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2卷

    <---凤舞文学网--->    斯瑞臭着一张脸坐在冰面初融的湖边手里无意识的揪着边的新长的小草。--凤-舞-文-学-网--

    “你再揪下去这里就要寸草不生了。”一个调侃的声音却是他现在最不想听到的声音。他不想理她可还是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怎么这副表?不高兴?谁惹你了?”来人在他旁边坐下扳过他的脸仔细的看了看。

    斯瑞赌气的挣脱她的手扭过脸去一声不响。

    “到底怎么了?有话就说嘴巴噘这么高都可以挂油瓶了。”可那人偏偏就是不放过他还伸出手在他下巴挠呀挠。

    “你就不能让我一人呆会儿吗?!”斯瑞终于忍受不了转过头来大声吼叫。

    “这可不行你现在绪不稳又是坐在湖边你要是一时想不开跳下去那我上哪捞人去?”那人丝毫不介意他冲动的表现还在调侃他。

    “我保证我不会跳湖的你就离开吧。”语气软了下来。

    “亏我看到你坐在这里想叫你进来和我一起吃点心既然你心不好那就算了。”那人摸摸斯瑞柔软的头站起向湖边的小楼走去。

    听到点心二字斯瑞只觉得胃里一阵收缩空空的感觉提醒他已经好久没进食了。

    当瑨儿打开大门时斯瑞跟在后面一起进了屋。

    餐厅里餐桌上摆着可口的点心斯瑞狼吞虎咽埋头苦干很快就把点心全部一扫而空打着幸福的饱嗝倒在客厅的沙上。

    “吃饱了吧。”

    点头。

    “心好了吧。”

    点头。

    “现在可以说是为了什么事闹绝食吧。”边一沉瑨儿坐了下来把手中的茶杯放在两人面前的茶几上。

    “我没闹绝食。”斯瑞坐起拿起茶杯用双手捧着把脸埋在袅袅气中轻声的回答。

    “你不是绝食怎么会把自己饿得这么惨?”

    “我只是没有胃口不想吃饭。”声音更轻更像嘀咕亏得瑨儿耳力不错否则还真听不太清。

    “没有人会好好的突然间打破自己的生活习惯到底怎么了?”

    “没什么。”斯瑞死不承认。

    “看着我。”低沉的声音带着蛊惑人心的感觉斯瑞不受控制般的看着瑨儿。

    没多久斯瑞的眼神就开始闪烁他不想与瑨儿对视瑨儿的眼睛让他感觉害怕那黑得深不见底的眼睛仿佛能将他的意识给吸走。

    “你不开心是不是因为我?”

    斯瑞手一抖几乎失手摔碎杯子手忙脚乱的把杯子放回茶几低下头避开眼神的交流。

    “我说对了。” 瑨儿笑了“让我猜猜我到底哪得罪你了。”

    斯瑞头低得更深。

    “是不是那个飞毯?” 瑨儿伸出手抬起他的下巴转过来他与自己对视斯瑞下巴受制摆脱不了只好垂下眼帘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呼吸加重。他很紧张。

    “是不是有人用这件事跟你说了什么不好的话?”顿了一顿“校长不会这样说吉儿他们也不会这样做我猜是不是你的那些贵族朋友们?”

    斯瑞心里一惊唰的睁开眼睛惊讶的看着瑨儿。

    瑨儿松开手半眯着眼微笑着。“斯瑞你真是个好孩子呢。”

    “我不是孩子了!”火药桶又爆炸了。

    “我猜那些人是在嘲笑你说你比不上我勾起了你对我的不满确切的说是嫉妒。对吧?”火药桶的爆炸威力丝毫没有影响到瑨儿她依然是笑眯眯的。

    斯瑞傻了眼他什么也没说为什么瑨儿什么都知道?!

