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8章

    <---凤舞文学网--->    凯比西的兵营距离旁达城外的国境线只有十五里路风系法师们顺着风势没多长时间就飘到了他们上空居高临下的看上去兵营里静悄悄的只有篝火和值夜的士兵现在这个时候正是人最容易犯睏警惕心最低的时候同时也是袭营的最佳时机。--凤-舞-文-学-网--

    稍稍的降下点高度法师们分散开来每人负责一块面积的营地当看到同伴们都各就各位的时候领头的法师做了个手势所有的法师同时打开自己的个人空间把两两捆扎在一起的陶罐从空中扔了下来。边扔边飞以确保没有遗漏的地方。

    大量的陶罐从天而降落在地上液体从破碎的陶罐中流出汇聚到一起升腾起一股白色的浓烟。巨大的响声把整个兵营都从睡梦中惊醒过来“袭营”的喊声此起彼伏士兵们匆忙穿上衣服拿上武器冲出各自的帐篷去寻找没有踪影的敌人。可是当他们走出帐篷后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恶臭几个呼吸下来渐渐感觉到头晕、脑胀、恶心想吐有的出现头疼症状还有的呕吐不止而随着时间的流逝不适感越来越多出现不良反应的士兵人数也在直线上升直至最终不支倒地。

    总指挥官也难逃噩运但他毕竟实力强悍所以还能勉强坚持用衣角掩着口鼻与几名实力同样强悍的高级军官在营地四周查看况希望能稳住局势。可是越走他们面色越冷这很明显是炼金师的杰作只有他们才能仅凭药物就能让他的士兵失去活动能力。而这股恶臭的气味肯定就是那个炼金学徒干的好事。

    他们知道在这次出征的伽西帝国的军队中破天荒的带了一名炼金学徒但却是号称“最有潜力的天才炼金学徒”用比达莱斯的夫人斯蒂娜娅的话来说是“不可控因素”竭力要求除掉她。不过并没有引起军部的重视但现在看来那个女人说的话是对的那个炼金学徒的确是个麻烦人物不把她杀掉他们就别想得到旁达城。

    走着走着总指挥官脚下一软也不支倒地他绪上的激动使得他没能坚持太长时间他的同僚们也好不到哪去都6续的倒在了地上。

    风系法师们脸上戴着厚厚的口罩用漂浮术静静的浮在空中看着下面的兵营由寂静到动再回归寂静当看到没人站着的时候慢慢的降下高度向一个帐篷顶上趴着一只狐狸的帐篷飞去那里有他们此行的目标人物——比达莱斯。

    帐篷里比达莱斯四平八稳的躺在上刚才那么大的动都没能吵醒他一名法师伸手试他的气息现气息虽然稍弱却很平稳不用担心他有生命危险。领队的法师从他的个人空间里拿出一个担架和几根长绳几个法师上前帮助他把比达莱斯牢牢的捆在担架上用漂浮术帮助减轻担架重量抬起来迅的离开兵营升空回城。

    球球尾巴一甩四肢用力一蹬四股小小的火苗顿时出现腾空而起跟法师们一起返回城里只留下一地的士兵和仍旧未散去的恶臭气味。

    他们走后没多长时间一场倾盆大雨降临了这个营地把营地给冲刷得干干净净自然那难闻的气味也一并烟消云散了。

    同时消失的还有数目庞大的粮草辎重武器装备。

    两个多小时后焦急等待的众人终于得知了法师们胜利归来的消息拍手欢庆把瑨儿从瞌睡中惊醒了过来。看她一脸迷茫的样子大家很不给面子的哄堂大笑。

    “瑨儿我们都紧张死了你竟然还睡得着。”厄斯用力拍了拍她的沙靠背强烈的震感迫使她清醒过来。

    “我对我的药是很放心的只要你们在使用过程中不要犯错误就不会有一点问题。” 瑨儿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含混不清的说道。

