴镇外面就径直回程了他们要如何返回自己的老窝才不是她关心的事呢。子爵家的少爷?

    那六人出现在瑨儿面前就觉得不对虽然衣服普通脸上也是谄媚的表但在动作和言语中却表现得不像个商人即使他们在尽量使自己看上去像。那个领头的明显是个习惯了高高在上的人虽然隐藏得很好但还是在一些细微的习惯上显露了出来例如向她行礼时那个领头的动作要比同伴显得僵硬。他们为什么要来?来干什么?

    半夜那事纯属意外朵儿夜里口渴去厨房给自己倒杯水却被夜游的那六人现见到姿色好的朵儿时起了色心想偷偷弄出去玩玩结果遭到朵儿强烈反抗引来了众人。于是在瑨儿询问的时候对方亮出底牌竟然是一位子爵家的少爷!就说嘛有谁见过哪个普通商人敢在贵族的城堡里调戏女仆的?调戏妇女可犯了她的忌讳不给对方一点苦头尝尝她才不会轻饶了他。当下好言稳住设计让他们付了一笔钱后将他们丢在了工地让乌蒙去收拾。敢在她的地盘闹事也不掂掂自己的斤两。

    回到城堡见到卧室书桌上放着一个空间袋瑨儿欣喜的拿起来将里面的东西一样一样的拿出来有课本还有笔记那是卡恩历年来的课本和笔记。当初想着他已经毕业了这些东西对他来说就没用了但是瑨儿却正用得着于是她拜托斯瑞想办法和卡恩联系上拿到他的课本和笔记然后传送给她。

    既是瑨儿要卡恩自然很爽快的全部拿了出来甚至还有他保存的功课上面有每次作业后老师给批的留言。

    瑨儿乐颠颠的将这些东西拿到她的书房她要慢慢研究。

    七天后乌蒙回报除了宿舍楼其他的建筑物都已完工。瑨儿两手一拍抽调二百人去疏通河道其他人继续将剩下的工程完工。

    冬季向来是兴修水利的大好时节时植枯水期上游来水量小水势缓慢工程不易受阻容易顺利完成。前期为了制订出合理的建设方案她可没少看资料星星资料库里的资料全让她看了个遍可是因为资料不全有用的信息不多只好趁每次去德潘城的时候向建筑商请教。

    她不是没想过请专业的建筑商可是人家一听是去沃尔特城个个都大惊失色那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说什么也不肯都视这里为龙潭虎。找了几家都是一样的结果最后也就放弃了这个**头。

    不把那些匪窝连根拔了是不会有一名商人愿意进来的。

    只是现在还不是铲除他们的大好时机根据法林给的资料上看已成规模的匪窝就有六个围绕这六个势力而存的大小土匪窝有三、四十个全部躲在这万里大山里。如果不能一网打尽那最好还是稍安勿躁。

    她忍!

    “主人我们人手实在不足在洪水来临前能把凤鸣河疏通一遍已是神明保佑修筑堤坝是无论如何也来不及做了。”一个月后乌蒙陪着瑨儿参观河道工地时担心的说道。

    “别急乌蒙再过几天我们就会有一批新的伙伴强体壮受过良好训练有一技之长的伙伴。” 瑨儿依旧是那招牌式的淡定笑容对于现在的工程进度她很满意。

    “主人是真的吗?能有多少?”

    “最少也有千人。怎样这么多人够用吧?”

    “够用够用。”乌蒙点头如捣蒜心里乐开了花。

    回到房间看着桌上的讨伐书瑨儿冷笑。

    大半个月前有人给她送来封信信上说瑨儿将他一等子爵家的少爷大大的羞辱一番污了子爵的面子要瑨儿付出两万金币作为赔偿。她当时就写了封回信让信使带去。信写得很简单只有一句话:要钱没有要命一条有本事拿去。

    想必那子爵一定很郁闷绝对想不到她一个最末等的三等男爵竟然不把他们那一等子爵放在眼里还把他家少爷折磨得那么惨。做苦工看那家伙一细皮嫩的就知道从小到大都没干过什么体力活亏他还长得一副好体格却是外强中干。

    隔了半个月又收到第二封信信上说既然她不合作那他们将向她宣战武力解决此事让她走着瞧。瑨儿把信往垃圾筒一扔根本不放在心上。两块领地隔得并不远送封信根本不需要半个月之所以间隔这么久是因为他们在第一封信被拒之后向老国王告了一状却被陛下按照瑨儿之前的授意三言两语给打了。他们心中不平这才决定采用贵族间解决争端的最常用的方法——私斗也就是双方用各自的兵马打一场以胜负论英雄。这方法看似公平其实不然他们就是欺瑨儿新人乍到根基不稳粮草不足与那传承了几代的子爵家比斗结果必是只输不赢。

    收到子爵的战书瑨儿将此事第一时间通知国王知晓老国王连夜回信提醒她小心安全。信中说:按照法律规定子爵的兵力数量不可过一千人。但实际上根本没几个贵族会真的遵守这个法律条文只要养得起都是无限的扩军。像那家子爵是传承了四代的家大业大天知道到时候对方会派多少人来对付瑨儿。

    瑨儿当时回信让国王不用担心只管看戏就成。

    可能是想到瑨儿在战场上的能耐老国王没有多说什么只回了一句话:赢得漂亮点。

    见到信瑨儿卟哧一声笑了出来国王竟然怂恿她大打一战那些贵族们到底在他耳边都说了些什么啊?

    不过既然是陛下的命令那她一定会给对方一个永生难忘的回忆的。

    其他贵族八成很期待这场战斗吧打垮了她他们受阻的生意又可以开始营业了同时这也是试探她实力的大好机会。哼一群笨蛋也不想想他们亲的国王陛下为什么要把她一人放在这危险的地方真的只是让她躲避杀手的阻击吗?既然他们那么想看戏那她一定会满足他们的愿望来场好戏的。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异界大冒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