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6章

    <---凤舞文学网--->    文森将任务一一分配下去瑨儿得到的工作是要送几件贵重物品去帝都西北方向二百多里地的一个山区小镇那里因为风景秀丽气候宜人有诸多达官贵人富商士绅在那里修建别墅用于避暑。--凤-舞-文-学-网--

    听文森说这是他们第一次接这种长距离的任务以往斯瑞去的最远的地方也仅是帝都周边的村镇。而且这个任务的经验点和佣金比他们以前做的任务只高不低可见这件货物的价值一定不凡由瑨儿来做他才放心。

    像往常一样先去货主处取货拿到详细地址然后瑨儿与大家分手独自一人乘坐飞毯向那个小镇飞去。

    一路向西北飞行进入山区瑨儿居高临下按照店主的描述寻找着那条蜿蜒的山间小道很快就找到目标于是降下高度沿路而上。路旁高大的乔木遮挡了烈闻着宜人的花香感受着轻柔的微风一路顺利的来到了目的地。

    现在已经入夏来此避暑的人越来越多这个小镇也渐渐的闹了起来沉寂了大半年的店铺都重新开张迎接着到来的客人。

    飞了这么久瑨儿已是又渴又累于是她先找了一家酒馆打算歇会儿再去送货。

    坐在吧台前要了一杯果汁和一杯水先将水冻结成冰然后用电系魔法将冰击碎最后将碎冰倒在果汁里一杯冰镇果汁就这样做出来了。一边喝着冰镇的果汁一边跟店老板东拉西扯。

    付了钱离开酒馆瑨儿慢悠悠的边走边逛向最终目的地走去她现在又不赶时间干嘛要把自己弄得疲惫不堪。

    收货人离那家酒馆并不远十几分钟后瑨儿就站在了那家人的门口开门的正是这家的女主人见到瑨儿异常的激动签收了货物之后还拉着她的手把她拽进屋里非要请她喝东西。

    谈话间瑨儿才知道原来这女人是她的客户之一正是凭了她的香水她才得已打败敌。只是那香水实在太少用到现在已经所剩不多而自从那天之后瑨儿就不再销售任何香水她正愁以后怎么办呢瑨儿就出现在她面前她怎不欣喜若狂。

    瑨儿嘴角轻轻一翘慢条斯理的向女主人解释并不是她不卖而是她现在是学生每天的大部分时间必须要花得课业上并没有太多的精力制作这些东西何况光是收集原料就不是件简单的事儿。不过看在她的诚意上从私人藏品中拿一瓶卖予她。

    女人大喜主动加价百分之二十买下又留瑨儿共进午餐后才依依不舍的送她出门。

    任务顺利完成瑨儿也不急着返回而是溜溜达达的向山间走去难得来一趟不收集点标本有点对不起自己。

    不知不觉间瑨儿越走越深渐渐的走到了密林深处那里基本上很少有人会涉足生态未受任何影响瑨儿把小机器人全放出去给她收集植物标本。

    “瑨儿后面那几人已经跟了我们很久了现在只怕是要动手了。” 瑨儿弯着腰正收集得带劲星星突然提醒。

    “是吗?我还以为他们不动手了呢。这个任务下的很巧妙算到文森一定会接这个任务并且由我来做然后等着我的自投罗网这么了解我们只怕是调查我们有一段子了。” 瑨儿依然跪坐在地上手上正在小心的挖一棵植物脸上波澜不惊仿佛即将生的事与她无关。

    “没错她很小心没在食物里下毒可能是顾虑到你在药物方面的研究怕毒药对你不起作用反而造成反效果。”

    “可惜她不知道从她端茶点进来时我就已经对她有了怀疑她的脚步作为一名女仆来说太轻了。”

    “你打算如何处理后面的老鼠们?”