    “这个战术虽然不太光彩但他们也给我们在水源里下毒我们这样做也不算过分。”达梅尔翘着二郎腿一派悠闲的说道。

    “打仗我是不在行充其量我制造点混乱真刀真枪的上阵杀敌还是不要找我了。” 瑨儿一手撑在沙扶手上拖着自己的腮帮子眼睛半眯半睁似乎还未真正清醒。

    “哈哈就你这样也不会让你上阵啊。”众人再一次大笑。瑨儿缩在沙里把后的靠垫抱在怀里不理这几个疯子。

    这时听到门响打开门后两个士兵抬着比达莱斯走了进来放在房间中间的地上解开他的绳子就出去了。

    瑨儿一个大水球丢下去冰冷的刺激让比达莱斯渐渐的醒了过来活动了一下手脚慢慢的坐了起来只是当看清周围环境和边的人后眼睛顿时张大嘴巴也合不拢了他搞不清楚为什么一觉醒来会从凯比西的军营里到了旁达城城主府的书房里而面前一人正是帝国唯一的王位继承人利斯下。

    “比达莱斯没想到吧一觉醒来又回到了熟悉的地方感觉如何?”利斯冷笑着语气冰冷。

    “既然被抓到了我也无话可说随你们处置只是你们是怎么把我带回来的?”比达莱斯倒也明理没有大吵大闹在初时的惊讶过后很快就冷静下来平静的接受了事实。

    “带你回来可不容易劳动我们帝国高贵的风系法师们亲自把你抬回来。”

    “凯比西的营地几万人风系法师怎么可能不惊动任何一人就把我带走?他们又怎么能知道我在哪个帐篷?哼吹牛也不打草稿。”比达莱斯鼻子一哼不相信孱弱的法师有这个本事。

    “那你说说你是怎么到这来的?”利斯不答反问。

    “这……”比达莱斯语塞他也搞不清楚为什么一觉醒来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自己脸上上还湿湿的。

    “比达莱斯不要以为躲在凯比西的军营里我们就拿你没办法那区区几万人我们还不看在眼里你就等着接受审判吧。来人带他下去。”

    “唉……”比达莱斯低下头知道自己已经无路可逃遂放弃抵抗乖乖的任士兵们把自己五花大绑押了下去。

    “好了比达莱斯已经被抓现在只要了结了凯比西的军队战事就结束了我们就可以返回帝都了。”

    “我看这可以算是有史以来的时间最短的战事了要是一切顺利的话夏天前我们就可以回去了。”梅莱搓着手兀自计算着。

    “就是不知道瑨儿的那些药的药效如何。”盖因达尔扭头看向瑨儿大翻白眼“她怎么又睡着了?”

    瑨儿窝在沙里抱着靠垫睡得正香盖因达尔拍拍沙想把她唤醒却不料从沙后面突然窜出一只动物大尾巴一甩火星四溅向着盖因达尔兜头就罩了过去。盖因达尔吓了一跳连忙后退几步避开火星落在地毯上烧出一个个的小黑洞。

    “球球乖。”鼻音浓重的一声呼唤让本来皮毛高竖处于战斗状态的球球迅的恢复常态飞回到瑨儿边瑨儿睁开眼睛放开靠垫球球钻入她的怀里亲昵的撒

    “呵这倒不错有一心护主的球球在瑨儿又多了一层保护。”奇拉德看着略显狼狈的盖因达尔轻笑着其他人也是暗暗笑。

    “盖因达尔军团长建议你最好不要想尝试今晚所使用的药剂那除了让你头晕脑胀恶心呕吐之外没有其他的好处。” 瑨儿一手把球球牢牢压制在怀里球球柔软膨松的大尾巴在她的鼻子下面扫来扫去痒痒的让她直想打喷嚏。

    “有那么厉害?”

    “在熬药的时候大家不是有问到一股难闻的味道嘛我只是把那种味道再放大数百倍而已。至于具体效果如何您可以问那些风系法师他们一定会给你个满意的答复。”

    “那么他们天亮后还有没有可能起攻击?”利斯问道。

    “那东西闻得多了死是不会的只是让人不舒服没有力气战斗而已只要下一场大雨就能解救他们否则就只能等到气味自行散去所以今天他们是不会来了明天嘛难说。别忘了还有那些陷马坑在呢他们要如何进攻还得好好计划呢。”

    “或许他们会直接派步兵?那如果在前面的战争中消耗太多步兵的话攻城时就会兵力不足除非他们还有援兵。”达梅尔想着一个可能

    “战斗刚开始就要求援兵我估计萨尔多不会批准他们填平陷马坑的可能比较大。”特雷斯有相反的看法。

    “陷马坑靠近我国的国境线他们一旦靠近我们就可以起攻击他们不会这么傻傻的成为我国士兵的箭靶子。”厄斯提出反对意见。

    “要我说不管他们用什么方法只要他们靠近国境线上我们就予以还击。我们的士兵可不是吃素的。”盖因达尔眼睛一瞪拍的口“嘭嘭”响。

    “制订作战方案我就不参与了我对打仗是一窍不通的我还是回房补眠了。”说着瑨儿站起来也不管是不是合乎礼貌了打着呵欠走出房间。

    ※※※※※※※※※※※※※※※※※※※※※※※※※※※※※※※※※※※※※※※※※※※※※※※※※※※※※※※※※※※※※※※※※※※※

    瑨儿懒洋洋的趴在上似乎还没完全清醒闭着眼睛嘴里哼哼着:“星星都有些什么东西?”

