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2章

    <---凤舞文学网--->    三小时后瑨儿抵达了哈德萨城漫步在干净整洁的古老街道上看着从边嬉笑跑过的孩童、沿街叫卖商品的小贩、开始准备晚餐的主妇、空气中弥漫着新出炉的面包的香气让人不有点馋了。--凤-舞-文-学-网--没有喧闹嘈杂的声音人们说话都是轻声细语温文有礼的真难以想象一个郡的府之城竟然会是这样一个宁静、详和而礼貌的城市。

    这里不用担心会有人认出她来路人对她肩上的球球都比对她要更感兴趣也曾有人想上前询问是否出售的可是在看到球球额头上的血色五芒星就不再开口了。

    随意走进街边一家旅馆里面干净整洁的环境让瑨儿心大好要了一间上房让伙计送上水舒舒服服的洗去一路风尘之后来到大厅的餐厅去吃晚饭。

    晚饭后瑨儿漫步在河堤上晚风习习明月高悬星星一闪一闪眨着眼睛草丛中荧火虫四处飞舞出来纳凉的百姓坐满了河堤的上上下下年轻的侣也在河岸边意绵绵。

    “这才叫生活啊。” 瑨儿坐在河堤边一个大树的树枝上双手垫在脑后背靠在树干上嘴里叼着一根草。

    “我猜他们谈的最多的话题是明天的饭钱从哪来。”

    “星星如此良辰美景你能不能不泼冷水?” 瑨儿向空气中丢了个白眼球球配合着呜噜两声。

    “没办法如果他们不努力工作的话他们的生计会很成问题的就像我们后的某人一样如果他不能顺利完成工作的话明天的吃饭都会成问题的。”

    “是人是鬼?” 瑨儿眼睛一溜只看到满眼的翠绿树叶不过既然星星说有那就一定有只是她可不想碰上那种低体温的家伙。

    “大活人。”

    “杀手?”

    “不知道普通佣兵打扮。”

    “甭理他等他出手了再说。” 瑨儿又闭上眼睛享受着晚风轻柔的吹拂。

    直到瑨儿返回旅馆那人也没出手坐在上瑨儿很快就进入了天人合一的境界。

    半夜时分瑨儿的窗外树下出现一个黑影他静静的看着瑨儿的窗户计算着她熄灯后的时间估计着她已睡着之后才开始向着墙根移动。哪知他才刚跨出一步还未完全的从树后现一股轻柔的微风从背后吹来将黑影一裹丢出去老远。莫名其妙玩了一回空中飞人的杀手刚落地还未等他站起来一团比伸手不见五指还要浓重的黑暗无声无息的将他笼罩住几秒钟后草地上除了被压倒的痕迹外一无所有。

    早上瑨儿从入定中醒来活动了一下手脚然后拿起扔在旁边椅子上的衣服穿了起来“昨晚那人没动静?”

    “那人出现了一下然后就走了什么事也没生。”只要对方没动手星星是不会主动攻击的所以昨夜那人在离开大树之后的下落它是不会理会的。

    “今天有什么安排?”等瑨儿漱口之后一个装满水的木盆飘到了瑨儿面前的桌上盆沿上还搭着一方毛巾。

    “这没什么呆的继续走。”瑨儿拿起毛巾浸湿后拧得半干敷在脸上做护肤。

    早饭后退了房瑨儿以散步的度向城外走去。

    走了才一个小时太阳出来了火辣辣的阳光晒得瑨儿头晕脑涨于是放弃步行的打算跳上飞毯向离得最近的一个村落飞去。

    两个小时后一辆由两头牛拉着的一个四方形没有任何装饰的造型奇特的车子在官道上慢悠悠的走着驾座上没有看到人车辕上长长的缰绳直接牵进了车厢里透过门上薄薄的帘子只能隐约看到里面似乎躺着一个人。

    在经过一片树林时牛车调转方向走了进去一群小机器人呼啸着冲了进去瑨儿又开始了她的标本收集工作。

    就这样瑨儿一路走一路玩看到山就爬见到林就进尽可能的采集各种标本还打了不少新鲜的野味卖给沿路的店家。杀手未再出现但一路上的强盗却碰上不少都是看她孤一人以为好欺负瑨儿却连一点害怕的表都欠奉几个大龙卷风眼前就干净了。

    走了十天后在一段山路上她正好碰上一个强盗团正在打劫一个三十来人的商队商队的护卫和雇佣的佣兵团与强盗们乒乒乓乓打得好不闹。因为他们堵住了道路瑨儿只好在后面等着没等几分钟就不耐烦了派出球球丢下连片的大火球双方人马迅分开强盗们落荒而逃。商队老板大喜过望连忙上前来表示感谢看到瑨儿独一人于是言语中希望瑨儿能加入他们的队伍瑨儿当然不会答应不过却做了一笔生意用二粒大火球的晶石换走了他们所有的上等布料共计六车。

