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7章

    <---凤舞文学网--->    转看到对面有新摊位开张瑨儿牵着刚买的奴隶抢先一步来到摊位前占了一个好位置等着。--凤-舞-文-学-网--

    一队队奴隶从后台牵了出来十人一组手都被绳子系着可以有效防止奴隶逃跑却让瑨儿觉得他们像一根绳子上系着的十个蚂蚱。这些人都是男从十几岁的孩子到三十来岁的壮年男子一应俱全虽然也是一样的衣衫褴褛、蓬头垢面但相比其他摊位的奴隶而言至少他们看上去比较健康。

    “大家过来看一看啊新到的奴隶刚运来的新鲜得很呐!大家都过来看看啊!!”一个男人站在台前高声的喊道很快就吸引了大批的人流。

    瑨儿当先跃上高台走到奴隶面前一个个的看过去。

    “小姐我们这些奴隶都是刚运来的都是很新鲜很健康的。”台边一个形象猥琐的打手看到瑨儿一副兴趣浓厚的样子赶紧迎上来招呼着。

    “嗯。他们听话吗?”

    “绝对听话!小姐您放心您买回去之后让他们往东他们绝不会往西。”

    “他们都受过基本训练吗?都会干些什么?”

    “什么都会干。挑水砍柴、种田捕鱼样样精通。”

    “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小姐我们干这行也很多年了从不会欺骗客人的。”打手这话说得倍儿溜估计已成本能。

    “你这样的奴隶有多少?”

    “小姐您想要多少?”打手一愣看不出这瘦瘦小小的女孩口气倒不小试探的问问。

    “16至25岁的健康男奴5oo名有没有?”

    “有有有!小姐请到后面休息我这就去请老板。”

    打手大喜赶紧招来一人招呼瑨儿去后台的休息室他则连跑带颠的去找老板。

    老板正在台边和一人谈生意这客人要1oo名奴隶。

    打手凑过来一通咬耳朵后老板礼貌的丢下这名客人向休息室走去。

    休息室很简单就是一圈沙中间摆个茶几墙角放几个柜子而已。几名女奴奉上茶水点心果盘之后悄然退出瑨儿一人坐在沙上慢慢的喝水墙边一溜排开站着的是她刚买的战俘。

    几声敲门声提醒瑨儿正主来了。

    “小姐您好这是我们老板文塞特先生。”打手和一个瘦高精干的男人一同走进来。那男人脸上是职业化的微笑上是普通士绅常穿的衣服干净整洁没有一丝褶皱举手投足中很有绅士风度让人一眼看上去绝不相信他会是个奴隶贩子。而这男人进来后只扫了一眼墙边的战俘就把全副的注意力放在了瑨儿上。

    “您好文塞特先生我姓凌。”

    “凌小姐?”老板眼神一闪仿佛想起什么脸上的微笑稍稍扩大一点。

    “是。”瑨儿看在眼里轻轻一笑。

    “请坐凌小姐您要的5oo名男奴正在给您准备我们来商谈一下价钱吧。”

    爽快!瑨儿最喜欢和这样的人打交道做事干净利落绝不把时间浪费在无谓的事上面。

    “好。不知老板给我什么样的价格?”

    “您放心价钱一定让您满意。德潘城的这个奴隶市场是伽西帝国主要的奴隶市场大部分的奴隶都是从这里进入帝国各奴隶市场的因此这里的奴隶价格也是全国最低的。我出售的价格是一名健康男奴8o银币。”

    “哦?这倒是不贵只是这么低的价格您难道不会亏吗?”虽然她在帝都时并未去过帝都的奴隶市场但帝都一名奴隶卖多少钱还是有所耳闻的。

    “呵呵只要多装几船就可以了。”

    原来是薄利多销。

    “那您给我什么价呢?”

    “您买得多我再便宜您1o个银币7o银币一名奴隶您看如何?”

    “行成交。” 瑨儿随手拿起一块水果放进嘴里。“对了你这除了男奴还有没有女奴?”