    “有普通箭矢成品共计五万支半成品三万支。单弩二千支弩箭成品一万支。骑兵和步兵的铠甲各五千骑兵长剑五千把步兵刀盾各八千件。粮食一千车。另外还有大量的帐篷和被褥等后勤物资。”

    “那场大雨把兵营都冲干净了?”

    “冲干净了天亮后他们就会6续恢复过来。”

    “那些战马呢?”

    “软筋散已经先一步全部撒了出去虽然不能把所有的马全部放倒但至少在近几天内他们的骑兵不能满员出战。”

    “没了物资他们一定会向后方求援盯紧点当他们后方有动静的时候……”

    “明白。”

    “很好。呵我看看他们在没有食物的况下还如何作战。”咕哝着声音越来越小渐渐就听不见了。瑨儿又睡着了。

    ※※※※※※※※※※※※※※※※※※※※※※※※※※※※※※※※※※※※※※※※※※※※※※※※※※※※※※※※※※※※※※※※※※

    “王。”一个女人跪在由墨晶铺成的地上低垂着头看不到表黝蓝的长垂至地面一浅蓝色劲装双臂和背部大露。

    “弗斯蒂娜不是叫你看好你的‘丈夫’比达莱斯吗?怎么还是让伽西帝国的人把他抓了回去我们筹划多年的计划最终还是以失败告终你是怎么办事的?”王座上的男人闭着眼睛但那迫人的气势却压得下面的女人不敢抬头。

    “王萨尔多不许我随军出并且把我软我只好每天趁着半夜赶去看看然后在天将亮之前又赶回去。那天萨尔多强邀我参加宫廷舞会然后一直把我留到了后半夜才让我离开当我赶到前线的时候只看到伽西帝国的风系法师将比达莱斯带走了。营地上方弥漫着一股恶臭的气味整个兵营的人全都丧失了行动能力。”

    “药剂是那个炼金学徒做的?”

    “王除了她没有别人。”

    “迪亚戈斯达尔。”

    “是的王。”年轻快乐的声音打破了这个大厅的沉静回音中满是他快乐的声音一个满头红的年轻小子跪在弗斯蒂娜的边。

    “那个炼金学徒这几天都做了什么事?”

    “她没做什么除了制作一些药剂之外她就是成天的闲晃和睡懒觉因为之前的暗杀使得她现在成了重点保护对象被放在他们的王子边由王子的贴侍卫保护。对了这次夜袭的主意也是她出的。”

    “倒是聪明的只是几百个罐子扔下去敌人就失去了活动能力她不费一兵一卒就大摇大摆的从敌人的兵营里带走了他们的俘虏。‘不可控的因素’没能杀了她真是可惜。”强大的杀意以他为中心向四周蔓延跪在下面的两人只觉得一冷汗压力无边。

    “弗斯蒂娜阿撒亚迪斯在等你去吧。”

    “是王。”听到那个名字弗斯蒂娜子剧烈一抖轻声的应道然后转眼消失。

    “迪亚戈斯达尔你回去继续观察那个炼金学徒。”

    “是王。”红小子也转眼消失。

    半晌“迪乃尔。”声音幽远。

    “王。”好半天才有一个男人出现在大厅里上穿了一件毛料外长裤小牛皮皮鞋均做工精良。

    “弗斯蒂娜失败了你那边况怎样?”男人依然是闭着眼一派慵懒神似乎刚才的怒气已经烟消云散。

    “进展顺利王。那个贝拉奇德公爵已经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了那几名贵族已经联手向老国王施压如果他不能在秋天来临之前还清债务那么他的土地将收回国有并平均分给那几名贵族届时按照事先的约定我们在事后可以得到那块土地完全的使用权。”

    “非常好我等你的好消息不要让我失望。”

    “您不会失望的王。”说毕这男人也不见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异界大冒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