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7章

    <---凤舞文学网--->    第二天瑨儿带着球球出现在大家面前伏在瑨儿肩上的球球憨态可拘让吉儿不释手抱在怀里用刚买的小点心哄它球球微眯着眼看都不看一眼惹得众人一阵哄笑。--凤-舞-文-学-网--

    炼金佣兵团刚到达工会门口就有几名骑士找上了瑨儿瑨儿了然一笑告别队友登上马车跟着他们走了。

    骑士带着瑨儿没有回皇宫而是七拐八绕的来到了富人区的一栋白色小楼的门前一人下车敲了敲门。门半开一人探出半边子确认了一下外面的人然后迅的把门打开马车径直驶入院中。

    下了车一人领着瑨儿进入屋内将她带到二楼角落的一个房间进去之后就现一个男人背对着她站在窗户旁看着外面的风景。

    瑨儿快步的走到他后几步远躬了躬“陛下。”

    “来了啊坐。”男人听到声音转过来走到沙旁坐下窗外的阳光斜在他的脸上正是伽西帝国现在的国王只是今天他穿的是一便装并没有穿皇袍。

    “谢陛下。”瑨儿在他对面正襟危坐。

    老国王似乎有心事坐了半天一句话没讲瑨儿也是安安静静的不一言两个人大眼瞪小眼气氛有些沉闷。幸好一个仆人送进来茶水点心解了这种尴尬的气氛。

    几块点心下肚瑨儿捧着茶依旧眼观鼻鼻观心球球窝在她的怀里打盹。

    只听轻微的“叮当”一声老国王把杯子放到茶几上拿起一块点心递到嘴边却又停了下来“进去了?”

    “是。”

    “里面是怎样的?”

    “很朴素很简单”

    “你是怎么进去的?”

    “陛下心中已有答案。”

    “可是我想听你说。”

    “她是我的祖先据家族宗谱上记载她当年离家试炼就再没回来家族也曾派人外出寻找但因路途遥远加之大6局势动不安而且也没有任何的线索所以并不知道她成为了伽西帝国的开国皇后却没想到几百年后我这后人竟然见到并进入了祖先的陵墓。”自从她进入陵墓后她就一直在想合理的解释她派遣小机器人在半夜的时候潜入皇家书库翻遍了所有有关于李馨兰的资料现对于她的真实来历并没有详细记载只知是来自东方的一个神秘家族。正好与瑨儿所使用的借口吻合。再稍稍加工一下这半真半假的话最好唬弄人了反正他们也不可能真派人去大6东边找一个隐居的世族。

    听了这话老国王先是愣了一下接着笑了笑得很欣慰很释然。

    瑨儿也跟着一起笑了她笑得很轻松。

    “你怎么知道的?”

    “陛下对我过于信任。陛下只在见过我一面之后就要求我来给皇后治病这并不正常皇后的健康问题不应交由我这个来历不明的人负责肯定是您知道些什么。而且这场内战您给我准备了很多物资并且交由我自己保管这也是不对的这种东西应该是由后勤部队统一保管当我要用的时候再向他们支取才对。可是您好像一点也不在意也不担心我拿了这些东西一走了之再不回来。我想来想去只能猜测您是不是已经知道我的来历。”

    “是帕丁告诉我的你右手的戒指引起了他的注意然后他翻阅了大量的古籍现了你们二人之间的关系。”国王点点头。

    “他不愧是大师。”

    “你会像你的祖先一样吗?”老国王突然用一种很期盼的眼光看着瑨儿。

    “我的祖先留下一件东西。”瑨儿并未回答这个问题而是把手伸到国王面前。

    老国王一点也不介意她的这个无礼的举动伸手就掏口袋却现手里一直拿着一块点心。他早就忘了吃了。有点尴尬的放下点心用手巾擦擦手从兜里掏出一个绣着金线的布囊打开布囊从里面拿出一件通体白色的物件外形就像瑨儿所持的那件一样只是小了一点。

    瑨儿小心翼翼的接过手中的触感很明确的告诉她这东西的质地是羊脂白玉。物件两面雕花一面是没有龙头龙尾的龙一面是双凤相对却是没有尾巴。

    瑨儿无声的笑了这正是那块同心玉佩的另外一部分。她小心的从右手的戒指里拿出她所持有的另一半放在茶几上将这块轻轻的放入进去严丝合缝。分离了数千年的同心玉佩终于在这个异世界又合二为一了。

