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2章

    <---凤舞文学网--->    吃过午饭大家回来继续。--凤-舞-文-学-网--下午的比赛关系到明天的决赛人选自是最为激烈先上场的几批选手都是带伤下场场下的光系老师忙得不亦乐乎晕头转向。但是血腥却让观众们更加的兴奋这让瑨儿想起了古罗马的斗兽场富人们坐在高高的包厢里无比兴奋的看着奴隶和猛兽做着生死搏斗。

    武技部这轮只剩12人一次上场4人三轮过后就可以比完剩下的6人准备明天的决赛魔法部因为人多所以时间要更长一些。在武技部今天的最后两组选手上场后瑨儿听到坐在她前面的几名同学之间的议论。

    “喂看是克勃和朗多斯呐!他们真的抽到一组了克勃真可怜哦。”学生甲。

    “是啊我还以为克勃会进入明天的决赛呢没想到在这里遇上朗多斯真是不幸。”学生乙。

    “呵呵朗多斯一定不会手下留的克勃这样有好果子吃了。”学生丙。

    “克勃的实力比朗多斯稍差一点希望他不会输得太惨。”学生乙。

    “其实这也不关克勃的事啊谁叫茜雅选择他没有选择朗多斯呢。”学生甲。

    听上去那两个要比赛的选手好像是敌?

    瑨儿觉得好笑毛都还没长齐呢就为女孩子争风吃醋。

    裁判下令比赛开始。

    那个朗多斯一出剑瑨儿也有点不看好克勃了因为郎多斯的那把剑不是学生专用的制式剑而是精钢锻造的质量优良的剑而克勃用的却是制式剑有时胜负的关键就在于武器的好坏。而那把剑这两天也给瑨儿留下了比较深的印象在所有人的武器中就这把剑最是晃眼对于人反倒没注意长什么样子。其实她根本就没有注意选手的长相而是把注意力放在了他们的比试上分析研究他们的武技和自己的武功之间的差异魔法的使用效率他们对敌时的战术想象当自己遇到这种况时应该如何面对。

    两人很快交上了手你来我往互不相让看似打得闹却是有些奇怪他们有太多的双剑相交的局面两人的剑架在一起两个像斗牛一样喘着粗气你瞪着我我瞪着你脚还在不停的踩着碎步借力两个人高体重都差不多谁也无法占到便宜就那么僵着一直到裁判上前分开他们。这两人又不是力量型的学生干嘛要用这种费力气的打法。可是他们这僵持不下的局面却赢得了全场的欢呼大家都为他们的精彩比试而烈鼓掌。

    在反复几次之后终于改变战术开始以技巧取胜翻闪腾挪扫劈刺斩真的是使出浑解数来打倒对方。朗多斯高高跃起挥剑向下克勃不闪不避举剑相迎“当”的一声震得克勃手臂麻使劲向上一顶将朗多斯顶开一点然后就地一滚逃脱压制。稍事休息举剑再来。这一次朗多斯挥剑扫向克勃双脚克勃向后一个鱼跃避开刚站稳脚朗多斯的剑就已经到了面前连忙举剑就架开他的剑紧跟着左脚点地高高跳起向朗多斯后面跃去朗多斯抬手就是一剑不过克勃早有准备没有占到便宜。双方各占据擂台一角又陷入僵持局面。

    忽听得台下一阵叮当声时间快到了两人不再迟疑使出了各自的绝活瞬间两人就变成了红色的火人。

    斗气!

    全场沸腾了这还是本届比武第一次有人使用斗气这下全场观众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到这里。

    一招定胜负。

    两人举剑向对方迎去“当”的一声两人错而过保持。全场一片寂静。

    两人缓缓转斗气消失再次举剑。朗多斯单手持剑斩向克勃的腰部克勃一跃而起从他头上避过可是朗多斯这招是虚招不待克勃落地转再斩在空中的克勃匆忙举剑相迎“当”剑脱手远远的落在擂台边上。朗多斯踏步向前手一挥一道血蓬克勃抱着右臂痛苦的坐在地上。朗多斯冷笑着收剑后退。

    “啊!”全场欢呼。

    糟了!

    瑨儿站起来拎起袍摆就往下面跑全然不顾同学们在后叫她只是挥了挥手。

    “那个朗多斯是故意的在击飞克勃的剑之后他完全可以停手可是他依然挥剑那个克勃的手筋恐怕已被挑断了。” 瑨儿边跑边回忆光系老师最多治愈他的伤口他被挑断的手筋怕是无能为力的。

    当瑨儿跑到场下的时候克勃已被学生干部搀下了擂台瑨儿立刻挤上前去。

    因为失血克勃的脸色有些苍白他的边有个小可人的女孩泪眼汪汪就是那个叫茜雅的吧看样子的确是很容易激起保护的类型。瑨儿迅的拿出一卷干净的棉布走到他们面前把棉布紧紧的缠绕在伤口上。看到那伤口瑨儿知道自己的预感成真了。