    告别这个商队瑨儿继续上路二天后又救下一支商队同样的用两粒晶石换到四车上等的各色食用香料(她也不想要那么多香料可是老板没有其他的货物可用来交换)。傍晚时分瑨儿在野外露营熊熊燃烧的篝火上架着一根钢叉钢叉上串着几片油脂被烤出来一滴一滴的滴落在火里出“滋啦”的声音火苗腾的窜起老高烟雾缭绕。瑨儿一边翻着钢叉一边往上面洒香料没多久功夫一股奇特的香味就弥漫在了空气当中让人垂涎三尺。

    第二天的下午她抵达一个叫铁城的镇子这个镇子的外面有一个储量颇丰的铁矿镇上的百姓几乎家家都以打铁为生手艺也是好得没话说。瑨儿在这个镇子停留了五天将镇上的钢锭和生铁块全部买走以至于这个镇子在后来的一段时间里只能做一些普通的生产生活用具和低档次的武器。

    离开铁城后又走了三天她抵达了索马平原想起当初她跟着风云佣兵团还有利斯他们离开斯普镇前往帝都的时候就走过索马平原那时走的是腹地这里只是外围可是这外围却比腹地要危险的多沼泽遍布强盗成群。

    仅仅只是一个上午的时间她就碰到了两个小沼泽好在她每次都现的早才牛车才没有陷进去。为了后面的旅人不会遭殃她还是很好心的从个人空间里拿出她未用完的木板钉了两个告示牌用红颜料写上“危险!沼泽!!”然后插在沼泽旁的土地里接着用岩石术将那小块土地凝结成岩石以保证告示牌不会在短时间内损坏。

    傍晚宿营的时候一支有着六十多人的商队也来到她的营地旁边见到瑨儿一人正在挖灶准备做饭于是很的邀请她与他们共进晚餐。席间他们谈论最多的就是那两块不知道什么人立的告示牌他们就是靠了它才没有踩到沼泽里。瑨儿很安静的吃着偷偷的笑着边听佣兵们跟她讲他们冒险的故事

    早上当瑨儿从入定中醒过来时商队已经上路做完例行的功课后吃过早餐也踏上了旅程。

    结果没走多久就见到那支商队正和一队强盗打得激烈强盗的数量要比商队的人多商队的护卫和佣兵奋勇杀敌也没用眼看即将所有人都不保数支带着长长火焰尾的火箭从空中落了下来将强盗们烧得哭爹喊娘。

    突如其来的转机让商队众人一时愣住了当听到后一个清脆的声音才回过神来转一看却是昨天看到的那辆奇特的牛车车旁站着的是昨晚与他们共进晚餐的那个女孩只是这时她肩上多了一只火红尾巴的狐狸狐狸憨的打着呵欠大尾巴一甩一甩。

    强盗领见到肥羊的援军只有一人胆子一横指挥着手下又冲了过来小狐狸跃上半空嘴巴一张一道火墙拦住将强盗们围住然后大火球、火箭、暴烈火焰弹等等铺天盖地的砸了下来强盗们顿时伤亡惨重留下一地尸体强盗领带着残存的手下狼狈逃窜。

    一个深深的大坑无声息的出现将地上的尸体全部吞噬后地面又恢复了原样除了地上的血迹、散落的武器没人会知道这里曾生过一场大战。然后一道白光一闪地上受伤的护卫和佣兵也全都站了起来。

    所有人都看傻了眼一个并没有穿法袍的女孩竟然会使用多系魔法这是什么人呐?

    瑨儿轻轻一笑钻进牛车又上路了。

    呆在牛车里瑨儿得意的笑。这几天生的事一定会经商人们的口传出去只要稍稍想想就能知道是什么人做的她的球球可是活招牌。她不惜成本的一路行善广结善缘就是为了给沃尔特城留条活路等将来沃尔特城步入正轨开始展经济的时候这些嗅觉灵敏的商人必会闻风而动这些受过她好处的商人必跑第一个届时她的子就会慢慢的好过起来了。

    此后的行程仍然是碰到沼泽后就立个告示牌警示后面的人遇到被劫的商队就出手相帮如果有交易的机会就做笔生意虽是蜗倒也自在。在行程过半的时候碰到的强盗团少了商队多了他们在与她的马车交错而过时商队都会停下脚步等她的牛车先走然后他们才起程。

    当她走出平原时已过了十五天出了平原就来到了巴巴拉萨郡的土伦镇在那里休整了三天后补充了大量的食物又继续上路。

    离开土伦镇又过了三天餐风露宿的子终于进入了堪德萨郡这次瑨儿没有进入德萨城而是绕城而过所以当她抵达与沃尔特城接壤的堪德萨郡的伦巴镇时又过了八天。

    伦巴镇与沃尔特城相邻骑快马不需要多长时间就能抵达城下因此不可避免的就成为强盗团打野食的地方经常受到他们的扰百姓的子过得苦不堪言而拥有他们这块土地的子爵对此却睁只眼闭只眼除了收税的子其他时候根本见不着上面派人。

    对于瑨儿这位客人百姓们虽然奇怪她一个单女孩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但并没有多想镇长让出了家里最好的房间给她住。睡在那完全由硬木板和稻草铺成的上瑨儿不由得想到这里还是有主的镇子都过得这么艰难那她领地上的子民岂不是连点活路都没有了?

