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9章

    <---凤舞文学网--->    那名女骑士眼看攻击失败趁着这些人愣神的时机一个鱼跃向营地外逃去。--凤-舞-文-学-网--

    才刚刚跃起突觉得心脏一阵极度收缩揪心般的疼然后四肢软麻力气顿失从空中又落回地面。

    “客人才刚来茶都没喝上一口就急着要走岂不是说明我们这做主人的没有招待好客人?”随着这话音一个瘦瘦的影从人群里走出来来到她的面前微笑着看着她仿佛就是一个好客的主人般。

    “你还好吧怎么摔倒了要不要到我那里喝杯茶休息一下?”瑨儿弯下腰向她伸出手打算扶她起来。

    “瑨儿离她远点!”众人急呼离得最近的士兵仗剑扑来。但话音未落刚缓过一口气的女骑士已从靴筒里抽出匕扑向瑨儿打算挟持她以离开军营。

    就在匕递到瑨儿面前的时候一个巨大的电弧球将瑨儿完全笼罩其中强大的电流击打在匕上女骑士被击飞哼都没来不及哼一声就口吐白沫的倒在了地上。

    “哎呀真是的切蛋糕的刀子我又不是没有您何必还要再送我一把呢。”撤去防护罩瑨儿笑得愈的甜美但手上的动作却让人胆战心寒伸出双手搭在女骑士的手肘和膝关节上轻轻一拧生生的卸了她四肢的关节将女骑士活活痛醒。追风鹫走过来用嘴叼着她的衣领像拖破布袋似的拖回瑨儿的营地一路上走走停停女骑士被折磨得死去活来痛得昏迷过去又痛得醒过来。

    “卡恩刚才那个人是瑨儿吧?”肖恩用手肘推了推卡恩指着离去的背影不敢确认声音都有点颤。

    “我想……应该是吧。”卡恩干咽了口唾沫。刚才的瑨儿吓死人了明明笑得那么甜下手却那么狠。

    “她是怎么把那女人的关节给弄开的?”众位军团长们在考虑这个问题。

    “奇拉德那个女人应该是由我们来审吧?”利斯和奇拉德在咬耳朵。

    “下她是来刺杀瑨儿的您认为瑨儿还会把她给还回来吗?”

    “我怕到明天我们见到的就是一具死尸了。”

    “……她应该会有分寸的吧。”

    当天夜里魔法师营地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凄厉惨叫把那些魔法师折腾得够呛辗转反侧就是睡不太平早上起来那些人腿脚软眼圈青走路都哆嗦。

    反观瑨儿她却是神清气爽精神十足半点睡眠不足的样子都没有。她前脚从马车里出来魔法师们后脚就把她给包围了纷纷投诉她制造噪音搅得大家不得安宁。

    瑨儿一脸甜美笑容虚心接受大家的批评结果投诉才刚开了个头魔法师们就一哄而散。她昨天的表现还历历在目呢还是离远点以策安全。

    布兰德和尤娜受命过来看看那俘虏是不是还活着大着胆子走进马车旁的帐篷帐篷里很简单只有一张行军和一张摆满瓶瓶罐罐的桌子。俘虏仰面躺在上褐色卷乱得像鸡窝面无人色两眼直嘴唇干裂嘴里喃喃自语。尤娜将耳朵放在她的唇上听了好一会儿终于分辨出她一直在重复的一个词语:“恶魔!”除此之外她上的铠甲已被脱掉上的衣服在被拖回帐篷的途中被磨得破烂不堪露出大片的肌肤由于是一路被拖回来的所以上是一道道的血痕。手脚依然是无力的垂在体两侧看着惨不忍睹。

    布兰德直叹气尤娜却是一肚子火认为瑨儿的做法有损女骑士的尊严于是气冲冲的出去了。

    “凌小姐请问您打算如何处置那名俘虏?”尤娜强忍怒气站在瑨儿面前。

    “怎么处置?”瑨儿左手拿着面包右手拿着一块龙边吃早饭边喂大鸟听到尤娜问她才抬起头来。“当然是给我做实验材料。”说得理所当然。

    “实验材料?”