    “当然我们这的女奴也是不错的要看看吗?”

    “嗯叫几个进来吧。”

    文塞特站起走到门**待一番然后回来安静的喝茶。

    不多会儿功夫十名年轻女奴就被送进了休息室。

    瑨儿眼睛一亮这十人长相标致材高挑气质出众在成为奴隶前的出估计不是大家闺秀也是小家碧玉。

    “她们都会做什么?”

    “什么都会织补浆洗、烹饪打扫没有她们做不了的您只管放心绝对满足您的需求。”

    “好照这样的16至25岁的给我1oo名。”

    “好的请稍等。”文塞特挥了挥手属下理解的下去。

    “她们多少钱?”

    “一般况下女奴的价格要比男奴便宜但若是像刚才那样的女奴价格上可以媲美男奴甚至更高。我卖您75银币一人如何?”

    “行没问题。” 瑨儿也不还价既然对方知道她的份肯定不会只想做她这一笔生意而她那么大面积的领地不可能只靠这几百号人以后有的是来往的机会。

    “好的。那么男奴的总价就是35o枚金币女奴的总价为75枚金币共计425枚金币。”

    “好。”瑨儿爽快的拿出她的晶卡划帐后瑨儿装作无意的问了一句“能送我们一程吗?只要到那个水、6分界处就可以了。”

    “当然可以我正有此意。您希望什么时候出?”文塞特很自然的接了下来。

    “明天一早吧顺便请再帮我给他们每人准备一个水袋和一些干粮钱我照付。”

    “您太客气了这些食物和水就当是我送您的好了。”文塞特双手奉还晶卡只划走了那425枚金币。

    把刚买的战俘也一并交由文塞特后瑨儿返回城里找了一家旅馆住下第二天清晨她刚出现在城门口就有人迎了上来定睛一看正是昨天招呼她的那位打手。

    “凌小姐我们老板怕您找不到船队特让小人在这里等您。” 瑨儿一气买了那么多的奴隶这打手自然也分到了一些甜头已视瑨儿为他财神自然是殷勤招呼。

    “真是感谢你家老板的细心愿神保佑他。”

    跟着打手左拐又拐终于在一个码头前停了下来那里停泊着两条大船6oo名奴隶已分乘其中已经做好了出的准备只等瑨儿抵达就可以起锚出航。

    “凌小姐我很希望能将您送至目的地可惜我们的船老大对那段水域不熟悉只能送您这一小段路程。”文塞特站在码头上礼貌的致歉。

    “没关系文塞特先生我已经很满意了这段水路毕竟多年未曾有人走过了小心一点总是没错的。”

    “非常感谢您的理解。凌小姐请上船吧再晚一会儿就会有大量船只出港如果被堵在里面会被耽误很多时间的。”

    “谢谢文塞特先生愿神保佑您。”

    “愿神保佑您凌小姐。”

    文塞特伸出一手搀着瑨儿走过跳板登上船去。

    船员撤掉跳板桨手就位扬帆起航。

    因是逆流而上加之河道多年未曾清理过为求平安因此船缓慢。反正瑨儿不赶时间她正无比惬意的站在甲板上看风景她的奴隶们都在底舱呆着。

    清晨出直至午后才抵达预定地点船行走的极其小心生怕一个疏忽大意大家都困死在这里。瑨儿理解他们自从沃尔特城被放弃后就再没人沿河向上数百年来地质变迁这里水道如何根本无人知晓船老大不敢走也在理之中。

