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1章

    <---凤舞文学网--->    这天晚上瑨儿正在房间里整理这几天使用飞行扫帚的心得突然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星星告诉她是斯瑞于是赶紧下楼把门打开。--凤-舞-文-学-网--斯瑞一脸焦急气喘吁吁门一开就迫不及待的进了屋。

    他那紧张样让瑨儿微微挑了挑眉很难得看到他这个样子。招呼他坐到壁炉旁然后走进厨房端了两杯茶出来递给他一杯自己也坐了下来。

    “出什么事了?能让你大晚上的从家里跑回来。”

    “今天早上下起的时候现萨琳娜郡主赤**的躺在他的上并且单上有一滩血迹。”喝口茶平复一下气息斯瑞说出了这个让人难以置信的消息。

    “等等你确定这消息可靠?” 瑨儿愣了一下。这消息也太震撼了利斯不是对萨琳娜没兴趣嘛怎么会出这种事呢?

    “千真万确现在帝国上层都传开了可是下抵死不承认有这回事。”

    “那就有意思了在证据确凿的况下男方竟然不承认有问题哦。” 瑨儿站起绕着客厅转了几圈停下脚步若有所思。

    “我也不相信下会做出这种事他对萨琳娜的厌恶我们都知道他不可能会做出这种事可是……”斯瑞说不下去证据确凿利斯无法抵赖。

    “你是怎么得到这个消息的?”

    “我回家的时候听爷爷说的他刚从宫里回来。”

    “现在宫里是什么况?”

    “还能有什么况一片混乱贝拉奇德公爵以他女儿名誉被毁为由要求下娶她为妻。我爷爷回来的时候他们还在闹呢。”

    “贝拉奇德公爵?他不呆在自己的领地跑帝都来干嘛?”

    “因为萨琳娜在宫里他每年这个时候都会和自己的妻子到帝都来和陛下他们一起度过新年。”

    “哦。那陛下和皇后是什么态度?”

    “陛下不一言皇后也没有明确表态只是在安慰萨琳娜的时候话里话外有这个意思而已萨琳娜坐在她母亲边哭个不停下在自己的房间里奇拉德在陪着他。”

    “校长见到下了没?下他怎么说?”

    “见到了下说他没做过这事可是再问的时候却现他对昨天晚上生过什么事没有印象只知道自己睡得很熟一觉到天亮。”

    “这就奇怪了。”

    瑨儿走回到壁炉旁坐下。

    “下是准三级剑士一个练武的人就算入睡也会保有一定的警觉不可能睡得人事不知。如果下所说的是真话那么我们就要怀疑一下下昨晚入睡时是不是被人做了手脚。”

    “做手脚?就为了萨琳娜吗?”

    “应该是这样否则很难解释。”

    “那现在怎么办?难道真的娶萨琳娜吗?”

    “不一定我们还有机会只是要有证据。”

    “要有什么证据?”

    “第一调查一下下起的时候他上有没有残留的魔法波动如果没有就问问他昨晚入睡前有没有吃过什么东西?取一点下的尿液或者血液给我。第二把那张单上的血迹剪一块给我同时弄点萨琳娜的血液给我。” 瑨儿返回楼上拿了一支封好了口的小试管给斯瑞让他去收集下的尿液。

    “你要这些东西是为什么?”斯瑞接过试管放入自己的空间里。

    “第一我想看看下是不是吃了掺了麻药的食物;第二我想知道单上的血是不是萨琳娜的。”

    “你怀疑这个?能行吗?”

    “当然我誓。”利斯睡得人事不知而上又有血迹这个时候dna检测是最有效的方法虽然星星的检测结果比不了专业仪器但用来解决这个问题还是可以胜任的。

    “我明白了我这就回去。”说完斯瑞站起就要离开。

    “等等。”瑨儿叫住他同时从个人空间里拿出那把飞行扫帚递给他。

    “用这个去度快一点我教你怎么用。”

    斯瑞接过扫帚临时抱佛脚的现场学习。做了几天的乘客保持平衡已经不成问题只要能顺利的用精神力引导魔晶石释放魔力以及控制方向就可以了。在草地上方慢慢的转了几圈掌握到了方法之后很快就升空离去。