    “对。我最近迷上魔药怕普通人受不了药力看她昨天的表现应该是四级的大剑士正好给我试药。” 瑨儿笑得极其无辜黑亮的眼睛一眨一眨。

    “不行!”尤娜断然拒绝。

    “为什么?”

    “她是骑士即使做了俘虏也不能同一般俘虏对待你必须得将她照顾好了。”

    “如果我说不呢?”

    “我有权将她带走。”

    “可是我还没玩够呢要不等我玩腻了再给你吧。怎样?”瑨儿根本看都不看尤娜一眼只顾着喂追风鹫。

    “她是骑士不是玩具你这样的行为是对骑士最严重的侮辱我现在向你提出严正抗议你必须得妥善照顾她。”尤娜气极。

    “好吧好吧我好好照顾行了吧我一会儿就把她搬到我的马车上来和我一起这总可以了吧?” 瑨儿举手投降。

    尤娜满意的离去。布兰德一步三回头的一同走了他绝不相信瑨儿会这么好心接受尤娜的建议。

    那个女骑士叫了一晚上肯定是什么口供也没问到不过没关系瑨儿抓走了女骑士却留下了挖地道的两个土系魔法师。他们三人从地下过来的时候引起了比比的警觉它不停的撞击地面其实就是是在封死他们的退路将他们锢在它的脚下。因为缺氧女骑士不得不冒险出来但那两个魔法师却没那么好运气。本来他们可以趁着地面上的人忙着捉拿刺客的时候再重新挖洞逃跑可是倒霉的他们在挖开面前一层土后现土层后面是一层厚厚的冰墙挖开其他三面的土层显露出来的都是冰墙如镜面般光滑平整。当他们决定冒险再挖深点时才现自己的魔力已经不足以维持自己的消耗了只能坐以待毙。当士兵们挖开他们头顶的土层把他们带上来时他们已经被冻得嘴唇紫呼吸微弱结果大家一通忙又是灌酒又是揉搓体好半天才让他们缓过来。虽然魔法师的法袍是冬暖夏凉水火不浸可是也顶不住这冰笼里的刺骨寒气没冻死憋死他们就算幸运。

    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二个魔法师为表感激之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只要他们知道的都如竹筒倒豆子般的全部倒了出来两个人还互相补充使口供更加的完整以证明自己的诚意。

    从他们口中得知旁达城没有魔法师他们二人是因为与比达莱斯有私交才来帮忙的之所以会来刺杀瑨儿是因为之前的两次战斗中她的勇猛表现都被比达莱斯的探子看到报了上去他们商量过的结果就是此人不能留于是才商定由他们二人配合一名大剑士级别的女骑士挖地道到利斯他们的营地去一旦刺杀完毕可以顺原路返回。本以为是神不知鬼不觉却没想到……

    所以那个女骑士利斯根本不会去在意她的死活只要瑨儿玩得开心就好。

    其他方面正像他们推测的那样比达莱斯在几次的阻击拦截均不奏效的况决定收缩兵力将外面的兵力全部撤回旁达城准备最后的决战。同时还向凯比西的国王萨尔多出求救信请求支援但对方是否派兵现在还不知道。

    城内的士兵全部加起来只有二万多人其中一万骑兵一万步兵另外城中粮草充足具体数量多少不知但至少不用惧怕利斯他们的围城战术。

    对于这点利斯他们是早有心理准备的。旁达莱郡是产粮郡比达莱斯既然要造反怎么可能不储备足够的粮食?