    休整了两天采购了一些物品将那两头牛留给镇长充抵费用将自己的车子洗刷干净后收进个人空间里在第三天的清晨离开了伦巴镇徒步跋涉了二个小时后瑨儿终于站在了沃尔特城门前。

    沃尔特城城墙横卧在两座巍峨的山峦之间城高二百米长数千米前后看不到头城墙皆用石块砌成想当年一定气势恢弘。只可惜年久失修现在这城早已破败不堪城门没了大门只有一个空的城门洞城墙上长满野草有些城砖都开始松动垮塌的地方更是有好几处。

    摇摇头自嘲了一下自己还是高估了沃尔特城的现状轻叹口气瑨儿迈步通过了城门。

    她终于站在了她的领地沃尔特城的土地上。

    路面泥泞打滑坑坑洼洼古时的道路已无迹可寻才走了没几步鞋子上全是泥巴沉甸甸的。不想再与这满地泥巴搏斗又不想弄脏飞毯于是瑨儿坐在扫帚上继续向前飘着。两边的高山郁郁葱葱山林中时不时的有黑影掠过也不知是动物还是别的什么。小机器人围绕旁打探环境指点路线保持警戒。

    不知走了多久一条大河横亘在她的面前水面宽达将近二十来米混浊的河水、泥沙淤积的河岸、水面上漂浮着大量从上游冲下来的枯枝烂叶和动物尸体。脚下是杂草丛生的土地河对岸是一大片空旷的土地没有什么建筑物一眼望去无遮无拦无边无际只有一栋庞大的建筑物在极远处高高的矗立着最高点仿佛已经升入云端。收回目光时隐约可见几人在对岸打捞水里的垃圾他们干的是如此的认真以至于丝毫没有现河对岸有人。

    飘过河面瑨儿落到地面上慢慢的向那些人走去。

    一位满脸皱纹佝偻着背的老人接过同伴从河里挑上来的树枝转放在地上起的时候见到瑨儿正一脚深一脚浅的向他们走来精致的鞋子上裹满了厚厚的泥浆。他愣了好一会儿才惶恐的直起子叫住他的同伴一起离开水边迎向瑨儿。一共五人都是老人家脸上皱纹如珠网上是破衣烂衫已经看不出布料原本的颜色。

    “你们好请问你们在干什么?” 瑨儿走到他们跟前微笑着说道。

    “您好小姐我们在捞水里的树枝用来生火。”这五人你推我搡的不敢答话最后还是那个当先看到瑨儿的老人回答了瑨儿的问题态度那叫一个毕恭毕敬。

    “这活不轻啊干了多久了?”在没有任何工具的况下要从河水里捞上树枝别说是老人家了就连年轻人都不见得干得了。

    “我们已经做了好几天了大家是轮着来的所以这话也不算太重。”

    “你们都这么大年纪了为什么不做些轻松的呢?年轻人呢?”姑且不论这湿树枝怎么生火只是单纯的好奇为什么这事不是年轻人来做。

    “我们这没有年轻人只有老人和孩子。”

    “只有老人和孩子?那你们现在有多少人?” 瑨儿的眉头皱了起来没有年轻人?!

    “我们现在有1oo多人。”

    “你们住哪?平时靠什么生存?”

    “我们无力建造房屋只好住在城主府那里有足够的房间。平时也种点粮食可是洪水一来就冲得差不多了这时就靠大家轮流上山去采集食物来填饱肚子。”

    “这么大的水你们是如何过去的呢?”要上山必须得先过河可是看不到他们有船之类的东西。

    “我们有筏子。”

    “哦。”瑨儿轻轻的点点头“能带我过去城主府看看吗?”

    “可以。可是小姐您为什么要到这地方来呢?”那五人连忙拿起放在地上的树枝走在前面为瑨儿带路。

    “因为我是陛下新封的男爵沃尔特城是我的封地。”说着瑨儿拿出那枚勋章挂在了左位置。

    “什么?!”四人停下脚步手上的东西洒了一地大睁着混浊的眼睛看着面前的瑨儿这么年轻的女孩是他们的领主?怎么可能呢?!

    “不要怀疑这是陛下亲自任命的有御令为证。你们识字吗?” 瑨儿的另一只手已经拿着那张御令。

    “不我们不识字但我们有识字的人。大人请跟我们来吧。”听到瑨儿是贵族对她的称呼都变了弯腰低头的在前面带路。

    一个多小时后五人来到城主府的门口这城主府离得近了看也是如堡垒般的一层一层的以石块砌成的圆形围墙其面积比旁达城的城主府还要大五、六倍高不见顶长不见边。

    ※※※※※※※※※※※※※※※※※※※※※※※※※※※※※※※※※※※※※※※※※※※※※※※※※※※※※※※※※

    ps:因为我有了新封面所以按照承诺本周双更!欢迎大家捧场。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异界大冒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