    “手筋断了立刻送治疗室。”听到瑨儿这话周围的人脸色大变茜雅更是止不住的往下掉泪克勃几乎昏死过去。作为一名战士手筋断裂就意味着自己成了一名废人他的前途将是一片渺茫。

    “傻愣着干嘛送治疗室啊想让他失血过多而死啊!!”看到那些人没有动静瑨儿忍不住大声吼了起来。

    一声大吼惊醒了呆的众人立刻七手八脚的架起克勃往治疗室跑瑨儿紧跟在旁边一片慌乱中没人现那个小可人的茜雅不见了。

    在入口处旁有一排小房子那里是选手休息区治疗室也在那里只要看到有光系魔法老师进进出出就知道了。看到又有伤员送来负责接待的学生干部立刻把他们引到一间空的治疗室然后转去找光系魔法老师。

    对人生失去希望的克勃脸色白里透青紧闭双眼双唇颤抖任人摆布的放在上。那些送他来的学生干部离去时还不忘同的看上一眼叹息一声。看到克勃那副死样瑨儿知道必须得先唤起他的生存意识否则他不配合喝药的话根本无法给他做手术难不成让他活活痛死?

    “克勃学长我现在要给你治疗需要你的配合明白吗?”瑨儿迅的进入了急救室大夫的角色没有任何感波动的纯属例行公事的话语。

    克勃纹丝不动。

    “克勃学长你的伤口很深需要及时缝合但是过程会很疼你必须喝下这杯药我才能做。” 瑨儿端着她特制的麻醉剂送到克勃嘴边左手伸到他的颈下想把他的头抬起来点他把头扭到一边根本不配合。

    克勃啊克勃你这名字果然没起错真是有够“刻薄”不过干嘛要刻薄自己呢。

    “克勃学长你到底要怎样才肯喝药呢?”这话刚说完治疗室的大门就被打开光系魔法老师和克勃的好友走了进来。

    “怎么样?克勃没事吧。”看到有人他们愣了一下但很快反应过来走上前来询问病

    “没事手筋断了。”淡淡的语气波澜不惊的神

    手筋断了还能叫没事?!众人瞪大了眼睛。

    “手筋断了?!”后的光系魔法老师立刻走上前来拆开绑着的绷带检查他的伤口。

    “是啊手筋真的断了无法复原了。”一声叹息之后老师就准备用治愈术将伤口愈合。克勃的好友们个个大惊失色难道克勃就真的这样完了?

    “老师请先不要如果您将他的伤口愈合那就真的完了。”看到老师的动作瑨儿连忙阻止。

    “不然那怎么办?手筋断裂没办法治的。”

    “所以我来但是你们得帮我把这杯药让他喝下去。” 瑨儿端着那杯琥珀色的液体在室外光线的反下泛着莹莹的光彩。

    “你有什么好办法?”

    “很简单把他断裂的筋重新接起来。”简单的外科小手术随便哪家医院每年都要做个千八百儿的。

    “这……这怎么可能呢?!”没人相信这很正常。

    “你们不行但我可以。” 瑨儿自信一笑散无限光彩。“帮我把这杯药给他灌下去。”

    众人面面相觑将信将疑谁也没有动作最后终于有一位克勃的朋友走上前抬起克勃的脖子想撬开他的嘴可是他牙关紧闭就是不合作无奈只好把他放下。

    “听着克勃学长我没耐心陪你玩游戏你给我听好只有我才能治好你如果你再不配合那你就做一辈子的废人吧。”话说完瑨儿将杯子拿走做出收拾东西准备走人的样子而克勃的好友则怒瞪瑨儿克勃已经伤成这样了干嘛还刺激他。

    “你真的能治好我?”沙哑的声音一直不配合的克勃睁开眼来看着瑨儿。激将法还真是万试万灵。

    “当然只是筋断而已比这还严重的我都见过。” 瑨儿再一次把杯子递到他嘴边“喝了它当你醒来的时候你将恢复如初。”

    认真诚恳的眼神低沉的语气带着蛊惑人心的感觉克勃觉得应该相信她的话于是慢慢的伸出左手去接杯子他朋友见状立刻将他扶起帮助他把药喝下。麻醉剂的效果很好喝下没多久克勃就陷入了睡眠当中。瑨儿把屋内的人全部轰了出去把门一关开始她的工作。

    净手检查伤势清洁伤口将长柄镊子伸进伤口寻找因断裂而收缩的筋找到后缝合然后施予最简单的光系魔法治愈术伤口以眼可见的度在快的愈合着。不过伤口太深等全部愈合瑨儿也因体内不多的魔力耗尽而筋疲力尽。

    一小时后瑨儿终于打开了治疗室的门走了出去外面的人早已等得不耐烦看到瑨儿出来克勃的好友立刻走进屋里看到他还在沉睡一脸平静。

    “你没事吧?” 瑨儿神疲惫的靠在门框上面色有些难看斯瑞也来了他扶着她在治疗室的椅子上坐下光系老师随后进来一番仔细检查现是魔力耗尽嘱咐多休息后就去看克勃。

    “他为什么还没醒?”克勃的好友问道。

    “还要再等会儿药效过去就会醒了。”这句话说得有气无力。

    “他不会有什么……”话没说完但瑨儿明白他们的意思担心是可以理解的就算是在地球上筋断了也要养好些子才能恢复呢。

    “他的伤口是用魔法愈合的为求保险这几天最好还是以调养为主慢慢的做些适应锻炼来恢复到受伤前的状态你们是他的好友千万盯紧他不要让他胡来否则有什么不良后果后悔都来不及。”