    “但你并没有冲动的来找我而是自己一个人生闷气还不吃饭虐待自己。”

    “我……”

    瑨儿伸手把斯瑞拉近自己旁握着他的手两人紧紧挨坐着“你是个好孩子因为你克制住了自己没有冲动行事否则就落入了别人的圈因为他们知道你打不过我若是你输了那他们就又多了嘲笑你的内容了。”

    斯瑞睁大了眼睛“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嫉妒。他们嫉妒的人不是你而是我可是我的实力在那摆着他们动不了我所以他们找上了你。因为“最有前途的炼金师”这个称号以前一直是你的荣誉可是现在被我抢了过来这种事搁任何人上都不会痛快于是他们利用了这点让你成为了他们泄不满的玩具伤害你来满足他们的虚荣心。而你这个家伙竟然就相信了还把自己折磨得这么惨。” 瑨儿伸出一指戳了一下斯瑞的脑门。

    斯瑞不敢吭声老老实实接受瑨儿的教训。

    “我什么也没说你怎么会知道?”

    “看你的样子就知道了你平时的傲气和自信全都不见了能把你打击成这样的只能是你最擅长的一面被毁掉了用脑子稍微一想就明白了根本不难猜。”

    “可是……可是我当时真的嫉妒了。”

    “嫉妒没关系小小的不伤大雅的嫉妒是进步的动力若是因为嫉妒得心理失衡要通过伤害别人才能恢复心理平衡的话那才是不对的。” 瑨儿耐心的开导。

    “真的?!”斯瑞失神的眼睛又恢复了色彩。

    “我的话可信度有那么差吗?” 瑨儿眉毛一挑脸一绷压力迫人。

    “没有没有!”心里一吓斯瑞连忙摇头。心里想到不愧是从战场上回来的杀气十足啊。

    “那么好孩子我花这么大功夫开导你你是不是要报答我一下呢?”

    “你要我做什么?”斯瑞噌的坐得老远警惕的看着她。这些天以来天天听到说瑨儿笑得越灿烂下手越不留得一“恶魔”称号。

    “不要那么紧张只是把你吃的那些盘子碟子杯子洗干净而已。” 瑨儿嘻嘻笑着。

    “只是这样?”

    “如果你愿意帮我再把菜洗了就更好了反正晚上也是要吃进你们肚子里去的你也不吃亏。”

    “行我去洗你不要笑了吓人。”斯瑞赶忙站起来向着餐厅跑去跟逃似的只听餐厅一阵叮呤当啷那些餐具全部端进了厨房。

    瑨儿看着斯瑞的背影消失在餐厅门口嘿嘿直笑。

    “瑨儿你不要笑了斯瑞说的没错是吓人的。”

    “星星你说我以后是不是可以开家心理咨询室?专门辅导这些青期孩子的心理问题?”

    “我不知道你还拿了临心理医师的执照。”

    “呵呵……”

    正得意着突听门响起开门一看是一位官员打扮的人站在门外。

    “您好凌小姐我是拉姆斯丞相派来的是想来和您谈笔生意。”

    “生意?什么生意?” 瑨儿一头雾水丞相大人竟然会和她谈生意天下奇闻。不过想归想礼貌还是要的侧开让客人进来。

    “是这样的五月十五是我国的建国陛下想购买一些烟花卷轴来增添节气氛。”

    “要多少?”生意上门瑨儿立刻精神十足。

    “最少二十个最多不限但必须得是那种花样最复杂的。”

    “现在到建国还有一个半月我应该可以写三十个你们愿意出多少钱购买?” 瑨儿心里盘算了一下写一个这样的卷轴正常所需的时间然后再回话。

    “我们知道凌小姐制作的魔法物品的价格向来是不便宜这又是新鲜玩意儿所以我们以每个六百枚的价格购买您看如何?”

    “六百枚金币?” 瑨儿眉毛一挑心想这老国王出手倒是大方看来在跟凯比西的战俘交换交易中没少赚。

    “您要是觉得不够我们还可以再加。”官员额头有点冒汗心想这凌小姐的胃口实在是太好了难怪拉姆斯少爷百般叮嘱要千万小心。

    “你们还能加多少?”

    “每个卷轴再加二十个金币您看如何?”那人小心翼翼的伸出两个手指头。

    “六百二十枚金币?” 瑨儿眉开眼笑那人却被吓得够呛关于这位大姐的传闻这几天他也听了不少这下国家财政要大出血了。

    “你怎么了?很吗?出这么多汗。” 瑨儿很奇怪这人怎么了?没毛病吧怎么一副见鬼的神

    “不是不是我自小就这样没事。”官员打着哈哈敷衍过去“不知道凌小姐对这价格是否满意?”

    “满意?当然满意!什么时候交货?”

    “五月十我们会派人来拿卷轴您看怎样?”