    下锚后水手用小船把瑨儿及她的奴隶们分批送到了岸上干粮和水也都一一送了上来然后船队就返航了。

    瑨儿抬头看了看太阳午后的灸阳光晒得人蒙于是将奴隶们全部赶到林子里休息将食物和水分给他们。

    在分的过程中她嫌那些绳索、铁链碍事就顺便一道给解掉了反正在这深山老林里他们也无处可逃。

    束缚解掉后才现他们上多半带伤有被绳索磨破的有一路上磕碰的尤其是那11名军人他们受鞭苔和铁链之苦上已没一块好皮肤。

    在检查过程中她惊讶的现这些奴隶上都有二个记号。男奴的在脸上一个菱形的烙印上书阳文的“奴隶”是旧伤;还有一个圆形的烙印同样的字体却是“凌”字是新伤。女奴也一样只是烙印在背部肩胛处。这新烙印应该是奴隶贩子连夜烙上去的以示他们是有主的与其他奴隶区分开来。

    奴隶是奴隶主的私有财产一种会说话的高级牲畜给牲畜打上自家烙印是人类千百年来的习惯他们自然也都跑不掉。

    可是对于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信仰人人平等的瑨儿来说知道是一回事亲眼看见又是另一回事。这让她联想起中国古时的黥刑对于受刑人来说不仅造成**上的痛苦同时使人蒙受巨大心理羞辱。

    “奴隶也是人啊何必这样?!”捧着战俘队长的脸一时感慨把心中所想给说了出来。

    战俘队长子一抖凶狠的目光稍微软化下来围坐在他周围的手下也抬起头来第一次正眼看向瑨儿。

    丝毫没察觉到自己刚才那句话给她的奴隶们造成了什么样的心理影响瑨儿走到一棵树下坐下耐心的等着他们吃完迟到的午餐。

    不知道是不是旅途劳累还是被瑨儿刚才的举动所吓奴隶们的午餐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草草的就结束了。

    看到他们吃完瑨儿让他们一个挨一个的紧紧坐拢在一起在他们茫然的目光中一个回术卷轴扔向了他们的头顶。

    笼罩在回术的治疗光幕之下所有人都深深陶醉在那让人罢不能的美妙体验之下体好似被什么给洗涤了一番从里到外焕然一新人仿佛新生一般。

    当白光散去他们惊讶的现他们的上的伤都已痊愈新生的皮肤好似婴儿般嫩再看旁边的人惊讶的现对方脸上上那难看的烙印也消失得没有了一点痕迹。

    “看这样多漂亮!” 瑨儿拍着手在人群中走来走去现在他们上除了脏再没有其他的了。

    “主人!”那一队战俘在队长的带领下齐唰唰的跪在瑨儿面前低下了他们被俘后从未低下过的高昂的头颅。

    “主人!”其他人也都匍匐在地上感激涕零。

    “你们现在所处的地方是沃尔特城的土地我是沃尔特城的领主伽西帝国的三等男爵凌雨瑨‘凌’是我的姓同时也是一个只在学院待了一年的炼金学徒。我虽然年纪不大但我的这个爵位也是在战场上实实在在挣下来的。我买下你们是要你们为我干活只要你们安分守己我自然不会亏待你们否则……你们也知道不被主人喜欢的奴隶是什么下场。” 瑨儿板着一张脸开始训话下面的人安安静静的听着没一人出异响。

    “是主人!”异口同声军人的声音最大。

    “你!告诉我你的名字。”瑨儿走到那名队长面前低着头看着他。

    “回主人我叫乌蒙&#8226;萨利。”那人抬起头与瑨儿对视依然是如狼般的眼神。军人只崇拜强者听到自己主人的地位也是在战场上得来的对她愈的尊重。

    “那我以后就叫你乌蒙好了。” 瑨儿伸手拍拍对方的肩“好了都起来吧吃饱了好上路我们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呢。”

    “是主人。”

    当再次上路的时候女奴走在中间男奴走在外面乌蒙和他的小队则分散在队伍的四周防止有意外状况生。瑨儿嘛自然是坐在飞毯上飘在队伍前方带路。

    瑨儿用昂贵的魔法卷轴祛除了他们上那难看的烙印、治好他们的伤让那六百名奴隶心中充满感激被卖作奴隶就已经是人生无望没想到幸运之神依然眷顾他们让他们碰到了好主人而且还是个实力强大的主人。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异界大冒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