    老国王也看得目瞪口呆他万没料到这传了数代的皇后的信物原来只是一部分。

    玉佩上下皆有孔可用丝线串连起来然后挂在腰带上作为装饰但若分开来外部件可以做成腰带扣内部件则可以做成颈饰挂在脖子上。

    轻轻的取出内部件交还给老国王“收好它当你们需要的时候可以拿着这个来找我我可以为你们做一件力所能及的事。”

    “只有一件?”老国王讶然。

    “这是我家族的规矩。”这是她答应杨馨兰的条件同时也是让她摆脱受人制约的机会在这个条件下他们将不能再随意的给她布置任务。

    老国王一下沉默了下来如果答应的话那以后再想要瑨儿做事就要斟酌一下了。

    “一言为定!”考虑了几分钟老国王还是决定接受这个条件他早该知道瑨儿是不愿意受任何制约的她会来到这里就已经是先祖保佑了不能要求太多。

    “还有不要想着把我和辛兰皇后之间的关系弄得天下皆知否则协议失效。” 瑨儿又补充一句她可不想被无数人觊觎。

    “好可以。”被瑨儿识破心中所想老国王不苦笑。

    “那么陛下祝您有个愉快的一天谢谢您的茶点我告辞了。”将她所持的玉佩收入戒指里站起礼貌的向老国王告别。

    ※※※※※※※※※※※※※※※※※※※※※※※※※※※※※※※※※※※※※※※※※※※※※※※※※※※※※※※※※※※※※※

    老国王怏怏的回到宫里却见帕丁已经在他的书房等了他有半天了。

    “谈得怎样?陛下。”

    “她承认了辛兰皇后是她家族的祖先。”

    “那么她有没有提到皇后信物的事?”

    “提了而且她也有一块两块合在一起是一个完整的图案。”

    “她是不是说凭这东西将来可以让她做一件事?”

    “您怎么知道?”国王奇了这条件只有他和瑨儿两人知道这帕丁是如何得知的?

    “我这几天又翻了一遍有关开国皇后的资料终于找到了她的一个手札上面提到她所传下去的那件信物是不完整的如果将来有人持另半件信物来索要这件的话那么可以凭这半件信物要求那人在国家处于危难的时候提供帮助。”帕丁小心翼翼的从他的个人空间里拿出一个破烂不堪长有霉斑几乎要散架的卷轴展开来递到国王面前。

    国王仔细的看了几遍然后还给帕丁坐在沙上长叹口气。

    “帕丁帮我想想怎样才能让瑨儿留在我们国家。”

    “陛下瑨儿现在是学生她的要任务是完成学业其他的事就先暂时放在一边吧。”

    “如果她能一直留在我们伽西帝国就好了。”老国王似乎没听到帕丁的话撑着头在自言自语。

    “陛下我们都了解瑨儿是个不喜欢受到拘束的人她是个崇尚自由的孩子硬是把她圈在我们边的话她的才能会逐渐的被磨灭掉她适合在更大的舞台上展示她的才华。”

    “怎么?帝都的环境会限制她的展?”听到帕丁那番话国王老大的不高兴。

    “若只是论学习帝都的确合适。但她既是辛兰皇后的族人我相信她的才能绝不会仅限于炼金方面她应该还有更多的才华没有展示出来帝都并不适合她的全面展。何不放她自由让她展翅高飞。而且多在外面走走多认识一些人多磨练一些对她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只有她成长了才能在国家危难时更好的出力。”

    “好了我知道了等她毕业后我会给她安排一个好去处的现在就先维持现状吧。”伽西十五世有点疲惫的揉了揉额头。

    帕丁见状遂告辞离去。

    瑨儿被国王叫走呆了半天才回来自然是不用她再去做任务了可是时间又早不想回去于是沿着街道逛起街来边走脑子里边想暗杀的事。

    那些杀手应该调查她不是一天两天了在帝都他们不好下手她边到处都是暗中保护她的宫廷侍卫加之她的魔法陷阱的危险之高也是众人皆知那些杀手除非找死否则不会去面对那些宫廷侍卫以及她的陷阱。