    “行没问题一定按时交货。”接着手一伸“先付三成作为定金。”

    “有有有。”官员连忙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晶卡瑨儿也拿出自己的递过去很快卡面上就多了几千金币。

    “好了我们到时见了多谢惠顾。”逐客令一下那人也机灵的起告辞。

    ※※※※※※※※※※※※※※※※※※※※※※※※※※※※※※※※※※※※※※※※※※※※※※※※※※※※※※※※※※※

    意盎然的皇宫花园百花齐放。萨琳娜正在她的房间里上课风伴着花香从窗口吹进她的房间正惬意的享受着却突然感到一阵阵的恶心迅的站起捂着嘴向卫生间跑去。好半天才白着一张脸虚弱的回来老师问她怎么了也只是摆摆说没事然后强打精神继续上课。

    连续好几天都是如此整堂课下来要跑好几趟老师再不相信她只是吃坏了东西这么一个明显不是理由的理由于是告诉给了皇后皇后找来了光系法师给萨琳娜做了一次检查结果让人大吃一惊萨琳娜已经怀孕至少三个月了。

    这会是谁的孩子?难道是那件事后的有的?

    皇后当机立断叮嘱在场所有人都要保密。送走法师后皇后坐在萨琳娜边看着沉睡的萨琳娜心里是百感交集。

    自从她和她的妹妹各生了一男一女之后她就有让这两个孩子结婚的**头这样可以保证自己的家族、妹妹家在未来的子里地位永远不倒更多的自然是财源滚滚。可是没想到妹妹的丈夫贝拉奇德表面上看起来是个教养良好的贵族青年其实是个纨绔子弟吃喝赌无一不精正经事却一样也干不来没几年功夫就把家业给败得差不多了还欠下巨额债务。若不是她经常的接济加之她这个皇后姐姐的影响妹妹家早就被剥夺贵族头衔贬为庶民了。

    看到两个孩子渐渐长大妹妹家的经济状况越糟糕让他们二人结婚的**头也在皇后的心里越的强烈起来。可惜妹妹家不但理财失败连教育孩子也不会萨琳娜完全像她的父亲除了会大把的花钱外其他的是一无是处根本不具备做一名皇后的资格。利斯对这个表妹的厌恶之她这个做母亲的清楚的很想让他们二人结婚如今根本就是件不可能的事。

    没想到神明保佑萨琳娜竟然怀孕了。最少怀孕三个月那么从时间上判断要说和年前的那件事有关也不是没可能。难道真是神明保佑让她家族永世不倒?

    啊对了如果真是如此那现在更要紧的事就是举行婚礼虽然很匆忙但必须得尽早举行否则等萨琳娜肚子大了就不好看了。

    想到此皇后又急不可耐的小跑着离开后的女仆们急急忙忙的跟上。

    老国王正坐在书房里处理公文边写边漫不经心的听着时不时的鼻子哼哼两声表示自己在听当听到萨琳娜怀孕心里大惊手下一抖一大滴墨汁从笔尖滴下即将写好的公文成了废纸。

    “皇后你说的都是真的?”

    “当然陛下已经最少三个月了。”皇后心激动得一塌糊涂脸上笑靥如花。

    “你确定是利斯的?”不是他有这么一问而是当时事后利斯强烈的反应以及后来6续现的证据都证明这事有蹊跷既有蹊跷那萨琳娜怀孕又是怎么回事呢?

    “哎呀不是他的还能是谁的?萨琳娜那天不是在他上起来的嘛有单为证啊。”皇后笑着心里想好在那单没有扔掉而且还被利斯妥善收了进来想来他真的是喝多了酒做的这事事后清醒了后悔吧。

    “可这时间也太仓促了王子结婚需要准备很多东西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成的。”老国王皱眉总觉得这事怪怪的。

    “这该怎么办呐?”皇后一听也急了王子结婚从开始准备到举行婚礼少说也得一个月那时候萨琳娜的肚子就遮不住了。

    “这事利斯知道吗?”

    “还没我得了消息第一个来通知你。”

    “去通知王儿一声吧这好歹是他的事他想怎么做由他决定吧。”老国王挥挥手不再多说继续批他的公文。

    “是陛下。”皇后急忙退下匆匆忙忙的就奔去利斯的房间。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异界大冒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