    “战决吧我还想多摘几株标本呢。”植物终于被连根挖了出来瑨儿小心翼翼的装进一个大号试管里塞上软木塞子收进个人空间里。

    “他们真看得起你派了这么多人我还以为杀手都是单打独斗的呢。”星星调侃的声音。

    “没办法我太难对付就连黑暗一族的人都失败而逃他们只是普通的杀手杀手工会想要不砸招牌就必须得谨慎行事。”暗系魔法师就是黑暗一族的一份子虽然那女人不能算完全的暗系法师但她是黑暗一族中的一员是不会错的。

    瑨儿使用的是一种特殊的音方式说话的声音极轻那些杀手们离得又远根本不用担心他们会听了去于是他们一步步的踏入了瑨儿布置好的死亡陷阱里。

    他们是职业杀手知道对付什么样的目标使用什么样的武器瑨儿不想尝试那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秉承先下手为强的原则在他们距她还有二十米远的时候风乍起。

    这不寻常的风一起久经杀场的杀手们知道已经暴露了虽然惊讶目标人物的警觉但对自己的能力还是很自信的于是没人理会这风而是加向瑨儿蹿去。

    可惜在风起的时候五晶机器人就已经围成一个大圈将那四名杀手围在中间只要他们向前窜立刻就会有成片的魔法从天而降几次下来他们就是无法前进哪怕一米。

    风依然在吹只是这次在风中夹杂了一些异常的声音敏锐的杀手们知道对方的杀招来了于是不再前进而是自保但遮天蔽的风刃岂是他们能抵抗的。不说别的就光是那声音就能给他们制造不小的压力被风刃刮一遍那绝对就只剩一副骨架了。

    在把那四名杀手刮成了一个个的血人之后风突然停止了所有的攻击都停了下来。压力突然消失杀手们只觉体一轻脚下一软一个个跪倒在地手撑在地上口在急剧的起伏。

    “回去告诉你们的主子想杀我你们还没那实力。”冷冷的声音传来杀手们还没完全消化这句话风又起。

    一个巨大的龙卷风将这四人卷上半空落入那女人家的后院从天而降的四个大血人把屋里的人吓得半死惊惶失措四处奔逃。

    宁静的小镇顿时被一片云所笼罩。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再不回去天就黑了瑨儿结束了她的科学探索慢慢的向山下走去边走还边搜寻看看有没有新品种的植物。

    刚钻出一片灌木丛一枚飞镖悄无声息的飞向她的心窝防护罩瞬时张开飞镖成了一块废铁。

    “出来吧草里潮湿呆太久对体不好。”

    隐藏在草丛间的杀手知道躲不下去了很干脆的跳了出来手一抖一道寒芒又到了眼前。

    这个不错好。瑨儿心里赞道。不过想归想她对于成就对方成为一代高级杀手的事可不感兴趣。脚尖轻轻一点向后一跃将距离拉开同一时间杀手向前迈进一步脚下的土地无声的张开一个大口杀手一个趔趄还未等站稳四周忽然升起一道土墙将他圈在了原地。

    杀手心里一惊纵向上跃却不料上面已经有了一道电网他无法冲破电网的阻拦又跌了下去。落地之后体一沉低头一看让他大骇刚才还坚硬的地面现在变成了一片泥潭他现在深陷其中根本无法脱

    几个大水球凭空出现将杀手浇了个透湿寒风一吹冻成了冰棍。龙卷风再次出现将他拖出泥潭卷入风中带下山去扔在了那女人的后院。

    将现场恢复原状瑨儿依旧大摇大摆的向山下走去顺手还打了几只野味打算带回去做烧烤。

    山脚就在眼前可是变数又起几柄利剑从瑨儿的前后左右刺了过来封死了她的退路。瑨儿不慌不忙风骤起风压将杀手们阻了一阻就那一下耽搁杀手们就失了瑨儿的踪影。

    迅的分开以防备瑨儿将他们一网打尽但还是有一人遭了殃被风刃围住无法脱他的同伴们眼看着他被削得血模糊凄厉的惨叫声让人不忍听闻。

    杀手们惊异不已目标只是一个炼金学徒按理说没有多少魔力可供使用而卷轴说实话并没见她用过也没听到她吟唱咒语这诡异的魔法是从哪来的?看此番景她的战斗力一点也不弱搞不好他们这几人也得搭进去。