    于是利斯下令大军起程在旁达城外二十里地扎营。

    接到出命令时瑨儿早已准备妥当那个女骑士躺在她的马车里依然是早上的那副死样子只是手脚都已被接好并用绷带细细包裹像四只大猪蹄子。

    头天晚上瑨儿虽然是以打坐代替睡眠但星星却忠实的执行了她的命令:让她尝尝筋脉逆行的滋味。于是整整一个晚上惨绝人寰的惨叫声让大家不得安宁。谁叫她来刺杀瑨儿又失手被擒呢瑨儿可不是个别人打她左脸她还伸右脸让人家打的人哦。

    但由于她们并不了解斗气的运气路线而这个女骑士又肯定是不会说的所以只好一点一点的来参照内功的运气路线用银针在她腹的要害上一一试针比如气海、檀中、期门等等14个腹要害插完女骑士只剩出气没了进气。只好撤针重新来过。所以那一晚上的惨叫其实是星星在试针的结果。

    而由此造成的后果就是这位前途无量的女骑士怕是就此废了。

    就当她是为了瑨儿的科学事业献了罢。

    ※※※※※※※※※※※※※※※※※※※※※※※※※※※※※※※※※※※※※

    两天后大军已经距离旁达城只有十里了在南门口各军团各自扎营准备着攻城事宜。

    瑨儿通过小机器人传回的画面看到旁达城的外貌让她觉得一阵烦躁城不大但那城根本就是按照要塞的规模建造的。城墙少说也有百米高长约数千米完全就是用整块的石料一块块垒起来墙面笔直石与石的缝隙间用泥灰抹死一条缝也不漏。城门两侧各有一弧状突出平台由弓箭兵和弩兵占据着如果有人攻击城门的话他们可以从两边无死角的起还击。

    这就是把这五万步兵全部放出去也不见得能在短时间内攻下来。

    想想也是作为一个边境郡还有一个恶邻居自己耐以生存的地方不可能不修得结实城里的百姓估计也是驻边士兵的后代吧。那些人不就是拿起武器就能杀敌放下武器就可务农?怪不得前面两支拦截的队伍杀得那么狠呢原来是有血缘的。

    城头上架起一排排的投石机看那块头瑨儿相信弹力绝对不差从城头上抛下来能砸倒一大片而如果从下面扔上去估计能扔上城头就不错了。更别说对方还有十字弩虽然只是单但如果多排轮流的话攻城士兵光是要冲过弩箭阵就要死伤大片吧。轻步兵的铠甲是不足以抵御弓箭的而防御良好的重步兵是不可能爬城墙的。

    叹口气瑨儿开始清点她手中的治愈卷轴从成堆的卷轴中抽出了二十个级回术卷轴和十个级生命之光卷轴放入空间戒指里其他的全部收入她的个人空间。就算是像埃尔特那样的大炼金士每写一个这种卷轴也要花一天的时间她纵是天才三天写一个的时间也是要的吧。加上之前用掉的那些就拿这几个出来吧。

    拿几块龙喂给追风鹫然后一脚把它踢下马车让球球督促它锻炼体叫来两个士兵把尸般的女骑士搬到帐篷里后立刻前往主帐参加军前会议。

    唉无聊的会议。

    利斯坐在上将任务一一安排下去当士兵开始攀爬城墙的时候后方要尽力压制住城头上的还击魔法师要全部出动参与攻城瑨儿留守后方等待伤员。

    而瑨儿也终于开了金口。

    “我现在只有这些治疗卷轴了如果明天攻城的话可能等你们下来后这些卷轴就不会剩下一个。我正在考虑一个全新的治疗方案需要三四天的时间希望在这几天时间里先以骑兵应战。”边说边把刚才整理出来的卷轴全部堆放在桌上让在场众人看得清楚。

    “只怕是不太容易。比达莱斯把他的兵力全部收缩现在城内有二万士兵而他也已向凯比西出求援信虽然现在还不知道凯比西是不是会派兵增援但我们要考虑到有这个可能所以我们必须得在他们增援部队到来之前攻入城里。”利斯用手指敲着桌子三言两语向瑨儿说明现在的局势。

    “只是比达莱斯的一封信他们就会兵?” 瑨儿手抚额头慢慢腾腾的说出她的想法。

    “也许就是以旁达莱郡的归属权作为条件。所以我们时间紧迫。现在只是内战如果凯比西插手的话就是国与国的战争了。”

    瑨儿默默点头再不言。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异界大冒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