    “唔……”一声轻微的呻吟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

    “克勃你醒了?感觉怎样?”大家围拢上去询问他的况。

    “我的手……没有……知觉。”克勃尝试着活动手指可是力不从心让他觉得害怕。

    “没事的你的药效还没有完全过去所以你才没有力气。断裂的手筋已经缝合并且用治愈术将伤口愈合但你还是要多休息不要做一些负荷的练习否则有什么不良后果我们谁也不知道恐怕会让你追悔莫及。” 瑨儿又把注意事项重复一遍。

    “哦谢谢。”克勃有些不上心既然已经用治愈术治好了那还需要担心什么但这是学妹的心意所以礼貌还是有的。

    “等你真正恢复了再说谢谢吧。”看出他的心思瑨儿也不戳破只是示意斯瑞扶她起来。治愈术只是让伤口愈合愈合并不代表恢复不过好像没有人意识到这一点。

    说实话她并不认为魔法治疗是件好事那是通过刺激体的组织细胞快分裂来达到治疗的效果偶尔一次两次没有关系次数多了对体并无好处搞不好会使人的免疫力下降。每次受伤和生病就是人体自的防御系统与外界不良环境相对抗的时候每经历一次人体对不良环境的适应能力就加强几分。倘若每次受伤或者生病都使用治愈术的话这样的人就像是生活在无菌房间一样没有经历病菌的洗礼一次轻微的感冒就能要了人的命。

    “如果休息够了就回宿舍去吧多吃些易消化的食物不要太累着自己。”明知道克勃不一定会听但瑨儿还是在临出门的时候又交待一句。唉这完全就是被家里老八所调教出来的所谓的医师的职业道德。

    去他的职业道德她又不是有牌照的医生干嘛要遵循这个原则。怪只怪她太善良了。

    “你就是看到他被斩断手筋才急忙跑下来的吗?”斯瑞扶着有些腿软的瑨儿慢慢的走在回学部的路上边一个路人都没有他们在治疗室呆了那么长时间今天的比赛早已结束天气又冷斯瑞把其他人赶了回去独自在等瑨儿。

    在这冬季的傍晚两个人走在空无一人的学院主道上冷冷的寒风吹过地上的枯叶随风打着卷的飘走后的背影拉得老长有种凄凉的味道。不知为何瑨儿会突然想到这个。

    “嗯我觉得克勃的潜力还很大如果白白给废了有点可惜。”

    “我们离得那么远你是怎么看到的?”

    “呵呵这也是本能哦。” 瑨儿笑着摸摸斯瑞的头质软软的好像球球的皮毛。有星星在没有看不到的画面何况为一名练武之人目力怎么可能会差呢这可是基本能力呀。

    “瑨儿我不是你的宠物麻烦你不要这样摸我头。”斯瑞根本就是一个炸药桶给点火星就爆炸。

    “啊?嘿嘿……” 瑨儿干笑着又伸出手去斯瑞抬手要挡却现她的胳膊在自己眼前拐了个弯把她额前被风吹乱的头捋到耳后。

    被她耍了。怒瞪。

    瑨儿感觉到他的目光侧头瞄了一眼眉毛一挑:“你的眼神好像被抛弃的宠物。”

    “你……!”斯瑞气得脸颊通红估计温度再高一点的话可以看到头顶冒出白烟。

    “年纪轻轻的哪这么大脾气动不动就生气告诉你一个秘密经常生气的孩子长不大哦。” 瑨儿一脸神秘兮兮的。

    “什……什么长不大?那要怎么做?”青期的孩子最讨厌别人当他们是小孩子一听会长不大斯瑞立刻泄气。

    “想长大呢就要多吃多运动体健康才能长得壮长得高。你生气也是要能量的它会消耗你本应用于长体的能量这样你能量不够自然就长不大了。” 瑨儿又开始满口瞎编了不过听上去还蛮有道理的。

    “真的假的?”斯瑞一脸的怀疑。

    “当然是真的要不你以为武技部的同学为什么都是人高马大的就是因为他们吃得多运动得多。看看魔法部和炼金部的同学个个都跟排骨似的难怪说当魔法师被敌人近的时候就是死亡临近的时候那样一副排骨材就是想逃也没那体力。”

    “嗯……好像是这样。”魔法师体质孱弱众所周知所以魔法师也就成为了重点保护对象。

    “所以你要努力不能做一个只会拖后腿的炼金师。” 瑨儿重重的拍了一下斯瑞的肩膀以示鼓励。

    “哼我才不会只会拖后腿呢。”斯瑞眼一瞪又要火可是想到生气就长不大又把火气给咽了下去。

    瑨儿笑得快得内伤。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异界大冒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