    而利用做任务的机会把她钓出去则容易的多只有在这个时候那些侍卫们才不会跟着她。

    他们知道佣兵团只在假期做任务于是利用建国的假期设下了一个圈引文森上因为路途远因此任务自然而然就交由她来做于是她顺利的进入了对方的埋伏圈。接下来真应了一句老话人的名树的影对方有所顾忌没有当场动手而是等她离开才下手却不料损失惨重杀羽而归。

    至于那个突然冒出来的迪亚现在还不明白他所担负的使命是什么以及会对她将来的生活造成什么影响目前也只能以不变应万变了。

    瑨儿心不在焉的乱走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现自己走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虽然路面很干净但明显没什么人经过是条很偏僻很幽静的一条小巷。瑨儿前后左右看了看认准一个方向继续迈步反正道路都是相通的总能走出去的就当是散步了。

    走了没几步听到几声轻微的响声尖尖细细的乍一听还以为是猫叫瑨儿正神游太虚就没理会而是继续走。可是越往前走那声音越大听清楚了才知道那不是猫叫而是有人在哭。

    『主人是有人在哭耶。』无聊得直打瞌睡的球球顿时来了精神坐直子竖起耳朵仔细听。

    “嗯我听见了。”

    『谁会躲在这里哭啊?』

    “那谁知道想过去看看?” 瑨儿扭过头斜睥了一眼坐在自己肩膀上的球球。

    『好啊!』球球兴奋起来跳下瑨儿肩膀四只小爪子上火焰顿生飘在前面带路。

    走到一个岔道口声音越来越清晰为避免惊扰那人瑨儿一把揪住球球的尾巴把它拖了回来抱在怀里慢慢的向里面走去。

    巷子又小又窄周围的墙壁和地面的石板都长满了青苔瑨儿小心翼翼的慢慢接近。终于在一个墙角看到坐着一个人是个女孩平伸着腿手放在脸上肩部一抽一抽的哭得正伤心旁地上丢着一件斗篷。那人上穿的是学院魔武部学生常的练功服可是衣服却不合腹部有点紧。

    瑨儿也不吭声就那么安静的站着看着她哭。

    好半天那女孩哭累了声音渐渐的小了下去手也从脸上拿了下来眼睛哭得又红又肿脸上红一块黑一块的眼泪把化好的妆全给冲花了。女孩低垂着眼手放在自己的腹部轻轻的摩挲着没几分钟眼泪又决堤了。

    瑨儿看了半天觉得那女孩好像在哪见过经星星一番提醒才想起是克勃的女朋友叫茜雅曾经陪同克勃一起从擂台上下来送往治疗室当时一团混乱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走掉的反正从那次照面后就再没见过她。

    看她的表和那个被衣服勒得无处可藏的肚子瑨儿心里有个不好的预感决定撤退。

    好死不死的就在瑨儿离巷口还有几步距离的时候茜雅突然抬起头看到了她。

    “啊!”一声高亢又尖利的尖叫声直冲云霄瑨儿被后的声音吓得脚步不稳一个趔趄。根本不敢回头看拎起衣摆撒腿就跑。

    “你要是敢跑我就死给你看!” 瑨儿即将消失在巷口时又听到这句话怕出人命只好停下脚步转过来与那女孩遥遥相对。

    “午安学姐呵呵。” 瑨儿挥挥手讪笑着的打着招呼。

    “过来!”茜雅不理会瑨儿的示好冷着一张脸。

    瑨儿硬着头皮走过去站在离她三步远的地方。

    “你都看到了?”

    “我什么也没看到。” 瑨儿连连摆手否认道。

    “你没看到那你跑什么?还不是心虚!”

    “我只是听到有奇怪的声音就过来看看见是学姐在哭我不想打扰您所以我就走了只是您后来的声音让我吓了一跳而已。”

    “那你还是看到了?!”女孩的脸变得煞白手撑在墙上费力的站了起来。

    这一站她那肚子自然就突兀的出现在瑨儿眼前瑨儿拿眼睛溜了溜又赶忙收回视线与这学姐对视。这一对视又吓她一跳连忙后退几步对方正直勾勾的盯着她似乎要把她生吞入肚。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异界大冒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