    瑨儿坐在扫帚上轻轻的飘落下来“你们也不会成功的回去吧换更厉害的来。”

    说完不再理会他们驾驭着扫帚向山脚下飞去。

    杀手们互视几眼脚下一蹬追了上去。

    瑨儿知道他们在后面追依旧不紧不慢的在前面飞只是无论后的人怎么追赶双方之间依然差了五、六米的距离。

    当来到一个空旷地方后瑨儿终于停了下来转面对他们。

    “还是不死心吗?”

    仅余的那三人没有吭声但手中利器却齐齐的指着她。

    “那好吧满足你们的心愿。”

    手下翻扣住两个卷轴正要扔时突听一个声音:“你们在干什么?”

    一个年轻的红男子从一个小土丘的后面走了出来穿着一普通的佣兵服腰里别着一把宽剑一脸的睡意朦胧。

    “我们在打架他们是杀手要杀我。” 瑨儿保持姿势不动淡淡的说道。

    “杀手?”年轻的战士立马清醒过来唰的抽出腰中的宽剑举在手里迅的向瑨儿靠近“你是法师不是杀手的对手还是我来吧。”

    “那拜托你了。”有人愿意代劳瑨儿乐得让出战场。

    红小子的剑法非常高以一敌三一点也不吃力甚至是轻松那三人犹如小鸡般被他玩得团团转。

    几道血箭飞起叮当几声杀手们的武器脱手持武器的手鲜血淋漓。

    “你们只是拿钱办事我不想杀你们滚吧。”红小子将剑收回鞘中扭头就走。

    杀手们恨恨的一跺脚几个腾跃消失在远方。

    “你好厉害呀真是谢谢你了。” 瑨儿从扫帚上下来迎向救命恩人。

    “不客气我也是顺手谁叫他们吵醒了我呢。”年轻人摸着脑袋笑得傻傻的。

    “我叫凌雨瑨朋友们都叫我瑨儿你怎么称呼?”

    “朋友们都叫我迪亚。我听说过你的名字你是那个很有名的炼金学徒。”

    “有名谈不上只是做过那么几件好用的作品。那迪亚天快黑了我要回去了你打算去哪?”

    “我是一个到处流浪的佣兵想去帝都看看只是走到这里觉得累了就睡了一觉今天是赶不到了我大不了就在野外凑合一夜反正我也习惯了。”

    “你也是去帝都吗?那太好了我们同路一起走吧。”瑨儿手一伸空间张开一张毯子落下展开。

    “这是你的新作品吗?太棒了我还没试过飞行呢!”迪亚跳上飞毯盘腿坐好手在毯子上东摸西摸。

    “坐稳了我们要出了。” 瑨儿也坐上毯子手里扣着一个魔核开始给魔法阵提供动力。

    ※※※※※※※※※※※※※※※※※※※※※※※※※※※※※※※※※※※※※※※※※※※※※※※※※※※※※※※※※※※※※※※※

    将迪亚放在工会旅馆门口瑨儿再飞回学院。

    “瑨儿那人和暗杀你的女人是同一类人他的体温也比正常人要低。”

    “……静观其变吧。”

    才进门球球就扑了上来得意洋洋的报告『那只大鸟今天走了我可以跟着你了。』

    “走?只怕是被你赶走的吧?”球球一脸的得色瑨儿不太相信是那只鸟乖乖自己走的。

    『哪有我才没有赶它我只是跟它说既然它的伤势都已经好了也该回去它原来的栖息地了于是它就走了。』

    “是吗?”瑨儿挑着眉语调上扬。

    『真的真的我保证。现在它走了你得让我跟着了吧你是主人不可以说话不算数的哦。』球球连连点头。

    “好我既然答应了你自然不会反悔明天跟着我去做任务吧。”挠挠球球的下巴瑨儿笑道。

    『好耶!』球球又兴奋的开始凌空翻跟头。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异界大冒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