    瑨儿转回屋她需要准备一些试剂dna的方法只适合于她了解真相只要证明利斯的确是被陷害的那么试剂就可以用于做公开验证。

    斯瑞骑着扫帚在高空高飞行脸颊和耳朵被如刀般的寒风刮得生疼因为度太快就连呼吸都受到影响但他还是保持着高冲回家去。

    如轰炸机般呼啸而下从敞开的厨房窗户冲进屋里好在这时厨房已没什么人否则一定会吓到。沿着走廊斯瑞依然保持着度向书房飞去这个时间他的爷爷应该还没休息。

    “爷爷。”

    “斯瑞你怎么还没休息?还拿着扫帚你在打扫卫生?”圣西兰魔武学院校长埃尔特正在为下的事忧心的时候突然他的孙子斯瑞拿着一把扫帚冲了进来吓了他一跳。

    “这是瑨儿的飞行扫帚。”

    “瑨儿的飞行扫帚?你去见过她了?就在刚刚?”

    “嗯。”斯瑞蹲在壁炉前搓着双手揉着已经麻木的双颊和耳朵。“瑨儿说下是练武的人不可能睡得那么死她怀疑下是被人陷害所以对单上的血迹产生怀疑要我想办法弄到一块碎布还有萨琳娜的血液来做试验。昨天晚上下临睡前吃了什么东西因为瑨儿想知道下是不是被人下了药。”

    “既然是瑨儿的意思那这样我和你再进宫一次今天晚上你就在宫里陪着他。”埃尔特说着就站起来斯瑞连忙拿来外给他披上吩咐管家准备马车临出门前又转回来把扫帚收进自己的空间里。

    车夫驾驶着马车向着皇宫一路疾驰清脆的马蹄声和滚滚的车轮声打破了冬夜内城大街的寂静坐在车里的两人心里也是焦急万分斯瑞一个劲的祈祷伟大的光明神保佑下不要一时头脑答应不该答应的条件。

    马车在皇宫的偏门停下值班的侍卫看到埃尔特去而复返觉得奇怪但并没有多问心想也许刚才只是暂时离开呢。

    埃尔特带着斯瑞直奔下寝宫而去他的门口被他的侍卫队围得水泄不通进门却只看到奇拉德一人。

    “埃尔特大师您怎么又回来了?斯瑞怎么也来了?”

    “奇拉德下呢?”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斯瑞先问利斯的下落。

    “刚才陛下派人来把他叫走了。”

    “这里说话安全吗?”

    “是的很安全。怎么了?”

    “我刚才在家里听到爷爷回来告诉我这个消息然后去找了瑨儿瑨儿要我来做二件事。”

    “哪二件事?到这里来说。”奇拉德突然兴奋起来拉着斯瑞来到利斯的卧室。

    “第一下早上起来的时候上有没有残留的魔法波动?”

    “没有帕丁大师来过了他没有现有魔法波动。”

    “那下昨晚入睡前有没有吃过东西?”

    “下说他只喝过一杯茶。但是萨琳娜说她昨天和下一起喝酒早上起来的时候房间桌上的确有半瓶酒和两个酒杯。可是下却说他没喝过酒。现在只有等他回来才能回答你的问题。”

    “那张沾有血迹的单在哪?”

    “沾有血迹的单还在这里。”奇拉德走到边掀开被子一块红得黑的已干涸的血迹在雪白的单上分外刺眼。

    “要这单干嘛?”

    “瑨儿说下是练武的人不可能睡得那么死她需要单上的血迹和萨琳娜的血液来做试验。”

    “她认为这血不是萨琳娜的?”奇拉德眼睛一亮如果真的能证明的话那利斯就不用娶萨琳娜了。

    “她只是这么怀疑是不是还需要做试验才能确定。”斯瑞在屋子里转来转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剪刀匕之类的可以把单割一块下来。

    ※※※※※※※※※※※※※※※※※※※※※※※※※※※※※※※※※※※※※

    利斯今天非常的生气早上起来竟然现自己的表妹萨琳娜赤**的躺在他的上而他上也只穿着一条内裤更要命的是上竟然还有一大块血迹。而萨琳娜醒来之后大哭大闹说他侵犯了她要他负责。真是见鬼昨天晚上他喝了一杯茶后就上睡觉当时上明明什么也没有萨琳娜是什么时候摸上他的的?他竟然一点知觉也没有。萨琳娜一口咬定是她来找他喝酒结果两人喝多了他硬把她拽上的。本来他还不相信可是却看到他昨天晚上放茶杯的茶几上多了一个酒瓶和两个有残液的酒杯。

    就像串通好的一样皇后和姨母一前一后的跑到他这来看到他们两个那番景姨母当时就抱着皇后哭了起来她的女儿名誉被毁该怎办。怎办?他的名誉被毁谁又来赔他?贝拉奇德公爵在得知消息后在陛下面前吵了一天现在这件事整个上层贵族都知道了如果不娶萨琳娜这事根本得不到好的解决。

    刚刚又被叫过去责骂了一通说什么为帝国继承人要有承担错误的勇气该死的他没做过的事为什么要承担?

    利斯一肚子怒火的回到自己的寝宫刚进门就看到埃尔特坐在沙上看书一派悠闲。

    “埃尔特大师您不是已经离开了吗?怎么又回来了?而且还这么轻松?”利斯强压怒火和埃尔特打招呼只是心不好的他看到埃尔特的悠闲自在火气又旺了几分。

    “下您回来了?您没答应什么条件吧?”看到利斯那妒火中烧的样子埃尔特生怕他带回了什么不好的消息。

    “我能答应什么我又没做过。”利斯气哼哼的向卧室走去走到门口又突然想起什么又转了回来在埃尔特边坐了下来。

    “下您千万要支持住我们都相信您是无辜的但为了证明您的无辜我们需要时间寻找证据。”

    “证据?还需要什么证据?单上那么大块血迹难道不是证据?”想起那张单利斯就火大偏偏他的姨母说是为了保留证据不让换掉单结果那块恶心的单就在他的上一整天。

    “那单对萨琳娜是证据同时也是您的证据。”

    “什么意思?”埃尔特说的神神秘秘勾回了利斯的注意力。

    “今天斯瑞回家了听到我说了你的事他去找了瑨儿。”说着埃尔特拿眼睛瞟了瞟利斯的卧室。

    利斯连忙冲进他的卧室。

    正在房里找工具的斯瑞和奇拉德被大力的开门声吓到回头一看是利斯冲了进来。

    “下。”

    “下。”

    “斯瑞你去找过瑨儿?她怎么说?”冲进门的利斯很快的扫视了一眼卧室房间里只有到处翻找的斯瑞和奇拉德并没有多出一个人。

    “瑨儿也觉得您是无辜的但是需要证据。”

    “需要什么证据?”

    “先要把那块单上的血迹剪一块下来给瑨儿同时还要弄到萨琳娜的血液瑨儿要用来做试验看看这上的血迹是不是她的。”

    “行没问题。”利斯走到边唰的走到腰上的佩剑一剑刺入中只听得织物嘶啦几声割下一块半个巴掌大的沾血碎布。

    “这么大块可以吧。”

    “可……可以了。”看着那块沾血的碎布斯瑞只觉得一阵恶心两只手指拈着碎布的一角利斯见状又在单一角割下一块比较大的碎布将那块沾血的包了起来收进空间里。

    “萨琳娜的血液需要想些办法快说还有什么要做的?”

    “还需要一点您的血液。”斯瑞拿出试管打开封口。他不好意思提尿液反正瑨儿要血也可以。

    “行没问题。”利斯把袖子捋起反手就是一剑鲜红的血顺着手臂一滴滴的滴在试管里直装了小半瓶。

    “够了可以了。”斯瑞拿出一条手帕就要止血可是伤口划得太深血一时止不住。

    奇拉德连忙跑出去找埃尔特简单的治愈术他还是可以胜任的。

    ※※※※※※※※※※※※※※※※※※※※※※※※※※※※※※※※※※※※※

    ps:下周瑨儿就要离开学院了大家开心吧~~~~~~

    这本小说本周强推在强推期间会由原来的一周五更改为一周十更还望各位亲亲们多多关注。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异界大冒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